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美文摘抄重生日

重生日

优美作文头像
创始人 公主殿下
更新时间:2019-11-02 15:58:16 阅读:

【啓幕】

一輛警車以120公裏每小時的速度,穿過了鬧市區,一路雞飛蛋打,幸好沒人員受傷。最後在警局前一個急刹車,七扭八歪的停了下來。

?

“報告局長!押哕嚤唤倭耍 

從那輛車上沖下來的阿樂警官,跌跌撞撞的跑到局長辦公室喊到。

?

“慌什麽慌,是車泰蠻的押哕嚢伞!本珠L抿了口茶,站起來,背着手走到窗前,向窗外看去。

?

“是!是他的。我懷疑今早精神病院事件,和全市斷網都跟他有關。”

?

局長下彎了下嘴角,從鼻子裏哼了下氣,轉過身說,

“我說沒說過,已經發生的事,就要想法子去解決,有方法,就隻剩時間的問題,你這樣慌張算什麽。”

?

“争取時間啊,我能做好的。”

?

“屁,去通知A組出去調查,剩下的由小駿帶隊,阿樂你跟我留在這裏。”

?

在警局裏,不直接稱呼對方大名,更多的是綽號和警號。A組成員,是狗叔和小萌。狗叔,資深的老刑警,對罪犯嗅覺靈敏,撲出去一定會咬到骨頭。小萌,是警局最年輕的刑警,但各項考試成績均排名第一,是局長重點培養的對象。

?

?

【三小時前】

市精神病院

“來來來,看球,亞洲杯哎。”

監控室還是如以往以往,桌子上擺滿了花生,啤酒,巧克力,工作人員,光着膀子,吃吃喝喝就能拿到工資。

“漂亮!這球進的,來喝”

一陣幹杯聲,

“哎?怎麽沒信號了?”

這時,由于電壓不穩定,燈開始一閃一閃的,每閃動一次,屋子就全黑一下,最終,屋子變的一片漆黑。

“我摸到手電筒了,走去看看。”

手電筒剛一點亮,一個女人站在他的眼前,一身黑色邉臃匙偶玻髯乓挂曠R,手裏拿着弩正對着他。

“你是誰啊!”

“帶我去解小姐的病房。”

“我人多,怕你啊!”

“是麽?”說着又從箭筒裏抽出一支箭,搭在弩上,對着那員工。

那員工緊張的抖動着身體,看向左右兩邊,其他人,額頭都中箭定在後面的監視器上,但還保持着站立姿勢。

?

這一路上,手電筒照到的地方,每個工作人員都還保持着原有的狀态,隻是額頭中了隻箭,站着的人,被釘在牆上。

?

“就在那,1103室。”

“打開1103室。”那女的,對着藍牙耳機說道。

門開了,解小姐渾身被藍色病服束縛着,坐在床上,笑着看着救她的女人。

“你好,解小姐。”

“幸會啊,人類烹調師,陸步屏,對了,我想試一試你的弩。”

?

陸步屏給解小姐解開了束縛,并給了解小姐一隻箭,解小姐拿着陸步屏的弩,擺弄着,“哼哼”,對向了精神病院最後一個活着的員工。

“不要啊,我還有家人,孩子還靠我上學呢。”

“Who care?啾~”

?

【劫持】

押哕囻側肷絽^的單行路,前方出現了一輛mini抛錨了,車子排氣管不斷的排除黑色的濃煙,一年輕女士,正趴在地上檢查着車子。

?

“小布你留在車上,我和夕宇倆下去看看。”

兩個全副武裝的押呷藛T下了車。

“小姐,需要幫忙麽?”那個叫夕宇押呷藛T的問道。

“啊呀,對不起,我不是不是妨礙你們了。”

“沒事,我幫你看看。”

夕宇做了個手勢,然後趴在地上看着車,下車的另一個叫荼茗的押呷藛T留在了原地。

?

年輕女士,從車上拿了水,示意幫忙修車的夕宇,喝水麽,他擺了擺手,她又跑過去問下車站着的荼茗,他也不喝。

?

索性,她就自己喝了起來。

?

“哎,我怎麽覺得頭暈?”車上坐在駕駛位置的押呷藛T問後邊的叫三鴿的押呷藛T。

“我也有點。”

這時,在修車的夕宇,突然暈厥,抽搐着倒在了路邊。

?

年輕女士卻笑了起來。

“剛才我問你們喝不喝,你們都不喝,這水是解藥,毒呢,都在尾氣裏。”解小姐俏皮的說。

站在地上的荼茗拿着槍對着她,

“千萬别用力啊,用力,你的心就會皺縮,血液會從你的七竅流出,就跟你站在一樣。”說完,用手指頭點了下他的頭盔,頭盔中流出了血,筆直的倒了下去。從他的頭盔上,長出來蘑菇。

?

接着,年輕女士,到駕駛座拿了鑰匙,打開後面的門,

“車先生好,你不要動,把這個喝了。”

?

“嗯,”車泰蠻喝了起來,“陸步屏呢?你是誰?”

“我是你們的外援,解小姐,跟我走就行了,她跟陳同在辦大事呢。”

解小姐?陸步屏怎麽跟這瘋子在一起了,陳同?那個黑了全球銀行的黑客!

“喂,陸步屏麽,你先生現在在我手裏,放心吧,有一輛停在平安小區的黑色奧迪A6,你開它去,我們和你先生會提前到的。”

?

?

【行動】

“現在全市網絡隻有我們在線了,其他的,全部中斷了,網上檔案我也清除了。現在就留着紅綠燈,方便一會行駛。”

在車後座正在操作的陳同說到。

陸步屏點了下頭,打電話給解小姐。

“我們準備好了,你到了麽?”

“我到了。”

“好,出發!”

爲了未來,爲了我們的自由。

“我們要一起用着新的身份離開這座城市!”

?

陸步屏駕駛的黑色奧迪A6從樓區駛出,呼吸着這座城市的空氣,一路綠燈亮起,人生從來沒這樣暢快。

?

【差錯】

?

局長站了起來,拿出槍,擺好了姿勢,

“準備!要來了。”

“誰要來了。”

“車!”

黑色奧迪A6沖向樓梯,直接沖進警局,在大廳裏,一個漂亮的橫向滑行,撞碎了詢問處,停在牆邊。

?

局長和阿樂的槍口對準車子,并示意阿樂慢點靠近。

“車内人員請下車投降!”

?

躲在車裏的陸步屏,急忙打電話給解小姐。

“我們到了,你們呢?”

“抱歉,我來不了了,我不想離開這座城市,我從小在這裏長大,我想和整個城市的人交朋友,我想要他們永遠搭理我,在我的呵護下長大!整座城市都是我的收藏品!”

“媽的!車泰蠻呢!”

“他是我的人質,沒他,我現在就死在對面兩個警察手裏了!呵呵,你要小心哦,注意副駕駛座。”

滴…挂斷了。

副駕駛座?

陸步屏摸了下座位,有一個隆起,往下一按,看到上面映射着時間!

還剩30秒!

“别開槍,我投降!有炸彈!快跑!”

陸步屏和陳同鑽出了車,局長和阿樂也拼命的跑!剛出警局到樓梯,他們全都趴下了。

轟的一聲!

警局被炸沒了。

?

【拜訪】

狗叔開着車,載着小萌來到了郊區,停在解小姐家的油菜花田前。

下了車,狗叔伸了伸懶腰,看着小萌,

“小萌啊,知道爲什麽帶你來這麽?”

“你怕她這次放毒?”

“嗯,算是吧,之前一直把她的案子當成是普通的刑事案處理,但從沒想過,一個瘋子,能瘋狂到什麽程度。”

“你的意思是?”

“從屍檢上看,每個人中的毒都不隻是一種毒,解藥應該是從人身上長出的真菌提取出來的,從表面上看,毒是在空氣中傳播的,那我問你,爲什麽我們沒中毒?”

小萌低下頭,望向油菜花田。

“油菜花?有水分?”

狗叔點點頭,

“對,毒是在液體中傳播的,今天去看了押哕嚨默F場,他們也是吸入了帶有水分的毒,而死的。車後備箱有密閉的潛水服,穿上,咱們去她家看看。”

“潛水服?沒别的?穿着外衣穿潛水服?今天很熱啊。”

“你覺得我們是特工麽?有湊合的用吧。”

狗叔和小萌來到了解小姐的家,這裏,被穿着防化服的工作人員貼滿了封條。但卻被人撕開了。

狗叔把食指放在嘴上,示意小萌蹲下,慢慢的脫下了潛水服,拔出了槍。

?

“歡迎光臨”解小姐,穿着浴袍從屋内出來了坐在沙發上,“真是不巧,本小姐要洗澡,你們來了。”

?

“車泰蠻呢?”狗叔問

“呦,不關心女人,關心起男人了。他是全城人的範本。show time ”說着打開了電視機,播放了一段視頻。

?

視頻裏,在解小姐的浴室中,解小姐給被五花大綁的車泰蠻注射了病毒,并拽着他的頭,讓他吐在馬桶裏。

“知道麽,我等這一天等了很久,全城網絡中斷,城市陷入危機,我的真菌遍布下水道,從每家每戶的馬桶爬出,從洗手池爬出,在人洗澡時,長到人身上的每一寸肌膚,無處不在,都是我的蘑菇!你知道被水污染的人會變成什麽樣麽?看視頻。”

視頻裏,給車泰蠻一個臉部特寫,在他的臉上,不斷的出現痘痘,密密麻麻的,從痘痘裏長出看蘑菇,越來越多,鏡頭拉到全身,全部都是蘑菇。

?

“surprise!”

?

?

【崩潰】

在爆炸中逃過一劫的阿樂,局長還有陸步屏和陳同,依次翻過身,面朝天地躺在地上,局長,拿起手中的槍,,對着陸步屏,陸步屏哭着看着天空,陳同和阿樂,卻看到了地獄。

?

病毒順着下水道,感染到了水箱,進入自來水中,居民樓内,被感染的居民,崩潰的跳到樓下,馬路上不斷出現着被感染的人,車内司機由于害怕,不斷撞着長滿蘑菇的人。

?

“這座城市還有救麽。”阿樂看着這番景象,自言自語到。

“有。”陳同說。

“怎麽救?”陸步屏問。

“蛋白質反轉技術。”陳同坐了起來,看着地獄的景象,“在新聞上看到了有科研公司可以将熟雞蛋可以轉化爲生雞蛋,我就黑進了那家公司,發現他們所說的,的确可以做到,真菌也屬于蛋白質,如果将他轉化,城市就可以得救了。”

?

“你們知道什麽叫,戴罪立功吧。去抓解小姐去吧。”

“局長,目前沒有任何記錄,證明我們犯過罪。”

“人犯罪,不在于别人對他怎麽看,怎麽懲罰,有的人,就算死了,他也不認罪的。罪是留在自己心裏,去自己懲罰自己的。”

?

“我留下,恢複全城網絡,順便破解出病毒結構。”陳同過去,拉了把局長,看着陸步屏說

“她最後一次通話地點在她家,自己去小心點。”

“我現在需要一輛車。”

“我有警證,我跟你去。”

?

【追捕】

“車泰蠻呢!解藥呢!”

“我帶你們去,等我換件衣服的。”

狗叔和小萌無奈,隻好跟着解小姐一起上了車,上了解小姐的車,寶馬x6。

“你們都不知道,我還有一棟樓。”

說着便啓動了車。

?

“我靠,這車,太貴了!”

陸步屏攔下了一輛福特的野馬。

“兩人正好。上車。”

便開往解小姐的家。

?

“靠!哈哈,她還活着!”

解小姐飛速行駛時,從她對面飛馳而過的一輛野馬中,看到了陸步屏。

陸步屏也及時刹車掉頭,整輛車轉出了270度,并迅速調整車身,跟上解小姐。

“這速度我喜歡!”阿樂笑着說。

?

很快,兩輛車,跑出了單調的山區路線,跑入了更加複雜的鬧市區。

?

此刻,陳同和局長也在監視器前,看着陸步屏的定位,控制着紅綠燈。

?

“沒時間了,走捷徑!”

解小姐開車沖進一棟高樓下的咖啡館,并拉開車門上的按鈕,跳出車去。車子依然在向前行駛,沖到了,城市的邊界,懸崖處!

?

狗叔和小萌這才打開車門,跳出了車去,車子沖出了懸崖,狗叔和小萌落在了懸崖邊。

“媽的,跟丢了!”小萌喘着粗氣,說着。

“沒,在那棟樓上!”狗叔眯着眼,敏銳的目光看到18層樓上,出現了一個向下看的女人的身影。

“走!”

?

“電梯被封了。”

此刻到達樓下的陸步屏和阿樂,錘着樓梯的大門,這時耳機傳來了陳同的聲音“貨梯還好用,快去。”

?

?

【重逢】

18層高樓的樓頂,停着,解小姐的直升機。

“還是都來了。”

解小姐,摸着發動的直升機,

“按照計劃,這位警官應該死在警局了吧,然後,我帶着你們,坐直升機離開。”

?

“住手吧!”

“然後呢,你想說什麽,烹調師,我們都是罪人,犯下了滔天大罪,有什麽資格說我。”

?

“我相信你,給你這次重生的機會!”

?

“閉嘴!我不相信你,知道我有直升機的隻有你和陳同,知道我真實姓名的也隻有你們,你們還黑了我的賬戶!一切你們都知道!知道我真實姓名的人,不可能活着!”

?

“你不該變成這樣子的!滿公主。”

“不要再說了!”

?

滿公主!阿樂被震驚了!

滿公主的傳聞是真的?

?

滿公主小的時候,是個童星,那時候,被人叫她劉依蝶,很多人喜歡她的戲,喜歡同她合影,是所有父母心中,理想的孩子。

?

可後來,異國國王,滿大人,在媒體前宣布,劉依蝶是他的女兒,是他的私生女後,劉依蝶被媒體稱爲滿公主。從此,便成了媒體諷刺,嘲笑的對象,後來便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

?

“我還有個禮物,要送給你們!”

她從直升機上,拉出個人形的東西,渾身都是蘑菇,身上還綁着定時炸彈!

“車泰蠻!”陸步屏喊到。

這時狗叔和小萌,也到了。

“給你們吧,我走了!”

狗叔看到了,急忙挑起,握住了直升機下的踏杆,随着直升機升空了。

?

小萌,看到炸彈,便蹲下,撸起袖子,

“我學過拆彈,但,這個…隻能拆,時間還剩10分鍾!”

“我解藥做出來了。”陳同在那邊說,“網絡恢複了,把炸彈的視頻傳輸過來,應該是解小姐用來拖延時間的。”

?

小萌拿着手機,錄下每個關鍵細節,

“沒辦法,附近樓梯有幹粉滅火器,慢噴在上面,應該使讀數停止。”

?

另一邊,狗叔爬上了直升機,被解小姐看到了,她一腳踢過去,讓狗叔用左胳膊抱住她的大腿,她一收腿,把狗叔帶到了直升機内,解小姐抽出了匕首,揮向狗叔,狗叔掏出手铐,铐住她的右手,接着順勢一拉,另一次铐在她左腳上。

?

“玩點刺激的吧。”

解小姐換左手,一記飛刀,刺中飛行員的後腦,直升機失控了,墜向居民區,狗叔急忙伸手拉住駕駛杆,升空,不完美的轉向,回去沿路返回。解小姐,見勢,急忙跳下直升機,狗叔翻過駕駛座,拉住了解小姐的手铐。

?

?

直升機沖着那一群正在拆彈的人而去,角度正好錯開了這座樓,直升機撞進對面的樓内,沒發生爆炸,停了下來,狗叔和解小姐落在了直升機起飛的地方。

?

“你被逮捕了。”狗叔看着被铐住右手和左腳的解小姐說。

“把炸彈拆開吧。”陸步屏過來看着解小姐說道。

這時,全市的通知響起,解藥正式發放到水中,并動用環衛的噴水機器,噴灑解藥。

解小姐在地上蜷縮着,表情似哭卻沒有流淚。

?

【重生】

三日後,城市又恢複了平靜。

?

車泰蠻,躺在醫院裏,身上已經沒有了蘑菇。

“是莫先生麽,你可以出院了。”護士對着車泰蠻說。

在護士旁邊站在陸步屏,陸步屏指着車泰蠻,示意他,莫先生就是他,他現在就是護士口中的莫先生。陸步屏還晃了晃自己手腕上的追蹤定位手環,俏皮的笑了笑。車泰蠻也看了看,原來自己手上也有一個。

?

?

“對了,我們自由了,我以後姓莫了啊,哈哈,陳同呢?”

“他沒換名字,他現在在國際上做反黑客項目呢,順便收拾他以前的爛攤子。”

“那攤子隻有他能收拾了吧,解小姐呢?”

“永遠驅逐出去了,在國際監獄裏了。”

“看來,注定孤獨一生了。”

“怎麽,你想她了啊。”

“沒有,頭還暈,忘了問,你現在叫什麽?”

“這個重要麽。”

“不重要,有什麽比我們在一起更重要的。”

說罷,兩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

【感謝】

曾承諾要爲筆友朋友們寫一篇“大制作”文章,所以用了大家的網名,内容我覺得也夠“大”,也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才一天一個故事的進度下,寫完了《膏肓者們》微小說系列。此刻的我猶如諸葛亮看着《出師表》一般,臨表涕零,不知所言唯有感動。

寫那些你隻聽過,卻沒見過的故事

重生日简介:【启幕】一辆警车以12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穿过了闹市区,一路鸡飞蛋打,幸好没人员受伤。最后在警局前一个急刹车,七扭八歪的停了下来。?“报告局长!押运车被劫了!”...

【启幕】

一辆警车以12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穿过了闹市区,一路鸡飞蛋打,幸好没人员受伤。最后在警局前一个急刹车,七扭八歪的停了下来。

?

“报告局长!押运车被劫了!”

从那辆车上冲下来的阿乐警官,跌跌撞撞的跑到局长办公室喊到。

?

“慌什么慌,是车泰蛮的押运车吧。”局长抿了口茶,站起来,背着手走到窗前,向窗外看去。

?

“是!是他的。我怀疑今早精神病院事件,和全市断网都跟他有关。”

?

局长下弯了下嘴角,从鼻子里哼了下气,转过身说,

“我说没说过,已经发生的事,就要想法子去解决,有方法,就只剩时间的问题,你这样慌张算什么。”

?

“争取时间啊,我能做好的。”

?

“屁,去通知A组出去调查,剩下的由小骏带队,阿乐你跟我留在这里。”

?

在警局里,不直接称呼对方大名,更多的是绰号和警号。A组成员,是狗叔和小萌。狗叔,资深的老刑警,对罪犯嗅觉灵敏,扑出去一定会咬到骨头。小萌,是警局最年轻的刑警,但各项考试成绩均排名第一,是局长重点培养的对象。

?

?

【三小时前】

市精神病院

“来来来,看球,亚洲杯哎。”

监控室还是如以往以往,桌子上摆满了花生,啤酒,巧克力,工作人员,光着膀子,吃吃喝喝就能拿到工资。

“漂亮!这球进的,来喝”

一阵干杯声,

“哎?怎么没信号了?”

这时,由于电压不稳定,灯开始一闪一闪的,每闪动一次,屋子就全黑一下,最终,屋子变的一片漆黑。

“我摸到手电筒了,走去看看。”

手电筒刚一点亮,一个女人站在他的眼前,一身黑色运动服,背着箭筒,戴着夜视镜,手里拿着弩正对着他。

“你是谁啊!”

“带我去解小姐的病房。”

“我人多,怕你啊!”

“是么?”说着又从箭筒里抽出一支箭,搭在弩上,对着那员工。

那员工紧张的抖动着身体,看向左右两边,其他人,额头都中箭定在后面的监视器上,但还保持着站立姿势。

?

这一路上,手电筒照到的地方,每个工作人员都还保持着原有的状态,只是额头中了只箭,站着的人,被钉在墙上。

?

“就在那,1103室。”

“打开1103室。”那女的,对着蓝牙耳机说道。

门开了,解小姐浑身被蓝色病服束缚着,坐在床上,笑着看着救她的女人。

“你好,解小姐。”

“幸会啊,人类烹调师,陆步屏,对了,我想试一试你的弩。”

?

陆步屏给解小姐解开了束缚,并给了解小姐一只箭,解小姐拿着陆步屏的弩,摆弄着,“哼哼”,对向了精神病院最后一个活着的员工。

“不要啊,我还有家人,孩子还靠我上学呢。”

“Who care?啾~”

?

【劫持】

押运车驶入山区的单行路,前方出现了一辆mini抛锚了,车子排气管不断的排除黑色的浓烟,一年轻女士,正趴在地上检查着车子。

?

“小布你留在车上,我和夕宇俩下去看看。”

两个全副武装的押运人员下了车。

“小姐,需要帮忙么?”那个叫夕宇押运人员的问道。

“啊呀,对不起,我不是不是妨碍你们了。”

“没事,我帮你看看。”

夕宇做了个手势,然后趴在地上看着车,下车的另一个叫荼茗的押运人员留在了原地。

?

年轻女士,从车上拿了水,示意帮忙修车的夕宇,喝水么,他摆了摆手,她又跑过去问下车站着的荼茗,他也不喝。

?

索性,她就自己喝了起来。

?

“哎,我怎么觉得头晕?”车上坐在驾驶位置的押运人员问后边的叫三鸽的押运人员。

“我也有点。”

这时,在修车的夕宇,突然晕厥,抽搐着倒在了路边。

?

年轻女士却笑了起来。

“刚才我问你们喝不喝,你们都不喝,这水是解药,毒呢,都在尾气里。”解小姐俏皮的说。

站在地上的荼茗拿着枪对着她,

“千万别用力啊,用力,你的心就会皱缩,血液会从你的七窍流出,就跟你站在一样。”说完,用手指头点了下他的头盔,头盔中流出了血,笔直的倒了下去。从他的头盔上,长出来蘑菇。

?

接着,年轻女士,到驾驶座拿了钥匙,打开后面的门,

“车先生好,你不要动,把这个喝了。”

?

“嗯,”车泰蛮喝了起来,“陆步屏呢?你是谁?”

“我是你们的外援,解小姐,跟我走就行了,她跟陈同在办大事呢。”

解小姐?陆步屏怎么跟这疯子在一起了,陈同?那个黑了全球银行的黑客!

“喂,陆步屏么,你先生现在在我手里,放心吧,有一辆停在平安小区的黑色奥迪A6,你开它去,我们和你先生会提前到的。”

?

?

【行动】

“现在全市网络只有我们在线了,其他的,全部中断了,网上档案我也清除了。现在就留着红绿灯,方便一会行驶。”

在车后座正在操作的陈同说到。

陆步屏点了下头,打电话给解小姐。

“我们准备好了,你到了么?”

“我到了。”

“好,出发!”

为了未来,为了我们的自由。

“我们要一起用着新的身份离开这座城市!”

?

陆步屏驾驶的黑色奥迪A6从楼区驶出,呼吸着这座城市的空气,一路绿灯亮起,人生从来没这样畅快。

?

【差错】

?

局长站了起来,拿出枪,摆好了姿势,

“准备!要来了。”

“谁要来了。”

“车!”

黑色奥迪A6冲向楼梯,直接冲进警局,在大厅里,一个漂亮的横向滑行,撞碎了询问处,停在墙边。

?

局长和阿乐的枪口对准车子,并示意阿乐慢点靠近。

“车内人员请下车投降!”

?

躲在车里的陆步屏,急忙打电话给解小姐。

“我们到了,你们呢?”

“抱歉,我来不了了,我不想离开这座城市,我从小在这里长大,我想和整个城市的人交朋友,我想要他们永远搭理我,在我的呵护下长大!整座城市都是我的收藏品!”

“妈的!车泰蛮呢!”

“他是我的人质,没他,我现在就死在对面两个警察手里了!呵呵,你要小心哦,注意副驾驶座。”

滴…挂断了。

副驾驶座?

陆步屏摸了下座位,有一个隆起,往下一按,看到上面映射着时间!

还剩30秒!

“别开枪,我投降!有炸弹!快跑!”

陆步屏和陈同钻出了车,局长和阿乐也拼命的跑!刚出警局到楼梯,他们全都趴下了。

轰的一声!

警局被炸没了。

?

【拜访】

狗叔开着车,载着小萌来到了郊区,停在解小姐家的油菜花田前。

下了车,狗叔伸了伸懒腰,看着小萌,

“小萌啊,知道为什么带你来这么?”

“你怕她这次放毒?”

“嗯,算是吧,之前一直把她的案子当成是普通的刑事案处理,但从没想过,一个疯子,能疯狂到什么程度。”

“你的意思是?”

“从尸检上看,每个人中的毒都不只是一种毒,解药应该是从人身上长出的真菌提取出来的,从表面上看,毒是在空气中传播的,那我问你,为什么我们没中毒?”

小萌低下头,望向油菜花田。

“油菜花?有水分?”

狗叔点点头,

“对,毒是在液体中传播的,今天去看了押运车的现场,他们也是吸入了带有水分的毒,而死的。车后备箱有密闭的潜水服,穿上,咱们去她家看看。”

“潜水服?没别的?穿着外衣穿潜水服?今天很热啊。”

“你觉得我们是特工么?有凑合的用吧。”

狗叔和小萌来到了解小姐的家,这里,被穿着防化服的工作人员贴满了封条。但却被人撕开了。

狗叔把食指放在嘴上,示意小萌蹲下,慢慢的脱下了潜水服,拔出了枪。

?

“欢迎光临”解小姐,穿着浴袍从屋内出来了坐在沙发上,“真是不巧,本小姐要洗澡,你们来了。”

?

“车泰蛮呢?”狗叔问

“呦,不关心女人,关心起男人了。他是全城人的范本。show time ”说着打开了电视机,播放了一段视频。

?

视频里,在解小姐的浴室中,解小姐给被五花大绑的车泰蛮注射了病毒,并拽着他的头,让他吐在马桶里。

“知道么,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全城网络中断,城市陷入危机,我的真菌遍布下水道,从每家每户的马桶爬出,从洗手池爬出,在人洗澡时,长到人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无处不在,都是我的蘑菇!你知道被水污染的人会变成什么样么?看视频。”

视频里,给车泰蛮一个脸部特写,在他的脸上,不断的出现痘痘,密密麻麻的,从痘痘里长出看蘑菇,越来越多,镜头拉到全身,全部都是蘑菇。

?

“surprise!”

?

?

【崩溃】

在爆炸中逃过一劫的阿乐,局长还有陆步屏和陈同,依次翻过身,面朝天地躺在地上,局长,拿起手中的枪,,对着陆步屏,陆步屏哭着看着天空,陈同和阿乐,却看到了地狱。

?

病毒顺着下水道,感染到了水箱,进入自来水中,居民楼内,被感染的居民,崩溃的跳到楼下,马路上不断出现着被感染的人,车内司机由于害怕,不断撞着长满蘑菇的人。

?

“这座城市还有救么。”阿乐看着这番景象,自言自语到。

“有。”陈同说。

“怎么救?”陆步屏问。

“蛋白质反转技术。”陈同坐了起来,看着地狱的景象,“在新闻上看到了有科研公司可以将熟鸡蛋可以转化为生鸡蛋,我就黑进了那家公司,发现他们所说的,的确可以做到,真菌也属于蛋白质,如果将他转化,城市就可以得救了。”

?

“你们知道什么叫,戴罪立功吧。去抓解小姐去吧。”

“局长,目前没有任何记录,证明我们犯过罪。”

“人犯罪,不在于别人对他怎么看,怎么惩罚,有的人,就算死了,他也不认罪的。罪是留在自己心里,去自己惩罚自己的。”

?

“我留下,恢复全城网络,顺便破解出病毒结构。”陈同过去,拉了把局长,看着陆步屏说

“她最后一次通话地点在她家,自己去小心点。”

“我现在需要一辆车。”

“我有警证,我跟你去。”

?

【追捕】

“车泰蛮呢!解药呢!”

“我带你们去,等我换件衣服的。”

狗叔和小萌无奈,只好跟着解小姐一起上了车,上了解小姐的车,宝马x6。

“你们都不知道,我还有一栋楼。”

说着便启动了车。

?

“我靠,这车,太贵了!”

陆步屏拦下了一辆福特的野马。

“两人正好。上车。”

便开往解小姐的家。

?

“靠!哈哈,她还活着!”

解小姐飞速行驶时,从她对面飞驰而过的一辆野马中,看到了陆步屏。

陆步屏也及时刹车掉头,整辆车转出了270度,并迅速调整车身,跟上解小姐。

“这速度我喜欢!”阿乐笑着说。

?

很快,两辆车,跑出了单调的山区路线,跑入了更加复杂的闹市区。

?

此刻,陈同和局长也在监视器前,看着陆步屏的定位,控制着红绿灯。

?

“没时间了,走捷径!”

解小姐开车冲进一栋高楼下的咖啡馆,并拉开车门上的按钮,跳出车去。车子依然在向前行驶,冲到了,城市的边界,悬崖处!

?

狗叔和小萌这才打开车门,跳出了车去,车子冲出了悬崖,狗叔和小萌落在了悬崖边。

“妈的,跟丢了!”小萌喘着粗气,说着。

“没,在那栋楼上!”狗叔眯着眼,敏锐的目光看到18层楼上,出现了一个向下看的女人的身影。

“走!”

?

“电梯被封了。”

此刻到达楼下的陆步屏和阿乐,锤着楼梯的大门,这时耳机传来了陈同的声音“货梯还好用,快去。”

?

?

【重逢】

18层高楼的楼顶,停着,解小姐的直升机。

“还是都来了。”

解小姐,摸着发动的直升机,

“按照计划,这位警官应该死在警局了吧,然后,我带着你们,坐直升机离开。”

?

“住手吧!”

“然后呢,你想说什么,烹调师,我们都是罪人,犯下了滔天大罪,有什么资格说我。”

?

“我相信你,给你这次重生的机会!”

?

“闭嘴!我不相信你,知道我有直升机的只有你和陈同,知道我真实姓名的也只有你们,你们还黑了我的账户!一切你们都知道!知道我真实姓名的人,不可能活着!”

?

“你不该变成这样子的!满公主。”

“不要再说了!”

?

满公主!阿乐被震惊了!

满公主的传闻是真的?

?

满公主小的时候,是个童星,那时候,被人叫她刘依蝶,很多人喜欢她的戏,喜欢同她合影,是所有父母心中,理想的孩子。

?

可后来,异国国王,满大人,在媒体前宣布,刘依蝶是他的女儿,是他的私生女后,刘依蝶被媒体称为满公主。从此,便成了媒体讽刺,嘲笑的对象,后来便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

“我还有个礼物,要送给你们!”

她从直升机上,拉出个人形的东西,浑身都是蘑菇,身上还绑着定时炸弹!

“车泰蛮!”陆步屏喊到。

这时狗叔和小萌,也到了。

“给你们吧,我走了!”

狗叔看到了,急忙挑起,握住了直升机下的踏杆,随着直升机升空了。

?

小萌,看到炸弹,便蹲下,撸起袖子,

“我学过拆弹,但,这个…只能拆,时间还剩10分钟!”

“我解药做出来了。”陈同在那边说,“网络恢复了,把炸弹的视频传输过来,应该是解小姐用来拖延时间的。”

?

小萌拿着手机,录下每个关键细节,

“没办法,附近楼梯有干粉灭火器,慢喷在上面,应该使读数停止。”

?

另一边,狗叔爬上了直升机,被解小姐看到了,她一脚踢过去,让狗叔用左胳膊抱住她的大腿,她一收腿,把狗叔带到了直升机内,解小姐抽出了匕首,挥向狗叔,狗叔掏出手铐,铐住她的右手,接着顺势一拉,另一次铐在她左脚上。

?

“玩点刺激的吧。”

解小姐换左手,一记飞刀,刺中飞行员的后脑,直升机失控了,坠向居民区,狗叔急忙伸手拉住驾驶杆,升空,不完美的转向,回去沿路返回。解小姐,见势,急忙跳下直升机,狗叔翻过驾驶座,拉住了解小姐的手铐。

?

?

直升机冲着那一群正在拆弹的人而去,角度正好错开了这座楼,直升机撞进对面的楼内,没发生爆炸,停了下来,狗叔和解小姐落在了直升机起飞的地方。

?

“你被逮捕了。”狗叔看着被铐住右手和左脚的解小姐说。

“把炸弹拆开吧。”陆步屏过来看着解小姐说道。

这时,全市的通知响起,解药正式发放到水中,并动用环卫的喷水机器,喷洒解药。

解小姐在地上蜷缩着,表情似哭却没有流泪。

?

【重生】

三日后,城市又恢复了平静。

?

车泰蛮,躺在医院里,身上已经没有了蘑菇。

“是莫先生么,你可以出院了。”护士对着车泰蛮说。

在护士旁边站在陆步屏,陆步屏指着车泰蛮,示意他,莫先生就是他,他现在就是护士口中的莫先生。陆步屏还晃了晃自己手腕上的追踪定位手环,俏皮的笑了笑。车泰蛮也看了看,原来自己手上也有一个。

?

?

“对了,我们自由了,我以后姓莫了啊,哈哈,陈同呢?”

“他没换名字,他现在在国际上做反黑客项目呢,顺便收拾他以前的烂摊子。”

“那摊子只有他能收拾了吧,解小姐呢?”

“永远驱逐出去了,在国际监狱里了。”

“看来,注定孤独一生了。”

“怎么,你想她了啊。”

“没有,头还晕,忘了问,你现在叫什么?”

“这个重要么。”

“不重要,有什么比我们在一起更重要的。”

说罢,两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

【感谢】

曾承诺要为笔友朋友们写一篇“大制作”文章,所以用了大家的网名,内容我觉得也够“大”,也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才一天一个故事的进度下,写完了《膏肓者们》微小说系列。此刻的我犹如诸葛亮看着《出师表》一般,临表涕零,不知所言唯有感动。

写那些你只听过,却没见过的故事

重生日

1.分析论文的主题.仔细检查给定的论文命题或主题.主题中通常有一个或多个核心词.分析主题这一步非常重要,在理解了主题的含义之后,才不会离题.

2.确定文章的核心思想.看看给定的主题或命题,一定要确定要表达的思想中心.此外,您的观点不能含糊不清.否则,这篇文章将会脱离中心或一团糟.

3.确定风格,一方面结合给定主题,另一方面结合个人写作知识.例如,我擅长讨论论文和议论散文,写叙述性的文章就容易写的就像流水帐.因此,在写作之前,你必须看看这篇文章适合哪种风格,并且必须看看自己的特点.

4.梳理文章的材料,无论是考试论文还是通常的论文练习,在写作时肚子没有墨水就写不出好文章.所以你一方面需要在平时阅读,积累知识和材料,然后在考试中才会获得灵感.另一方面,在写作之前,最好对可能的材料类别进行排序以整理有效材料.

5.在起草教学大纲之前,教师会要求我们在文章前面写一个大纲,并将段落的顺序与写作前的内容联系起来.只有这样我们的文章才有连贯性.

标签:人员的人押运押运车穿着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优美作文简介
优美作文创始人
写作方法:确定中心,写出深意。我们要着于挖掘所写事件中含有的生活哲理或找出它闪光的地方,反复思考,确定文章的中心思想。即善于从普通的小事中写出深意来。
文章的六要素要交待清楚。一件事情的发生,离不开时间、地点、人物、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这六方面,即常说的“六要素”,只有交待清楚这几方面,才能使读者对所叙述的事,有个清楚、全面的了解。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方可百战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