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美文摘抄美文欣赏 西行散记离开拉萨

美文欣赏 西行散记离开拉萨

美文欣赏 西行散记离开拉萨头像
作者 羲和
更新时间:2019-11-03 03:41:23 阅读:

每一個熱愛旅行的人,應該都有一個關于拉薩的夢,一如當初遇見她的驚喜與興奮,那種感受在我的文字裏怕是找不到合适的語句來描述。在短短的一周裏,我見識了日光城秀色可餐的風景,領略了禮佛者三叩九拜的執着,蹉跎了歲月中惬意安詳的午後。當這些美麗的回憶,随着時光的流轉漸漸幻化成陽光下泡沫的時候,離開拉薩的日子就這樣匆匆到來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頭被針線猛地一紮,無名的淚水竟在眼眶裏面打轉,雖不是嚎啕,也不算肝腸寸斷,就是有一種你快要再一次步入現實的無奈,原諒我原來也是如此怯懦的人。終究,路人是不屬于這座聖城的,離開就像猝不及防卻又始終會到來的魔咒一樣。

布宮腳下,岩石中紮根的格桑花依舊高昂着燦爛的臉龐;八角街上,濃郁的酥油味依舊彌漫在流動的空氣中;大昭寺前,信徒們真盏赝瓿伤麄兂}的使命;東措青旅門前,還在上演着撿與被撿、拼車與搭車的傳奇……聖城的生活一切照舊,每天都有人到來,每天也有人離開,而我是即将離開的那個。人們習慣把遊離在拉薩大街小巷的旅行者叫做“拉漂”,漂是因爲他們終将不屬于這座城市,有一天他們終會離開,離開,或是歸家,或是繼續遠行。

拉薩,有人說她是個能夠淨化心靈、蕩滌塵埃的地方,這種說法固然有點誇大其詞,借用虞世南的詩句描述一下,便是“居高聲自遠,非是藉秋風”,拉薩聲名在外,仰慕和朝拜者卸啵匀欢挥兴毺氐镊攘ΑS谖叶裕@裏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在這裏,你可以暫時抛開凡塵的紛擾,和大自然來一個深深的擁抱。你無需僞裝自己,你可以放肆地表達自己,卸下面具,與真實地自己一起走遍聖城的大街小巷。不管我是多麽得留戀這座高原明珠,離開卻悄然而至。

在拉薩的最後一個下午,陽光依舊明媚,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不知怎的,最後的一個下午我竟熱廢寝忘食地走過了拉薩的很多地方,我想更多地了解這座城市,了解藏區的曆史,了解藏區的地理和人文風情。我如此得求知若渴,因爲第二天我将坐上火車,離開拉薩,去往西甯。

清朝駐藏大臣衙門舊址,在現今的八廓街曆史街區的主幹道上。厚重的大紅門令曆史的滄桑感撲面而來,往日恢弘的大清王朝已經不複存在,這裏成爲了一個微型的曆史博物館,簡單地展示了藏區的一些曆史,成爲了紅色教育基地。唯一可以丈量拉薩這座古城風韻的便是這厚重的曆史,我是很喜歡讀史書的。清政府在中國近代史上造成了中國全面落後于西方國家,藏區則也一直受到英國殖民者的挑釁,每次讀到中國近代史,都感覺如鲠在喉。欣慰的是至少在維護國家主權方面,五十六個民族是如此團結一緻。漢藏團結自然是國家穩定昌盛的基石,在拉薩的生活經曆告訴我們,大多數的藏人和我們一樣,是渴望和平的生活的。後來也去過許多藏區,總覺得那些說藏人、維吾爾人野蠻的言論究竟是如何空穴來風的,每個民族都有好人和壞人,而越來越多的生活履曆都告訴我,這世上,好人和壞人根本就不在一個數量級上。

之後,我去了西藏博物館,希望能夠在走之前,系統地了解一下藏區的曆史、地理和人文風貌。尤其吸引我的,便是藏區的喪葬儀式——天葬。天葬是藏區獨有的喪葬儀式,一般隻有德高望重的人才會進行天葬,而生前行惡的人則會被施以土葬,而且臉要朝下,意指永世不得翻身。所謂天葬,就是由天葬師将死者進行解剖,把屍體剁碎,然後混合一些藏區獨有的香草料,放在高山之巅,等待秃鹫來啄食。屍體被吃得越多,前所行的善事越多。這種喪葬儀式,看起來十分血型與殘忍,在藏族人看來,這卻是對死者最大的尊重。由于天葬師經常要解剖人的屍體,客觀上促進了藏族人對人體内部結構的了解,形成了獨有的藏醫藥學,而今藏醫藥學越來越成爲一個熱門的科學研究。在藏區,一般家庭是看不到死者生前的任何痕迹的,在他們眼中,死生之事就是一個回歸自然的輪回而已。

從博物館出來後,又去到了拉薩河畔,在河邊慢悠悠地散步,看青山綠水,信步閑庭,度過在拉薩的最後一個下午。晚上,耀眼的布宮燈火把布宮的巍峨再一次烘托出來,廣場上有人載歌、有人跳舞。在這裏總能發現人性最樸素的一面,是時候與她告别了!

拉薩站,在藍天的映襯下,卻生出無限的遊子之情。車站裏滿是背包客的身影,有人繼續前行,尋找旅程中的美好;有人思鄉心切,頓有日暮鄉關之感。終究,我們是不屬于這座聖城的,遠方總有那麽多讓人無法預知的惆怅。西甯是我的下一站,從拉薩到西甯幾乎穿越了大半個青藏高原,在地圖上看着并不覺得有多麽遙遠,但這120km/h的列車也要行駛整整24個小時,我也就有點明白了:在廣袤的西部,測距的單位早已不是什麽公裏,而是百公裏吧。

車廂裏很快坐滿了人,有人開始閑談,有人開始打牌,有人凝視遠方,有人在月台上拍照留念。我倚靠着車窗,希望能夠快一點度過這漫長的旅程。不一會兒,旁邊來了一個小夥子,年齡貌似和我一般大小,我想應該也是來拉薩旅遊的吧。有時候,火車上有一個能和你說話解悶的人,那這漫漫征途似乎也就不那麽遙遙無期了。一個人的旅行,有時候是需要忍受長時間的孤單,但一路的經曆卻又給本來單調的旅程注入一些新的活力。與别人分享經曆,亦或是聆聽别人的故事,對我而言是多麽美妙的一件事情啊!

大哥比我虛長兩歲,也是90後,或許在常人的眼裏,90後就是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任性、不喜歡一塵不變生活的一代人吧。他的故事沒有多少精彩的地方,平凡的經曆或許更能夠引起一個同樣是旅行者的共鳴吧。這是在離開拉薩的火車上,可以和大家分享的第一個小故事了:

大哥是甘肅嘉峪關人,在海南讀的大學,畢業後在北京工作了兩年,如此讀書和工作都如此背井離鄉實在是令人佩服。在大多江蘇人心裏,是甯願選擇在江蘇念書,在江蘇找工作的。久而久之,在江蘇人的眼裏隻有江浙滬才是好地方,把其他的地方看成是蠻荒之地。當我說我來自江蘇的時候,大哥也是不假思索地說道江蘇是個好地方,說自己以前去過華東五市,确實是在各個方面都走在全國的前列。我微微一笑,說:“盛名之下,其實難副。”

大哥是從北京辭職,想回到甘肅工作,對于原因他沒有多說,是北漂

每一个热爱旅行的人,应该都有一个关于拉萨的梦,一如当初遇见她的惊喜与兴奋,那种感受在我的文字里怕是找不到合适的语句来描述。在短短的一周里,我见识了日光城秀色可餐的风景,领略了礼佛者三叩九拜的执着,蹉跎了岁月中惬意安详的午后。当这些美丽的回忆,随着时光的流转渐渐幻化成阳光下泡沫的时候,离开拉萨的日子就这样匆匆到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头被针线猛地一扎,无名的泪水竟在眼眶里面打转,虽不是嚎啕,也不算肝肠寸断,就是有一种你快要再一次步入现实的无奈,原谅我原来也是如此怯懦的人。终究,路人是不属于这座圣城的,离开就像猝不及防却又始终会到来的魔咒一样。

布宫脚下,岩石中扎根的格桑花依旧高昂着灿烂的脸庞;八角街上,浓郁的酥油味依旧弥漫在流动的空气中;大昭寺前,信徒们真诚地完成他们朝圣的使命;东措青旅门前,还在上演着捡与被捡、拼车与搭车的传奇……圣城的生活一切照旧,每天都有人到来,每天也有人离开,而我是即将离开的那个。人们习惯把游离在拉萨大街小巷的旅行者叫做“拉漂”,漂是因为他们终将不属于这座城市,有一天他们终会离开,离开,或是归家,或是继续远行。

拉萨,有人说她是个能够净化心灵、荡涤尘埃的地方,这种说法固然有点夸大其词,借用虞世南的诗句描述一下,便是“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拉萨声名在外,仰慕和朝拜者众多,自然而然有她独特的魅力。于我而言,这里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在这里,你可以暂时抛开凡尘的纷扰,和大自然来一个深深的拥抱。你无需伪装自己,你可以放肆地表达自己,卸下面具,与真实地自己一起走遍圣城的大街小巷。不管我是多么得留恋这座高原明珠,离开却悄然而至。

在拉萨的最后一个下午,阳光依旧明媚,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不知怎的,最后的一个下午我竟热废寝忘食地走过了拉萨的很多地方,我想更多地了解这座城市,了解藏区的历史,了解藏区的地理和人文风情。我如此得求知若渴,因为第二天我将坐上火车,离开拉萨,去往西宁。

清朝驻藏大臣衙门旧址,在现今的八廓街历史街区的主干道上。厚重的大红门令历史的沧桑感扑面而来,往日恢弘的大清王朝已经不复存在,这里成为了一个微型的历史博物馆,简单地展示了藏区的一些历史,成为了红色教育基地。唯一可以丈量拉萨这座古城风韵的便是这厚重的历史,我是很喜欢读史书的。清政府在中国近代史上造成了中国全面落后于西方国家,藏区则也一直受到英国殖民者的挑衅,每次读到中国近代史,都感觉如鲠在喉。欣慰的是至少在维护国家主权方面,五十六个民族是如此团结一致。汉藏团结自然是国家稳定昌盛的基石,在拉萨的生活经历告诉我们,大多数的藏人和我们一样,是渴望和平的生活的。后来也去过许多藏区,总觉得那些说藏人、维吾尔人野蛮的言论究竟是如何空穴来风的,每个民族都有好人和坏人,而越来越多的生活履历都告诉我,这世上,好人和坏人根本就不在一个数量级上。

之后,我去了西藏博物馆,希望能够在走之前,系统地了解一下藏区的历史、地理和人文风貌。尤其吸引我的,便是藏区的丧葬仪式——天葬。天葬是藏区独有的丧葬仪式,一般只有德高望重的人才会进行天葬,而生前行恶的人则会被施以土葬,而且脸要朝下,意指永世不得翻身。所谓天葬,就是由天葬师将死者进行解剖,把尸体剁碎,然后混合一些藏区独有的香草料,放在高山之巅,等待秃鹫来啄食。尸体被吃得越多,前所行的善事越多。这种丧葬仪式,看起来十分血型与残忍,在藏族人看来,这却是对死者最大的尊重。由于天葬师经常要解剖人的尸体,客观上促进了藏族人对人体内部结构的了解,形成了独有的藏医药学,而今藏医药学越来越成为一个热门的科学研究。在藏区,一般家庭是看不到死者生前的任何痕迹的,在他们眼中,死生之事就是一个回归自然的轮回而已。

从博物馆出来后,又去到了拉萨河畔,在河边慢悠悠地散步,看青山绿水,信步闲庭,度过在拉萨的最后一个下午。晚上,耀眼的布宫灯火把布宫的巍峨再一次烘托出来,广场上有人载歌、有人跳舞。在这里总能发现人性最朴素的一面,是时候与她告别了!

拉萨站,在蓝天的映衬下,却生出无限的游子之情。车站里满是背包客的身影,有人继续前行,寻找旅程中的美好;有人思乡心切,顿有日暮乡关之感。终究,我们是不属于这座圣城的,远方总有那么多让人无法预知的惆怅。西宁是我的下一站,从拉萨到西宁几乎穿越了大半个青藏高原,在地图上看着并不觉得有多么遥远,但这120km/h的列车也要行驶整整24个小时,我也就有点明白了:在广袤的西部,测距的单位早已不是什么公里,而是百公里吧。

车厢里很快坐满了人,有人开始闲谈,有人开始打牌,有人凝视远方,有人在月台上拍照留念。我倚靠着车窗,希望能够快一点度过这漫长的旅程。不一会儿,旁边来了一个小伙子,年龄貌似和我一般大小,我想应该也是来拉萨旅游的吧。有时候,火车上有一个能和你说话解闷的人,那这漫漫征途似乎也就不那么遥遥无期了。一个人的旅行,有时候是需要忍受长时间的孤单,但一路的经历却又给本来单调的旅程注入一些新的活力。与别人分享经历,亦或是聆听别人的故事,对我而言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啊!

大哥比我虚长两岁,也是90后,或许在常人的眼里,90后就是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任性、不喜欢一尘不变生活的一代人吧。他的故事没有多少精彩的地方,平凡的经历或许更能够引起一个同样是旅行者的共鸣吧。这是在离开拉萨的火车上,可以和大家分享的第一个小故事了:

大哥是甘肃嘉峪关人,在海南读的大学,毕业后在北京工作了两年,如此读书和工作都如此背井离乡实在是令人佩服。在大多江苏人心里,是宁愿选择在江苏念书,在江苏找工作的。久而久之,在江苏人的眼里只有江浙沪才是好地方,把其他的地方看成是蛮荒之地。当我说我来自江苏的时候,大哥也是不假思索地说道江苏是个好地方,说自己以前去过华东五市,确实是在各个方面都走在全国的前列。我微微一笑,说:“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大哥是从北京辞职,想回到甘肃工作,对于原因他没有多说,是北漂

标签:离开的人生活经历工作
美文摘抄相关文章
    • 我们始终在走向生活

      ?????当我说“我只是觉得,每个人的生活都是自己的选择。”而他回答我“我觉得你这天蝎理智的可怕”时,我就知道,我和他可能注定走在两条线上,偶尔交集在浅浅的灰色

    • 倾其所有去生活

      ???? ?????? ??和女友聊天,说:“这个周末,我约了美容,要去做面部拔筋和背部拔筋。”她在那头迅速回复道:“我要去练瑜伽和骑车。”我会心一笑,环湖骑车

更多美文摘抄文章
最新美文摘抄 >
关注:10+
2019-09-01
关注:7+
2019-06-22
最热美文摘抄 >
关注:41+
2016-09-20
关注:38+
2016-09-20
关注:33+
2016-09-20
关注:15+
2016-05-17
关注:13+
2016-0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