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美文摘抄见鬼

见鬼

优美作文头像
创始人 花都猎人
更新时间:2019-11-02 15:52:00 阅读:

我知道一些大家都不知道的秘密。

像是住宅樓的1號電梯左邊角落裏總是有個小男孩蹲在地上面壁哭泣,從背影看才五六歲光景,他留着可愛的西瓜頭,肩膀随着抽泣一動一動。如果有時電梯裏站滿了進出的住戶,又或者某個住戶恰好站在他常駐的角落,他就會如同一隻巨大的蜘蛛反手攀爬在電梯頂端,用冷酷的眼神俯瞰腥恕

每當這時,電梯頂部的日光燈會閃個不停,一些住戶開始咒罵物業隻懂收錢不會修理。他們對頭頂高懸着的恐怖惘然無知,也看不到小男孩與外表不符的猙獰神情。

他的外表隻有五六歲,但他的表情起碼有五六十歲。

還有,偶爾電梯發生故障需要走消防梯的時候,我總會遇見一個不斷在樓梯上下奔走的女子。她長發遮面,身穿一件素淨的無袖連衣裙,光着雙腳在冰冷幽暗的階梯之間徘徊。

有時她很着急,從我的身邊一掠而過,掀起一陣陰冷的風。有時她又像是一團烏雲密布,閑庭信步般跟随在我的身後,我快她也快,我慢她也慢,突然出現在我的身旁,在我耳朵陰慘慘地吹上一口氣。

即使室外是七月流火的炎炎夏日,樓梯間還是滴水成冰的三九寒冬。

學校裏的秘密更多,幾乎遍布在這個有八十年曆史的校園各個角落。

廁所裏總有一個打不開的隔間,有時是最末一個、有時是第一個、有時是第二個,總之五個隔間中總會輪到一個。要是你曾經在上課時分偷偷溜出去上廁所,甚至會聽見奇怪的歎息聲。

假山上的涼亭裏有個女人一直在唱歌,她的脖子上有條又粗又髒的麻繩,像是紗巾似的随風飄蕩。

教學樓頂樓堆放廢棄課桌椅的教室經常有個身穿舊式校服的女生盯着操場看個不停,要是遇上操場上有班級在上體育課,她更是流連忘返,甚至會張開尖利的十指緊緊扣在玻璃窗上,用幾乎要奪眶而出的眼珠子瞧着正在邉拥哪信瑢W。

還有每當陰雨連綿的季節,天台上就會坐着一個女生,她像是走平衡木般搖搖晃晃,突然一躍而下,激烈撞擊在花壇邊的地上,鮮血和腦漿噴射一地,然後經由落下的雨水稀釋,終于消失無痕。

不要問我爲什麽都是女子和孩子,或許他們的執念尤深。

我從小就比一般人洞悉更多秘密,我擁有一雙見鬼的眼睛。

這個能力讓我懂得避開那些不必要的麻煩,比如切勿探究他們,更不要和他們四目相對。所以我常常阻止學校裏的同學談論他們,也會向同學們解釋他們的存在。

但是我非但沒有因此獲得同學們的理解,反而被老師同學們稱我爲學校裏“恐怖之所在”。

我恐怖?我恐怖在哪裏?

小學、初中、高中,我基本沒有朋友,獨來獨往。大概是所住的小區有以前同學的緣故,鄰居們也對我敬而遠之,甚至稱呼我們家爲“十三樓的瘋子”。

我看他們才是瘋子。

算了,現在我已經進入大學深造,我壓根不在意這些人的想法。因爲承蒙上天眷顧,我終于找到了理想的對象——阿緯。

阿緯和我并非同一科系,乃是在公開課時相識。他不僅俊美可喜,談吐文雅,更和我有難得的共同點。

他也能見鬼。

我們相見恨晚,關系迅速升溫。我們原本借由談論學校鬼事相熟,後來發現兩人竟然異乎尋常的志趣相投。他誇贊我溫婉聰明有見識,比起那些隻懂得穿衣打扮的無知少女實在好過太多。

何況,我又是個肌膚白皙的清秀佳人。

我頭一次慶幸自己擁有這樣奇妙的能力,如果不是有相同的能力,我這樣沉默寡言的女子又怎麽會引起他的注意?其實我很敏感,總能發現周遭同學異樣的眼神。他們大約是不能理解阿緯竟會和我這樣無趣的女子在一起,不僅同樣疏遠他,公開課時還紛紛側目而視。

我與阿緯陷入熱戀,旁人的眼光我統統不在乎。

暑假伊始,我嘗試着将自己的戀事講給父母聽。母親非常欣喜,還說過段時間要請阿緯來家裏吃飯。可是父親的表現卻和母親大相迳庭,他用一種擔憂的語氣問我,美珠,這樣好嗎?

我都二十歲了,這個年齡戀愛不是件過分的事吧?我回答地理直氣壯。

整整兩個月,我開始和阿緯頻繁約會。看電影、逛街、遊泳、騎單車、喝茶聊天,我們每一天都塞得滿滿的,就算某一天不見面也要在網絡聊個昏天暗地,我的生活從未如此幸福充實,我快樂地幾乎懷疑明天是否就是世界末日!

否則,我怎麽會如此滿足?

開學第一天,我卻沒有見到阿緯,撥打電話一直處于無人接聽的狀态,在我撥打第三十九遍的時候,電話關機了。

我整個上午心神恍惚,上課時眺望窗外,期待阿緯忽然出現的身影。中午放學後,我實在忍耐不住,終于翹課悄悄去了阿緯的家。

其實阿緯沒有帶我去過他家,我是有次閑來無事,偷偷跟着他回家。

阿緯家住一樓,透過一排楊樹可以看見他的卧室窗簾半遮,其中煙霧缭繞像是在燒香,阿緯半身躺在床上,神情非常虛弱。他的床頭貼着好幾張土黃色的符紙,有個中年女子跪在一旁雙手合十,神态虔铡

符紙?我心中悚然一驚,難道阿緯撞鬼了?

聯想到前幾天阿緯臉色蒼白委靡不振的樣子,我更加堅定了心中的判斷,可是細細想來,我又想不到阿緯究竟在何處引鬼上身,我早就告訴他切莫和鬼怪四目相對,他也有多年見鬼經驗,又不是什麽都不懂的毛頭小子。

我向窗戶走近了幾步,瞪大眼睛仔細在他的房間搜索,意圖找到一點蛛絲馬迹。突然,我看見那個中年女子起身坐在阿緯的身旁,她一頭雪白的頭發,指甲留得很長,她低頭在阿緯耳邊喁喁細語,猛然擡頭閃電般地向我這邊看來。

我如遭雷擊,一顆心像是被個大錘子狠狠砸了一下。

不能和那些東西四目相對。

她就是鬼,我犯了大忌。

恐怖猶如附骨之蛆,我感到身後有一雙死亡的翅膀如影随形。我害怕地逃回家去,哀求父母快想辦法救救阿緯。

這是别人家的事。母親破天荒說出這番話,美珠,别管人家的事。

可是他是阿緯啊!我苦苦哀求,眼淚直流,我隻和那女鬼對望一眼就覺得如此恐怖,阿緯如今身在其中更是可想而知!

父親坐在一旁抽煙,不斷搖頭歎息。

這時,門外響起激烈的敲門聲,伴随着鄰居阿婆的大嗓門,十三零一,快開門!

母親猶豫着打開一條門縫,卻被人從外用力一推,湧進來五六個人,其中之一就是病殃殃的阿緯。

阿緯。我驚喜地想要上前,那個白發婦女挺身擋在我們之間,并用長長的指甲指着我,厲聲問道,你把她藏在哪裏?

這句話卻像是對着我母親說。

母親爆發出一陣歇斯底裏的哭聲,聲聲入耳,讓我感到很是煩躁。

白發婦女粗魯無禮,即便沒有經過主人同意,不僅登堂入室,還恣意打開各個抽屜櫥門,十分蠻橫。

找到了!白發婦女從父母卧室的衣櫥内捧出一個白色陶瓷甕罐,母親瘋了般想要撲上前去奪,卻反而被父親一把抱住,他歎息着說道,算了吧?強求不來的。

母親不依不饒,她對着父親拳打腳踢,掙脫後撲向白發婦女,隻聽一聲重物落地,陶瓷甕罐在地上碎成幾片,一地白灰,其中還有一張蠟黃的符紙,反面寫着“戊戌年六月二十四日”。

我拾起符紙,一股電流從指尖通往全身。我下意識地望向阿緯,他卻低頭不敢看我的眼睛。

見鬼見鬼,自己不是鬼又哪裏能見鬼!白發婦女狠狠地說道,還真當自己陰陽眼啊?

母親放聲大哭,喧鬧間引來許多鄰居圍觀。爲首的阿婆指着她,用破鑼般的嗓門吼道,就是她就是她,女兒都死了二十年了,還假裝天天在身邊,難怪大家都說十三樓有個神經病。

父親輕輕扶起母親,扭頭深深地看着我,他毫無懼色,愧疚地對我說道,美珠,耽誤了你那麽久,真是對不起。可是媽媽沒有辦法接受你隻出生兩天就離世的事實,用了一些方法……謝謝你陪伴我們那麽久。

父母、鄰居、兇狠的白發婦女,乃至阿緯,忽然在我心中都變得不再重要。我丢掉那張符紙,眼前出現了一道閃着金光的大門。

我想要轉頭向他們說聲再見,但又不由自主地邁向大門。在我全身被金光徽值臅r候,周圍的一切都靜止了。不論是周遭還是我的内心,都甯靜地沒有一點聲音。

普通人不會中意我,你又不是普通人。 微信訂閱號:黑桃相談室 微信號:vanilia1997

见鬼简介:我知道一些大家都不知道的秘密。像是住宅楼的1号电梯左边角落里总是有个小男孩蹲在地上面壁哭泣,从背影看才五六岁光景,他留着可爱的西瓜头,肩膀随着抽泣一动一动。如果...

我知道一些大家都不知道的秘密。

像是住宅楼的1号电梯左边角落里总是有个小男孩蹲在地上面壁哭泣,从背影看才五六岁光景,他留着可爱的西瓜头,肩膀随着抽泣一动一动。如果有时电梯里站满了进出的住户,又或者某个住户恰好站在他常驻的角落,他就会如同一只巨大的蜘蛛反手攀爬在电梯顶端,用冷酷的眼神俯瞰众人。

每当这时,电梯顶部的日光灯会闪个不停,一些住户开始咒骂物业只懂收钱不会修理。他们对头顶高悬着的恐怖惘然无知,也看不到小男孩与外表不符的狰狞神情。

他的外表只有五六岁,但他的表情起码有五六十岁。

还有,偶尔电梯发生故障需要走消防梯的时候,我总会遇见一个不断在楼梯上下奔走的女子。她长发遮面,身穿一件素净的无袖连衣裙,光着双脚在冰冷幽暗的阶梯之间徘徊。

有时她很着急,从我的身边一掠而过,掀起一阵阴冷的风。有时她又像是一团乌云密布,闲庭信步般跟随在我的身后,我快她也快,我慢她也慢,突然出现在我的身旁,在我耳朵阴惨惨地吹上一口气。

即使室外是七月流火的炎炎夏日,楼梯间还是滴水成冰的三九寒冬。

学校里的秘密更多,几乎遍布在这个有八十年历史的校园各个角落。

厕所里总有一个打不开的隔间,有时是最末一个、有时是第一个、有时是第二个,总之五个隔间中总会轮到一个。要是你曾经在上课时分偷偷溜出去上厕所,甚至会听见奇怪的叹息声。

假山上的凉亭里有个女人一直在唱歌,她的脖子上有条又粗又脏的麻绳,像是纱巾似的随风飘荡。

教学楼顶楼堆放废弃课桌椅的教室经常有个身穿旧式校服的女生盯着操场看个不停,要是遇上操场上有班级在上体育课,她更是流连忘返,甚至会张开尖利的十指紧紧扣在玻璃窗上,用几乎要夺眶而出的眼珠子瞧着正在运动的男女同学。

还有每当阴雨连绵的季节,天台上就会坐着一个女生,她像是走平衡木般摇摇晃晃,突然一跃而下,激烈撞击在花坛边的地上,鲜血和脑浆喷射一地,然后经由落下的雨水稀释,终于消失无痕。

不要问我为什么都是女子和孩子,或许他们的执念尤深。

我从小就比一般人洞悉更多秘密,我拥有一双见鬼的眼睛。

这个能力让我懂得避开那些不必要的麻烦,比如切勿探究他们,更不要和他们四目相对。所以我常常阻止学校里的同学谈论他们,也会向同学们解释他们的存在。

但是我非但没有因此获得同学们的理解,反而被老师同学们称我为学校里“恐怖之所在”。

我恐怖?我恐怖在哪里?

小学、初中、高中,我基本没有朋友,独来独往。大概是所住的小区有以前同学的缘故,邻居们也对我敬而远之,甚至称呼我们家为“十三楼的疯子”。

我看他们才是疯子。

算了,现在我已经进入大学深造,我压根不在意这些人的想法。因为承蒙上天眷顾,我终于找到了理想的对象——阿纬。

阿纬和我并非同一科系,乃是在公开课时相识。他不仅俊美可喜,谈吐文雅,更和我有难得的共同点。

他也能见鬼。

我们相见恨晚,关系迅速升温。我们原本借由谈论学校鬼事相熟,后来发现两人竟然异乎寻常的志趣相投。他夸赞我温婉聪明有见识,比起那些只懂得穿衣打扮的无知少女实在好过太多。

何况,我又是个肌肤白皙的清秀佳人。

我头一次庆幸自己拥有这样奇妙的能力,如果不是有相同的能力,我这样沉默寡言的女子又怎么会引起他的注意?其实我很敏感,总能发现周遭同学异样的眼神。他们大约是不能理解阿纬竟会和我这样无趣的女子在一起,不仅同样疏远他,公开课时还纷纷侧目而视。

我与阿纬陷入热恋,旁人的眼光我统统不在乎。

暑假伊始,我尝试着将自己的恋事讲给父母听。母亲非常欣喜,还说过段时间要请阿纬来家里吃饭。可是父亲的表现却和母亲大相迳庭,他用一种担忧的语气问我,美珠,这样好吗?

我都二十岁了,这个年龄恋爱不是件过分的事吧?我回答地理直气壮。

整整两个月,我开始和阿纬频繁约会。看电影、逛街、游泳、骑单车、喝茶聊天,我们每一天都塞得满满的,就算某一天不见面也要在网络聊个昏天暗地,我的生活从未如此幸福充实,我快乐地几乎怀疑明天是否就是世界末日!

否则,我怎么会如此满足?

开学第一天,我却没有见到阿纬,拨打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在我拨打第三十九遍的时候,电话关机了。

我整个上午心神恍惚,上课时眺望窗外,期待阿纬忽然出现的身影。中午放学后,我实在忍耐不住,终于翘课悄悄去了阿纬的家。

其实阿纬没有带我去过他家,我是有次闲来无事,偷偷跟着他回家。

阿纬家住一楼,透过一排杨树可以看见他的卧室窗帘半遮,其中烟雾缭绕像是在烧香,阿纬半身躺在床上,神情非常虚弱。他的床头贴着好几张土黄色的符纸,有个中年女子跪在一旁双手合十,神态虔诚。

符纸?我心中悚然一惊,难道阿纬撞鬼了?

联想到前几天阿纬脸色苍白委靡不振的样子,我更加坚定了心中的判断,可是细细想来,我又想不到阿纬究竟在何处引鬼上身,我早就告诉他切莫和鬼怪四目相对,他也有多年见鬼经验,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

我向窗户走近了几步,瞪大眼睛仔细在他的房间搜索,意图找到一点蛛丝马迹。突然,我看见那个中年女子起身坐在阿纬的身旁,她一头雪白的头发,指甲留得很长,她低头在阿纬耳边喁喁细语,猛然抬头闪电般地向我这边看来。

我如遭雷击,一颗心像是被个大锤子狠狠砸了一下。

不能和那些东西四目相对。

她就是鬼,我犯了大忌。

恐怖犹如附骨之蛆,我感到身后有一双死亡的翅膀如影随形。我害怕地逃回家去,哀求父母快想办法救救阿纬。

这是别人家的事。母亲破天荒说出这番话,美珠,别管人家的事。

可是他是阿纬啊!我苦苦哀求,眼泪直流,我只和那女鬼对望一眼就觉得如此恐怖,阿纬如今身在其中更是可想而知!

父亲坐在一旁抽烟,不断摇头叹息。

这时,门外响起激烈的敲门声,伴随着邻居阿婆的大嗓门,十三零一,快开门!

母亲犹豫着打开一条门缝,却被人从外用力一推,涌进来五六个人,其中之一就是病殃殃的阿纬。

阿纬。我惊喜地想要上前,那个白发妇女挺身挡在我们之间,并用长长的指甲指着我,厉声问道,你把她藏在哪里?

这句话却像是对着我母亲说。

母亲爆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哭声,声声入耳,让我感到很是烦躁。

白发妇女粗鲁无礼,即便没有经过主人同意,不仅登堂入室,还恣意打开各个抽屉橱门,十分蛮横。

找到了!白发妇女从父母卧室的衣橱内捧出一个白色陶瓷瓮罐,母亲疯了般想要扑上前去夺,却反而被父亲一把抱住,他叹息着说道,算了吧?强求不来的。

母亲不依不饶,她对着父亲拳打脚踢,挣脱后扑向白发妇女,只听一声重物落地,陶瓷瓮罐在地上碎成几片,一地白灰,其中还有一张蜡黄的符纸,反面写着“戊戌年六月二十四日”。

我拾起符纸,一股电流从指尖通往全身。我下意识地望向阿纬,他却低头不敢看我的眼睛。

见鬼见鬼,自己不是鬼又哪里能见鬼!白发妇女狠狠地说道,还真当自己阴阳眼啊?

母亲放声大哭,喧闹间引来许多邻居围观。为首的阿婆指着她,用破锣般的嗓门吼道,就是她就是她,女儿都死了二十年了,还假装天天在身边,难怪大家都说十三楼有个神经病。

父亲轻轻扶起母亲,扭头深深地看着我,他毫无惧色,愧疚地对我说道,美珠,耽误了你那么久,真是对不起。可是妈妈没有办法接受你只出生两天就离世的事实,用了一些方法……谢谢你陪伴我们那么久。

父母、邻居、凶狠的白发妇女,乃至阿纬,忽然在我心中都变得不再重要。我丢掉那张符纸,眼前出现了一道闪着金光的大门。

我想要转头向他们说声再见,但又不由自主地迈向大门。在我全身被金光笼罩的时候,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不论是周遭还是我的内心,都宁静地没有一点声音。

普通人不会中意我,你又不是普通人。 微信订阅号:黑桃相谈室 微信号:vanilia1997

见鬼

1.分析论文的主题.仔细检查给定的论文命题或主题.主题中通常有一个或多个核心词.分析主题这一步非常重要,在理解了主题的含义之后,才不会离题.

2.确定文章的核心思想.看看给定的主题或命题,一定要确定要表达的思想中心.此外,您的观点不能含糊不清.否则,这篇文章将会脱离中心或一团糟.

3.确定风格,一方面结合给定主题,另一方面结合个人写作知识.例如,我擅长讨论论文和议论散文,写叙述性的文章就容易写的就像流水帐.因此,在写作之前,你必须看看这篇文章适合哪种风格,并且必须看看自己的特点.

4.梳理文章的材料,无论是考试论文还是通常的论文练习,在写作时肚子没有墨水就写不出好文章.所以你一方面需要在平时阅读,积累知识和材料,然后在考试中才会获得灵感.另一方面,在写作之前,最好对可能的材料类别进行排序以整理有效材料.

5.在起草教学大纲之前,教师会要求我们在文章前面写一个大纲,并将段落的顺序与写作前的内容联系起来.只有这样我们的文章才有连贯性.

标签:母亲父亲五六父母秘密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优美作文简介
优美作文创始人
写作方法:确定中心,写出深意。我们要着于挖掘所写事件中含有的生活哲理或找出它闪光的地方,反复思考,确定文章的中心思想。即善于从普通的小事中写出深意来。
文章的六要素要交待清楚。一件事情的发生,离不开时间、地点、人物、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这六方面,即常说的“六要素”,只有交待清楚这几方面,才能使读者对所叙述的事,有个清楚、全面的了解。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方可百战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