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美文摘抄白夜

白夜

优美作文头像
创始人 斩落星辰
更新时间:2019-11-03 03:32:52 阅读:

雷蒙德·卡佛說:“夜裏不睡的人,白天多多少少總有什麽逃避掩飾的吧。白晝解不開的結,黑夜慢慢耗。”

?

小錢兒輕輕關上門,順着樓梯走了下去。樓道裏的聲控燈自然是亮不起來了,小錢兒的動作輕,她扶着牆,像一隻在夜間找食的貓一樣踩着步子下了樓。夜深時,一座城市也會入睡,在這個連出租車師傅都躺在座位上安靜地睡着了的時間段裏,小錢兒會一個人走到大馬路上曬月亮。

今天片區電路嚴重故障,倒是送給了小錢兒一個安甯純粹的夜。小錢兒習慣性地擡頭往六樓望去,家裏也是一片漆黑的。平時這個時候,哥哥會把小錢兒送到樓下,再一個人回樓上看書、畫設計圖或者打遊戲,等小錢兒到家門口了就給她哥發短信,哥哥再出來給她開門,這樣不會把家裏的狗吵醒,自然也就免去了一陣喧鬧的犬吠。

小錢兒擡頭望向夜空,雖然隔着厚厚的不知是霧霾還是雲層的一團霧氣,月亮仍然散發着清輝。這個時候的月光像是在天空的毛細血管中擴散開了一般,别有一種親和力。

白月光撫摸着每一位夜行者的臉龐,但是唯獨小錢兒的膚色,連溫潤如玉的月光都自愧不如。

小錢兒從小學開始便患上了一種病。

小錢兒對陽光過敏。

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小錢兒在體育課上突然昏倒的事情曾經上了當地的報紙。那是一個晴朗的夏天午後,體育老師正在教孩子們做仰卧起坐的要領時,站在一旁認真聽講的小錢兒突然暈倒了。老師們都以爲小錢兒是中了暑,急急忙忙送去了醫務室。醫務室的老醫生戴着老花鏡這兒按按那兒掐掐,然後把壓在鼻梁上的眼鏡一取,一聲令下,小錢兒就被救護車送到了市醫院。

送去市醫院不久後,小錢兒又被送到了省醫院,那時候小錢兒已經清醒了不少了。專家把小錢兒當成寶貴的試驗品,反複會灾幔贸鲆粋令醫學界震驚的消息:這個小丫頭對陽光過敏。

醫生是這樣跟小錢兒家裏人解釋的:小錢兒的酪氨酸酶合成、分泌過程中存在一種很奇特的障礙,這才導緻她會有之前的反應。但是小錢兒的症狀和白化病又有所不同,小錢兒并不怕光,隻是一旦陽光對于她的作用累積超過了她的負荷,小錢兒就會陷入危險,最嚴重的時候,她的免疫功能會受損,器官會衰竭。

治療的方法是吃藥——一種作用于神經的藥物,它能調節激素的分泌,從而改善這種症狀。但是這種藥物也有毒性,長期服用會導緻人偶爾出現輕微幻覺、嗜睡等等。而對于這種藥物的副作用,服用者自己通過加快自身新陳代謝來慢慢減弱。

所以小錢兒有兩大愛好:洗熱水澡、曬月光。

月光裏也有紫外線,但是比起陽光已經少了太多。小錢兒小時候聽哥哥說,月光是陽光反射而來的,而陽光又可以促進血液循環,于是從那時候開始,小錢兒就喜歡晚上出門曬月亮。小錢兒本來就愛幹淨,常常洗熱水澡又能促進了新陳代謝,于是幾年過後,小錢兒的皮膚就像月光一樣白皙剔透,細膩得能拍出水來。

從三年級到六年級,小錢兒有一半時間都往返在醫院和家裏。小錢兒聰明,哥哥在家裏教她小學的課程,小錢兒一學就會,但是聰明歸聰明,這不能改變小錢兒是個藥罐子這一事實。小錢兒的病情雖然随着年齡增長慢慢減輕,可是藥并沒有停過。小錢兒晚上要曬月亮,白天還要上課,吃了藥還會嗜睡,再聰明的小孩兒,精力也會也跟不上學習進度,更别說還是在中國接受應試教育了。高二那年,小錢兒十七歲,家裏爲小錢兒辦理了退學手續,正好小錢兒的哥哥大學畢業後自己創業,辦了一間設計工作室,小錢兒就去那裏幫幫手,大家都很喜歡這個白瓷娃娃一樣的妹妹。

從那以後,小錢兒就跟哥哥住在一間還算寬敞的出租屋裏,哥哥白天常常不在,小錢兒耐不住寂寞,買了一隻雪納瑞犬,從此開始了二人一狗的生活。

三個小時前,今天的零點剛過,小錢兒正式二十歲了。小錢兒沒有閨蜜,也沒有談過戀愛,沒離開過這座城市,過着不敢有追求的生活。小錢兒像大多數酪氨酸酶出現問題的患者一樣,是城市裏的“月光”族。

小錢兒照例散了一個小時的步,回去的時候,樓道裏還是一片漆黑。小錢兒像往常一樣給哥哥打了個電話,等被哥哥挂斷以後,小錢兒便像一隻用過了宵夜的白貓,輕輕走到了屋門口。

門已經開了,小錢兒進屋,輕輕關上門,她的身後突然亮了起來。

小錢兒轉身一看,哥哥對着天花板打着手電筒,把屋子裏照得亮了起來,住在城市郊區的爸媽此時正站在桌子旁,桌子上放着一個奶油蛋糕,上面鋪滿了小錢兒最喜歡的黃桃罐頭。

雪納瑞從桌布下面探出頭來,吐着舌頭流着口水,望着小錢兒。

小錢兒,二十歲生日快樂。

吃了幾口蛋糕,哥哥問小錢兒:“錢兒啊,哥問你,你要是去旅遊,最想去哪?”

“旅遊?”小錢兒瞪大了眼睛。

“你别說,讓我猜猜……嗯,是不是麗江?”

“麗……麗江?”小錢兒的臉急紅了。

哥哥噗嗤一聲笑出聲來:“爸你看這傻孩子,别人都去爛了的地方她還想去,真是夠俗的。”

“你,你懂什麽!别瞎說!”

小錢兒哥故作鎮定地說:“我告訴你錢兒,你有說夢話的毛病你知道不?”

“夢話?!你别騙我!”小錢兒從來不知道自己還有這毛病。

小錢兒的哥哥實在忍不住了,這麽多年積壓下來的笑料在一瞬間炸開了高壓鍋,噴出了整鍋的含笑半步癫。

小錢兒她爸也樂得不行,一邊笑一邊說:“小錢兒啊小錢兒,得虧你沒找對象,不然指不定你能說出什麽不害臊的話呢,全給你哥知道了。”

“怎麽了怎麽了,到底怎麽了啊!”小錢兒心中奔過整群整群渡江的角馬,快把心髒給踏碎了。

“我跟你說,咱爸送了你一輛越野車,不過由于你沒有學駕照,你老哥我決定先替你當一段時間司機,你想去哪兒玩,就跟哥說,管他天南地北,油費我給。你睡着了沒事幹就說夢話,而且說得特别清楚,老是念叨着雲南啊麗江啊什麽的。我跟你說啊,以後别老盯着微信那些旅遊推薦看,别人玩爛了的地方你也要去,都不嫌俗……”

小錢兒的視線漸漸有些模糊了。

這麽多年,小錢兒沒有離開過這座城。

開始吃藥過後,小錢兒在家靜養了一段時間,她的房間朝陽,白天,陽光會從窗外投進屋,在房間裏留下幾平米的溫暖。小錢兒本是愛陽光的,她尤其喜歡陽光那如同小麥般的味道,可是在得病後,她不得不把寫字桌和床都搬到了房間的角落裏。白天,她照樣開着窗戶,任憑光線把地板烘得發燙,任憑纖細的灰塵在光線裏打轉兒,而她縮在床上,一動不動地盯着那光線出神。

即便是出神的時間也不多,因爲藥物作用,小錢兒的白天大多在睡夢中度過。有人說,夢是夜晚的一種成分,那是因爲他們忘記了,這個世界上還有人在白天進入夢鄉,在夜晚曬着太陽。

生活在月光裏的小錢兒,不得不做着屬于她的白日夢——名副其實的“daydream”。

花花綠綠的信息化時代悄然而來,“流浪”很快成爲了旅行的代名詞。多少人背上背包、挎上單反和吉他就能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而小錢兒和其他居住在月光下的人兒知道,他們并不是僅靠着一把遮陽傘就能說走就走的。

多少個白晝,小錢兒望着手機屏幕上紛繁的旅遊攻略入眠。又有多少場白日夢裏,藏着一個如同月光般微涼的夢想。

那是一座人們口中的不夜城,那裏有彌漫着民謠的月光,那兒,是在夜間方能盡展妖娆的古城麗江。

像是折千紙鶴一樣,小錢兒小心翼翼地折好了她的夢,然後輕輕放進了心底的鐵皮罐子,咣當一聲,藏在了夜晚看不見的地方。

小錢兒的眼淚水不争氣地淌了下來,哥哥摸了摸她的頭。多少年來,小錢兒都沒有在親人面前掉過眼淚。

“爸媽都知道,哥也知道。”

“可是……”小錢兒覺得自己快說不出話來了。

小錢兒絕不是沒有抱怨過,即便是再安靜内斂的一個女子,也會受不了命呷绱说某爸S。小錢兒在網上認識了一些得了白化病的朋友,雖然病情不同,但是也算是六成的病友。小錢兒常常把自己消化不了的苦水傾瀉到朋友那裏,也經常分擔着朋友的痛苦。

有一天,小錢兒在網上認識了一位患者大叔,小錢兒問大叔:“叔,你說,不能生活在陽光下的我們,人生有什麽意義。”

很快,大叔回複她:

“沒有誰的存在是沒有意義的,命呤沁@樣安排的,便一定有這樣安排的道理。有一天當你走出這份痛苦,你會發現其實無論是怎樣的人生,都能擁有不留遺憾的結局。”

小錢兒苦笑着寫道:“我感覺自己就像一隻下水道的老鼠,白天做的夢,到了晚上就會覺得一切都是那樣不切實際。都是真正的白日夢。”

“那又怎麽樣呢?”大叔寫道:“既然還能給自己勇氣去做夢,那就去做,即便是個白日夢想家,也比那些不敢做夢的人強。”

那天,小錢兒一邊和大叔聊天,一邊哭得稀裏嘩啦的,就像現在一樣。

母親把泣不成聲的小錢兒擁入懷裏,自己的淚水也是斷了線一樣往下淌。

哥哥也不再含着淚花笑了,他默默點起了一根煙,把自己狠狠嗆了一下。

父親把車鑰匙塞進了兒子的口袋,奪走了他手上燒得猩紅的煙,垂下目光,笑了。

?

我不知道小錢兒的哥哥用了怎樣的辦法,也不知道小錢兒的病情有沒有在中途惡化,我隻知道,半年後,小錢兒的微博在夜裏更新,照片裏的她站在麗江的石磚上,身後是繁華而朦胧的酒吧燈火,微博寫着:“爸爸,媽媽,可惡的老哥,麗江,我,還有我的雪納瑞。這裏的夜色很美,真的比夢裏的還要美。謝謝我的白日夢。”

後來,我坐在我朋友的身邊聽故事時,他還拿了一張照片給我看,上面寫着一首詩。

“奮力拉起彈弓,我把你的

淚,射成滿天星鬥

及至天空全黑

才紛紛落在大地

?

落到枕邊

有發之郁郁,有暖意蠕動

突然我被一陣溫馴的鼾聲

輕推入夢”

這首詩我恰好讀過,是洛夫的《突然入夢》。詩的下面還寫着一行字:

“大叔,謝謝你送我的勇氣。”

那次和朋友分别後,每當我再走在夜裏,我都會下意識地擡頭看看頭頂的月亮,即便它被厚厚的雲層擋住,我也知道它一定在那裏,因爲這世界上有人在等待着它的溫柔,等待着和無數個傾訴過的白日夢再次邂逅。

本文來自荔枝電台《有時電台》——迷途欄目第六期《白夜》。荔枝FM1396172,有時電台官方微博:@有時電台 ?微信公刑枺河袝r之聲

迷失是一場青春的盛宴,《有時電台》迷途欄目期待與你的故事邂逅。我是迷途欄目的編輯周宇凡(Cmos_默森),歡迎分享你的故事給我,讓我們寫出來,再慢慢講給你聽。

96年生·天秤男·寫作·攝影·旅行 | 新浪微博:@宴刀

白夜简介:雷蒙德·卡佛说:“夜里不睡的人,白天多多少少总有什么逃避掩饰的吧。白昼解不开的结,黑夜慢慢耗。”?小钱儿轻轻关上门,顺着楼梯走了下去。楼道里的声控灯自然是亮不起...

雷蒙德·卡佛说:“夜里不睡的人,白天多多少少总有什么逃避掩饰的吧。白昼解不开的结,黑夜慢慢耗。”

?

小钱儿轻轻关上门,顺着楼梯走了下去。楼道里的声控灯自然是亮不起来了,小钱儿的动作轻,她扶着墙,像一只在夜间找食的猫一样踩着步子下了楼。夜深时,一座城市也会入睡,在这个连出租车师傅都躺在座位上安静地睡着了的时间段里,小钱儿会一个人走到大马路上晒月亮。

今天片区电路严重故障,倒是送给了小钱儿一个安宁纯粹的夜。小钱儿习惯性地抬头往六楼望去,家里也是一片漆黑的。平时这个时候,哥哥会把小钱儿送到楼下,再一个人回楼上看书、画设计图或者打游戏,等小钱儿到家门口了就给她哥发短信,哥哥再出来给她开门,这样不会把家里的狗吵醒,自然也就免去了一阵喧闹的犬吠。

小钱儿抬头望向夜空,虽然隔着厚厚的不知是雾霾还是云层的一团雾气,月亮仍然散发着清辉。这个时候的月光像是在天空的毛细血管中扩散开了一般,别有一种亲和力。

白月光抚摸着每一位夜行者的脸庞,但是唯独小钱儿的肤色,连温润如玉的月光都自愧不如。

小钱儿从小学开始便患上了一种病。

小钱儿对阳光过敏。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小钱儿在体育课上突然昏倒的事情曾经上了当地的报纸。那是一个晴朗的夏天午后,体育老师正在教孩子们做仰卧起坐的要领时,站在一旁认真听讲的小钱儿突然晕倒了。老师们都以为小钱儿是中了暑,急急忙忙送去了医务室。医务室的老医生戴着老花镜这儿按按那儿掐掐,然后把压在鼻梁上的眼镜一取,一声令下,小钱儿就被救护车送到了市医院。

送去市医院不久后,小钱儿又被送到了省医院,那时候小钱儿已经清醒了不少了。专家把小钱儿当成宝贵的试验品,反复会诊之后,得出一个令医学界震惊的消息:这个小丫头对阳光过敏。

医生是这样跟小钱儿家里人解释的:小钱儿的酪氨酸酶合成、分泌过程中存在一种很奇特的障碍,这才导致她会有之前的反应。但是小钱儿的症状和白化病又有所不同,小钱儿并不怕光,只是一旦阳光对于她的作用累积超过了她的负荷,小钱儿就会陷入危险,最严重的时候,她的免疫功能会受损,器官会衰竭。

治疗的方法是吃药——一种作用于神经的药物,它能调节激素的分泌,从而改善这种症状。但是这种药物也有毒性,长期服用会导致人偶尔出现轻微幻觉、嗜睡等等。而对于这种药物的副作用,服用者自己通过加快自身新陈代谢来慢慢减弱。

所以小钱儿有两大爱好:洗热水澡、晒月光。

月光里也有紫外线,但是比起阳光已经少了太多。小钱儿小时候听哥哥说,月光是阳光反射而来的,而阳光又可以促进血液循环,于是从那时候开始,小钱儿就喜欢晚上出门晒月亮。小钱儿本来就爱干净,常常洗热水澡又能促进了新陈代谢,于是几年过后,小钱儿的皮肤就像月光一样白皙剔透,细腻得能拍出水来。

从三年级到六年级,小钱儿有一半时间都往返在医院和家里。小钱儿聪明,哥哥在家里教她小学的课程,小钱儿一学就会,但是聪明归聪明,这不能改变小钱儿是个药罐子这一事实。小钱儿的病情虽然随着年龄增长慢慢减轻,可是药并没有停过。小钱儿晚上要晒月亮,白天还要上课,吃了药还会嗜睡,再聪明的小孩儿,精力也会也跟不上学习进度,更别说还是在中国接受应试教育了。高二那年,小钱儿十七岁,家里为小钱儿办理了退学手续,正好小钱儿的哥哥大学毕业后自己创业,办了一间设计工作室,小钱儿就去那里帮帮手,大家都很喜欢这个白瓷娃娃一样的妹妹。

从那以后,小钱儿就跟哥哥住在一间还算宽敞的出租屋里,哥哥白天常常不在,小钱儿耐不住寂寞,买了一只雪纳瑞犬,从此开始了二人一狗的生活。

三个小时前,今天的零点刚过,小钱儿正式二十岁了。小钱儿没有闺蜜,也没有谈过恋爱,没离开过这座城市,过着不敢有追求的生活。小钱儿像大多数酪氨酸酶出现问题的患者一样,是城市里的“月光”族。

小钱儿照例散了一个小时的步,回去的时候,楼道里还是一片漆黑。小钱儿像往常一样给哥哥打了个电话,等被哥哥挂断以后,小钱儿便像一只用过了宵夜的白猫,轻轻走到了屋门口。

门已经开了,小钱儿进屋,轻轻关上门,她的身后突然亮了起来。

小钱儿转身一看,哥哥对着天花板打着手电筒,把屋子里照得亮了起来,住在城市郊区的爸妈此时正站在桌子旁,桌子上放着一个奶油蛋糕,上面铺满了小钱儿最喜欢的黄桃罐头。

雪纳瑞从桌布下面探出头来,吐着舌头流着口水,望着小钱儿。

小钱儿,二十岁生日快乐。

吃了几口蛋糕,哥哥问小钱儿:“钱儿啊,哥问你,你要是去旅游,最想去哪?”

“旅游?”小钱儿瞪大了眼睛。

“你别说,让我猜猜……嗯,是不是丽江?”

“丽……丽江?”小钱儿的脸急红了。

哥哥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爸你看这傻孩子,别人都去烂了的地方她还想去,真是够俗的。”

“你,你懂什么!别瞎说!”

小钱儿哥故作镇定地说:“我告诉你钱儿,你有说梦话的毛病你知道不?”

“梦话?!你别骗我!”小钱儿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毛病。

小钱儿的哥哥实在忍不住了,这么多年积压下来的笑料在一瞬间炸开了高压锅,喷出了整锅的含笑半步癫。

小钱儿她爸也乐得不行,一边笑一边说:“小钱儿啊小钱儿,得亏你没找对象,不然指不定你能说出什么不害臊的话呢,全给你哥知道了。”

“怎么了怎么了,到底怎么了啊!”小钱儿心中奔过整群整群渡江的角马,快把心脏给踏碎了。

“我跟你说,咱爸送了你一辆越野车,不过由于你没有学驾照,你老哥我决定先替你当一段时间司机,你想去哪儿玩,就跟哥说,管他天南地北,油费我给。你睡着了没事干就说梦话,而且说得特别清楚,老是念叨着云南啊丽江啊什么的。我跟你说啊,以后别老盯着微信那些旅游推荐看,别人玩烂了的地方你也要去,都不嫌俗……”

小钱儿的视线渐渐有些模糊了。

这么多年,小钱儿没有离开过这座城。

开始吃药过后,小钱儿在家静养了一段时间,她的房间朝阳,白天,阳光会从窗外投进屋,在房间里留下几平米的温暖。小钱儿本是爱阳光的,她尤其喜欢阳光那如同小麦般的味道,可是在得病后,她不得不把写字桌和床都搬到了房间的角落里。白天,她照样开着窗户,任凭光线把地板烘得发烫,任凭纤细的灰尘在光线里打转儿,而她缩在床上,一动不动地盯着那光线出神。

即便是出神的时间也不多,因为药物作用,小钱儿的白天大多在睡梦中度过。有人说,梦是夜晚的一种成分,那是因为他们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在白天进入梦乡,在夜晚晒着太阳。

生活在月光里的小钱儿,不得不做着属于她的白日梦——名副其实的“daydream”。

花花绿绿的信息化时代悄然而来,“流浪”很快成为了旅行的代名词。多少人背上背包、挎上单反和吉他就能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而小钱儿和其他居住在月光下的人儿知道,他们并不是仅靠着一把遮阳伞就能说走就走的。

多少个白昼,小钱儿望着手机屏幕上纷繁的旅游攻略入眠。又有多少场白日梦里,藏着一个如同月光般微凉的梦想。

那是一座人们口中的不夜城,那里有弥漫着民谣的月光,那儿,是在夜间方能尽展妖娆的古城丽江。

像是折千纸鹤一样,小钱儿小心翼翼地折好了她的梦,然后轻轻放进了心底的铁皮罐子,咣当一声,藏在了夜晚看不见的地方。

小钱儿的眼泪水不争气地淌了下来,哥哥摸了摸她的头。多少年来,小钱儿都没有在亲人面前掉过眼泪。

“爸妈都知道,哥也知道。”

“可是……”小钱儿觉得自己快说不出话来了。

小钱儿绝不是没有抱怨过,即便是再安静内敛的一个女子,也会受不了命运如此的嘲讽。小钱儿在网上认识了一些得了白化病的朋友,虽然病情不同,但是也算是六成的病友。小钱儿常常把自己消化不了的苦水倾泻到朋友那里,也经常分担着朋友的痛苦。

有一天,小钱儿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患者大叔,小钱儿问大叔:“叔,你说,不能生活在阳光下的我们,人生有什么意义。”

很快,大叔回复她:

“没有谁的存在是没有意义的,命运是这样安排的,便一定有这样安排的道理。有一天当你走出这份痛苦,你会发现其实无论是怎样的人生,都能拥有不留遗憾的结局。”

小钱儿苦笑着写道:“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下水道的老鼠,白天做的梦,到了晚上就会觉得一切都是那样不切实际。都是真正的白日梦。”

“那又怎么样呢?”大叔写道:“既然还能给自己勇气去做梦,那就去做,即便是个白日梦想家,也比那些不敢做梦的人强。”

那天,小钱儿一边和大叔聊天,一边哭得稀里哗啦的,就像现在一样。

母亲把泣不成声的小钱儿拥入怀里,自己的泪水也是断了线一样往下淌。

哥哥也不再含着泪花笑了,他默默点起了一根烟,把自己狠狠呛了一下。

父亲把车钥匙塞进了儿子的口袋,夺走了他手上烧得猩红的烟,垂下目光,笑了。

?

我不知道小钱儿的哥哥用了怎样的办法,也不知道小钱儿的病情有没有在中途恶化,我只知道,半年后,小钱儿的微博在夜里更新,照片里的她站在丽江的石砖上,身后是繁华而朦胧的酒吧灯火,微博写着:“爸爸,妈妈,可恶的老哥,丽江,我,还有我的雪纳瑞。这里的夜色很美,真的比梦里的还要美。谢谢我的白日梦。”

后来,我坐在我朋友的身边听故事时,他还拿了一张照片给我看,上面写着一首诗。

“奋力拉起弹弓,我把你的

泪,射成满天星斗

及至天空全黑

才纷纷落在大地

?

落到枕边

有发之郁郁,有暖意蠕动

突然我被一阵温驯的鼾声

轻推入梦”

这首诗我恰好读过,是洛夫的《突然入梦》。诗的下面还写着一行字:

“大叔,谢谢你送我的勇气。”

那次和朋友分别后,每当我再走在夜里,我都会下意识地抬头看看头顶的月亮,即便它被厚厚的云层挡住,我也知道它一定在那里,因为这世界上有人在等待着它的温柔,等待着和无数个倾诉过的白日梦再次邂逅。

本文来自荔枝电台《有时电台》——迷途栏目第六期《白夜》。荔枝FM1396172,有时电台官方微博:@有时电台 ?微信公众号:有时之声

迷失是一场青春的盛宴,《有时电台》迷途栏目期待与你的故事邂逅。我是迷途栏目的编辑周宇凡(Cmos_默森),欢迎分享你的故事给我,让我们写出来,再慢慢讲给你听。

96年生·天秤男·写作·摄影·旅行 | 新浪微博:@宴刀

白夜

1.分析论文的主题.仔细检查给定的论文命题或主题.主题中通常有一个或多个核心词.分析主题这一步非常重要,在理解了主题的含义之后,才不会离题.

2.确定文章的核心思想.看看给定的主题或命题,一定要确定要表达的思想中心.此外,您的观点不能含糊不清.否则,这篇文章将会脱离中心或一团糟.

3.确定风格,一方面结合给定主题,另一方面结合个人写作知识.例如,我擅长讨论论文和议论散文,写叙述性的文章就容易写的就像流水帐.因此,在写作之前,你必须看看这篇文章适合哪种风格,并且必须看看自己的特点.

4.梳理文章的材料,无论是考试论文还是通常的论文练习,在写作时肚子没有墨水就写不出好文章.所以你一方面需要在平时阅读,积累知识和材料,然后在考试中才会获得灵感.另一方面,在写作之前,最好对可能的材料类别进行排序以整理有效材料.

5.在起草教学大纲之前,教师会要求我们在文章前面写一个大纲,并将段落的顺序与写作前的内容联系起来.只有这样我们的文章才有连贯性.

标签:白天一种朋友生活晚上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优美作文简介
优美作文创始人
写作方法:确定中心,写出深意。我们要着于挖掘所写事件中含有的生活哲理或找出它闪光的地方,反复思考,确定文章的中心思想。即善于从普通的小事中写出深意来。
文章的六要素要交待清楚。一件事情的发生,离不开时间、地点、人物、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这六方面,即常说的“六要素”,只有交待清楚这几方面,才能使读者对所叙述的事,有个清楚、全面的了解。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方可百战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