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美文摘抄繁华乱

繁华乱

优美作文头像
创始人 汉魏文魁
更新时间:2019-11-03 00:49:40 阅读:


?

一:

??? 原本安靜的工作室此刻卻是議論紛紛,大家都在交頭接耳的讨論着剛才突然造訪的女孩,“長得和梅主播真像,不會是她的女兒吧”“沒聽她說起過還有一個這麽漂亮的女兒啊!”“我記得她隻有一個女兒叫蘇憶年,不是這個女孩”……“噓,小聲點,梅姐好像不太高興”剛剛從辦公室出來的女職員輕聲提醒打斷了這場議論,大家這才自動散場。

??? 辦公室裏的氣氛冷得令人膽顫,“蘇迥辏l讓你來這裏的!”“我要搬出去住”“我沒讓你搬出去你就不準出去!你有什麽資格和我讨價還價,你現在就給我滾!”蘇迥暝厩謇涞拿嫔丝谈巧n白不堪,她的面前站着一位打扮入時的女人,保養得當的臉蛋和身材全然沒有歲月的痕迹,可原本精緻的妝容現在卻因氣急敗壞而顯得猙獰,“你給我滾!滾!”她聲嘶力竭的沖着蘇迥甏蠛按蠼校缤鲆娏松械乃迶骋话恪LK迥陻E頭冷冷看着她嘴抿得更緊,背上包奪門而出的一刻隻留下背後一片荒涼。

??? 蘇迥晗脒@個世界上也許隻有她可以讓僞裝完美的梅藍瞬間崩潰吧,梅藍既然如此恨她入骨爲何又要把她留在身邊,是爲了自己的女主播公行蜗筮是爲了慢慢折磨她?她奔跑着,心髒難以負荷的疼痛讓眼裏的淚水漫無禁止的流了下來,她還是不停奔跑着,奔跑在車水馬龍的大街小巷,直到一聲刺耳的汽車鳴笛聲才讓她結束這場猶如逃亡般的奔跑,蘇迥暾驹隈R路中間幾輛車子由于她的擅入而不得不刹車,轉眼間四面八方的叫嚷聲讓她不由往後退至路邊,車子一輛輛開走揚起的灰塵讓她眯了眼,等她睜開眼的一霎那原本沙塵彌漫的空氣中卻迎來了絲絲縷縷的清冽,一塊手帕突兀的出現在她眼前。

二:

?? 雖然已是午夜,迥陞s不曾合眼,她原本就睡得湵。螞r樓上傳來瘋狂的搖滾音樂聲和群魔亂舞的蹦跳聲,那是蘇憶年的房間。瘋狂的金屬音樂聲讓迥贻氜D反側,她感覺自己在這狂躁的音樂旋渦中不斷下沉,她的手抓緊床單試圖掙紮,可這絲毫沒有任何作用,自己依舊往下墜着,像是沒有根的浮萍。蘇迥隂]有資格讓這位大小姐安靜一點,唯一可以做的是當聾子,她很明白這種爲客之道,一直以來自己都做得很好,除了盜用他們的姓,還有一個不屬于她的名字,繁華似鍐幔空媸侵S刺!

?? 蘇迥晡孀抛约哼^快跳動的心髒,那抹深邃的眼神緊緊粘在腦子裏不肯離去,這是怎麽了?蘇迥旰喼庇X得有點不可思議!今日在路上遇見的他隻不過是萍水相逢而已,連個緣字也許都算不上,難道是被他遞來的手絹上的清冽味道迷了心智,她想見他!真是瘋狂到極緻的想法!他是那樣耀眼的男人又怎會與自己發生交集,她不由把自己緊緊卷縮在一起,看着枕邊擺放的手絹,用手輕輕撫摸着它似乎還能感覺白天他遞過來時的溫度,她慢慢閉上雙眼在這個喧嘩冰冷的夜晚安心入睡。

?? 早上迥瓿鲩T時見蘇憶年和她的朋友也都從樓上下來,所謂冤家路窄就是那麽個道理,更何況還住在一個屋檐下,誰都不好過,而昨天她去找梅藍談判要搬出去的事到最後還是談崩了。“啊呀,是迥旯媚锇 逼渲幸粋朋友故意大聲的叫住迥辏谒麄冄垩Y蘇迥昊蠲撁摼褪且粋活在大白天的千年女僵屍,蘇迥昱c蘇憶年神情冷漠的相互對視,兩人同時冷笑轉身離開,“憶年,你姐和你有時還真像”“閉嘴!她跟我沒有一點關系,她配嗎!”蘇憶年臉上厚厚的豔妝依舊遮不住她原本清秀的摸樣,她繼續對着鏡子往臉上上妝,“我和她一點也不像,她隻是一個野種”。

??? 一直以來蘇迥旰吞K憶年最好的相處狀态就是相互視而不見,從小到大與兩人幾乎從未親近過,沒有人可以想象究竟是怎樣的深仇大恨讓她們彼此仇視!她們水火不容的一起生活二十年多年,随着時間的流逝,她們絲毫沒有改變,不!那種敵視早已深入骨髓,在漫漫歲月中是有增無減,好似她們之間除了這種敵意之外别無其他。

三:

?? 蘇迥晗脒^會再次遇見他,隻是那情形并不在自己的預料之内。她從假期打工的酒吧出來時已是淩晨,輝煌的夜生活還在蔓延整個都市,迥暝隈R路上走着,四下寒意讓她不由抱緊自己的雙臂,這時眼前的車裏一對人影印入眼簾,男女緊緊相擁此刻正在激吻,纏綿悱恻惹人側目,蘇迥瓴挥傻拖骂^,匆匆從他們身邊過去“站住!”聲音從背後傳來,低沉有力,迥昊仡^看到了那抹銳利的眼神,熟悉而又陌生且帶着戲虐,是他?是他,竟是他!迥耆缤粷擦艘活^熱水後,又有一桶冰水劈頭蓋臉撲來,她突然就覺得四下寒意料峭。

?? 他對身邊的女人交待了幾句,那個女人臉色一變狠狠的看了蘇迥暌谎郾阆萝囎吡耍麉s繼而走到全身僵直的迥旮啊拔覀円娺^”,蘇迥昕刹徽J爲自己的辨識度有那麽高能讓人一眼便記住了,更何況還是眼前這個風流倜傥的男子,她搖搖頭否認,“看來你的記性真的不好,不過我可見過你不止一次,我們的淵源還頗深,蘇迥昴愫茫沂嵌我彼α诵Γ年卻是一頭霧水,他居然說他們之間有淵源,還未等她細細推敲這個“淵源”二字便聽見他說:“我送你回家”她擡起頭看着他,亦如那天在路邊遇見一般,他也同樣看着她,眼神如此專注像是認識許久,“隻是送你回家,蘇迥辍彼穆曇粼诩澎o的夜晚散發出蠱惑的魅力并摻雜着絲絲清冽的純淨,一切都便是順理成章。

?? 蘇迥陱亩我能嚿舷聛恚丝痰腻年不知該說什麽,連一句再見都開不了口,隻能微微颔首轉身離開,她怎會上他的車?太詭異了!“從剛才到現在你一直都在看我”走在前面的迥曷犚娝脑挷唤蛄艘粋激靈,“你在好奇什麽?”他已在她的身後,一股溫暖的氣息在蘇迥甑募贡成下な庨_來,而她的大腦早在上車後便已罷工了還不及思索便脫口而出:“你很好看”她說了什麽?迥暧檬治孀×俗欤磲岬乃麉s不由笑了。“不是”她又否認,“我不好看?”段隐把她轉過來,兩人面對面的站着,迥甑念^剛好挨上他的胸口似乎都能聽見他的心跳,這一聲聲沉穩有力的心跳聲讓她快不能呼吸了,迥挈c頭又搖頭,繼而索性不再折騰。

?? 段隐似乎知道如果再逗弄她就會把她逼走,便笑着不再爲難她然後把自己的黑色西裝外套脫了下來給她披上,“我不要”蘇迥暧檬窒氚岩路瞄_卻被段隐輕輕握住,溫暖而有力的手最終讓蘇迥晖V狗纯梗拔視你”她輕聲說道。“如果你想還,那下次見面的時候帶來吧”他說完便上車走了,蘇迥昕醋潘x去的身影不由笑了,他上次給的是手絹這次給的是外套,那麽他所說的下次見面會給她什麽呢?迥険u搖頭遏制自己的胡思亂想,用外套緊緊的把自己裹起來,真的很溫暖。

四:

?? 如果再說和段隐見面是巧遇恐怕連蘇迥曜约憾疾幌嘈拧e年坐在咖啡廳裏看着書可心思早已不在那書上,不久她便無力的趴在桌子上。“你盯着這頁看了十分零七秒”聲音從頭頂上方傳來,迥昝偷財E頭,與他視線交錯,他俊逸的臉上浮現絲絲笑容讓蘇迥瓴挥煽创袅耍豢赡馨。b是悄悄地在心裏想着見他,怎麽他就出現了?是在做夢嗎?等她反應過來時卻發現自己情不自禁想用手去碰他的臉,纖細的手就那麽尴尬的停在空中不知進退。

?? 她剛想縮回手時,自己的手已被他握住,段隐慢慢地把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臉上與她彼此相視着,在沉默中感受着對方的心,蘇迥暝警偪癖寂艿男膮s慢慢的平靜了,他臉上原本的堅硬冰冷也随着她的觸摸不由柔和溫暖了許多,氣氛融洽的有些讓人不敢相信。

?? 他在她的身邊坐下,望着她那略顯蒼白的臉,清秀精緻的臉上有着一雙像是被大霧彌漫着的眼睛,“你在想我是嗎?不要否認,我也在想你”段隐看着她,蘇迥甑男挠痔谏ぷ友郏年不明白爲什麽自己心在他的面前變得如此容易看透,難道他真是命甙才沤o她的嗎?卻又在那一瞬間,她不由黯然。命撸浚吭缭谀晟贂r就已被它抛棄,它的仁慈給她的卻又是另外一種殘忍,期待的越多,等來的越是漫無邊際的絕望!自己早已司空見慣何必再認真。

?? 午後的陽光在咖啡廳形成溫暖的光暈,段隐和蘇迥昝鎸γ孀牛瑑扇硕紝W⒂跀噭幼约旱目Х取!叭绻也徽f話你就打算保持緘默嗎?”段隐看着沉默不語的她,“外套我沒拿”蘇迥甑拖骂^想着那件已被自己仔細挂入衣櫥的外套不由羞赧起來。“我可沒真打算要你還”段隐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蘇迥曷犚娝脑捘X海裏卻蹦出了那個與段隐親吻的女子,也許他已不知送出多少件外套又怎麽會在乎這其中一件,想到這她不由心一緊頭低的更低,“我要回家了”她突然說道。

?? “這個時間你會回家嗎,好像他說過你不太愛回家”他饒有興趣的看着她,蘇迥瓴挥蓴E頭“誰告訴你的?他是誰?”原來所謂的了解不過是道聽途說,那他又聽見多少關于她的震驚事迹,“閑人碎語”她站起身便要走。“不是閑人,他是我同父異母的弟弟,楚清”段隐原本清朗的面容此刻卻帶着難以抑制的陰郁“你還記得他嗎?”,蘇迥曷犚娺@個熟悉的名字不由回過頭,那個男子還是她在醫院做義工的時候相識的,一開始以爲他不笑也不說話是因爲在擔心自己的病情,後來才知道他早已是個失去靈魂的人又怎會在乎身體,從小便是人人得而誅之的私生子,母親又把他當做一顆爲自己扶正的棋子,而父親因爲母親的要挾也是恨透了他,現在的他已是将死之人終于可以離開那片令人作嘔的是非地,那他又何必去拒絕死神的邀請。那時的蘇迥曜砸誀戇有希望便在這污濁中努力開出了一朵白花,把它交給那個失去一切的男子,望他能好好活下去,隻是到後來她得知了那個所謂的真相便再也沒去過那個醫院,畢竟連她自己都是個迷途羔羊又有什麽能力去幫他人脫離苦海。

?? “謝謝你,蘇迥辏菚r我在國外也沒有人告訴我他的病情,等我回來他已在醫院呆了半年,好在有你陪着他”段隐握住她的手時才發覺是那樣的冰冷徹骨,他知道她不快樂,從很久以前便不再快樂,“他現在還好嗎?”蘇迥昕s回自己的手,“前年走了,在馬路上遇見的你那天是他的忌日”段隐的嗓音帶着暗啞一種莫名的傷痛感染得蘇迥昵那牧飨铝搜蹨I,“他死前還記挂着你,我本來想請你去看看他,到最後他還是不讓我去驚動你”“不去也好,如果看到現在的我他會失望的”迥甓似鹂Х缺伙嫸M,冷卻的咖啡讓她不由輕顫。

?? 段隐看着眼前的女子,這個在楚清嘴裏反複念叨過千萬遍的她,他在楚清的口中得知她的事,也在楚清口中慢慢認識并了解着她,隻是現在的她并沒有楚清所說的堅強,分明已是孱弱,難道她出了什麽事?“明天一起吃飯吧”“我明天有事”“那我去你的學校找你”“如果你還要爲你弟弟的事再來感謝我那就不必了”蘇迥甑恼Z氣清淡卻暗帶強硬,她想着如果他真的是因爲以前的自己來報答現在的她那真的不必了,過去的就是過去了,她也不再是以前的自己。“不是爲了楚清”“那爲了什麽?”“我自己”段隐看着神色微變的她,把她的手重新握住,故意忽略她的抵抗“不相信我說的話?”,迥険u搖頭,段隐不覺一笑繼而神情肅然的說道:“我是認真的”。

五:

?? 蘇迥昊谢秀便被氐阶约旱姆块g,耳邊依舊回蕩着他的話語,她不敢相信的不是他,而是這咫尺間的幸福,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就請别帶走他。迥臧炎约喝拥酱采嫌帽蛔用勺×俗约海诎抵须b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她輕輕按住胸口,“至少它現在還在動,那什麽事都沒到最壞的一步不是嗎?”揭開被子,清新的空氣湧入鼻腔好似聞到他身上的清冽香味,她不由微微一笑把枕邊的手帕蓋在自己的臉上。

?? 蘇迥旰鋈蛔鹕砜醋喷R中模糊的身影,記憶倒回到三年前,那時的蘇迥旯聠渭拍瘏s還沒枯萎,即使随着漫漫時光的推進梅藍和蘇安越來越厭惡蘇迥辏伤齾s也開始學會習慣。可是就在一個燦爛的午後,素不往來的蘇憶年推來她的房門,用一種近乎姐妹間分享秘密的神情對她說:“你是媽媽被強奸生下的,野種”說完她莞爾一笑便離開了,蘇迥晖蝗婚g不由呼吸困難起來,胸口像是有把刀狠狠的刺了進來,野種?不!她知道蘇安和梅藍都不喜歡她,那是因爲她是個病人,一個有病的孩子誰都不會喜歡,可是她從沒想過自己的身體流着這個家以外的人的血,而且是那般罪惡的血,如果她的親身父親是一個強奸犯!那麽她又是誰?

?? 蘇迥隂_出房門想要找蘇憶年問個清楚,卻見蘇安與梅藍正在客廳,她呆呆的站在他們面前卻猶如一個透明人一般,他們甚至連一個眼神也不願施舍給她,“我,我是不是,是不是…….”她像是被奪走魂魄的木偶,指甲深深的嵌在手心裏以至于滲出了鮮血也渾然不知,那句難以啓齒的話終是沒有問出口,眼淚兀自的流着,心髒此刻更是疼的讓她整個人都快卷縮在一起,爲什麽?爲什麽?她搖了搖頭又沖回了自己的房間,蘇迥晏稍诘匕迳嫌檬趾莺莸淖プ抛约旱念^發,用牙齒咬着自己,她揉着自己的眼睛眼前一切都是那麽昏天暗地,她的人生似乎早已被陰霾所覆蓋,剩下的唯有苟延殘喘。

?

六:

?? 蘇迥暾蛩愠鲩T時,看見蘇憶年一個人正在客廳沙發上自言自語,從她身邊經過時竟破天荒的叫住了迥辏疤K迥辏氵^來”迥曜叩剿媲埃b見她把手機放到迥暄矍啊拔夷腥耍葬嵩诼飞峡吹轿覀兡憧杀茏劈c,不然我真的很難解釋我們的關系!”迥赀B對她翻白眼的勁都沒有便轉身出門了,很難解釋嗎?的确是,總不能跟男朋友披露自己媽媽被人強暴,并還有個來路不明的野種吧,同時迥暌裁靼滋K憶年極度想炫耀的心理,那個手機屏幕上的男生,在高中和迥晖#菍W校通報批評的常客,也是女生們異想天開的主角,他叫涼介!一根冰涼堅硬的毒刺!不把人刺得死去活來永不罷休,而蘇憶年,蘇迥瓴徽J爲她會是他的終結者,她會栽,這是誰都看得出來的真理。

?? 蘇迥昕蓻]時間去管蘇憶年的破事,現在的她有更難想明白的事情,段隐那個男人究竟是對自己灌了什麽迷魂湯,一向的冷靜自持在他面前就那麽土崩瓦解了,她一直以來都以爲自己在做夢,不敢相信這個男人現在與自己的關系是如此的暧昧不清,當他把家裏的鑰匙放到她的手裏,蘇迥陰缀踟蔬^去,那個拿鑰匙的手顫抖得把鑰匙也掉在地上,段隐棱角分明的臉在路燈下散發淡淡的溫柔,他暧昧的靠近迥臧杨^擱在她的肩上,“晚上?”迥赀B忙搖頭,她和他之間還沒到那種地步,是不是太快了?她的臉不由通紅,“去吃飯吧”還沒等迥攴磻^來他是在逗她,段隐便笑着從後面抱住了她,“你想什麽時候過來都行,鑰匙先收下好嗎?”蘇迥暝谒膽蜒Y一動也不動一種從未有過的幸福與甜蜜像是一張交織在一起的大網緊緊裹着她的身心。

?? 迥曜咴诼飞贤蝗灰惠v車子在她身邊停了下來,段隐從車上走了下來,“迥辏宪嚒薄叭ツ难Y?”他沒回答就把她拉進了車裏,段隐開着車可臉上卻是少見的冷峻,而蘇迥陞s把臉轉向一邊,一種負罪感讓她喘不上氣,也許是太過快樂才讓她得意忘形竟向他許諾了今生,他如果知道一切還會像現在這般對她嗎?她會失去他嗎?會再次颠沛流離的回到自己那陰暗的世界嗎?她轉過頭看着他英俊的側臉,恐懼讓她目不轉睛的凝視着他,段隐同時也看向她,兩人默契的相視而笑,他把車子停在路邊,俯下身子專心吻上她的唇角。

七:

?? 車子在私家墓園停了下來,段隐從車上拿出早已備好的兩大捧黃玫瑰,拉上迥甑氖肿叩揭惶幋驋邘譁Q的墓地,迥昕醋拍贡夏贻p俊朗的笑顔心頭不由酸澀。“楚清,我帶迥陙砜茨懔耍抑滥阆胍娝倍我醋佩年忍着不哭的樣子把她摟在懷裏“迥辏S玫瑰寓意着未說出口的愛,楚清的心意你懂嗎?”迥暝谒麘蜒Y點了點頭,淚水卻在那一刻奔騰而來。

?? 段隐和迥晗鄵碜谲囇Y,迥暌ё抛约旱南麓侥谛牡拿孛軘嚨盟旆馗玻偷財E起頭看着段隐,“我……我的生父是強奸犯,他侮辱了梅藍才有的我”段隐起碼有半分鍾處于僵硬的狀态,蘇迥昝菜戚p而易舉的把自己的秘密脫口而出可在那半分鍾裏她離地獄近在咫尺,她甚至承受不住段隐的一聲歎息。可就在她快要崩潰時段隐卻緊緊的抱住了她,他深深的吻着她好似怕她就此消失一般“迥辏艺f過我們永不分離,你别想用這種我絲毫不會在意的事從我身邊離開”“可是,可是……”“噓,沒有可是,隻有我們”迥臧涯樎襁M他的胸膛,她的嘴角露出微笑,是的,隻有我們,從此之後别無其他。

?? 段隐抱着迥辏难劢腔虏灰撞煊X的淚水看着後車坐上的藍色文件夾更是痛徹心扉,蘇迥晡覑勰恪

八:

?? 蘇迥甑目鞓愤B不曾相識的路人都能猜透更不必說相恨多年的蘇憶年了,“蘇迥辏我悄愕哪信笥眩俊彼目跉馑圃嘧R猶如當年的陰霾,迥瓴幻庑念^一顫強裝鎮定“我的事不用你來管,你還是想想和涼介的事吧”蘇憶念不禁臉色微變,涼介仿佛是一個她永遠無法觸及的夢明明就在自己身邊可是卻依舊相隔甚遠,她恨恨的看了蘇迥暌谎邸疤K迥辏悴粫靡夂芫玫模茸徘瓢伞薄

?? 迥旰雎蕴K憶年的惡毒詛咒開心的走出了家門,遠遠的就見段隐正站在車邊打着電話,他來回走着神情急躁手不停的撫着額頭,可就在迥曜呓哪莻瞬間段隐便挂斷了電話臉上多了笑容,“隐,是不是有什麽事?”“是公司的事,放心吧”“我可以一個人,你忙吧”“蘇迥辏 边B段隐自己都被吓了一跳,自己那一聲吼把迥暾鸬蒙钒琢四槪皩Σ黄穑瑢Σ黄穑译b是…..”他恨不得把自己的舌頭咬斷,迥甑故腔盅}神色笑着把他推進車裏“帶我去海邊吧”段隐勉強笑了笑,心疼的吻了她的額頭。

?? 秋天的海是寂寞的顔色,沙灘上隻有孤單的幾對人影,蘇迥臧研幻摫銡g呼着沖進海水裏“隐,快來,快來”段隐看着她不由笑了,把鞋脫了沖過去抱着了她,海風絲絲縷縷包圍着他們,即使兩人心中都是如此千纏百繞在那一刻唯有靜靜的享受沉默的甜蜜,十指相扣,永不分離。

?? 直到日落之後段隐才把蘇迥晁突丶遥年轉身離去後段隐才打開手機,他迅速的撥出一個號碼:“陳醫生,怎麽樣?”電話那頭傳來一聲歎息,“最好還是讓病人自己來,我們研究的都是病人的往期病例不好定浴薄昂茫抑懒恕倍我伊穗娫捰檬趾莺莸脑蚁蚍较虮P,他向後一仰壓抑着自己快要爆發的恐懼,他要怎麽辦才好?正在這時蘇迥甑碾娫挻蛄诉^來,“迥辏貅崃耍俊薄岸我热恕K憶年……”。

九:

?? 蘇迥陝偦氐奖懵犚娞K憶年在房裏尖叫的聲音,她快步上樓走近蘇憶年的房門口時就聞見了一股血腥的味道,她推開房門眼前的一幕讓她不由喘息急促,“蘇憶年,你怎麽了”“蘇迥辏阕撸业氖履愎懿蛔牛乙溃l都管不着”她又用刀子在左手腕上割了一條,“蘇憶年,你住手”“沒有人會愛我,涼介不會,媽媽也不會”。迥昱苓^去按住了她的手,她手腕上一條條深深的傷口正流着血,她的衣服和床上都是血,蘇迥觐澏蹲艙芰穗娫捥柎a。 “迥辏 倍我s來時見到全身是血的蘇憶念和給她按着傷口的迥辏板年,她不會有事的我們這就送她去醫院”。

?? 段隐和迥臧烟K憶年送到了醫院,梅藍和蘇安也急沖沖的趕來了,“蘇迥辏銓浤曜隽耸谗幔俊泵匪{的一個耳光随即而來,段隐一把抓住梅藍的手“蘇太太,你有什麽疑問最好等蘇憶年醒了問她”迥瓯幻匪{眼中的厭惡失了聲隻是靜靜的站在一旁手足無措,“你是段隐,你怎麽會在這?”蘇安一臉的不敢置信,傳言說段氏集團的接班人段隐爲了個女孩子連工作都交手他人,現在看來難道是真的,而那個女孩子竟是蘇迥辍!疤K先生,我先帶迥曜吡恕倍我樕系谋屘K安噤聲,“迥辏覀冏甙伞倍我皖^對蘇迥贻p輕說。

?? “我不喜歡蘇憶年,但我從來不想讓她死,我不想……”“迥辏抑溃粫惺碌谋饟暮脝幔俊倍我䲟ё朋@魂未定的她用手輕輕撫着她蒼白的臉龐,到底這二十年來她是如何在這個家中成長的?難道連一絲安慰也沒有嗎?“迥辏胰夂脝幔侩x開這裏你願意嗎?”國外的先進醫療設備對她的病情有幫助。懷裏的她默不作聲,段隐便也隻是抱着她。

?? “蘇迥辏闶且胺N!爲什麽我要和你長得那麽像,都是因爲你媽媽才會不愛我,都是因爲你所有人才那麽辛苦,你爲什麽不去死,不去死!”迥暝趬糁畜@醒,發現自己正躺在一間陌生的卧室中,她正要起床就被進來的段隐按了回去“你在我家,好好休息别胡思亂想”,迥觌b是流着淚搖着頭,“段隐,應該死的那個人是我,是我!”“蘇迥辏揖婺悴辉S再說這種話”段隐氣極的臉上瞬時冷冽,迥旯蜃诖采嫌檬治孀拍槨澳莻男人不僅侮辱了梅藍還把與她同行的未婚夫給殺了,我是那個人的孩子,我不該活在這個世上,我會不得善終的,段隐,救救我,救救我……”迥昀蹲哦我男渥雍盟谱プ×俗钺岬牡静荩舐暤目摁[着。

?? 段隐用手緊緊捂住了她的嘴巴,迥暾目醋潘疤K迥辏仪笄竽悖笄竽銧懽约合胂牒脝幔磕呐码b有一刻”段隐棱角分明的臉上此刻卻是從未有過的凄楚,“那些前塵往事我才管不着,我隻在乎你,我要你好好活着,我們說過永不分離”那句永不分離就像是一句咒語,一句讓他們彼此甜蜜到底卻又悲傷至極的誓言,蘇迥険湓诙我纳砩贤纯蕖盃懯谗幔繝懯谗幔繝懯谗幔俊睜懯谗嵛覀円嘤觯繝懯谗嵛覀円鄲郏繝懯谗嵛揖鸵懒耍慷我坪踝x懂了她,在她耳邊說道:“我愛你”。

十:

?? 接下來的幾天裏段隐緊鑼密鼓的爲迥贽k休學手續還有出國簽證,其中的緣由就算段隐不說迥暌材芟氲健K朐谧咔叭タ纯刺K憶年,那麽多年的彼此互相憎恨,可迥曛捞K憶年何嘗不寂寞呢,她來到病房門口還未敲門門就打開了,梅藍站在門口臉色憔悴“你來幹什麽?”“我要走了,走之前想來看看她”“你要走?”梅藍的眼神閃過一絲痛楚既而恢複平靜“是該走,早該走了”她讓迥赀M來自己出去時把門帶上。

?? 蘇憶年靜靜的躺在白色的病床上在看見蘇迥甑纳碛皶r卻悄悄流下了淚水“蘇迥昴闶莵砜次业男υ挼膯幔俊碧K迥陙淼酱策呑讼聛碛檬謸徇^她蒼白的臉頰“原來我們長得真的很像,爲什麽以前我都不知道”,蘇憶年搖了搖頭“這就是我讨厭你的原因之一”“你可以安心了,我就要走了也許以後不會再回來”蘇憶年臉上閃過一絲疑慮,迥曛浪谙胧谗岜銓λ龜[了擺手“我是去國外生活,段隐和我”“他知道你的事嗎?我說的是你的病”迥瓿聊艘粫䞍豪^而點了點頭。蘇憶年對她苦澀一笑“蘇迥辏阏f爲什麽你遇見的是你的真命天子我遇見的卻是一個惡魔”迥曜诖策吙醋糯巴庹f道:“因爲你還有無數次機會與你的真命天子相遇,可我卻隻有一次,唯一的一次”,蘇憶年看着這個與自己長相相似的女子,從小到大無數次的想讓她消失可事到如今卻是那麽的疼。

?? 梅藍坐在走廊的長凳上,她捂着額頭記憶帶她回到那個炎熱的仲夏。那時的她已是小有名氣的電台主持人,與同組的另外一位叫莫斌男主持是戀人,兩人相親相愛談婚論嫁之時卻在一個同事聚會的夜晚把一切都毀了,她就在那個夜晚被人強暴了,也在那個夜晚失去了摯愛,莫斌被歹人一刀斃命。她在出事之後整個半年都渾渾噩噩在床上度過,那種教人生不如死地痛楚把她折磨的瘋瘋癫癫,可是就在那個時候她卻發現自己懷孕了,而且懷的還是那個強暴她的那個人的孩子,醫生說現在做人流已是來不及了隻能生下來,她絕望的想去死,幸好一直照顧她的蘇安把她從絕望邊緣拉了回來。

?? 梅藍看着蘇迥辏难Y的恨更是如荊棘般瘋長,一種報複的心态讓她想看看這個孩子的人生究竟是什麽樣子,一個處處受冷落受責罵的孩子會有多麽糟糕的将來,父債子償的滋味夠她受的,可是沒想到果真這個孩子就是來還債的,剛生下來便被确定有先天性心髒病也許活不過三十歲,一種痛快蔓延在梅藍心頭,可年複年的過去,梅藍突然間發現這個孩子越來越像自己,心中複雜難清的感覺讓自己難以再面對她,隻能選擇忽視。

十一:

?? 蘇迥昊氐蕉我墓ⅲ瑒傋哌M去便聽見了激烈的争吵“隐,你是不是瘋了!這段時間來我對你睜隻眼閉隻眼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還想把她帶去國外!”“媽,我一定要帶她去,我不能失去她”“我看過她的病例,醫生都說回天乏術你還不死心嗎,浪費這個時間還不如去想辦法怎麽去把你爸的公司争過來,别便宜了外邊的狐狸精”段隐正要爆發時迥陞s走了進來,迥昕醋叛矍暗呐有难Y說不出來的害怕,“你是蘇迥臧桑沂嵌我哪赣H”她美麗的容顔滲出令人心顫的毒液,“你最好早點自行離開,我兒子的時間誰也耽誤不起”“請你閉嘴好嗎!我的事以後不需要你來操心,我要和她在一起誰也管不了”段隐真的生氣了,走到門口把門打開“現在請你離開,你說的對我的時間誰也耽誤不起”“好,我李端雲就算不靠兒子也能拿到想要的!段隐你最好給我拎清楚點”她憤憤的走了。

?? 迥暾驹谠剌p聲說:“出國是不是也沒用,那何必呢?”“蘇迥辏視涯憬〗】悼档膸Щ貋淼模冶WC”迥晖蝗槐ё×怂耙覑勰悖也幌腚x開你,我不想,我想活下去”段隐吻上她的唇把她撕心裂肺的話語全部含進嘴裏,轉變成他對她的誓言。

十二:

?? 離開的那天,段隐帶着蘇迥臧颜鞘性谠俦M情的看了一眼,迥曜谲囇Y閉着眼睛張開雙臂擁抱着呼嘯而過的風,那些風如同穿過了她的身體帶走了遍布的哀傷,她現在快樂的隻想尖叫“我是蘇迥辏易杂闪恕保我醋潘驳男θ菀膊挥梢残α似饋怼

?? 坐上飛機的那一刻,段隐小聲的在迥甓呎f:“如果你一直那麽快樂我就給你個獎勵”“什麽?”迥旰闷娴目醋潘我䦶目诖Y取出一個小盒子“那我就娶你”,蘇迥赀B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怕控制不住的笑起來,隻能使勁的點點頭。段隐把戒指戴到她左手的無名指上與她十指相扣,兩人在彼此耳邊說着旁人聽不見的情話,飛機穿梭在三萬裏的上空,在這裏往下看隻是一片混沌,他們知道自己的旅途一定愉快。


我想也許在你看來這篇文章與真相無關,各自理解吧.......

我想我最愛的真相就是我愛的人真的愛我,恨我的人有着各自天涯。

最是江南好風景,落花時節又逢君……

繁华乱简介:?一:??? 原本安静的工作室此刻却是议论纷纷,大家都在交头接耳的讨论着刚才突然造访的女孩,“长得和梅主播真像,不会是她的女儿吧”“没听她说起过还有一个这么漂亮...


?

一:

??? 原本安静的工作室此刻却是议论纷纷,大家都在交头接耳的讨论着刚才突然造访的女孩,“长得和梅主播真像,不会是她的女儿吧”“没听她说起过还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儿啊!”“我记得她只有一个女儿叫苏忆年,不是这个女孩”……“嘘,小声点,梅姐好像不太高兴”刚刚从办公室出来的女职员轻声提醒打断了这场议论,大家这才自动散场。

??? 办公室里的气氛冷得令人胆颤,“苏锦年,谁让你来这里的!”“我要搬出去住”“我没让你搬出去你就不准出去!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讨价还价,你现在就给我滚!”苏锦年原本清冷的面色此刻更是苍白不堪,她的面前站着一位打扮入时的女人,保养得当的脸蛋和身材全然没有岁月的痕迹,可原本精致的妆容现在却因气急败坏而显得狰狞,“你给我滚!滚!”她声嘶力竭的冲着苏锦年大喊大叫,如同遇见了生命中的宿敌一般。苏锦年抬头冷冷看着她嘴抿得更紧,背上包夺门而出的一刻只留下背后一片荒凉。

??? 苏锦年想这个世界上也许只有她可以让伪装完美的梅蓝瞬间崩溃吧,梅蓝既然如此恨她入骨为何又要把她留在身边,是为了自己的女主播公众形象还是为了慢慢折磨她?她奔跑着,心脏难以负荷的疼痛让眼里的泪水漫无禁止的流了下来,她还是不停奔跑着,奔跑在车水马龙的大街小巷,直到一声刺耳的汽车鸣笛声才让她结束这场犹如逃亡般的奔跑,苏锦年站在马路中间几辆车子由于她的擅入而不得不刹车,转眼间四面八方的叫嚷声让她不由往后退至路边,车子一辆辆开走扬起的灰尘让她眯了眼,等她睁开眼的一霎那原本沙尘弥漫的空气中却迎来了丝丝缕缕的清冽,一块手帕突兀的出现在她眼前。

二:

?? 虽然已是午夜,锦年却不曾合眼,她原本就睡得浅薄,更何况楼上传来疯狂的摇滚音乐声和群魔乱舞的蹦跳声,那是苏忆年的房间。疯狂的金属音乐声让锦年辗转反侧,她感觉自己在这狂躁的音乐旋涡中不断下沉,她的手抓紧床单试图挣扎,可这丝毫没有任何作用,自己依旧往下坠着,像是没有根的浮萍。苏锦年没有资格让这位大小姐安静一点,唯一可以做的是当聋子,她很明白这种为客之道,一直以来自己都做得很好,除了盗用他们的姓,还有一个不属于她的名字,繁华似锦吗?真是讽刺!

?? 苏锦年捂着自己过快跳动的心脏,那抹深邃的眼神紧紧粘在脑子里不肯离去,这是怎么了?苏锦年简直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今日在路上遇见的他只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连个缘字也许都算不上,难道是被他递来的手绢上的清冽味道迷了心智,她想见他!真是疯狂到极致的想法!他是那样耀眼的男人又怎会与自己发生交集,她不由把自己紧紧卷缩在一起,看着枕边摆放的手绢,用手轻轻抚摸着它似乎还能感觉白天他递过来时的温度,她慢慢闭上双眼在这个喧哗冰冷的夜晚安心入睡。

?? 早上锦年出门时见苏忆年和她的朋友也都从楼上下来,所谓冤家路窄就是那么个道理,更何况还住在一个屋檐下,谁都不好过,而昨天她去找梅蓝谈判要搬出去的事到最后还是谈崩了。“啊呀,是锦年姑娘啊”其中一个朋友故意大声的叫住锦年,在他们眼里苏锦年活脱脱就是一个活在大白天的千年女僵尸,苏锦年与苏忆年神情冷漠的相互对视,两人同时冷笑转身离开,“忆年,你姐和你有时还真像”“闭嘴!她跟我没有一点关系,她配吗!”苏忆年脸上厚厚的艳妆依旧遮不住她原本清秀的摸样,她继续对着镜子往脸上上妆,“我和她一点也不像,她只是一个野种”。

??? 一直以来苏锦年和苏忆年最好的相处状态就是相互视而不见,从小到大与两人几乎从未亲近过,没有人可以想象究竟是怎样的深仇大恨让她们彼此仇视!她们水火不容的一起生活二十年多年,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们丝毫没有改变,不!那种敌视早已深入骨髓,在漫漫岁月中是有增无减,好似她们之间除了这种敌意之外别无其他。

三:

?? 苏锦年想过会再次遇见他,只是那情形并不在自己的预料之内。她从假期打工的酒吧出来时已是凌晨,辉煌的夜生活还在蔓延整个都市,锦年在马路上走着,四下寒意让她不由抱紧自己的双臂,这时眼前的车里一对人影印入眼帘,男女紧紧相拥此刻正在激吻,缠绵悱恻惹人侧目,苏锦年不由低下头,匆匆从他们身边过去“站住!”声音从背后传来,低沉有力,锦年回头看到了那抹锐利的眼神,熟悉而又陌生且带着戏虐,是他?是他,竟是他!锦年如同被浇了一头热水后,又有一桶冰水劈头盖脸扑来,她突然就觉得四下寒意料峭。

?? 他对身边的女人交待了几句,那个女人脸色一变狠狠的看了苏锦年一眼便下车走了,他却继而走到全身僵直的锦年跟前“我们见过”,苏锦年可不认为自己的辨识度有那么高能让人一眼便记住了,更何况还是眼前这个风流倜傥的男子,她摇摇头否认,“看来你的记性真的不好,不过我可见过你不止一次,我们的渊源还颇深,苏锦年你好,我是段隐”他笑了笑,锦年却是一头雾水,他居然说他们之间有渊源,还未等她细细推敲这个“渊源”二字便听见他说:“我送你回家”她抬起头看着他,亦如那天在路边遇见一般,他也同样看着她,眼神如此专注像是认识许久,“只是送你回家,苏锦年”他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散发出蛊惑的魅力并掺杂着丝丝清冽的纯净,一切都便是顺理成章。

?? 苏锦年从段隐的车上下来,此刻的锦年不知该说什么,连一句再见都开不了口,只能微微颔首转身离开,她怎会上他的车?太诡异了!“从刚才到现在你一直都在看我”走在前面的锦年听见他的话不禁打了一个激灵,“你在好奇什么?”他已在她的身后,一股温暖的气息在苏锦年的脊背上慢慢激荡开来,而她的大脑早在上车后便已罢工了还不及思索便脱口而出:“你很好看”她说了什么?锦年用手捂住了嘴,身后的他却不由笑了。“不是”她又否认,“我不好看?”段隐把她转过来,两人面对面的站着,锦年的头刚好挨上他的胸口似乎都能听见他的心跳,这一声声沉稳有力的心跳声让她快不能呼吸了,锦年点头又摇头,继而索性不再折腾。

?? 段隐似乎知道如果再逗弄她就会把她逼走,便笑着不再为难她然后把自己的黑色西装外套脱了下来给她披上,“我不要”苏锦年用手想把衣服拿开却被段隐轻轻握住,温暖而有力的手最终让苏锦年停止反抗,“我会还你”她轻声说道。“如果你想还,那下次见面的时候带来吧”他说完便上车走了,苏锦年看着他离去的身影不由笑了,他上次给的是手绢这次给的是外套,那么他所说的下次见面会给她什么呢?锦年摇摇头遏制自己的胡思乱想,用外套紧紧的把自己裹起来,真的很温暖。

四:

?? 如果再说和段隐见面是巧遇恐怕连苏锦年自己都不相信。锦年坐在咖啡厅里看着书可心思早已不在那书上,不久她便无力的趴在桌子上。“你盯着这页看了十分零七秒”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锦年猛地抬头,与他视线交错,他俊逸的脸上浮现丝丝笑容让苏锦年不由看呆了,不可能啊,她只是悄悄地在心里想着见他,怎么他就出现了?是在做梦吗?等她反应过来时却发现自己情不自禁想用手去碰他的脸,纤细的手就那么尴尬的停在空中不知进退。

?? 她刚想缩回手时,自己的手已被他握住,段隐慢慢地把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脸上与她彼此相视着,在沉默中感受着对方的心,苏锦年原本疯狂奔跑的心却慢慢的平静了,他脸上原本的坚硬冰冷也随着她的触摸不由柔和温暖了许多,气氛融洽的有些让人不敢相信。

?? 他在她的身边坐下,望着她那略显苍白的脸,清秀精致的脸上有着一双像是被大雾弥漫着的眼睛,“你在想我是吗?不要否认,我也在想你”段隐看着她,苏锦年的心又跳在嗓子眼,锦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心在他的面前变得如此容易看透,难道他真是命运安排给她的吗?却又在那一瞬间,她不由黯然。命运??早在年少时就已被它抛弃,它的仁慈给她的却又是另外一种残忍,期待的越多,等来的越是漫无边际的绝望!自己早已司空见惯何必再认真。

?? 午后的阳光在咖啡厅形成温暖的光晕,段隐和苏锦年面对面坐着,两人都专注于搅动自己的咖啡。“如果我不说话你就打算保持缄默吗?”段隐看着沉默不语的她,“外套我没拿”苏锦年低下头想着那件已被自己仔细挂入衣橱的外套不由羞赧起来。“我可没真打算要你还”段隐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苏锦年听见他的话脑海里却蹦出了那个与段隐亲吻的女子,也许他已不知送出多少件外套又怎么会在乎这其中一件,想到这她不由心一紧头低的更低,“我要回家了”她突然说道。

?? “这个时间你会回家吗,好像他说过你不太爱回家”他饶有兴趣的看着她,苏锦年不由抬头“谁告诉你的?他是谁?”原来所谓的了解不过是道听途说,那他又听见多少关于她的震惊事迹,“闲人碎语”她站起身便要走。“不是闲人,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楚清”段隐原本清朗的面容此刻却带着难以抑制的阴郁“你还记得他吗?”,苏锦年听见这个熟悉的名字不由回过头,那个男子还是她在医院做义工的时候相识的,一开始以为他不笑也不说话是因为在担心自己的病情,后来才知道他早已是个失去灵魂的人又怎会在乎身体,从小便是人人得而诛之的私生子,母亲又把他当做一颗为自己扶正的棋子,而父亲因为母亲的要挟也是恨透了他,现在的他已是将死之人终于可以离开那片令人作呕的是非地,那他又何必去拒绝死神的邀请。那时的苏锦年自以为还有希望便在这污浊中努力开出了一朵白花,把它交给那个失去一切的男子,望他能好好活下去,只是到后来她得知了那个所谓的真相便再也没去过那个医院,毕竟连她自己都是个迷途羔羊又有什么能力去帮他人脱离苦海。

?? “谢谢你,苏锦年,那时我在国外也没有人告诉我他的病情,等我回来他已在医院呆了半年,好在有你陪着他”段隐握住她的手时才发觉是那样的冰冷彻骨,他知道她不快乐,从很久以前便不再快乐,“他现在还好吗?”苏锦年缩回自己的手,“前年走了,在马路上遇见的你那天是他的忌日”段隐的嗓音带着暗哑一种莫名的伤痛感染得苏锦年悄悄流下了眼泪,“他死前还记挂着你,我本来想请你去看看他,到最后他还是不让我去惊动你”“不去也好,如果看到现在的我他会失望的”锦年端起咖啡杯一饮而尽,冷却的咖啡让她不由轻颤。

?? 段隐看着眼前的女子,这个在楚清嘴里反复念叨过千万遍的她,他在楚清的口中得知她的事,也在楚清口中慢慢认识并了解着她,只是现在的她并没有楚清所说的坚强,分明已是孱弱,难道她出了什么事?“明天一起吃饭吧”“我明天有事”“那我去你的学校找你”“如果你还要为你弟弟的事再来感谢我那就不必了”苏锦年的语气清淡却暗带强硬,她想着如果他真的是因为以前的自己来报答现在的她那真的不必了,过去的就是过去了,她也不再是以前的自己。“不是为了楚清”“那为了什么?”“我自己”段隐看着神色微变的她,把她的手重新握住,故意忽略她的抵抗“不相信我说的话?”,锦年摇摇头,段隐不觉一笑继而神情肃然的说道:“我是认真的”。

五:

?? 苏锦年恍恍惚惚回到自己的房间,耳边依旧回荡着他的话语,她不敢相信的不是他,而是这咫尺间的幸福,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就请别带走他。锦年把自己扔到床上用被子蒙住了自己,黑暗中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她轻轻按住胸口,“至少它现在还在动,那什么事都没到最坏的一步不是吗?”揭开被子,清新的空气涌入鼻腔好似闻到他身上的清冽香味,她不由微微一笑把枕边的手帕盖在自己的脸上。

?? 苏锦年忽然坐起身看着镜中模糊的身影,记忆倒回到三年前,那时的苏锦年孤单寂寞却还没枯萎,即使随着漫漫时光的推进梅蓝和苏安越来越厌恶苏锦年,可她却也开始学会习惯。可是就在一个灿烂的午后,素不往来的苏忆年推来她的房门,用一种近乎姐妹间分享秘密的神情对她说:“你是妈妈被强奸生下的,野种”说完她莞尔一笑便离开了,苏锦年突然间不由呼吸困难起来,胸口像是有把刀狠狠的刺了进来,野种?不!她知道苏安和梅蓝都不喜欢她,那是因为她是个病人,一个有病的孩子谁都不会喜欢,可是她从没想过自己的身体流着这个家以外的人的血,而且是那般罪恶的血,如果她的亲身父亲是一个强奸犯!那么她又是谁?

?? 苏锦年冲出房门想要找苏忆年问个清楚,却见苏安与梅蓝正在客厅,她呆呆的站在他们面前却犹如一个透明人一般,他们甚至连一个眼神也不愿施舍给她,“我,我是不是,是不是…….”她像是被夺走魂魄的木偶,指甲深深的嵌在手心里以至于渗出了鲜血也浑然不知,那句难以启齿的话终是没有问出口,眼泪兀自的流着,心脏此刻更是疼的让她整个人都快卷缩在一起,为什么?为什么?她摇了摇头又冲回了自己的房间,苏锦年躺在地板上用手狠狠的抓着自己的头发,用牙齿咬着自己,她揉着自己的眼睛眼前一切都是那么昏天暗地,她的人生似乎早已被阴霾所覆盖,剩下的唯有苟延残喘。

?

六:

?? 苏锦年正打算出门时,看见苏忆年一个人正在客厅沙发上自言自语,从她身边经过时竟破天荒的叫住了锦年,“苏锦年,你过来”锦年走到她面前,只见她把手机放到锦年眼前“我男人,以后在路上看到我们你可避着点,不然我真的很难解释我们的关系!”锦年连对她翻白眼的劲都没有便转身出门了,很难解释吗?的确是,总不能跟男朋友披露自己妈妈被人强暴,并还有个来路不明的野种吧,同时锦年也明白苏忆年极度想炫耀的心理,那个手机屏幕上的男生,在高中和锦年同校,他是学校通报批评的常客,也是女生们异想天开的主角,他叫凉介!一根冰凉坚硬的毒刺!不把人刺得死去活来永不罢休,而苏忆年,苏锦年不认为她会是他的终结者,她会栽,这是谁都看得出来的真理。

?? 苏锦年可没时间去管苏忆年的破事,现在的她有更难想明白的事情,段隐那个男人究竟是对自己灌了什么迷魂汤,一向的冷静自持在他面前就那么土崩瓦解了,她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在做梦,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现在与自己的关系是如此的暧昧不清,当他把家里的钥匙放到她的手里,苏锦年几乎厥过去,那个拿钥匙的手颤抖得把钥匙也掉在地上,段隐棱角分明的脸在路灯下散发淡淡的温柔,他暧昧的靠近锦年把头搁在她的肩上,“晚上?”锦年连忙摇头,她和他之间还没到那种地步,是不是太快了?她的脸不由通红,“去吃饭吧”还没等锦年反应过来他是在逗她,段隐便笑着从后面抱住了她,“你想什么时候过来都行,钥匙先收下好吗?”苏锦年在他的怀里一动也不动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与甜蜜像是一张交织在一起的大网紧紧裹着她的身心。

?? 锦年走在路上突然一辆车子在她身边停了下来,段隐从车上走了下来,“锦年,上车”“去哪里?”他没回答就把她拉进了车里,段隐开着车可脸上却是少见的冷峻,而苏锦年却把脸转向一边,一种负罪感让她喘不上气,也许是太过快乐才让她得意忘形竟向他许诺了今生,他如果知道一切还会像现在这般对她吗?她会失去他吗?会再次颠沛流离的回到自己那阴暗的世界吗?她转过头看着他英俊的侧脸,恐惧让她目不转睛的凝视着他,段隐同时也看向她,两人默契的相视而笑,他把车子停在路边,俯下身子专心吻上她的唇角。

七:

?? 车子在私家墓园停了下来,段隐从车上拿出早已备好的两大捧黄玫瑰,拉上锦年的手走到一处打扫干净的墓地,锦年看着墓碑上年轻俊朗的笑颜心头不由酸涩。“楚清,我带锦年来看你了,我知道你想见她”段隐看着锦年忍着不哭的样子把她搂在怀里“锦年,黄玫瑰寓意着未说出口的爱,楚清的心意你懂吗?”锦年在他怀里点了点头,泪水却在那一刻奔腾而来。

?? 段隐和锦年相拥坐在车里,锦年咬着自己的下唇内心的秘密搅得她天翻地覆,她猛地抬起头看着段隐,“我……我的生父是强奸犯,他侮辱了梅蓝才有的我”段隐起码有半分钟处于僵硬的状态,苏锦年貌似轻而易举的把自己的秘密脱口而出可在那半分钟里她离地狱近在咫尺,她甚至承受不住段隐的一声叹息。可就在她快要崩溃时段隐却紧紧的抱住了她,他深深的吻着她好似怕她就此消失一般“锦年,我说过我们永不分离,你别想用这种我丝毫不会在意的事从我身边离开”“可是,可是……”“嘘,没有可是,只有我们”锦年把脸埋进他的胸膛,她的嘴角露出微笑,是的,只有我们,从此之后别无其他。

?? 段隐抱着锦年,他的眼角滑下不易察觉的泪水看着后车坐上的蓝色文件夹更是痛彻心扉,苏锦年我爱你。

八:

?? 苏锦年的快乐连不曾相识的路人都能猜透更不必说相恨多年的苏忆年了,“苏锦年,段隐是你的男朋友?”她的口气似曾相识犹如当年的阴霾,锦年不免心头一颤强装镇定“我的事不用你来管,你还是想想和凉介的事吧”苏忆念不禁脸色微变,凉介仿佛是一个她永远无法触及的梦明明就在自己身边可是却依旧相隔甚远,她恨恨的看了苏锦年一眼“苏锦年,你不会得意很久的,等着瞧吧”。

?? 锦年忽略苏忆年的恶毒诅咒开心的走出了家门,远远的就见段隐正站在车边打着电话,他来回走着神情急躁手不停的抚着额头,可就在锦年走近的那个瞬间段隐便挂断了电话脸上多了笑容,“隐,是不是有什么事?”“是公司的事,放心吧”“我可以一个人,你忙吧”“苏锦年!”连段隐自己都被吓了一跳,自己那一声吼把锦年震得煞白了脸,“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他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断,锦年倒是恢复神色笑着把他推进车里“带我去海边吧”段隐勉强笑了笑,心疼的吻了她的额头。

?? 秋天的海是寂寞的颜色,沙滩上只有孤单的几对人影,苏锦年把鞋一脱便欢呼着冲进海水里“隐,快来,快来”段隐看着她不由笑了,把鞋脱了冲过去抱着了她,海风丝丝缕缕包围着他们,即使两人心中都是如此千缠百绕在那一刻唯有静静的享受沉默的甜蜜,十指相扣,永不分离。

?? 直到日落之后段隐才把苏锦年送回家,锦年转身离去后段隐才打开手机,他迅速的拨出一个号码:“陈医生,怎么样?”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叹息,“最好还是让病人自己来,我们研究的都是病人的往期病例不好定诊”“好,我知道了”段隐挂了电话用手狠狠的砸向方向盘,他向后一仰压抑着自己快要爆发的恐惧,他要怎么办才好?正在这时苏锦年的电话打了过来,“锦年,怎么了?”“段隐,救人……苏忆年……”。

九:

?? 苏锦年刚回到便听见苏忆年在房里尖叫的声音,她快步上楼走近苏忆年的房门口时就闻见了一股血腥的味道,她推开房门眼前的一幕让她不由喘息急促,“苏忆年,你怎么了”“苏锦年,你走,我的事你管不着,我要死,谁都管不着”她又用刀子在左手腕上割了一条,“苏忆年,你住手”“没有人会爱我,凉介不会,妈妈也不会”。锦年跑过去按住了她的手,她手腕上一条条深深的伤口正流着血,她的衣服和床上都是血,苏锦年颤抖着拨了电话号码。 “锦年!”段隐赶来时见到全身是血的苏忆念和给她按着伤口的锦年,“锦年,她不会有事的我们这就送她去医院”。

?? 段隐和锦年把苏忆年送到了医院,梅蓝和苏安也急冲冲的赶来了,“苏锦年,你对忆年做了什么?”梅蓝的一个耳光随即而来,段隐一把抓住梅蓝的手“苏太太,你有什么疑问最好等苏忆年醒了问她”锦年被梅蓝眼中的厌恶失了声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手足无措,“你是段隐,你怎么会在这?”苏安一脸的不敢置信,传言说段氏集团的接班人段隐为了个女孩子连工作都交手他人,现在看来难道是真的,而那个女孩子竟是苏锦年。“苏先生,我先带锦年走了”段隐脸上的冰霜让苏安噤声,“锦年,我们走吧”段隐低头对苏锦年轻轻说。

?? “我不喜欢苏忆年,但我从来不想让她死,我不想……”“锦年,我知道,她不会有事的别担心好吗?”段隐搂着惊魂未定的她用手轻轻抚着她苍白的脸庞,到底这二十年来她是如何在这个家中成长的?难道连一丝安慰也没有吗?“锦年,跟我去国外好吗?离开这里你愿意吗?”国外的先进医疗设备对她的病情有帮助。怀里的她默不作声,段隐便也只是抱着她。

?? “苏锦年,你是野种!为什么我要和你长得那么像,都是因为你妈妈才会不爱我,都是因为你所有人才那么辛苦,你为什么不去死,不去死!”锦年在梦中惊醒,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陌生的卧室中,她正要起床就被进来的段隐按了回去“你在我家,好好休息别胡思乱想”,锦年只是流着泪摇着头,“段隐,应该死的那个人是我,是我!”“苏锦年,我警告你不许再说这种话”段隐气极的脸上瞬时冷冽,锦年跪坐在床上用手捂着脸“那个男人不仅侮辱了梅蓝还把与她同行的未婚夫给杀了,我是那个人的孩子,我不该活在这个世上,我会不得善终的,段隐,救救我,救救我……”锦年拉扯着段隐的袖子好似抓住了最后的稻草,大声的哭闹着。

?? 段隐用手紧紧捂住了她的嘴巴,锦年怔怔的看着他,“苏锦年,我求求你,求求你为自己想想好吗?哪怕只有一刻”段隐棱角分明的脸上此刻却是从未有过的凄楚,“那些前尘往事我才管不着,我只在乎你,我要你好好活着,我们说过永不分离”那句永不分离就像是一句咒语,一句让他们彼此甜蜜到底却又悲伤至极的誓言,苏锦年扑在段隐的身上痛哭“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要相遇?为什么我们要相爱?为什么我就要死了?段隐似乎读懂了她,在她耳边说道:“我爱你”。

十:

?? 接下来的几天里段隐紧锣密鼓的为锦年办休学手续还有出国签证,其中的缘由就算段隐不说锦年也能想到。她想在走前去看看苏忆年,那么多年的彼此互相憎恨,可锦年知道苏忆年何尝不寂寞呢,她来到病房门口还未敲门门就打开了,梅蓝站在门口脸色憔悴“你来干什么?”“我要走了,走之前想来看看她”“你要走?”梅蓝的眼神闪过一丝痛楚既而恢复平静“是该走,早该走了”她让锦年进来自己出去时把门带上。

?? 苏忆年静静的躺在白色的病床上在看见苏锦年的身影时却悄悄流下了泪水“苏锦年你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吗?”苏锦年来到床边坐了下来用手抚过她苍白的脸颊“原来我们长得真的很像,为什么以前我都不知道”,苏忆年摇了摇头“这就是我讨厌你的原因之一”“你可以安心了,我就要走了也许以后不会再回来”苏忆年脸上闪过一丝疑虑,锦年知道她在想什么便对她摆了摆手“我是去国外生活,段隐和我”“他知道你的事吗?我说的是你的病”锦年沉默了一会儿继而点了点头。苏忆年对她苦涩一笑“苏锦年,你说为什么你遇见的是你的真命天子我遇见的却是一个恶魔”锦年坐在床边看着窗外说道:“因为你还有无数次机会与你的真命天子相遇,可我却只有一次,唯一的一次”,苏忆年看着这个与自己长相相似的女子,从小到大无数次的想让她消失可事到如今却是那么的疼。

?? 梅蓝坐在走廊的长凳上,她捂着额头记忆带她回到那个炎热的仲夏。那时的她已是小有名气的电台主持人,与同组的另外一位叫莫斌男主持是恋人,两人相亲相爱谈婚论嫁之时却在一个同事聚会的夜晚把一切都毁了,她就在那个夜晚被人强暴了,也在那个夜晚失去了挚爱,莫斌被歹人一刀毙命。她在出事之后整个半年都浑浑噩噩在床上度过,那种教人生不如死地痛楚把她折磨的疯疯癫癫,可是就在那个时候她却发现自己怀孕了,而且怀的还是那个强暴她的那个人的孩子,医生说现在做人流已是来不及了只能生下来,她绝望的想去死,幸好一直照顾她的苏安把她从绝望边缘拉了回来。

?? 梅蓝看着苏锦年,心里的恨更是如荆棘般疯长,一种报复的心态让她想看看这个孩子的人生究竟是什么样子,一个处处受冷落受责骂的孩子会有多么糟糕的将来,父债子偿的滋味够她受的,可是没想到果真这个孩子就是来还债的,刚生下来便被确定有先天性心脏病也许活不过三十岁,一种痛快蔓延在梅蓝心头,可年复年的过去,梅蓝突然间发现这个孩子越来越像自己,心中复杂难清的感觉让自己难以再面对她,只能选择忽视。

十一:

?? 苏锦年回到段隐的公寓,刚走进去便听见了激烈的争吵“隐,你是不是疯了!这段时间来我对你睁只眼闭只眼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想把她带去国外!”“妈,我一定要带她去,我不能失去她”“我看过她的病例,医生都说回天乏术你还不死心吗,浪费这个时间还不如去想办法怎么去把你爸的公司争过来,别便宜了外边的狐狸精”段隐正要爆发时锦年却走了进来,锦年看着眼前的女子心里说不出来的害怕,“你是苏锦年吧,我是段隐的母亲”她美丽的容颜渗出令人心颤的毒液,“你最好早点自行离开,我儿子的时间谁也耽误不起”“请你闭嘴好吗!我的事以后不需要你来操心,我要和她在一起谁也管不了”段隐真的生气了,走到门口把门打开“现在请你离开,你说的对我的时间谁也耽误不起”“好,我李端云就算不靠儿子也能拿到想要的!段隐你最好给我拎清楚点”她愤愤的走了。

?? 锦年站在原地轻声说:“出国是不是也没用,那何必呢?”“苏锦年,我会把你健健康康的带回来的,我保证”锦年突然抱住了他“隐,我爱你,我不想离开你,我不想,我想活下去”段隐吻上她的唇把她撕心裂肺的话语全部含进嘴里,转变成他对她的誓言。

十二:

?? 离开的那天,段隐带着苏锦年把整座城市在再尽情的看了一眼,锦年坐在车里闭着眼睛张开双臂拥抱着呼啸而过的风,那些风如同穿过了她的身体带走了遍布的哀伤,她现在快乐的只想尖叫“我是苏锦年,我自由了”,段隐看着她璀璨的笑容也不由也笑了起来。

?? 坐上飞机的那一刻,段隐小声的在锦年耳边说:“如果你一直那么快乐我就给你个奖励”“什么?”锦年好奇的看着他,段隐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盒子“那我就娶你”,苏锦年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怕控制不住的笑起来,只能使劲的点点头。段隐把戒指戴到她左手的无名指上与她十指相扣,两人在彼此耳边说着旁人听不见的情话,飞机穿梭在三万里的上空,在这里往下看只是一片混沌,他们知道自己的旅途一定愉快。


我想也许在你看来这篇文章与真相无关,各自理解吧.......

我想我最爱的真相就是我爱的人真的爱我,恨我的人有着各自天涯。

最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繁华乱

1.分析论文的主题.仔细检查给定的论文命题或主题.主题中通常有一个或多个核心词.分析主题这一步非常重要,在理解了主题的含义之后,才不会离题.

2.确定文章的核心思想.看看给定的主题或命题,一定要确定要表达的思想中心.此外,您的观点不能含糊不清.否则,这篇文章将会脱离中心或一团糟.

3.确定风格,一方面结合给定主题,另一方面结合个人写作知识.例如,我擅长讨论论文和议论散文,写叙述性的文章就容易写的就像流水帐.因此,在写作之前,你必须看看这篇文章适合哪种风格,并且必须看看自己的特点.

4.梳理文章的材料,无论是考试论文还是通常的论文练习,在写作时肚子没有墨水就写不出好文章.所以你一方面需要在平时阅读,积累知识和材料,然后在考试中才会获得灵感.另一方面,在写作之前,最好对可能的材料类别进行排序以整理有效材料.

5.在起草教学大纲之前,教师会要求我们在文章前面写一个大纲,并将段落的顺序与写作前的内容联系起来.只有这样我们的文章才有连贯性.

标签:两人身边我是遇见一种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下一篇:东风不相识
优美作文简介
优美作文创始人
写作方法:确定中心,写出深意。我们要着于挖掘所写事件中含有的生活哲理或找出它闪光的地方,反复思考,确定文章的中心思想。即善于从普通的小事中写出深意来。
文章的六要素要交待清楚。一件事情的发生,离不开时间、地点、人物、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这六方面,即常说的“六要素”,只有交待清楚这几方面,才能使读者对所叙述的事,有个清楚、全面的了解。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方可百战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