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感人故事在纸张的角落里诠释一种悲情

在纸张的角落里诠释一种悲情

优美作文头像
创始人 剑气冲山
更新时间:2016-10-27 01:42:37 阅读:

閃着寒光的刀定是鋒利的。

這世界裏有一種刀,它是由一種叫“悲傷”的材料鑄成的。它揮舞着寒光劈向狂亂的人群,世界被肢解得粉碎。她揮向快樂的女人,劈開的一半是眼淚,另一半仍是眼淚;它又砍向男人,一半也許是眼淚,另一半卻是一個含淚的女人。

當它劈向我的時候.......

(一)

在縣城醫院一張粗陋的病床上,父親死死的攥着我的手。“大峰,我是最能挺的人,可我實在受不了,讓我起來,疼!啊,嗚......”。我克制自己不和他說話,用力的按着他。醫生輕蹑的走進來,換上新的藥水,臨走時囑咐:“千萬不能讓病人動,會增加他的顱内出血量,看好脈搏器”。“好的”我答到。父親又動了,我費力的摁住他的肩膀。

門又開了,是弟弟。“大哥,媽剛回來,讓你出去說話,我來看着”。我一臉疑惑的推門出去。母親在走廊盡頭的窗戶那站着,我一邊走一邊注視着她。她瘦了很多。路燈透過窗戶照進來,使她現得有些佝偻。是啊,和父親一起下崗後,每天她都和父親騎着摩托帶着大筐去三四十裏外的河邊上魚,回來還要在市場蹲着賣一天,折騰的。此刻,心裏不清楚是一種什麽滋味。“媽,什麽事啊?”“大峰,你今天這麽忙着回來沒耽誤你實習吧,本來不想告訴你,可你爸那樣,我怕......還好現在多少穩定了,你實習怎麽樣......”我猜到了,她繞着彎子說來說去是想到了我的學費。我估計她剛才是出去借錢了。“媽,說這些幹啥,我爸這樣我晚些回學校,留下護理他”。說完轉身我就向病房走去,可我感到了,母親在我後面哭了。

第二天母親又消失了一整天。晚上回來才知道她去了一個鄉下的親屬家,挪來了兩千元錢。“說什麽也不能讓你爸斷藥啊!我看到她說這話時執着甚至略帶些孩童氣的表情,心裏又湧起了一種不清楚的滋味。

父親的藥費轉眼就把這兩千元預付光了。父親隻能吃流食,于是母親就去醫院附近的小吃和粥鋪給父親賒粥,至于我們娘仨就是嚼方便面就着饅頭(提前買的)。我真的很難想象得到,一個50多歲的女人,每天拿着飯盒去看人家的臉色賒粥時是一種什麽樣的情形。每天母親捧着飯盒回來,我的眼淚總是忍不住要下來,真的忍不住。可這樣也沒熬過多久,終于有一天母親拎着空飯盒回來了,誰能容忍的了幹賒不還的主呢?我們的“幹糧”也要斷了。母親呆呆的坐在那看着深睡的父親。外面下起了雪,我和母親都默默無語。

一種不知名的情緒充斥着我。在紛紛揚揚的大雪裏一個人走着。腦子裏湧現了很多對這個世道古怪的念頭。天漸漸黑了下來,不知不覺又走回了醫院。打開病房的門,父親還在睡,母親也倚在椅子上睡着了,手裏還拿着一個湯勺。在病桌上一碗熱氣騰騰的黑米粥......“媽,你到床上睡,你又賒來粥了?”母親卻起身出去了,沒有回答我。

以後每天父親又恢複了流食,我們也有了新的“幹糧”。我總是追問母親從哪裏賒來的還是又借到了錢,她總是不說話。

一天下午,我正在給父親按摩癱瘓的身子,母親在一邊洗着被單。一個護士推門進來。沖着母親說:“大姐,你來一趟”。母親緊忙就出去了,她手上有水,出去時門沒關緊。護士的話音從樓道裏傳進來——“大姐,一個患者肝癌晚期,家裏有的是錢,就是要輸血多保幾天命,上次你輸完了讓我有這事再通知你,這次你的血型也正好......”聽到這話的一刻,我愣住了,猛然間好象明白了什麽,淚水一下噴出來,瘋一樣跑出去。“媽!你幹什麽——!”

可樓道裏空空的,已經沒有一個人影了。

(二)

我所在的高校離家裏就40多分鍾的路程,父親好多了,能回家裏護養,我就回到了學校。我開始拼命的打工找活攢學費——家教、刷碗、掏下水道、蹬三輪車送貨......轉眼幾個月過去了,我硬是積存了1000多元錢。在這期間母親給我打過很多次電話,說要給我寄夥食費或讓我回家取,當然我拒絕了,我知道她根本就拿不出來。

這1000多元除了償還平時的夥食債務,剩下540元,我決定回趟家,看望父親。

從縣火車站到家沒多遠,隔着一個貨場,我決定走捷徑,從貨場穿過去。可這一決定卻讓我記下了這一生都會讓我垂淚的一幕。

貨場裏有一條砂石路,幾盞昏暗的燈立在路旁的亂草裏,借着燈光我小心的走過去。這時突然從草叢裏傳出聲音:“大峰,回來了啊”。啊!竟然是母親的聲音。尋聲看去,我看到了這樣一幕:母親在路邊的一個大坑裏平趴着,身下隐隐約約壓着一個大袋子,不知裝了什麽撐的滿滿的,腳下一個缺口的大撮子,手上一把支棱八翹的破笤帚。“媽,你在這——這是幹什麽?”“我來掃煤,這貨場裝車卸車的掉煤渣,可這裏管的嚴,不讓随便進來掃,上次就沒收我一回了,剛才我看到管理員出來檢查,來不及跑,就藏在這了。你快先回家,看!他們過來了!”母親挪了挪身子,把頭深深的掩在了草叢裏。我沒有走,我走不動,我的眼淚把我定定的粘在了原地。幾個手電筒從我身邊晃過去。母親躲過去了,這時隻見她一縱身就起來,背起袋子就向邊上的栅欄跑去。我傻了,這是我母親嗎!一張煤黑的臉,瘦得幹癟的身影,在亂草裏深一腳,溡荒_......那佝偻的身影和那重重的大袋子在我模糊的視線裏閃現,我徹底崩潰了,死命跑過去,帶着哭音,“媽,我幫你——”“不用,這活兒埋汰.....”回到家裏我已泣不成聲,膝蓋和母親的大袋子也一起落了下來,我緊緊的抱住她......

媽——!

(三)

寫下這些文字的時候,我已經有了安定的工作。可這一切将使我的一生永遠在淚水裏度過,我的世界将永遠被浸泡,心靈不時的抽泣。

今年年底回家一定還要給母親磕上三個響頭,爲她的墳茔填上幾把厚厚重重的土......

在纸张的角落里诠释一种悲情简介:闪着寒光的刀定是锋利的。这世界里有一种刀,它是由一种叫“悲伤”的材料铸成的。它挥舞着寒光劈向狂乱的人群,世界被肢解得粉碎。她挥向快乐的女...

闪着寒光的刀定是锋利的。

这世界里有一种刀,它是由一种叫“悲伤”的材料铸成的。它挥舞着寒光劈向狂乱的人群,世界被肢解得粉碎。她挥向快乐的女人,劈开的一半是眼泪,另一半仍是眼泪;它又砍向男人,一半也许是眼泪,另一半却是一个含泪的女人。

当它劈向我的时候.......

(一)

在县城医院一张粗陋的病床上,父亲死死的攥着我的手。“大峰,我是最能挺的人,可我实在受不了,让我起来,疼!啊,呜......”。我克制自己不和他说话,用力的按着他。医生轻蹑的走进来,换上新的药水,临走时嘱咐:“千万不能让病人动,会增加他的颅内出血量,看好脉搏器”。“好的”我答到。父亲又动了,我费力的摁住他的肩膀。

门又开了,是弟弟。“大哥,妈刚回来,让你出去说话,我来看着”。我一脸疑惑的推门出去。母亲在走廊尽头的窗户那站着,我一边走一边注视着她。她瘦了很多。路灯透过窗户照进来,使她现得有些佝偻。是啊,和父亲一起下岗后,每天她都和父亲骑着摩托带着大筐去三四十里外的河边上鱼,回来还要在市场蹲着卖一天,折腾的。此刻,心里不清楚是一种什么滋味。“妈,什么事啊?”“大峰,你今天这么忙着回来没耽误你实习吧,本来不想告诉你,可你爸那样,我怕......还好现在多少稳定了,你实习怎么样......”我猜到了,她绕着弯子说来说去是想到了我的学费。我估计她刚才是出去借钱了。“妈,说这些干啥,我爸这样我晚些回学校,留下护理他”。说完转身我就向病房走去,可我感到了,母亲在我后面哭了。

第二天母亲又消失了一整天。晚上回来才知道她去了一个乡下的亲属家,挪来了两千元钱。“说什么也不能让你爸断药啊!我看到她说这话时执着甚至略带些孩童气的表情,心里又涌起了一种不清楚的滋味。

父亲的药费转眼就把这两千元预付光了。父亲只能吃流食,于是母亲就去医院附近的小吃和粥铺给父亲赊粥,至于我们娘仨就是嚼方便面就着馒头(提前买的)。我真的很难想象得到,一个50多岁的女人,每天拿着饭盒去看人家的脸色赊粥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每天母亲捧着饭盒回来,我的眼泪总是忍不住要下来,真的忍不住。可这样也没熬过多久,终于有一天母亲拎着空饭盒回来了,谁能容忍的了干赊不还的主呢?我们的“干粮”也要断了。母亲呆呆的坐在那看着深睡的父亲。外面下起了雪,我和母亲都默默无语。

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充斥着我。在纷纷扬扬的大雪里一个人走着。脑子里涌现了很多对这个世道古怪的念头。天渐渐黑了下来,不知不觉又走回了医院。打开病房的门,父亲还在睡,母亲也倚在椅子上睡着了,手里还拿着一个汤勺。在病桌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黑米粥......“妈,你到床上睡,你又赊来粥了?”母亲却起身出去了,没有回答我。

以后每天父亲又恢复了流食,我们也有了新的“干粮”。我总是追问母亲从哪里赊来的还是又借到了钱,她总是不说话。

一天下午,我正在给父亲按摩瘫痪的身子,母亲在一边洗着被单。一个护士推门进来。冲着母亲说:“大姐,你来一趟”。母亲紧忙就出去了,她手上有水,出去时门没关紧。护士的话音从楼道里传进来——“大姐,一个患者肝癌晚期,家里有的是钱,就是要输血多保几天命,上次你输完了让我有这事再通知你,这次你的血型也正好......”听到这话的一刻,我愣住了,猛然间好象明白了什么,泪水一下喷出来,疯一样跑出去。“妈!你干什么——!”

可楼道里空空的,已经没有一个人影了。

(二)

我所在的高校离家里就40多分钟的路程,父亲好多了,能回家里护养,我就回到了学校。我开始拼命的打工找活攒学费——家教、刷碗、掏下水道、蹬三轮车送货......转眼几个月过去了,我硬是积存了1000多元钱。在这期间母亲给我打过很多次电话,说要给我寄伙食费或让我回家取,当然我拒绝了,我知道她根本就拿不出来。

这1000多元除了偿还平时的伙食债务,剩下540元,我决定回趟家,看望父亲。

从县火车站到家没多远,隔着一个货场,我决定走捷径,从货场穿过去。可这一决定却让我记下了这一生都会让我垂泪的一幕。

货场里有一条砂石路,几盏昏暗的灯立在路旁的乱草里,借着灯光我小心的走过去。这时突然从草丛里传出声音:“大峰,回来了啊”。啊!竟然是母亲的声音。寻声看去,我看到了这样一幕:母亲在路边的一个大坑里平趴着,身下隐隐约约压着一个大袋子,不知装了什么撑的满满的,脚下一个缺口的大撮子,手上一把支棱八翘的破笤帚。“妈,你在这——这是干什么?”“我来扫煤,这货场装车卸车的掉煤渣,可这里管的严,不让随便进来扫,上次就没收我一回了,刚才我看到管理员出来检查,来不及跑,就藏在这了。你快先回家,看!他们过来了!”母亲挪了挪身子,把头深深的掩在了草丛里。我没有走,我走不动,我的眼泪把我定定的粘在了原地。几个手电筒从我身边晃过去。母亲躲过去了,这时只见她一纵身就起来,背起袋子就向边上的栅栏跑去。我傻了,这是我母亲吗!一张煤黑的脸,瘦得干瘪的身影,在乱草里深一脚,浅一脚......那佝偻的身影和那重重的大袋子在我模糊的视线里闪现,我彻底崩溃了,死命跑过去,带着哭音,“妈,我帮你——”“不用,这活儿埋汰.....”回到家里我已泣不成声,膝盖和母亲的大袋子也一起落了下来,我紧紧的抱住她......

妈——!

(三)

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已经有了安定的工作。可这一切将使我的一生永远在泪水里度过,我的世界将永远被浸泡,心灵不时的抽泣。

今年年底回家一定还要给母亲磕上三个响头,为她的坟茔填上几把厚厚重重的土......

在纸张的角落里诠释一种悲情

1.分析论文的主题.仔细检查给定的论文命题或主题.主题中通常有一个或多个核心词.分析主题这一步非常重要,在理解了主题的含义之后,才不会离题.

2.确定文章的核心思想.看看给定的主题或命题,一定要确定要表达的思想中心.此外,您的观点不能含糊不清.否则,这篇文章将会脱离中心或一团糟.

3.确定风格,一方面结合给定主题,另一方面结合个人写作知识.例如,我擅长讨论论文和议论散文,写叙述性的文章就容易写的就像流水帐.因此,在写作之前,你必须看看这篇文章适合哪种风格,并且必须看看自己的特点.

4.梳理文章的材料,无论是考试论文还是通常的论文练习,在写作时肚子没有墨水就写不出好文章.所以你一方面需要在平时阅读,积累知识和材料,然后在考试中才会获得灵感.另一方面,在写作之前,最好对可能的材料类别进行排序以整理有效材料.

5.在起草教学大纲之前,教师会要求我们在文章前面写一个大纲,并将段落的顺序与写作前的内容联系起来.只有这样我们的文章才有连贯性.

标签:一种诠释有一种快乐悲伤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上一篇:无氧之鱼
下一篇:返回列表
优美作文简介
优美作文创始人
写作方法:确定中心,写出深意。我们要着于挖掘所写事件中含有的生活哲理或找出它闪光的地方,反复思考,确定文章的中心思想。即善于从普通的小事中写出深意来。
文章的六要素要交待清楚。一件事情的发生,离不开时间、地点、人物、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这六方面,即常说的“六要素”,只有交待清楚这几方面,才能使读者对所叙述的事,有个清楚、全面的了解。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方可百战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