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感人故事残疾院里的中国“妈妈”

残疾院里的中国“妈妈”

优美作文头像
创始人 红尘中仙
更新时间:2016-11-15 01:07:14 阅读:

開學不久,一個叫粒子的同學給我打來電話:“亭亭,明天我想帶你去我工作的地方,我想他們會喜歡你的。”粒子打工的單位是一家省立殘疾院,住的都是患有先天疾病的病人。這家殘疾院的名字很有特色,翻譯成中文就是“一個好漢三個幫”的意思,從中就能看出這家機構極爲注重團隊精神。

在新西蘭,護理是個專業性很強的工作,因爲缺專業人員,所以也招臨時工,但是對兼職學生工作條件很苛刻:必須是在醫學院學習的高年級學生,或者有過長期護理經驗的人。

這個工作,對留學生來說簡直就是“非我莫屬”。因爲全學校,也可以說在全市,隻有我一個留學生是高年級的醫學院學生。但是我知道新西蘭對護理人員的要求非常高,而且是護理情況比較複雜的病人,我是留學生,他們會要我嗎?

我把自己全新包裝了一下,拿出我在國内的學曆、成績單和英語成績,還有在北京醫院的實習證明,胸有成竹她來到福利院。

沒想到面試得心應手。看着我的簡曆,院長的眼睛直放光:“你學過中藥!懂得中醫!還會針灸!這麽年輕,就學了這麽多東西,真是太不可思議了!”一連串的驚訝聲使我有些不好意思。還沒等我回答完院長的所有提問,她已經讓人安排我的培訓時間了。

我人生的第一次打工生涯開始了,而且是在異國他鄉的新西蘭。

殘疾院分成四個“家”——男孩之家、女孩之家、幼兒園和活動中心。她被安排在男孩之家工作。他們都是高度殘疾,一切生活都需要别人幫忙。

我跟着總院長走了進去,裏面和一個普通人家一樣,有電視、沙發、壁爐、餐桌,還有電腦。正在我四處張望的時候,我突然感到有個熱乎乎的東西貼得我很近,緊接着一個很怪的聲音從我腦後傳來:“你好,我叫翰斯。”

我扭過頭看到了一張很可怕的臉:藍色的眼睛,一隻是鬥雞眼,一隻是外分眼,呲出來的大黃牙,長歪的鼻子安在同樣歪的大長臉上,一說話,脖子還一伸一伸的……我下意識地一把拉住了總院長。

沒想到,總院長卻上前一步,和那個大“怪物”又親又抱的:“親愛的翰斯,你最近好嗎?她是家裏的客人,要有禮貌,不要離人太近,你把這位小姐給吓着了。”總院長對他說。

“對不起,是我不好,我叫翰斯,歡迎你到我們家來。”那個大“怪物”恭恭敬敬地向我道歉。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突然又聽到一個好像是從錄音機裏發出的聲音:“歡迎你到我家來,我是拉克。你叫什麽名字?”接着一隻輪椅向我開過來。

男孩之家的負責人向我解釋:“他叫拉克,不會說話,但是會拼寫,他用這個能說話的拼寫板,能像正常人一樣說話。要不然,他會很孤獨的。”

原來那個機器人的聲音是從他那兒發出來的。我正琢磨這個先進的輪椅怎麽說話的時候,突然一雙大手從後面緊緊地摟住了我,一下子我的腳離地了。

總院長和男孩之家負責的女士一邊趕緊幫我下來,一邊向我後面的那個男孩做手勢,我已經猜到了是那個隻能看手語的舒恩。沒想到,這三個高度殘疾的孩子給我的開場白是如此的特别。

按照留學生每周可以打工15小時的規定,我每周有三個下午去工作。院長給我排了班,我得到一張非常具體的工作時間明細表。接下來的日子是對我的培訓,從此我開始了許多留學生涉及不到的工作。

這幾個孩子雖然都有殘疾,但是并不能把他們當作病人,凡是他們自己能做的,都盡量讓他們去做,我們隻是陪伴、照顧他們而已。

老大——拉克,毛利人,19歲,高度殘疾,不能說話也不能走路,智力隻有10歲水平。但他和當地别的同齡男孩沒有區别,愛聽搖滾,愛穿時髦衣服,而且特愛看漂亮女孩子。爲了滿足他這一“愛好”,工作人員把他的房間貼滿了美人照,就連頂棚上也是。“這樣他躺着的時候也能看到了。”我的同事一邊貼一邊自言自語。拉克喜歡對街上的漂亮美眉抛媚眼,有一次一個身穿“比基尼”的女孩從他身邊走過,拉克的大眼睛和眉毛不停地向上一挑一挑的,忙個不停。

17歲的翰斯是老二。雖然他能走路,但是右半邊身子要用夾板固定,弱視,腦積水,智力也就是5歲孩子的水平。我的一項工作就是陪他散步,來鍛煉他僅存不多的肌肉。每次我們散步回來都是他給我開院門,很紳士地說:“女士優先。”

老三舒恩16歲,就是那個從身後抱我的孩子。他高度弱智,弱視,也聽不見聲音,隻能識别一些手語。他體格壯得像頭牛,又高又大,但是他的智力也就是3歲兒童的水平。他隻對兩件事着迷——吃和睡。由于他體重過重,我們還得幫他減肥。遊泳、打棒球、散步,周一到周五沒讓他閑過。

最小的老四也有15歲了,他平時在家,隻有周末才來這裏。

男孩之家共有10來個人輪班爲他們服務,陪他們學習、玩耍、生活。大家經常一起帶着男孩子們去郊遊、遊泳、散步、逛商店、野餐,還給他們開生日宴會。

翰斯愛遊泳,大家就經常帶他遊泳;舒恩比較愛美,我們就二天兩頭領他去理發館;他們都走了,我就陪着拉克說話。有現代化設備的輔助,拉克不但會說話,而且非常健談。

一般我都是下午放學去打工,偶爾幹過幾個早班,對我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鍛煉。

别看這些孩子腦子都有毛病,但是他們也像正常孩子一樣去上學,而且他們也都是接受義務教育,國家千方百計地把他們培養成有用的人。

每天早上,我們要爲他們做許多事,就像我在國内時我媽給我做的一樣:做早飯,叫他們起床,還要給他們穿上校服。再拿出我媽催我的口氣,對他們說:“拉克,快點洗臉、刷牙,要洗幹淨,否則重洗。”“翰斯,床鋪整理好了嗎?”“舒恩,早上你想吃什麽?”“來,先把藥吃了。”

等他們全都準備好了,接他們上學的出租車已經等在門口了。他們每個人走的時候都會過來和我擁抱一下,我也要說一句:“好好聽話。”

然後,“家”裏一下清靜了。

我有的時候覺得自己真挺了不起的,比他們大不了幾歲就給他們當“媽”,還當得不錯呢。

残疾院里的中国“妈妈”简介:17岁的翰斯是老二。虽然他能走路,但是右半边身子要用夹板固定,弱视,脑积水,智力也就是5岁孩子的水平。我的一项工作就是陪他散步,来锻炼他仅存不多的肌肉。每次我们...

开学不久,一个叫粒子的同学给我打来电话:“亭亭,明天我想带你去我工作的地方,我想他们会喜欢你的。”粒子打工的单位是一家省立残疾院,住的都是患有先天疾病的病人。这家残疾院的名字很有特色,翻译成中文就是“一个好汉三个帮”的意思,从中就能看出这家机构极为注重团队精神。

在新西兰,护理是个专业性很强的工作,因为缺专业人员,所以也招临时工,但是对兼职学生工作条件很苛刻:必须是在医学院学习的高年级学生,或者有过长期护理经验的人。

这个工作,对留学生来说简直就是“非我莫属”。因为全学校,也可以说在全市,只有我一个留学生是高年级的医学院学生。但是我知道新西兰对护理人员的要求非常高,而且是护理情况比较复杂的病人,我是留学生,他们会要我吗?

我把自己全新包装了一下,拿出我在国内的学历、成绩单和英语成绩,还有在北京医院的实习证明,胸有成竹她来到福利院。

没想到面试得心应手。看着我的简历,院长的眼睛直放光:“你学过中药!懂得中医!还会针灸!这么年轻,就学了这么多东西,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一连串的惊讶声使我有些不好意思。还没等我回答完院长的所有提问,她已经让人安排我的培训时间了。

我人生的第一次打工生涯开始了,而且是在异国他乡的新西兰。

残疾院分成四个“家”——男孩之家、女孩之家、幼儿园和活动中心。她被安排在男孩之家工作。他们都是高度残疾,一切生活都需要别人帮忙。

我跟着总院长走了进去,里面和一个普通人家一样,有电视、沙发、壁炉、餐桌,还有电脑。正在我四处张望的时候,我突然感到有个热乎乎的东西贴得我很近,紧接着一个很怪的声音从我脑后传来:“你好,我叫翰斯。”

我扭过头看到了一张很可怕的脸:蓝色的眼睛,一只是斗鸡眼,一只是外分眼,呲出来的大黄牙,长歪的鼻子安在同样歪的大长脸上,一说话,脖子还一伸一伸的……我下意识地一把拉住了总院长。

没想到,总院长却上前一步,和那个大“怪物”又亲又抱的:“亲爱的翰斯,你最近好吗?她是家里的客人,要有礼貌,不要离人太近,你把这位小姐给吓着了。”总院长对他说。

“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叫翰斯,欢迎你到我们家来。”那个大“怪物”恭恭敬敬地向我道歉。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突然又听到一个好像是从录音机里发出的声音:“欢迎你到我家来,我是拉克。你叫什么名字?”接着一只轮椅向我开过来。

男孩之家的负责人向我解释:“他叫拉克,不会说话,但是会拼写,他用这个能说话的拼写板,能像正常人一样说话。要不然,他会很孤独的。”

原来那个机器人的声音是从他那儿发出来的。我正琢磨这个先进的轮椅怎么说话的时候,突然一双大手从后面紧紧地搂住了我,一下子我的脚离地了。

总院长和男孩之家负责的女士一边赶紧帮我下来,一边向我后面的那个男孩做手势,我已经猜到了是那个只能看手语的舒恩。没想到,这三个高度残疾的孩子给我的开场白是如此的特别。

按照留学生每周可以打工15小时的规定,我每周有三个下午去工作。院长给我排了班,我得到一张非常具体的工作时间明细表。接下来的日子是对我的培训,从此我开始了许多留学生涉及不到的工作。

这几个孩子虽然都有残疾,但是并不能把他们当作病人,凡是他们自己能做的,都尽量让他们去做,我们只是陪伴、照顾他们而已。

老大——拉克,毛利人,19岁,高度残疾,不能说话也不能走路,智力只有10岁水平。但他和当地别的同龄男孩没有区别,爱听摇滚,爱穿时髦衣服,而且特爱看漂亮女孩子。为了满足他这一“爱好”,工作人员把他的房间贴满了美人照,就连顶棚上也是。“这样他躺着的时候也能看到了。”我的同事一边贴一边自言自语。拉克喜欢对街上的漂亮美眉抛媚眼,有一次一个身穿“比基尼”的女孩从他身边走过,拉克的大眼睛和眉毛不停地向上一挑一挑的,忙个不停。

17岁的翰斯是老二。虽然他能走路,但是右半边身子要用夹板固定,弱视,脑积水,智力也就是5岁孩子的水平。我的一项工作就是陪他散步,来锻炼他仅存不多的肌肉。每次我们散步回来都是他给我开院门,很绅士地说:“女士优先。”

老三舒恩16岁,就是那个从身后抱我的孩子。他高度弱智,弱视,也听不见声音,只能识别一些手语。他体格壮得像头牛,又高又大,但是他的智力也就是3岁儿童的水平。他只对两件事着迷——吃和睡。由于他体重过重,我们还得帮他减肥。游泳、打棒球、散步,周一到周五没让他闲过。

最小的老四也有15岁了,他平时在家,只有周末才来这里。

男孩之家共有10来个人轮班为他们服务,陪他们学习、玩耍、生活。大家经常一起带着男孩子们去郊游、游泳、散步、逛商店、野餐,还给他们开生日宴会。

翰斯爱游泳,大家就经常带他游泳;舒恩比较爱美,我们就二天两头领他去理发馆;他们都走了,我就陪着拉克说话。有现代化设备的辅助,拉克不但会说话,而且非常健谈。

一般我都是下午放学去打工,偶尔干过几个早班,对我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锻炼。

别看这些孩子脑子都有毛病,但是他们也像正常孩子一样去上学,而且他们也都是接受义务教育,国家千方百计地把他们培养成有用的人。

每天早上,我们要为他们做许多事,就像我在国内时我妈给我做的一样:做早饭,叫他们起床,还要给他们穿上校服。再拿出我妈催我的口气,对他们说:“拉克,快点洗脸、刷牙,要洗干净,否则重洗。”“翰斯,床铺整理好了吗?”“舒恩,早上你想吃什么?”“来,先把药吃了。”

等他们全都准备好了,接他们上学的出租车已经等在门口了。他们每个人走的时候都会过来和我拥抱一下,我也要说一句:“好好听话。”

然后,“家”里一下清静了。

我有的时候觉得自己真挺了不起的,比他们大不了几岁就给他们当“妈”,还当得不错呢。

残疾院里的中国“妈妈”

1.分析论文的主题.仔细检查给定的论文命题或主题.主题中通常有一个或多个核心词.分析主题这一步非常重要,在理解了主题的含义之后,才不会离题.

2.确定文章的核心思想.看看给定的主题或命题,一定要确定要表达的思想中心.此外,您的观点不能含糊不清.否则,这篇文章将会脱离中心或一团糟.

3.确定风格,一方面结合给定主题,另一方面结合个人写作知识.例如,我擅长讨论论文和议论散文,写叙述性的文章就容易写的就像流水帐.因此,在写作之前,你必须看看这篇文章适合哪种风格,并且必须看看自己的特点.

4.梳理文章的材料,无论是考试论文还是通常的论文练习,在写作时肚子没有墨水就写不出好文章.所以你一方面需要在平时阅读,积累知识和材料,然后在考试中才会获得灵感.另一方面,在写作之前,最好对可能的材料类别进行排序以整理有效材料.

5.在起草教学大纲之前,教师会要求我们在文章前面写一个大纲,并将段落的顺序与写作前的内容联系起来.只有这样我们的文章才有连贯性.

标签:工作走路锻炼散步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优美作文简介
优美作文创始人
写作方法:确定中心,写出深意。我们要着于挖掘所写事件中含有的生活哲理或找出它闪光的地方,反复思考,确定文章的中心思想。即善于从普通的小事中写出深意来。
文章的六要素要交待清楚。一件事情的发生,离不开时间、地点、人物、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这六方面,即常说的“六要素”,只有交待清楚这几方面,才能使读者对所叙述的事,有个清楚、全面的了解。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方可百战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