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日记开心日记一个可以安放灵魂的地方

一个可以安放灵魂的地方

优美作文头像
创始人 九天修灵
更新时间:2015-12-04 14:55:58 阅读:

在塵世裏勞碌奔波。工作的繁忙,生活的瑣碎,使我不得不坐在季節的眉端,獨守着空蕩蕩的家,用文字來慰藉一顆浮躁的心。尤其是春天,老天總是陰沉着臉,淅淅瀝瀝的小雨常下個不停,心也仿佛受潮發了黴似的。是我把日子過得無趣,還是這個世界的節奏太快?我的内心仿佛常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安暖。好在春天裏的那些花兒,或多或少給我帶來了一些安慰,可花開有期,還沒等我晃過神來,便化作了春泥,往往徒增了些許傷感。

曾幾何時,我與朋友們有過一場春天賞花之約,可時間流轉,風月更替,眼看春天就要過完了,卻因種種原因,遲遲未付諸行動。那天把玩手機,一撥一撥的映山紅圖片,塞滿了微信朋友圈,便突發激情,對朋友們說,走,到安化山上看杜鵑去。聯系好車輛,我便帶着浮躁的心,帶着朋友們,踩着春天的尾巴,匆匆驅車朝安化的大山奔去。

是啊,人的一生,一晃而過,幾十年後,都不過是黃土一捧。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又何妨?

安化山多且高,去哪裏看杜鵑好呢?上得車來,我們幾個還在商榷着行程。還好司機是老朋友,算是了解我,便神秘地說,那就幹脆把行程交給我吧,去芙蓉山,那是安化最高的山,山頂有大片的高山杜鵑,正是怒放的時候。

一路山水,一路征程,也是心靈的一次旅行。車在路上奔跑,我的心也在奔跑着。車窗外,和煦的陽光下,是大片清爽的綠,綠的山,綠的樹,綠的草,在這綠色的筆調裏,心情也仿佛染成了綠色。我索性打開車窗,把感性的自己交給眼前的山山水水。遠處,群山含黛,層巒疊嶂,恍如立起了一道道綠色的屏障;眼前,青山伸出了長長的手臂,已将我擁入懷中。我感受着人性最初的本真與質樸,呆呆地想,這是何等的造化啊?讓我在這春末難得的陽光下,有幸攜一幫志同道合的朋友,與這片山水邂逅?

腳下的路,向高處延伸着,好似與天邊的夕陽相連。車子在山間盤旋了很久很久,終于到達了目的地,在山頭停了下來。下得車來,已是黃昏。站在停車坪裏,環顧四周,前面是一棟兩層的舊樓房,樓房後約三十米處,依次排着兩棟蓋着青瓦的小木屋,與其他風景區那些粉牆碧瓦、飛檐翹角的建築相比,恍如一塊還沒有經過雕琢的璞玉。然而,屋頂袅袅升起的青煙,樹林裏随風拂來的樹木氣息,卻頓時使我有種賓至如歸之感。這難道源于某種情愫嗎?

山裏的黃昏,是漫山遍野的恬靜。站在山頭眺望,前面是山,後面是山,左右還是山。一條條山脈,起伏蜿蜒,連綿不斷。上山的那條路,如一條銀白色的綢帶,在青山之間盤旋、纏繞而下。我望着眼前的大山,大山好像也在望着我,親切之感油然而生。

我是從大山裏走出來的。記憶裏,每天早晨,父親一聲如雷般的吆牛聲,便驚醒了太陽,他迎着陽光,走向田野;黃昏,父親那鋤鍬磕碰土地的聲音,驚起了星星,喚醒了月亮。勞作了一天的父親,本應是疲憊的,可他依然邁着有力的步伐,趁着皎潔的月光,偷偷奔向大山。那時的父親,在我心裏,就是一座偉岸的山。

記得那天,我懷揣着少女般浪漫的夢想,懷揣着美美的期待,跨過門前的田野,越過村頭的大山,離開了父親慈祥的目光,離開了生我養我的家鄉,來到了城市。如今,我每天或坐在冬暖夏涼的辦公室裏,或穿梭于市區的嘈雜之中,行色匆匆地抛灑着自己的年華。可無論多麽努力,我忙碌的身影,好像永遠也融入不了它的步調,内心仍是彷徨的。随着年齡的漸長,随着閱曆的加深,我越來越感覺自己隻不過是這座城市的匆匆過客。也曾走過很多的路,看過很多的風景,曆經過許多的世事,蓦然回首,發現最值得我珍惜和留戀的,依然是曾經圍繞在我身邊的尋常物,如親情,如友情,如陽光,如眼前的山脈。多少個夜晚,我曾做着相同的夢,夢到自己又回到了家鄉,家鄉又變成了我兒時的模樣,那盛開的野菊花,那久違了的鄉間小道,還有我那年輕的父母雙親。可而今,父親臉上的皺紋,已如眼前這一條條有溝壑的山脈了。望着大山,何嘗不是望着我那勞累了一輩子的老父親?

總覺得有一個聲音在召喚着我。漫步于山道上,穿梭在樹林間,感受着大自然的呼吸和心跳,用手機收集着一副又一副的美景,幸福和快樂的感覺,情不自禁地從心底最深處湧現出來。朋友笑話我,已過不惑之年了,看上去卻如三十來歲的顔容,十來歲的心。我暗自偷笑。他們哪知道,看上去年輕,那或許是護膚品的功勞,而不老的心,這倒不假,那是我在放任自己,已完全把心融入這方山水,這片夕陽下了。

或許,人生的幸福和快樂,一半來源于生命,一半來源于靈魂。記得一篇散文上曾描寫:“家是“放”心的地方。這裏的心,不是物質的,不是人體胸腔之内、膈膜之上、兩肺之間那個形似倒垂蓮苞的東西。而是精神的,是靈魂的另一個名字。而靈魂深處的那份安逸,又何嘗不是來自精神世界的充實豐盈?”

原來如此!難怪我一下車,便有那種家一般溫馨而熟悉的感覺。

司機朋友見我如此興奮,生怕辜負了我明早賞花的雅興,便急切地詢問老板,山上的杜鵑開了嗎?我微笑着說,何必在意呢?靈魂之所安,且不是處處開滿了杜鵑?

一个可以安放灵魂的地方简介:在尘世里劳碌奔波。工作的繁忙,生活的琐碎,使我不得不坐在季节的眉端,独守着空荡荡的家,用文字来慰藉一颗浮躁的心。尤其是春天,老天总是阴沉着脸,淅淅沥沥的小雨常下...

在尘世里劳碌奔波。工作的繁忙,生活的琐碎,使我不得不坐在季节的眉端,独守着空荡荡的家,用文字来慰藉一颗浮躁的心。尤其是春天,老天总是阴沉着脸,淅淅沥沥的小雨常下个不停,心也仿佛受潮发了霉似的。是我把日子过得无趣,还是这个世界的节奏太快?我的内心仿佛常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安暖。好在春天里的那些花儿,或多或少给我带来了一些安慰,可花开有期,还没等我晃过神来,便化作了春泥,往往徒增了些许伤感。

曾几何时,我与朋友们有过一场春天赏花之约,可时间流转,风月更替,眼看春天就要过完了,却因种种原因,迟迟未付诸行动。那天把玩手机,一拨一拨的映山红图片,塞满了微信朋友圈,便突发激情,对朋友们说,走,到安化山上看杜鹃去。联系好车辆,我便带着浮躁的心,带着朋友们,踩着春天的尾巴,匆匆驱车朝安化的大山奔去。

是啊,人的一生,一晃而过,几十年后,都不过是黄土一捧。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又何妨?

安化山多且高,去哪里看杜鹃好呢?上得车来,我们几个还在商榷着行程。还好司机是老朋友,算是了解我,便神秘地说,那就干脆把行程交给我吧,去芙蓉山,那是安化最高的山,山顶有大片的高山杜鹃,正是怒放的时候。

一路山水,一路征程,也是心灵的一次旅行。车在路上奔跑,我的心也在奔跑着。车窗外,和煦的阳光下,是大片清爽的绿,绿的山,绿的树,绿的草,在这绿色的笔调里,心情也仿佛染成了绿色。我索性打开车窗,把感性的自己交给眼前的山山水水。远处,群山含黛,层峦叠嶂,恍如立起了一道道绿色的屏障;眼前,青山伸出了长长的手臂,已将我拥入怀中。我感受着人性最初的本真与质朴,呆呆地想,这是何等的造化啊?让我在这春末难得的阳光下,有幸携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与这片山水邂逅?

脚下的路,向高处延伸着,好似与天边的夕阳相连。车子在山间盘旋了很久很久,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在山头停了下来。下得车来,已是黄昏。站在停车坪里,环顾四周,前面是一栋两层的旧楼房,楼房后约三十米处,依次排着两栋盖着青瓦的小木屋,与其他风景区那些粉墙碧瓦、飞檐翘角的建筑相比,恍如一块还没有经过雕琢的璞玉。然而,屋顶袅袅升起的青烟,树林里随风拂来的树木气息,却顿时使我有种宾至如归之感。这难道源于某种情愫吗?

山里的黄昏,是漫山遍野的恬静。站在山头眺望,前面是山,后面是山,左右还是山。一条条山脉,起伏蜿蜒,连绵不断。上山的那条路,如一条银白色的绸带,在青山之间盘旋、缠绕而下。我望着眼前的大山,大山好像也在望着我,亲切之感油然而生。

我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记忆里,每天早晨,父亲一声如雷般的吆牛声,便惊醒了太阳,他迎着阳光,走向田野;黄昏,父亲那锄锹磕碰土地的声音,惊起了星星,唤醒了月亮。劳作了一天的父亲,本应是疲惫的,可他依然迈着有力的步伐,趁着皎洁的月光,偷偷奔向大山。那时的父亲,在我心里,就是一座伟岸的山。

记得那天,我怀揣着少女般浪漫的梦想,怀揣着美美的期待,跨过门前的田野,越过村头的大山,离开了父亲慈祥的目光,离开了生我养我的家乡,来到了城市。如今,我每天或坐在冬暖夏凉的办公室里,或穿梭于市区的嘈杂之中,行色匆匆地抛洒着自己的年华。可无论多么努力,我忙碌的身影,好像永远也融入不了它的步调,内心仍是彷徨的。随着年龄的渐长,随着阅历的加深,我越来越感觉自己只不过是这座城市的匆匆过客。也曾走过很多的路,看过很多的风景,历经过许多的世事,蓦然回首,发现最值得我珍惜和留恋的,依然是曾经围绕在我身边的寻常物,如亲情,如友情,如阳光,如眼前的山脉。多少个夜晚,我曾做着相同的梦,梦到自己又回到了家乡,家乡又变成了我儿时的模样,那盛开的野菊花,那久违了的乡间小道,还有我那年轻的父母双亲。可而今,父亲脸上的皱纹,已如眼前这一条条有沟壑的山脉了。望着大山,何尝不是望着我那劳累了一辈子的老父亲?

总觉得有一个声音在召唤着我。漫步于山道上,穿梭在树林间,感受着大自然的呼吸和心跳,用手机收集着一副又一副的美景,幸福和快乐的感觉,情不自禁地从心底最深处涌现出来。朋友笑话我,已过不惑之年了,看上去却如三十来岁的颜容,十来岁的心。我暗自偷笑。他们哪知道,看上去年轻,那或许是护肤品的功劳,而不老的心,这倒不假,那是我在放任自己,已完全把心融入这方山水,这片夕阳下了。

或许,人生的幸福和快乐,一半来源于生命,一半来源于灵魂。记得一篇散文上曾描写:“家是“放”心的地方。这里的心,不是物质的,不是人体胸腔之内、膈膜之上、两肺之间那个形似倒垂莲苞的东西。而是精神的,是灵魂的另一个名字。而灵魂深处的那份安逸,又何尝不是来自精神世界的充实丰盈?”

原来如此!难怪我一下车,便有那种家一般温馨而熟悉的感觉。

司机朋友见我如此兴奋,生怕辜负了我明早赏花的雅兴,便急切地询问老板,山上的杜鹃开了吗?我微笑着说,何必在意呢?灵魂之所安,且不是处处开满了杜鹃?

一个可以安放灵魂的地方

1.分析论文的主题.仔细检查给定的论文命题或主题.主题中通常有一个或多个核心词.分析主题这一步非常重要,在理解了主题的含义之后,才不会离题.

2.确定文章的核心思想.看看给定的主题或命题,一定要确定要表达的思想中心.此外,您的观点不能含糊不清.否则,这篇文章将会脱离中心或一团糟.

3.确定风格,一方面结合给定主题,另一方面结合个人写作知识.例如,我擅长讨论论文和议论散文,写叙述性的文章就容易写的就像流水帐.因此,在写作之前,你必须看看这篇文章适合哪种风格,并且必须看看自己的特点.

4.梳理文章的材料,无论是考试论文还是通常的论文练习,在写作时肚子没有墨水就写不出好文章.所以你一方面需要在平时阅读,积累知识和材料,然后在考试中才会获得灵感.另一方面,在写作之前,最好对可能的材料类别进行排序以整理有效材料.

5.在起草教学大纲之前,教师会要求我们在文章前面写一个大纲,并将段落的顺序与写作前的内容联系起来.只有这样我们的文章才有连贯性.

标签:琐碎季节工作生活春天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优美作文简介
优美作文创始人
写作方法:确定中心,写出深意。我们要着于挖掘所写事件中含有的生活哲理或找出它闪光的地方,反复思考,确定文章的中心思想。即善于从普通的小事中写出深意来。
文章的六要素要交待清楚。一件事情的发生,离不开时间、地点、人物、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这六方面,即常说的“六要素”,只有交待清楚这几方面,才能使读者对所叙述的事,有个清楚、全面的了解。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方可百战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