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美文摘抄美文摘抄 流年深秋皂角香

美文摘抄 流年深秋皂角香

美文摘抄 流年深秋皂角香头像
作者 魔转星宇
更新时间:2019-11-02 21:19:39 阅读:

流年深秋皂角香郭華悅發表于2014年09月28日23:12:41 | 名家美文 | 标簽(tags):皂莢 皂角 散文美文 郭華悅

兒時的老宅旁,有一棵高大的皂角樹。

從記事起,那棵皂角樹就已經靜靜地伫立在屋旁,多年過去,越發茁壯。深秋的皂角樹,是村裏一道獨特的風景。在别的草木都已漸歸沉寂時,皂角樹的花卻開得格外豔麗,一串串,紅彤彤的,似糖葫蘆般挂滿了枝頭,吸引行人紛紛擡頭觀賞。

我的房間,正挨着皂角樹。每天一早,總會在笑聲中醒來。那是村民來到皂角樹下,采集成熟的皂角。皂角樹雖長在我家的院子裏,但母親是好客熱情的人,一到皂角成熟的時候,就會邀鄰居一起來采摘。那年頭,皂角可是大受歡迎的好東西,可以洗頭洗臉洗衣服。村民家中的皂角用完了,就會來到皂角樹下,摘一點,回家做肥皂。

皂角的泡沫極爲豐富,且純天然,無副作用。兒時,家中凡是和洗有關的,總少不了皂角。而且,皂角的刺和樹皮還能入藥。記得小時候,村裏人有時腸胃不好,或者上火了,就來摘點皂角皮,連同皂角的刺一起熬煮,喝幾次就好了。

上大學那年,去學校報到前,我一人在皂角樹下獨坐了一個晚上。即将離開家鄉,離開家人,遠離陪伴我多年的皂角樹,一人到遠方求學,心中有太多的不舍。皂角樹見證了我年少時的酸甜苦辣,對我來說,更像是一位多年的朋友。

後來,在皂角花開的季節,母親離開了我們。老家的宅子,也因無人住而出售。我多年未曾回去了。隻是,每年的深秋,我似乎總能聞到那淡淡的皂角香,漂浮在鼻尖,勾起了心中無盡的思念和懷想。

又是一年皂角香。流年深處,景物似在,人面卻已全非。

流年深秋皂角香郭华悦发表于2014年09月28日23:12:41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皂荚 皂角 散文美文 郭华悦

儿时的老宅旁,有一棵高大的皂角树。

从记事起,那棵皂角树就已经静静地伫立在屋旁,多年过去,越发茁壮。深秋的皂角树,是村里一道独特的风景。在别的草木都已渐归沉寂时,皂角树的花却开得格外艳丽,一串串,红彤彤的,似糖葫芦般挂满了枝头,吸引行人纷纷抬头观赏。

我的房间,正挨着皂角树。每天一早,总会在笑声中醒来。那是村民来到皂角树下,采集成熟的皂角。皂角树虽长在我家的院子里,但母亲是好客热情的人,一到皂角成熟的时候,就会邀邻居一起来采摘。那年头,皂角可是大受欢迎的好东西,可以洗头洗脸洗衣服。村民家中的皂角用完了,就会来到皂角树下,摘一点,回家做肥皂。

皂角的泡沫极为丰富,且纯天然,无副作用。儿时,家中凡是和洗有关的,总少不了皂角。而且,皂角的刺和树皮还能入药。记得小时候,村里人有时肠胃不好,或者上火了,就来摘点皂角皮,连同皂角的刺一起熬煮,喝几次就好了。

上大学那年,去学校报到前,我一人在皂角树下独坐了一个晚上。即将离开家乡,离开家人,远离陪伴我多年的皂角树,一人到远方求学,心中有太多的不舍。皂角树见证了我年少时的酸甜苦辣,对我来说,更像是一位多年的朋友。

后来,在皂角花开的季节,母亲离开了我们。老家的宅子,也因无人住而出售。我多年未曾回去了。只是,每年的深秋,我似乎总能闻到那淡淡的皂角香,漂浮在鼻尖,勾起了心中无尽的思念和怀想。

又是一年皂角香。流年深处,景物似在,人面却已全非。

标签:深秋离开母亲家的成熟
上一篇:魔术师
美文摘抄相关文章
    • 美文摘抄 老家的那棵葡萄树

      1985年,县里传达上级调整产业结构精神,要建一个规模空前的葡萄酒厂,希望农民踊跃种植葡萄树。父亲动了心,他开始与村里有点文化、农活干得不错的伙计商量,讨论种植

    • 母亲,世界因你而美丽

      母亲,这个温暖的名词,被誉为是人世间钟灵毓秀的高贵生命,和造物主精心培育的迷人奇葩。风华燃尽,却终究不悔流淌过的半生年华。这个世界,也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无私的名

更多美文摘抄文章
最新美文摘抄 >
关注:10+
2019-09-01
关注:7+
2019-06-22
最热美文摘抄 >
关注:41+
2016-09-20
关注:38+
2016-09-20
关注:33+
2016-09-20
关注:15+
2016-05-17
关注:13+
2016-0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