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美文摘抄美文欣赏 我养的绿萝要死了

美文欣赏 我养的绿萝要死了

美文欣赏 我养的绿萝要死了头像
作者 君凌苍穹
更新时间:2019-11-02 20:25:02 阅读:

我好吃懶做,從沒想過侍弄花花草草。偶然逛商場,看見靜默在一角的綠蘿。床頭正缺點什麽,就把它領回了家。

領回家,并不好好地養。我的胃不好,不能喝涼水。每次水涼了,就得跑廚房倒掉。自從有了綠蘿,殘水就倒進綠蘿盆裏,屁股不用挪,也不用專門澆水。在我這麽懶蛋的主人手裏,它瘋長起來,密陰陰徽至税雮床頭。

去年三月,我回老家打官司,北京的租約剛到期,匆忙完搬家,把綠蘿扔在陽台就走了,也忘了澆水。回來已是清明,推開門,葉子全枯了,層層鋪在地上,像女人的裙。

我才有些憐惜。畢竟,領回家是要好好養的。我是個負心的主人,在它長得最出落的時候,都沒仔細端詳過它。也可能因爲綠蘿太尋常,而我好高骛遠,對身邊的好熟視無睹。直到要拎起花盆下樓扔掉,才感到愧疚。

電梯遲遲不來。小時候,去表弟家玩,每次到回家的日子,我都期待車不要來,這樣就可以多住一個晚上。我突然想,綠蘿是不是還想在我家多住一個晚上。就不舍得扔了。

我轉回房間,剪掉所有的葉子,隻剩下光秃秃的枝桠。取半杯水,細細地澆進去。我并不指望它活。澆水不過是盡人事,給自己一點安慰。在這件事上,我還是挺唯物主義的。

那個時候,一切都很糟糕,家裏的官司沒有着落,我體檢又查出了問題。風雨大作的午後,從安貞醫院走回望京,四圍灰暗,了無生趣。眼見許多美好終将離去。我打算戒了肉,清心寡欲一點。就在那個晚上,仔細端詳綠蘿,發現不知何時悄悄冒出了小腦袋。我發現得遲了,冒出來的竟不止一株,還有點虎頭虎腦。

綠蘿是殘春漸褪時給我的最大安慰。很多事情,在你以爲十分糟糕的時候,細微的美好在不經意的地方悄然生起。我又不唯物主義了,我想,假如綠蘿能長回從前,一切都會再好起來的吧。

不久,接到領導短信,說決定給我加工資。那本來不是加工資的時候。又不久,積攢兩年的書稿也談妥了,還認識了不錯的朋友。很快,公司決定郀I主筆,我被時尚頻道的美女同事帶去商場挑衣服拍商務照。一切都出奇地順利,所遇的一切人,都對我出奇地好。就算是打官司,雖然結果無着,也結識了不少善知識,給予我啓發和安慰。綠蘿就在我順風順水的境遇裏,一點點生長,發枝抽條,像最初遇見我時那樣,靜默在一角不語,卻停停點點複蘇成從前的密陰陰。

十二月份的時候,它已經有些影影綽綽的風姿了。從零長起是有點慢,但很紮實。每一片葉子,都是在我居住的房間裏吐露的。在并不漫長的時光裏,一點點從泥裏汲取養分。我不知那些污垢的泥,如何能生起純淨的綠。佛經說,蓮花開在淤泥裏,善法也從五濁惡世生起。越是污穢的地方,越是修行的道場。我從梧桐樹下挖了泥,培在綠蘿盆裏。

春節回家,我早想好了辦法。用一隻盆,添些水,綠蘿坐進去,水剛剛覆過底座。縱然北京的冬天再幹燥,水也不會在我離開的日子裏蒸發殆盡。呵護綠蘿是我回家過年前最重要的事。悉心安頓好,才關上房門背着書包出發了。

過了年,人長了一歲,綠蘿也長了一歲。一歲對人來說,隻是生命的幾十分之一,但對綠蘿來說,就挺長的。我在家鄉的寒夜裏,不止一次想起綠蘿。想到再見的時候,它出落得更加水靈。要說它是我的好撸矝]有道理。一個人的好邅碜云剿囟嘧錾剖拢鄬θ撕茫⒉辉诤躔B了花花草草。但我有時候,甯願相信沒道理的東西,隻因爲它美好。

綠蘿是造化的賜予,讓我從心底願意分出精力來照料一樣東西。佛家講究布施,其實就是要人分出心血和精力,贈予外物。當你還能照料周圍的物事,你就是慈悲有力量的。我本是懶散的人,對身外之事素來漠然,有了照料綠蘿的經驗,漸漸發覺自己還是可以給予别人幫助的,哪怕一無所有,至少能給些關心。佛經的道理,在養綠蘿中一點點體會。青青翠竹,盡是法身;郁郁黃花,無非般若。綠蘿不開口,卻也時常對我宣示法音。

然而,佛經還說,諸行無常。節後回京,推開門的刹那,我才看見自己的愚妄。盆裏水沒有幹,花卻被淹壞了。泥土浮腫,像魚的腮。葉子凋萎了大半,根幾乎全斷了,被泡成了面條。我隻怕它幹枯,卻沒想到,被我親手淹壞了。我常常自恃聰明,卻總在事情一塌糊塗之後,才察覺自己的無知。

我拍照片發給媽。媽說,不要緊,隻要根沒全壞,就還能活。我就把爛掉的根拔除,修剪了枝葉。葉子隻要沒萎垂,就算枯黃了,我也留在盆裏,期待它能返青。

我對綠蘿的留心比先前多了好多。每天起床,先要看看有沒有長出新葉子。回到家,看看。寫文章累了,看看。睡覺前,再看看。看久了,我覺得自己不是糊塗嗎?沒有多餘的根,葉子哪能憑空長出呢。

我把剩下葉子裏最大的幾片剪下來,均勻插在花盆裏,不敢太密,怕它們搶營養,又去梧桐樹下挖了土,篩去石子,用手一一碾細,灑在花盆裏。

有一天,媽告訴我,可以去超市買些花肥。我恍然大悟。去了果然歡喜,花肥琳琅滿目,還有許多吊蘭、富貴竹、薰衣草。我喜歡薰衣草香,就挑了一袋,選了新的花盆和土壤,抱向收銀台時,突然覺得這樣不好。

我隻有一盆綠蘿。每天看它好多回,用手捏捏泥,看是幹還是濕。每天在同樣的角度拍下照片,比較和前一天的變化。有了薰衣草,我對綠蘿就不會那麽在意了。想要好看的花,超市裏多的是,随便買一盆,也比我的綠蘿好。但我之所以愛那盆綠蘿,隻因爲它是我的,它每一片葉子都是在我居住的地方長出來的,與我用同一隻杯子喝水。我轉過身,把薰衣草放了回去。

我期待綠蘿的複蘇。佛經雲,見世安隐。我現在不想它長得多好多茁壯。前幾年,我總是期待意外的機遇降臨,期待事業上的轉機。現在隻期待自己和親人健康平安。這已經是很大的奢求。我也不要綠蘿多好看,哪怕很幼小,哪怕還孱弱,隻要它活着,慢慢度過一天又一天,就很好了。

在期待中,我感到時光的煎熬。每當諸事繁冗,時光飛逝的時候,看見綠蘿,就又覺得時光漫長。低垂的葉片裏,看不見一點點起色。任是一次次駐足端詳,也不見任何變化。可我能做什麽呢。肥不能施多,水也不能澆多。隻好在一旁靜默地看着。

扡插的葉太嫩,慢慢都死掉了。黃葉繼續凋萎,綠葉日漸黯黃。從前去咖啡館,從來不會留意綠植。現在走到哪裏,看見綠色葉子,就會想起我的綠蘿。見别人的綠蘿長得好,就生起豔羨和惋惜。這是不該有的執念。綠蘿終歸不屬于我。不會因我的歡喜而生長,也不會因我的惋惜而停止凋衰。它生存在這世上,有它要遵循的法則。而我隻是它生命中的一個鄰人。隻是當我把它抱回家,愚妄地以主人自居,就不免要承受這些。

道理雖然如此,可一年多的陪伴,讓我還是會将它的生命與我的生活聯系在一起。可世上哪有一種美好,會因人的不舍而駐足呢。綠蘿的陪伴,也對我的生命有了塑造和改變,雖然隻是在微小的細節上。至少讓我這樣從來不在意花花草草的人,開始用心留意一片綠葉的枯榮。

綠蘿隻剩下不到五片葉子,我也慢慢開始接受它終有一天要離開的事實。悲傷在所難免,但生活原本如此。綠蘿一天天的凋殘,又何嘗不是對我的開示:生命中遠有更加重要的東西,如何可以不去珍惜。

我好吃懒做,从没想过侍弄花花草草。偶然逛商场,看见静默在一角的绿萝。床头正缺点什么,就把它领回了家。

领回家,并不好好地养。我的胃不好,不能喝凉水。每次水凉了,就得跑厨房倒掉。自从有了绿萝,残水就倒进绿萝盆里,屁股不用挪,也不用专门浇水。在我这么懒蛋的主人手里,它疯长起来,密阴阴笼罩了半个床头。

去年三月,我回老家打官司,北京的租约刚到期,匆忙完搬家,把绿萝扔在阳台就走了,也忘了浇水。回来已是清明,推开门,叶子全枯了,层层铺在地上,像女人的裙。

我才有些怜惜。毕竟,领回家是要好好养的。我是个负心的主人,在它长得最出落的时候,都没仔细端详过它。也可能因为绿萝太寻常,而我好高骛远,对身边的好熟视无睹。直到要拎起花盆下楼扔掉,才感到愧疚。

电梯迟迟不来。小时候,去表弟家玩,每次到回家的日子,我都期待车不要来,这样就可以多住一个晚上。我突然想,绿萝是不是还想在我家多住一个晚上。就不舍得扔了。

我转回房间,剪掉所有的叶子,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取半杯水,细细地浇进去。我并不指望它活。浇水不过是尽人事,给自己一点安慰。在这件事上,我还是挺唯物主义的。

那个时候,一切都很糟糕,家里的官司没有着落,我体检又查出了问题。风雨大作的午后,从安贞医院走回望京,四围灰暗,了无生趣。眼见许多美好终将离去。我打算戒了肉,清心寡欲一点。就在那个晚上,仔细端详绿萝,发现不知何时悄悄冒出了小脑袋。我发现得迟了,冒出来的竟不止一株,还有点虎头虎脑。

绿萝是残春渐褪时给我的最大安慰。很多事情,在你以为十分糟糕的时候,细微的美好在不经意的地方悄然生起。我又不唯物主义了,我想,假如绿萝能长回从前,一切都会再好起来的吧。

不久,接到领导短信,说决定给我加工资。那本来不是加工资的时候。又不久,积攒两年的书稿也谈妥了,还认识了不错的朋友。很快,公司决定运营主笔,我被时尚频道的美女同事带去商场挑衣服拍商务照。一切都出奇地顺利,所遇的一切人,都对我出奇地好。就算是打官司,虽然结果无着,也结识了不少善知识,给予我启发和安慰。绿萝就在我顺风顺水的境遇里,一点点生长,发枝抽条,像最初遇见我时那样,静默在一角不语,却停停点点复苏成从前的密阴阴。

十二月份的时候,它已经有些影影绰绰的风姿了。从零长起是有点慢,但很扎实。每一片叶子,都是在我居住的房间里吐露的。在并不漫长的时光里,一点点从泥里汲取养分。我不知那些污垢的泥,如何能生起纯净的绿。佛经说,莲花开在淤泥里,善法也从五浊恶世生起。越是污秽的地方,越是修行的道场。我从梧桐树下挖了泥,培在绿萝盆里。

春节回家,我早想好了办法。用一只盆,添些水,绿萝坐进去,水刚刚覆过底座。纵然北京的冬天再干燥,水也不会在我离开的日子里蒸发殆尽。呵护绿萝是我回家过年前最重要的事。悉心安顿好,才关上房门背着书包出发了。

过了年,人长了一岁,绿萝也长了一岁。一岁对人来说,只是生命的几十分之一,但对绿萝来说,就挺长的。我在家乡的寒夜里,不止一次想起绿萝。想到再见的时候,它出落得更加水灵。要说它是我的好运,也没有道理。一个人的好运来自平素多做善事,多对人好,并不在乎养了花花草草。但我有时候,宁愿相信没道理的东西,只因为它美好。

绿萝是造化的赐予,让我从心底愿意分出精力来照料一样东西。佛家讲究布施,其实就是要人分出心血和精力,赠予外物。当你还能照料周围的物事,你就是慈悲有力量的。我本是懒散的人,对身外之事素来漠然,有了照料绿萝的经验,渐渐发觉自己还是可以给予别人帮助的,哪怕一无所有,至少能给些关心。佛经的道理,在养绿萝中一点点体会。青青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绿萝不开口,却也时常对我宣示法音。

然而,佛经还说,诸行无常。节后回京,推开门的刹那,我才看见自己的愚妄。盆里水没有干,花却被淹坏了。泥土浮肿,像鱼的腮。叶子凋萎了大半,根几乎全断了,被泡成了面条。我只怕它干枯,却没想到,被我亲手淹坏了。我常常自恃聪明,却总在事情一塌糊涂之后,才察觉自己的无知。

我拍照片发给妈。妈说,不要紧,只要根没全坏,就还能活。我就把烂掉的根拔除,修剪了枝叶。叶子只要没萎垂,就算枯黄了,我也留在盆里,期待它能返青。

我对绿萝的留心比先前多了好多。每天起床,先要看看有没有长出新叶子。回到家,看看。写文章累了,看看。睡觉前,再看看。看久了,我觉得自己不是糊涂吗?没有多余的根,叶子哪能凭空长出呢。

我把剩下叶子里最大的几片剪下来,均匀插在花盆里,不敢太密,怕它们抢营养,又去梧桐树下挖了土,筛去石子,用手一一碾细,洒在花盆里。

有一天,妈告诉我,可以去超市买些花肥。我恍然大悟。去了果然欢喜,花肥琳琅满目,还有许多吊兰、富贵竹、薰衣草。我喜欢薰衣草香,就挑了一袋,选了新的花盆和土壤,抱向收银台时,突然觉得这样不好。

我只有一盆绿萝。每天看它好多回,用手捏捏泥,看是干还是湿。每天在同样的角度拍下照片,比较和前一天的变化。有了薰衣草,我对绿萝就不会那么在意了。想要好看的花,超市里多的是,随便买一盆,也比我的绿萝好。但我之所以爱那盆绿萝,只因为它是我的,它每一片叶子都是在我居住的地方长出来的,与我用同一只杯子喝水。我转过身,把薰衣草放了回去。

我期待绿萝的复苏。佛经云,见世安隐。我现在不想它长得多好多茁壮。前几年,我总是期待意外的机遇降临,期待事业上的转机。现在只期待自己和亲人健康平安。这已经是很大的奢求。我也不要绿萝多好看,哪怕很幼小,哪怕还孱弱,只要它活着,慢慢度过一天又一天,就很好了。

在期待中,我感到时光的煎熬。每当诸事繁冗,时光飞逝的时候,看见绿萝,就又觉得时光漫长。低垂的叶片里,看不见一点点起色。任是一次次驻足端详,也不见任何变化。可我能做什么呢。肥不能施多,水也不能浇多。只好在一旁静默地看着。

扦插的叶太嫩,慢慢都死掉了。黄叶继续凋萎,绿叶日渐黯黄。从前去咖啡馆,从来不会留意绿植。现在走到哪里,看见绿色叶子,就会想起我的绿萝。见别人的绿萝长得好,就生起艳羡和惋惜。这是不该有的执念。绿萝终归不属于我。不会因我的欢喜而生长,也不会因我的惋惜而停止凋衰。它生存在这世上,有它要遵循的法则。而我只是它生命中的一个邻人。只是当我把它抱回家,愚妄地以主人自居,就不免要承受这些。

道理虽然如此,可一年多的陪伴,让我还是会将它的生命与我的生活联系在一起。可世上哪有一种美好,会因人的不舍而驻足呢。绿萝的陪伴,也对我的生命有了塑造和改变,虽然只是在微小的细节上。至少让我这样从来不在意花花草草的人,开始用心留意一片绿叶的枯荣。

绿萝只剩下不到五片叶子,我也慢慢开始接受它终有一天要离开的事实。悲伤在所难免,但生活原本如此。绿萝一天天的凋残,又何尝不是对我的开示:生命中远有更加重要的东西,如何可以不去珍惜。

标签:绿萝期待佛经回家薰衣草
美文摘抄相关文章
    • 写景美文 优美的散文-像绿萝那样守望幸福

      第一次听说绿萝,是因为一位文友。她在QQ群里晒照片。一年四季,她都让自己的小家里葱葱郁郁。看到其中有一种绿色宽叶的植物,被插在透明的玻璃瓶里,萝茎细软,叶片娇秀

    • 拂去风尘,回家的风景最美

      有一种心情,叫归心似箭;有一种思念,叫望穿秋水;有一种顾盼,是亲人隔山隔水的呼唤;有一种深情,那就是对故乡的眷恋。走遍千山万水,回家的风景最美;尝尽人间百味,回

更多美文摘抄文章
最新美文摘抄 >
关注:10+
2019-09-01
关注:7+
2019-06-22
最热美文摘抄 >
关注:41+
2016-09-20
关注:38+
2016-09-20
关注:33+
2016-09-20
关注:15+
2016-05-17
关注:13+
2016-0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