当前位置:首页作文高考作文易中天写2006年高考作文:择书如择偶_3000字

易中天写2006年高考作文:择书如择偶_3000字

易中天写2006年高考作文:择书如择偶_3000字头像
作者 阴阳手记
更新时间:2019-07-16 09:58:24 阅读:
作者:易中天

有句老話,叫“男怕選錯行,女怕選錯郎”。

當然,這是從前。現在不怕了。選錯行可以改行,選錯郎也可以離婚麽!不過,改行畢竟費事,離婚也很麻煩。能不改不離,最好。

何況還有改不了離不掉的。就算改得了離得掉,那損失也無法追回,那影響也無法消除。夫妻雙方是會相互影響的。康德甚至說一對夫妻相處日久,就連相貌都會變得接近起來,讓人覺得對象對象,當真“一對就像”(其實是他們的言行舉止神态表情都有了共同的情調)。面如此,而況乎心?遇人不淑,那可真是後患無窮,豈是含糊得的?

讀書也一樣。

讀書當然不等于娶妻嫁人,非得“從一而終”,一輩子厮守不可。換一種書或一類書來讀,也不像離婚改行那麽困難,更沒有什麽道德問題。但這決不等于說讀什麽書是無所謂的。書的意義,有時比配偶還重要。因爲一個人一旦養成了讀書的習慣,往往就終身愛讀甚至隻讀某一類書。這些書會影響他一輩子,甚至決定他走什麽樣的道路,有什麽樣的思想等等。比如毛澤東,依我看就是線裝書讀多了。如果多讀些翻譯書,情況隻怕就會兩樣。

即便書不等于偶,至少也近于友吧?讀什麽書,也就是交什麽人。古人雲:“不知其人而視其友”。依我看,也無妨說“不知其人而視其書”。要了解認識一個人(當然是指那些斷文識字多少讀點書的人),隻要看他平時都讀些什麽書,也就能猜個八九不離十,甚至能猜出他的朋友都是些什麽人。如果架上多爲有思想有品位有份量的著作,自然“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相反,如果終日裏盡讀些不三不四的玩藝,則其人也難免會有些不三不四。不是說他人品一定不好,至少其品位就很可疑。

人總是願意有些品位的。提高修養和品位,也是不少人讀書的目的和動機之一。如果讀來讀去,品位沒提高,反倒弄得俗氣了,豈非南其轅而北其轍?

這就要有所選擇。

選擇也不易。誰來選,怎麽選,都是問題。按照導師和準導師們的選擇照單全收是不行的。那個靠不住。媒體上的排行榜當然也靠不住。就算是什麽“影響世界曆史的××本書”,也未必就是最佳選擇。過去影響了世界曆史的,現在就一定還影響?再說影響世界曆史,又關我們什麽事?說到底,讀書畢竟是每個人自己的事情。自己的事,怎麽能讓别人來包纜?豈非“包辦婚姻”?《中華讀書報》的記者在調查“名著導讀”一類書籍的銷售情況時,一位讀者張先生就明确表示他不讀,因爲感覺像是“第三者插足”。“導讀”之類的“循循善誘”尚不能接受,況乎“越俎代庖”的替人選書?

那麽,自己來選又如何?也很困難。一個人,如果從來就沒讀過書的,他怎麽知道該挑哪類書、哪種書、哪本書?要想學會選擇,而且選得不離譜,除非他讀過很多。

其實答案也就在這裏:要學會選書,必先多讀書。觀千劍而後識器。判斷力和鑒賞力都是從實踐中産生出來的,讀書也不例外。因此,初讀書時,最好什麽書都讀,就像結婚之前先廣交朋友,然後再從容選擇一樣。不要才見了一個,便忙不叠地“定了終身”。樹木後面是森林。一葉障目尚且不可,如果那“葉”還是敗葉,豈不更糟?

書讀得多了,就有了選擇。這倒不是說從此就隻讀一種書或一類書了。周國平先生說:“讀書猶如交友,再情投意合的朋友,在一塊耽得太久也會膩味的”(《人與書之間》)。其實豈止是會膩味,隻怕還會造成思想的偏頗和心胸的狹窄,大非所宜。所謂“有了選擇”,隻不過是有了品位;所謂“有了品位”,也不是說從此隻讀“雅”的,不讀“俗”的,而是說有了判斷力和鑒賞力,知道好歹了。好歹和通常所謂雅俗不一回事。自命風雅者,往往其實是“惡俗”;向爲專家學者流不屑一顧的“俗物”,卻沒準反倒“大雅”。是雅是俗,全看你有沒有品位。沒有品位,便是《浮士德》或《紅樓夢》,也能讓他講得俗不可耐。

品位隻能來自閱讀的經驗。讀的多了,自然也就知道好歹。這就要博覽群書。而且那“博覽群書”的“博”,還不僅是數量的“多”,更是品種的“雜”。朱光潛先生說:“你玩索的作品愈多,種類愈複雜,風格愈紛歧,你的比較資料愈豐富,透視愈正确,你的鑒别力也就愈可靠”(《文學的趣味》)。所以,終身隻讀一種書或一類書是不妥的(哪怕這些書确實品位高雅)。它雖然能造成品位的純正,卻也難免趣味的偏狹。想想看吧,山間小溪固然清純,卻何如泥沙俱下的江河,廣納百川的大海?一個讀書人,如能有此胸襟,大約也就不怕“選錯行”或“選錯郎”了。

倘若無此可能,恐怕也隻好挑那公認的經典名著來讀。讀經典名著,雖然沒準會讀成個“書呆子”,卻肯定不會讀成個“二皮臉”。此外,年輕人多讀點古書,老年人多讀點新書,也是辦法之一。青年思想活躍。讀點古書,并無礙其創新,反倒能增其厚重。老年最忌僵化。多讀些新書,就能保證“生命之樹常青”。即便弄得“老夫聊發少年狂”,也沒什麽不好。但無論老少,最好還是博覽群書,什麽都讀一點。

那麽,就不怕看花了眼,或者變成“野狐禅”麽?不怕。擇書如擇偶,又畢竟不是擇偶,其實不妨尋花問柳,見異思遷,“閱盡人間春色”的。何況,“野狐禅”也是禅麽!隻要能悟得“無上正等正覺”,修成“正果”,管他什麽禅呢!

或許有人要問,如果我讀了一輩子書,覺得讀什麽都好,并沒有什麽“最”喜歡或“最”合适的,又将如之何呢?當真這樣,我就要說,你作了最好的選擇。你想,一個人,一生中時時有愛情,處處有朋友,豈非幸福?

當然,最好是,每個時期都有新朋友,卻也有幾個可以終身交往的老朋友。少年夫妻老來伴。人到晚年,能有幾本心愛的書爲伴,而且常讀常新,該是多麽值得欣慰的事?

那可真是“幸甚至哉”!

作者:易中天

有句老话,叫“男怕选错行,女怕选错郎”。

当然,这是从前。现在不怕了。选错行可以改行,选错郎也可以离婚么!不过,改行毕竟费事,离婚也很麻烦。能不改不离,最好。

何况还有改不了离不掉的。就算改得了离得掉,那损失也无法追回,那影响也无法消除。夫妻双方是会相互影响的。康德甚至说一对夫妻相处日久,就连相貌都会变得接近起来,让人觉得对象对象,当真“一对就像”(其实是他们的言行举止神态表情都有了共同的情调)。面如此,而况乎心?遇人不淑,那可真是后患无穷,岂是含糊得的?

读书也一样。

读书当然不等于娶妻嫁人,非得“从一而终”,一辈子厮守不可。换一种书或一类书来读,也不像离婚改行那么困难,更没有什么道德问题。但这决不等于说读什么书是无所谓的。书的意义,有时比配偶还重要。因为一个人一旦养成了读书的习惯,往往就终身爱读甚至只读某一类书。这些书会影响他一辈子,甚至决定他走什么样的道路,有什么样的思想等等。比如毛泽东,依我看就是线装书读多了。如果多读些翻译书,情况只怕就会两样。

即便书不等于偶,至少也近于友吧?读什么书,也就是交什么人。古人云:“不知其人而视其友”。依我看,也无妨说“不知其人而视其书”。要了解认识一个人(当然是指那些断文识字多少读点书的人),只要看他平时都读些什么书,也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甚至能猜出他的朋友都是些什么人。如果架上多为有思想有品位有份量的著作,自然“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相反,如果终日里尽读些不三不四的玩艺,则其人也难免会有些不三不四。不是说他人品一定不好,至少其品位就很可疑。

人总是愿意有些品位的。提高修养和品位,也是不少人读书的目的和动机之一。如果读来读去,品位没提高,反倒弄得俗气了,岂非南其辕而北其辙?

这就要有所选择。

选择也不易。谁来选,怎么选,都是问题。按照导师和准导师们的选择照单全收是不行的。那个靠不住。媒体上的排行榜当然也靠不住。就算是什么“影响世界历史的××本书”,也未必就是最佳选择。过去影响了世界历史的,现在就一定还影响?再说影响世界历史,又关我们什么事?说到底,读书毕竟是每个人自己的事情。自己的事,怎么能让别人来包缆?岂非“包办婚姻”?《中华读书报》的记者在调查“名著导读”一类书籍的销售情况时,一位读者张先生就明确表示他不读,因为感觉像是“第三者插足”。“导读”之类的“循循善诱”尚不能接受,况乎“越俎代庖”的替人选书?

那么,自己来选又如何?也很困难。一个人,如果从来就没读过书的,他怎么知道该挑哪类书、哪种书、哪本书?要想学会选择,而且选得不离谱,除非他读过很多。

其实答案也就在这里:要学会选书,必先多读书。观千剑而后识器。判断力和鉴赏力都是从实践中产生出来的,读书也不例外。因此,初读书时,最好什么书都读,就像结婚之前先广交朋友,然后再从容选择一样。不要才见了一个,便忙不迭地“定了终身”。树木后面是森林。一叶障目尚且不可,如果那“叶”还是败叶,岂不更糟?

书读得多了,就有了选择。这倒不是说从此就只读一种书或一类书了。周国平先生说:“读书犹如交友,再情投意合的朋友,在一块耽得太久也会腻味的”(《人与书之间》)。其实岂止是会腻味,只怕还会造成思想的偏颇和心胸的狭窄,大非所宜。所谓“有了选择”,只不过是有了品位;所谓“有了品位”,也不是说从此只读“雅”的,不读“俗”的,而是说有了判断力和鉴赏力,知道好歹了。好歹和通常所谓雅俗不一回事。自命风雅者,往往其实是“恶俗”;向为专家学者流不屑一顾的“俗物”,却没准反倒“大雅”。是雅是俗,全看你有没有品位。没有品位,便是《浮士德》或《红楼梦》,也能让他讲得俗不可耐。

品位只能来自阅读的经验。读的多了,自然也就知道好歹。这就要博览群书。而且那“博览群书”的“博”,还不仅是数量的“多”,更是品种的“杂”。朱光潜先生说:“你玩索的作品愈多,种类愈复杂,风格愈纷歧,你的比较资料愈丰富,透视愈正确,你的鉴别力也就愈可靠”(《文学的趣味》)。所以,终身只读一种书或一类书是不妥的(哪怕这些书确实品位高雅)。它虽然能造成品位的纯正,却也难免趣味的偏狭。想想看吧,山间小溪固然清纯,却何如泥沙俱下的江河,广纳百川的大海?一个读书人,如能有此胸襟,大约也就不怕“选错行”或“选错郎”了。

倘若无此可能,恐怕也只好挑那公认的经典名著来读。读经典名著,虽然没准会读成个“书呆子”,却肯定不会读成个“二皮脸”。此外,年轻人多读点古书,老年人多读点新书,也是办法之一。青年思想活跃。读点古书,并无碍其创新,反倒能增其厚重。老年最忌僵化。多读些新书,就能保证“生命之树常青”。即便弄得“老夫聊发少年狂”,也没什么不好。但无论老少,最好还是博览群书,什么都读一点。

那么,就不怕看花了眼,或者变成“野狐禅”么?不怕。择书如择偶,又毕竟不是择偶,其实不妨寻花问柳,见异思迁,“阅尽人间春色”的。何况,“野狐禅”也是禅么!只要能悟得“无上正等正觉”,修成“正果”,管他什么禅呢!

或许有人要问,如果我读了一辈子书,觉得读什么都好,并没有什么“最”喜欢或“最”合适的,又将如之何呢?当真这样,我就要说,你作了最好的选择。你想,一个人,一生中时时有爱情,处处有朋友,岂非幸福?

当然,最好是,每个时期都有新朋友,却也有几个可以终身交往的老朋友。少年夫妻老来伴。人到晚年,能有几本心爱的书为伴,而且常读常新,该是多么值得欣慰的事?

那可真是“幸甚至哉”!

高考作文相关文章
    • 2000年全国高考优秀作文:谁是真正的朋友?_1200字

      兔子妈妈生下了一只洁白如玉的小兔子,她精心喂养小兔子:一天一天过去了,小兔子也一天天地大起来了,开始懂事了。有一天,乖乖的小兔子问正在给她整理外衣的妈妈说:“妈妈,我想找一个朋友,一个真正的朋友,我要同他们一块儿玩耍,一块儿做好事......您说,我找信谁做我的朋友呢?兔子妈妈沉思了片刻说:“孩子,外面的世界非常大,由于每个人的要求不同,他们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也就不同,因此他们处事的方法、态度也有差别。孩子,从现在起,妈妈让你到外面的世界中去寻找你真正的朋友你愿意吗?兔子一听这话,红红的眼睛放出灿烂

    • 2002年高考优秀作文:张开双臂,选择博爱_800字

      人生在世,说长,悠悠数万日,遥遥无期;说短,匆匆几十秋,弹指一挥间。人生长河里,我们常常需要作出选择,我们要让人过得充实而有意义。张开双臂,我选择博爱———一生无悔。选择博爱,就是选择用一颗充满爱的心去关心身边的人和事物,就是选择把自己的整颗心,用于对生活的热爱和对世界的感恩。选择博爱,就是选择对情感的珍视。人生一路,处处关情。亲情、友情、爱情,无不让生命充满感动与绚丽。“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是亲情的关爱;“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是友情的牵挂;“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是恋情的思念。每一个生

更多高考作文文章
最新高考作文 >
关注:7+
2019-08-10
关注:4+
2019-08-07
关注:6+
2019-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