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感人故事哥哥的恩情如何报答

哥哥的恩情如何报答

优美作文头像
创始人 无限智者
更新时间:2016-10-26 02:13:53 阅读:

領到第一個月的工資,我就迫不及待的趕到鄉下老家,推開大哥的門,第一句話就是:“哥哥,我領到工資了。”說完,把這個月的工資悉數交給大哥。大哥顫抖着手,接過那些嶄新的鈔票,數了數,對我說:“好兄弟,你終于成人了。有出息了。”說完,把那些錢遞給我。我說:“哥,這些錢是我孝順你的。”“這是什麽話,哥哥怎能用你的錢。你自己留着,以後你的日子還長着呢。”說完,大哥硬生生的把錢塞給我。

我拿着大哥塞來的錢,撲通一下跪到地上,給大哥磕了三個頭,流着淚對大哥說:“大哥,我一定好好攢錢,把你如同父親般養起來。”

在我小的時候,父母相繼去世。母親走的晚,在她臨走的時候,拉着我的手對大哥說:“你是老大,弟弟妹妹以後全就靠你了,你一定把他們養大成人。”哥哥含着淚答應了。當時我五歲,上面有個姐姐八歲,大哥才剛剛十四歲。從此,哥哥辍學在家專門照顧我們倆。

十四歲的孩子從此挑起家庭的重擔,門裏門外的忙活着。過了二年,姐姐不知道得了什麽病,半夜發燒淩晨就死了,從此,我和大哥相依爲命,大哥一直把我當作孩子養了起來。

我到上學的年齡了,大哥求爺爺告奶奶的把我送到學校,一再囑咐我:“弟弟,一定好好學習,哥哥拼了命也要讓你把學習學好。”說完,大哥摟着我痛哭起來。那時我還小,無法體會大哥的心情,以後我才知道大哥是多麽羨慕我,因爲他無法完成他的學業。

上小學二年紀的時候,那天放學回家走到半路就感到我的腿難受,勉強回到家裏雙腿已不能動了。在地裏幹活的哥哥知道消息,立馬回到家中,用手按摩着我的雙腿,一個勁的問我:“弟弟,弟弟,你這是怎麽了?”說完,一把把我背到背上去了鄉醫院。醫生看完搖搖頭,告訴大哥,他也不知道我到底得了什麽病,建議把我送到大醫院看大夫。說是容易做着難啊,大哥把家裏所有值錢的東西變賣掉,才勉強夠我們倆的路費。看看手裏這點可憐的錢,大哥二話沒說,背上我徒步進了城。八十裏多的山路,瘦小的大哥硬是走了接近一天。好不容易到了縣醫院,大夫看完仍是搖搖頭。大哥撲通一下跪在大夫面前,哭着央求大夫,希望他們想想辦法治好我的病,大夫還是搖頭。大哥無法,隻好又把我背了回來。

到家後,大哥四處打聽各種偏方,希望奇迹能夠出現。好心的老鄉也到處幫着大哥打聽,一時,我家裏竟積攢了許多治病的偏方,有了偏方沒有藥也是白搭,大哥又開始學着上山采中藥回來爲我治病。同時,爲了不耽誤我的學習,他每天早晨把我背到學校,然後一個人上山,等下午從山上回來的時候再趕到學校把我背回家。

我不知道大哥爲了給我采藥吃了多少苦,隻知道每次看到他來學校背我的時候臉上身上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有時還會一瘸一拐的走來。我曾多少次哭着對大哥說:“哥哥,我不治了。”大哥總是生氣的對我說:“别說傻話,哥哥還指望你以後有出息呢。”

一次,大哥不知道從那裏打聽到一個偏方,說是治我這種病特别管用,不過那種藥材特别難采,隻有離我們這裏五十多裏的深山裏才有,而且常常生長在背陰處的懸崖之上。大哥馬上問清楚那種藥的特征,長相,然後把我托付給一個鄰居,一個人隻身去了那座深山。三天後,大哥回來了,高興的舉着剛剛采來的藥材對我說:“弟弟,你看,哥哥把藥采回來了,這下你的腿有治了。”說完,一瘸一拐的去熬藥。哥哥轉過身的時候,我看到他的腿緊緊的和褲腿貼到一起,等大哥把藥熬好端着進房的時候,我一把拉住大哥:“哥哥,你把褲腿挽起來我看看。”大哥一個勁的後退,說:“這有啥看頭。”我攥住大哥的手不撒,堅持讓大哥把他的褲腿挽起來。大哥看看我,隻好把褲腿挽了起來。在大哥的腿上有一個傷疤還在滴着血。我一下子哭了,把大哥遞給我的藥碗一推,對大哥說:“我不吃這些藥了,我的腿也不治了。”大哥聽我說完這些話,“啪”的給了我一巴掌。這一巴掌把我和大哥都打楞了。大哥的眼睛裏流着淚呆在那裏半天沒有說話。我也流着淚發着呆。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大哥才醒過來一般,過來拉着我的手,對我說:“好弟弟,既然大哥答應了母親要好好照顧你,大哥一定不會讓你受委屈。隻要你的腿好了,能夠自己走了,哥哥就會輕松許多。那時,你好好讀你的書,哥哥好好伺弄地裏的莊稼,沒有幾年我們就會過上好日子的。”聽了大哥的話,我趴到大哥的懷裏痛哭起來,一邊抽泣着一邊對大哥說:“大哥,都是我不好,拖累了你。”大哥拍拍我的後背:“傻弟弟,你這是說得啥話?我們是親生的哥倆不是。”說完,把藥碗端過來拿到我的嘴邊:“來,弟弟,聽話,把藥喝了。哥哥希望你的腿早些好起來。”我一仰頭把藥喝了進去。

這個偏方還真的管用。我喝了一個多月,腿上便有了感覺。看到我的病有了起色,大哥好像比我還要高興一,從此他經常跑出五十多裏的去給我挖那種草藥。一次,大哥又進了山,按照約定的時間他沒有回來,又過了一天還沒有回來,我央求那位每天背着我上學的鄰居,喊上幾個人去找我大哥。他們走了之後的第二天回來了,是把大哥背回來的。原來大哥爲了給我采藥,爬到一座懸崖上,一不留神,從懸崖上掉了下來,跌到一個大坑裏,昏迷了二天。直到村民找了上去,才把大哥從懸崖中救出。

轉眼三年過去了,在大哥的精心護養下,我的腿奇迹般地好了。當我能夠自己下地走路的時候,大哥把我領到父母的墳前,跪下磕了三個頭,大哥哭泣着對父母說:“爸爸,媽媽,我把弟弟的病治好了,我把弟弟的病治好了。”說完,摟着我我們抱頭痛哭了一場。

我小學畢業了,成績是我們那個學校最好的。大哥知道了這個消息,高興的跳了起來,對我說:“弟弟,好弟弟,你好好學,大哥一定供你上大學。”說完,又把我帶到父母的墳前讓我在那裏發了誓:“我一定好好學習,争取考上大學。”

從此,大哥更忙了,他不但盡力伺弄好地裏的莊稼還不斷的督促我學習,不準我有任何懈怠。

到我上高中的時候,大哥已經二十五歲了。在農村二十五歲還沒有說上對象就成了老大難。盡管中間也不斷的有鄉裏鄉親幫着給提了幾個對象,可我大哥卻對人家說:“弟弟不成年,我不會成家的。”就這樣,大哥的婚事耽誤下來。

我知道大哥對村裏的一個姑娘早有好感,那個姑娘對大哥的印象也不錯,可對方主動前來說親的時候,大哥對媒人說,必須等我考上大學才能考慮這件事情。姑娘一氣之下又找了一個人家。以後,不管是誰來說親,大哥的條件都是這樣,絲毫不容有任何更改。我曾經勸過大哥,大哥說:“這些事不需要你來操心,你的任務就是搞好學習,争取能夠考上大學。”那時,許多好的姑娘就是這樣和我大哥擦身而過。有的鄰居曾經偷偷和我說過:“你呀,真應該對得起你大哥,他爲了你什麽都豁出去了。”

我高中畢業了。總算對得起大哥的一片苦心,順利的考上了大學。接到錄取通知書的那天,我又跟着大哥來到父母墳前,大哥對父母說:“爸爸,媽媽,弟弟争氣,終于考上大學了。”等大哥說完,我在父母墳前磕了三個頭,對大哥說:“大哥,我考上了大學,你的事情也應該考慮一下了,不要光想着我。”大哥的臉色一暗,用其他話支吾過去。

大哥知道,能夠把我打發上大學,就已經很不容易了。前幾年爲了給我治病,家裏能夠賣的的東西幾乎都已經賣光了,現在爲了給我湊足學費,大哥又把他喂的豬養的雞全都賣了還是不夠,又厚着臉皮從鄉裏鄉親那裏借的錢,這才勉勉強強夠我第一年的學費,可我的生活費卻還沒有着落。大哥爲了讓我不受委屈,背着我偷偷把地裏的青苗典當了出去。我走的前一天,大哥還專門去了一趟縣城爲我買的新衣服,置辦的新用具。

汽車開動那一霎那,我從車窗裏看過去,大小夥子的大哥竟和一個女人般抹着眼淚。

在學校我整天無憂無慮的生活着,盡管我也打工,也搞點勤工儉學,可大部分時間我從來沒有爲生活操心,也沒有爲手中缺過錢而難過。我那時根本不知道大哥那來的錢,總是隔三差五的給我寄來,盡管我一再給大哥去信,告訴他我這裏一切都好,手裏的錢已經足夠,并告訴大哥,不要光想着我,有點錢自己攢起來等着給我娶個大嫂,可大哥不聽,仍是不斷的給我寄錢,并來信叮囑我,不管遇到什麽情況都要好好學習,家裏一切都好,收入也不錯,請我放心。

連續幾個假期,大哥都不準我回家,說是家裏一切很好,讓我利用假期時間好好學習。當時我想這樣也好,我利用假期打打工掙點錢,幫助一下大哥讓他減輕一點負擔,于是,就聽從了大哥的囑咐,利用假期出去打工,掙的錢自己攢起來準備等回去時交給大哥,讓他有個驚喜,同時也爲他早日成家做個準備。

中間,曾經有幾個老鄉來到我這裏,我向他們打聽我大哥的情況,他們都說你大哥挺好的。當我問到最近有沒有人給他介紹對象,老鄉告訴我,有,有,有好幾個呢。我又問有沒有說成的,幾個老鄉不語。隻有一個老鄉告訴我,說是有位姑娘聽說了我哥的情況,主動上門,可你大哥死活不同意,說姑娘太年輕,怕耽誤了姑娘的前程,氣的姑娘哭着回了家。知道這件事情後,我馬上寫了一封信給大哥,希望他不要光爲我考慮,也要考慮考慮自己的事情。信發出去有半個多月,我卻沒有收到大哥的回信。那幾天老是感覺心裏不踏實,不光書看不下去,連做其他事情也提不起興趣來,總感覺家裏好像發生了什麽事情一般。周日,我向學校請了假,準備回去看看大哥,我還沒有走,大哥的信到了,他告訴我前幾天生了一場病,耽誤了給我回信。現在病已經好了,讓我不要惦記他,并且随信又寄來幾百元錢。收到大哥的信我才放了心,放棄了回家的打算,把大哥寄來的錢和我最近打工掙來的錢一起存起來,準備等畢業時回家親手交給大哥,讓他找個對象,好好享受一下生活。

大學生活結束了,我迫不及待的回到家中。到家才知道,大哥爲了不讓我在學校受委屈,竟然經常去賣血,他爲了不讓我知道,還專門告訴鄉親,不管誰見到我都不要告訴我實情。那次我給他去信,他剛剛賣完血,因身體極度缺少營養病倒了,可他又怕我擔心,醒來後強掙紮着身子給我寫了信,委托老鄉幫助他把信寄走,并把那次賣血的錢一起寄給了我。知道了大哥的這些事情,我顫抖着手把在學校時存的錢拿出來,把它們交給大哥,讓大哥好好補養一下身體。大哥拿着我遞給他的錢,高興的說:“還是我弟弟,知道疼他大哥。”我聽了大哥的話,鼻子一酸,眼淚差點掉出來。大哥爲我付出的那麽多,我什麽也沒有做,大哥卻說這樣的話。

爲了和大哥住的近一點,以後能夠照顧他,我主動放棄了在大城市工作的機會,回到我們那個縣城當了一名公務員。領到第一個月工資的時候,我滿心歡喜的回到大哥家裏,希望用我的微薄之力幫助大哥早日找上一個對象。這時,我大哥雖然才是三十多的人,可看上去卻好像有五十歲了。他的臉上布滿皺紋,頭上的頭發幾乎全白了。

大哥一直沒有找對象,直到我結婚有了自己的家。結婚後,我把大哥對我的恩情和對象說了。對象和我一起回到鄉下。我們準備把大哥接出來和我們一起過。我要把他當作我的父親養起來,用我的一生回報大哥對我的恩情,盡管我知道,大哥的恩情我是永遠報答不完的。

哥哥的恩情如何报答简介:领到第一个月的工资,我就迫不及待的赶到乡下老家,推开大哥的门,第一句话就是:“哥哥,我领到工资了。”说完,把这个月的工资悉数交给大哥。大...

领到第一个月的工资,我就迫不及待的赶到乡下老家,推开大哥的门,第一句话就是:“哥哥,我领到工资了。”说完,把这个月的工资悉数交给大哥。大哥颤抖着手,接过那些崭新的钞票,数了数,对我说:“好兄弟,你终于成人了。有出息了。”说完,把那些钱递给我。我说:“哥,这些钱是我孝顺你的。”“这是什么话,哥哥怎能用你的钱。你自己留着,以后你的日子还长着呢。”说完,大哥硬生生的把钱塞给我。

我拿着大哥塞来的钱,扑通一下跪到地上,给大哥磕了三个头,流着泪对大哥说:“大哥,我一定好好攒钱,把你如同父亲般养起来。”

在我小的时候,父母相继去世。母亲走的晚,在她临走的时候,拉着我的手对大哥说:“你是老大,弟弟妹妹以后全就靠你了,你一定把他们养大成人。”哥哥含着泪答应了。当时我五岁,上面有个姐姐八岁,大哥才刚刚十四岁。从此,哥哥辍学在家专门照顾我们俩。

十四岁的孩子从此挑起家庭的重担,门里门外的忙活着。过了二年,姐姐不知道得了什么病,半夜发烧凌晨就死了,从此,我和大哥相依为命,大哥一直把我当作孩子养了起来。

我到上学的年龄了,大哥求爷爷告奶奶的把我送到学校,一再嘱咐我:“弟弟,一定好好学习,哥哥拼了命也要让你把学习学好。”说完,大哥搂着我痛哭起来。那时我还小,无法体会大哥的心情,以后我才知道大哥是多么羡慕我,因为他无法完成他的学业。

上小学二年纪的时候,那天放学回家走到半路就感到我的腿难受,勉强回到家里双腿已不能动了。在地里干活的哥哥知道消息,立马回到家中,用手按摩着我的双腿,一个劲的问我:“弟弟,弟弟,你这是怎么了?”说完,一把把我背到背上去了乡医院。医生看完摇摇头,告诉大哥,他也不知道我到底得了什么病,建议把我送到大医院看大夫。说是容易做着难啊,大哥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变卖掉,才勉强够我们俩的路费。看看手里这点可怜的钱,大哥二话没说,背上我徒步进了城。八十里多的山路,瘦小的大哥硬是走了接近一天。好不容易到了县医院,大夫看完仍是摇摇头。大哥扑通一下跪在大夫面前,哭着央求大夫,希望他们想想办法治好我的病,大夫还是摇头。大哥无法,只好又把我背了回来。

到家后,大哥四处打听各种偏方,希望奇迹能够出现。好心的老乡也到处帮着大哥打听,一时,我家里竟积攒了许多治病的偏方,有了偏方没有药也是白搭,大哥又开始学着上山采中药回来为我治病。同时,为了不耽误我的学习,他每天早晨把我背到学校,然后一个人上山,等下午从山上回来的时候再赶到学校把我背回家。

我不知道大哥为了给我采药吃了多少苦,只知道每次看到他来学校背我的时候脸上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有时还会一瘸一拐的走来。我曾多少次哭着对大哥说:“哥哥,我不治了。”大哥总是生气的对我说:“别说傻话,哥哥还指望你以后有出息呢。”

一次,大哥不知道从那里打听到一个偏方,说是治我这种病特别管用,不过那种药材特别难采,只有离我们这里五十多里的深山里才有,而且常常生长在背阴处的悬崖之上。大哥马上问清楚那种药的特征,长相,然后把我托付给一个邻居,一个人只身去了那座深山。三天后,大哥回来了,高兴的举着刚刚采来的药材对我说:“弟弟,你看,哥哥把药采回来了,这下你的腿有治了。”说完,一瘸一拐的去熬药。哥哥转过身的时候,我看到他的腿紧紧的和裤腿贴到一起,等大哥把药熬好端着进房的时候,我一把拉住大哥:“哥哥,你把裤腿挽起来我看看。”大哥一个劲的后退,说:“这有啥看头。”我攥住大哥的手不撒,坚持让大哥把他的裤腿挽起来。大哥看看我,只好把裤腿挽了起来。在大哥的腿上有一个伤疤还在滴着血。我一下子哭了,把大哥递给我的药碗一推,对大哥说:“我不吃这些药了,我的腿也不治了。”大哥听我说完这些话,“啪”的给了我一巴掌。这一巴掌把我和大哥都打楞了。大哥的眼睛里流着泪呆在那里半天没有说话。我也流着泪发着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大哥才醒过来一般,过来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好弟弟,既然大哥答应了母亲要好好照顾你,大哥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只要你的腿好了,能够自己走了,哥哥就会轻松许多。那时,你好好读你的书,哥哥好好伺弄地里的庄稼,没有几年我们就会过上好日子的。”听了大哥的话,我趴到大哥的怀里痛哭起来,一边抽泣着一边对大哥说:“大哥,都是我不好,拖累了你。”大哥拍拍我的后背:“傻弟弟,你这是说得啥话?我们是亲生的哥俩不是。”说完,把药碗端过来拿到我的嘴边:“来,弟弟,听话,把药喝了。哥哥希望你的腿早些好起来。”我一仰头把药喝了进去。

这个偏方还真的管用。我喝了一个多月,腿上便有了感觉。看到我的病有了起色,大哥好像比我还要高兴一,从此他经常跑出五十多里的去给我挖那种草药。一次,大哥又进了山,按照约定的时间他没有回来,又过了一天还没有回来,我央求那位每天背着我上学的邻居,喊上几个人去找我大哥。他们走了之后的第二天回来了,是把大哥背回来的。原来大哥为了给我采药,爬到一座悬崖上,一不留神,从悬崖上掉了下来,跌到一个大坑里,昏迷了二天。直到村民找了上去,才把大哥从悬崖中救出。

转眼三年过去了,在大哥的精心护养下,我的腿奇迹般地好了。当我能够自己下地走路的时候,大哥把我领到父母的坟前,跪下磕了三个头,大哥哭泣着对父母说:“爸爸,妈妈,我把弟弟的病治好了,我把弟弟的病治好了。”说完,搂着我我们抱头痛哭了一场。

我小学毕业了,成绩是我们那个学校最好的。大哥知道了这个消息,高兴的跳了起来,对我说:“弟弟,好弟弟,你好好学,大哥一定供你上大学。”说完,又把我带到父母的坟前让我在那里发了誓:“我一定好好学习,争取考上大学。”

从此,大哥更忙了,他不但尽力伺弄好地里的庄稼还不断的督促我学习,不准我有任何懈怠。

到我上高中的时候,大哥已经二十五岁了。在农村二十五岁还没有说上对象就成了老大难。尽管中间也不断的有乡里乡亲帮着给提了几个对象,可我大哥却对人家说:“弟弟不成年,我不会成家的。”就这样,大哥的婚事耽误下来。

我知道大哥对村里的一个姑娘早有好感,那个姑娘对大哥的印象也不错,可对方主动前来说亲的时候,大哥对媒人说,必须等我考上大学才能考虑这件事情。姑娘一气之下又找了一个人家。以后,不管是谁来说亲,大哥的条件都是这样,丝毫不容有任何更改。我曾经劝过大哥,大哥说:“这些事不需要你来操心,你的任务就是搞好学习,争取能够考上大学。”那时,许多好的姑娘就是这样和我大哥擦身而过。有的邻居曾经偷偷和我说过:“你呀,真应该对得起你大哥,他为了你什么都豁出去了。”

我高中毕业了。总算对得起大哥的一片苦心,顺利的考上了大学。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我又跟着大哥来到父母坟前,大哥对父母说:“爸爸,妈妈,弟弟争气,终于考上大学了。”等大哥说完,我在父母坟前磕了三个头,对大哥说:“大哥,我考上了大学,你的事情也应该考虑一下了,不要光想着我。”大哥的脸色一暗,用其他话支吾过去。

大哥知道,能够把我打发上大学,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前几年为了给我治病,家里能够卖的的东西几乎都已经卖光了,现在为了给我凑足学费,大哥又把他喂的猪养的鸡全都卖了还是不够,又厚着脸皮从乡里乡亲那里借的钱,这才勉勉强强够我第一年的学费,可我的生活费却还没有着落。大哥为了让我不受委屈,背着我偷偷把地里的青苗典当了出去。我走的前一天,大哥还专门去了一趟县城为我买的新衣服,置办的新用具。

汽车开动那一霎那,我从车窗里看过去,大小伙子的大哥竟和一个女人般抹着眼泪。

在学校我整天无忧无虑的生活着,尽管我也打工,也搞点勤工俭学,可大部分时间我从来没有为生活操心,也没有为手中缺过钱而难过。我那时根本不知道大哥那来的钱,总是隔三差五的给我寄来,尽管我一再给大哥去信,告诉他我这里一切都好,手里的钱已经足够,并告诉大哥,不要光想着我,有点钱自己攒起来等着给我娶个大嫂,可大哥不听,仍是不断的给我寄钱,并来信叮嘱我,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要好好学习,家里一切都好,收入也不错,请我放心。

连续几个假期,大哥都不准我回家,说是家里一切很好,让我利用假期时间好好学习。当时我想这样也好,我利用假期打打工挣点钱,帮助一下大哥让他减轻一点负担,于是,就听从了大哥的嘱咐,利用假期出去打工,挣的钱自己攒起来准备等回去时交给大哥,让他有个惊喜,同时也为他早日成家做个准备。

中间,曾经有几个老乡来到我这里,我向他们打听我大哥的情况,他们都说你大哥挺好的。当我问到最近有没有人给他介绍对象,老乡告诉我,有,有,有好几个呢。我又问有没有说成的,几个老乡不语。只有一个老乡告诉我,说是有位姑娘听说了我哥的情况,主动上门,可你大哥死活不同意,说姑娘太年轻,怕耽误了姑娘的前程,气的姑娘哭着回了家。知道这件事情后,我马上写了一封信给大哥,希望他不要光为我考虑,也要考虑考虑自己的事情。信发出去有半个多月,我却没有收到大哥的回信。那几天老是感觉心里不踏实,不光书看不下去,连做其他事情也提不起兴趣来,总感觉家里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周日,我向学校请了假,准备回去看看大哥,我还没有走,大哥的信到了,他告诉我前几天生了一场病,耽误了给我回信。现在病已经好了,让我不要惦记他,并且随信又寄来几百元钱。收到大哥的信我才放了心,放弃了回家的打算,把大哥寄来的钱和我最近打工挣来的钱一起存起来,准备等毕业时回家亲手交给大哥,让他找个对象,好好享受一下生活。

大学生活结束了,我迫不及待的回到家中。到家才知道,大哥为了不让我在学校受委屈,竟然经常去卖血,他为了不让我知道,还专门告诉乡亲,不管谁见到我都不要告诉我实情。那次我给他去信,他刚刚卖完血,因身体极度缺少营养病倒了,可他又怕我担心,醒来后强挣扎着身子给我写了信,委托老乡帮助他把信寄走,并把那次卖血的钱一起寄给了我。知道了大哥的这些事情,我颤抖着手把在学校时存的钱拿出来,把它们交给大哥,让大哥好好补养一下身体。大哥拿着我递给他的钱,高兴的说:“还是我弟弟,知道疼他大哥。”我听了大哥的话,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出来。大哥为我付出的那么多,我什么也没有做,大哥却说这样的话。

为了和大哥住的近一点,以后能够照顾他,我主动放弃了在大城市工作的机会,回到我们那个县城当了一名公务员。领到第一个月工资的时候,我满心欢喜的回到大哥家里,希望用我的微薄之力帮助大哥早日找上一个对象。这时,我大哥虽然才是三十多的人,可看上去却好像有五十岁了。他的脸上布满皱纹,头上的头发几乎全白了。

大哥一直没有找对象,直到我结婚有了自己的家。结婚后,我把大哥对我的恩情和对象说了。对象和我一起回到乡下。我们准备把大哥接出来和我们一起过。我要把他当作我的父亲养起来,用我的一生回报大哥对我的恩情,尽管我知道,大哥的恩情我是永远报答不完的。

哥哥的恩情如何报答

1.分析论文的主题.仔细检查给定的论文命题或主题.主题中通常有一个或多个核心词.分析主题这一步非常重要,在理解了主题的含义之后,才不会离题.

2.确定文章的核心思想.看看给定的主题或命题,一定要确定要表达的思想中心.此外,您的观点不能含糊不清.否则,这篇文章将会脱离中心或一团糟.

3.确定风格,一方面结合给定主题,另一方面结合个人写作知识.例如,我擅长讨论论文和议论散文,写叙述性的文章就容易写的就像流水帐.因此,在写作之前,你必须看看这篇文章适合哪种风格,并且必须看看自己的特点.

4.梳理文章的材料,无论是考试论文还是通常的论文练习,在写作时肚子没有墨水就写不出好文章.所以你一方面需要在平时阅读,积累知识和材料,然后在考试中才会获得灵感.另一方面,在写作之前,最好对可能的材料类别进行排序以整理有效材料.

5.在起草教学大纲之前,教师会要求我们在文章前面写一个大纲,并将段落的顺序与写作前的内容联系起来.只有这样我们的文章才有连贯性.

标签:报答迫不及待老家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上一篇:卖鞋的爸爸
下一篇:返回列表
优美作文简介
优美作文创始人
写作方法:确定中心,写出深意。我们要着于挖掘所写事件中含有的生活哲理或找出它闪光的地方,反复思考,确定文章的中心思想。即善于从普通的小事中写出深意来。
文章的六要素要交待清楚。一件事情的发生,离不开时间、地点、人物、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这六方面,即常说的“六要素”,只有交待清楚这几方面,才能使读者对所叙述的事,有个清楚、全面的了解。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方可百战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