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感人故事对父亲的恨

对父亲的恨

优美作文头像
创始人 窃神权
更新时间:2017-01-24 00:44:27 阅读:

有太多的話要和父親說,但我一句也說不出,隻是不停地哭,我覺得那樣委屈,又那樣歉疚。是的,我曾經那樣憎恨父親,其實在心裏,我早已原諒了他呀!

過去二十多年的成長歲月裏,我對父親的感覺隻有一個字:恨!

七十年代末,我們這些剛剛念小學的山裏孩子,鉛筆都是用家裏的菜刀和碎碗磁片削好後帶到學校使用。班上有個男同學帶來一個卷筒削筆刀,其外形是一隻桔紅色的雞尾蝦,刀片置于嘴部,身子彎成一個漂亮的弧度,惹得全班同學都對它充滿了無限的向往和愛慕,這是他當軍官的父親從烏魯木齊帶回來的。不料有一天,上完體育課回到教室,這位男同學驚惶失措地嚷着削筆刀丢了,他急得嗚嗚大哭起來。很快老師知道了這件事,于是發動全班同學查找。

最後削筆刀竟然奇怪地在我的課桌裏找到。老師舉着削筆刀要我解釋是怎麽回事。怎麽解釋呢?我确實說不出原因。老師把削筆刀遞到我手裏要我還給那位同學,我不知所措乖乖地把它送還了。當時的我不知道這就是默認了。

老師找到父親,也不知她是怎麽跟父親說的,反正父親沒有聽她把話說完就氣急敗壞地沖過來,一把拎起趴在椅子上寫作業的我,給了我一記響亮的耳光,然後抄起一把塑料直尺狠狠地抽打我的手掌,一邊打一邊要我說清楚爲什麽要拿别人的東西。這時我才意識到必須爲自己辯解。我說我沒拿,真的沒拿。沒有拿爲什麽偏偏在你的課桌裏爲什麽不在别人那裏呢?是啊,爲什麽呢?以我當時的年紀實在無法解釋清楚,隻是堅決地回答沒拿,這反而更激起了父親的怒氣。一旁的老師火上澆油地說,犯錯誤不要緊,隻要承認了改正了,就仍然是好孩子。可與生俱來的倔氣和問心無愧的坦然使我當時有種甯死不屈的勁頭。父親實在拿我沒辦法,最後尺子也打破了,我的手也紅腫起來……

這次蒙冤對我的戕害是難以言述的。如果這純粹隻是偶然的一次,或許會慢慢消融在歲月的風中,但父親的一貫粗暴,使得這件事成爲奠定我對他怨恨的基礎。

上三年級的時候,父親任教的中學提前一天放了元旦假,而我就讀的小學推遲一天放假,這樣父親就把我托付給他們食堂做飯的阿姨,她就住在學校旁邊,父親認爲她可以照顧好我。

放學後,那個阿姨把我叫去吃了晚飯後就打發我先回去睡,說過一會兒再來陪我。那天,河裏淹死了一個人,我也随很多人跑去看了。沒有看清那人的樣子,隻記得他穿了一件深綠色的帆布雨衣。當時人多,也不覺得害怕,但我一個人回房間去時,才感到恐懼一陣陣襲來,于是就格外地拴好門,推了又推,然後硬着頭皮脫衣上床,把頭緊緊捂在被子裏,大氣不敢出,而且也不敢熄燈,隻要哪裏稍微有一點兒響聲,心裏就一陣緊縮。那個晚上,阿姨一直沒有來陪我。我拼命地想睡着,可一閉眼,那個淹死的人就出現在面前,于是一直驚恐地瞪着眼睛。到了後半夜,我實在堅持不住了,迷迷糊糊地睡去,恍惚間看見那個穿着帆布雨衣的死人從水裏爬起來向我露出猙獰的笑。我一個激靈,吓出一身冷汗,就再也睡不着了,恐怖像一隻魔掌緊緊攫住我的心。慢慢挨到天亮,心裏的恐怖感和委屈徹底爆發,我再也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

那一夜的恐懼長久地留在心間,在無數個孤獨的夜晚,我常常想起那個淹死的人,想起那件深綠色的帆布雨衣。以後我對帆布雨衣也有一種說不出的害怕。偏偏在那個年代常常有人穿着這樣的雨衣出沒,也就時時讓我處于不安之中。後來父親也置了一件這樣的雨衣,不用的時候就挂在客房的釘子上,讓我無端地覺得那件雨衣像一個人樣站在那裏。

長大後,我多次責問父親,爲什麽要把我托付給一個不負責任的人?父親很無所謂的樣子爲她開脫,說那個阿姨隻有二十多歲,也不過是個孩子。

基于父親對我的态度和已久的積怨,我開始萌動一個念頭,就是要報複父親。吃飯時,我故意給他一個有小缺口或者認爲最難看的碗,或者在背後狠狠瞪他一眼。然而,粗心的父親似乎從沒在意過。

如果說父親完全不愛我,似乎也不是。念初二下學期的一個周末,我肚子疼得在床上打滾,去醫院也未查出原因。父親着急了,隻好用熱毛巾不停地給我敷肚子。他把開水倒在洗臉盆裏,然後把浸濕的毛巾擰幹趁熱敷在我的肚子上。如此反複,用了一瓶又一瓶開水,他的手也燙起了泡。

疼了一整天的結果是,我從一個女孩兒變成了一個少女。從此,父親開始每個月給我5元零用錢。

慢慢長大,與父親的關系也愈來愈僵持,後來幾乎不願和他說話。我變得敏感,憂郁,内心充滿了孤獨。這時候,我喜歡上了一個家在外地的男同學,天真而又單純地想,将來我要和他一起離開這裏,遠走高飛。那一年我17歲。

很快,父親發現了我的早戀,不由分說将我狠狠揍了一頓。這是我一生中挨得最重的一次打。在父親的眼裏,這簡直是一件傷風敗俗令他丢臉的事,可父親哪裏知道,正是他的嚴厲和專制使女兒心中充滿了悲觀和憂傷。這樣花季的年齡,本應快樂明媚,但我卻傷心地想離開這個世界或者遠走天涯。因爲這一頓打,我對父親徹底喪失了好感,甚至詛咒他不得好死!我發下毒誓,将來他老了,生活不能自理了,我就要報複他,折磨他,不給他飯吃!于是,當着他的面,我狠狠地甩出一句:将來有你好瞧的!父親當即就是一耳光把我打出了鼻血。

一年後,我外出念書。父親把我送到學校,安排好一切,走時交待了幾句要好好學習常給家裏寫信之類的話,我漠然地應答着,然後就跟父親分了手。望着父親走遠的背影,想起朱自清的《背影》,怎麽也不能理解作者對父親的那種深厚感情,怎麽也不能相信一個背影就讓他對父親生出如許感動。

我給所有的人寫信,就是不給父親寫。漸漸地,父親知道了女兒對他的冷漠,就主動給我寫信,寫的都是一些關于人生觀世界觀的大道理,很少有一句具體的與生活相關的語言。後來,父親在一封信裏婉轉地向我表示過歉意,大意是以前太嚴厲了,方法上有些不對,但我仍不能原諒他。

在外生活久了,我開始偶爾想念父親,并努力試着不再去記恨他,但一閃念間,那些挨打的場面又出現在腦海裏,傷心的感覺又清晰地爬上心頭,對父親的些許好感又被怨恨的情緒湮滅。

出嫁時,父親盡其所能爲我準備了一份豐厚的嫁妝,我明白,這是父親再一次表示歉意。記得當時爲了給我買一台滿意的電視機,父親幾乎跑遍了所有的電器商場,比較質量、比較樣式、比較售後服務。父親的腿患有風濕病,這樣多次的往返行走,非常痛苦,但他從未抱怨過一聲。

臨嫁的前夜,很晚了父親還沒有睡,他來到我的房間,掏出一個存折,說這是近兩年寫論文攢下的一筆稿費,算是自己的一點兒私房錢,要我收下,留着以後爲難時急用。他叮咛我,以後在外面無論受了怎樣的委屈,這裏都永遠是我的家,可以随時回來。父親說這些話時,眼裏噙着淚水。最後父親諔┑卣f,以前是他不好,不該把對生活的不如意發洩到孩子身上,要我原諒他。這是父親第一次正面向我道歉。當時,我的心情非常複雜,往事一齊湧上心頭,淚水奪眶而出。眼前的父親白發是那樣多,皺紋是那樣深,面容是那樣蒼老。這就是女兒發誓要報複的父親嗎?過去我隻是以一個孩子的心來理解父親的粗暴,哪裏懂得生活的困苦呢?從前那些艱辛的日子讓父親承載了太多的重負啊!隻是父親的性格過于固執,而少不更事的我又是那樣倔強,所以彼此從未心平氣和地溝通過。

此刻,有太多的話要和父親說,但我一句也說不出,隻是不停地哭,我覺得那樣委屈,又那樣歉疚。是的,我曾經那樣憎恨父親,其實在心裏,我早已原諒了他呀!

第二天,迎親的車載着我離開了家。當車門關上的時候,我看見父親摘下眼鏡轉過身去,刹那間,我的淚水又一次奪眶而出。

对父亲的恨简介:有太多的话要和父亲说,但我一句也说不出,只是不停地哭,我觉得那样委屈,又那样歉疚。是的,我曾经那样憎恨父亲,其实在心里,我早已原谅了他呀!过去二十多年的成长岁月...

有太多的话要和父亲说,但我一句也说不出,只是不停地哭,我觉得那样委屈,又那样歉疚。是的,我曾经那样憎恨父亲,其实在心里,我早已原谅了他呀!

过去二十多年的成长岁月里,我对父亲的感觉只有一个字:恨!

七十年代末,我们这些刚刚念小学的山里孩子,铅笔都是用家里的菜刀和碎碗磁片削好后带到学校使用。班上有个男同学带来一个卷筒削笔刀,其外形是一只桔红色的鸡尾虾,刀片置于嘴部,身子弯成一个漂亮的弧度,惹得全班同学都对它充满了无限的向往和爱慕,这是他当军官的父亲从乌鲁木齐带回来的。不料有一天,上完体育课回到教室,这位男同学惊惶失措地嚷着削笔刀丢了,他急得呜呜大哭起来。很快老师知道了这件事,于是发动全班同学查找。

最后削笔刀竟然奇怪地在我的课桌里找到。老师举着削笔刀要我解释是怎么回事。怎么解释呢?我确实说不出原因。老师把削笔刀递到我手里要我还给那位同学,我不知所措乖乖地把它送还了。当时的我不知道这就是默认了。

老师找到父亲,也不知她是怎么跟父亲说的,反正父亲没有听她把话说完就气急败坏地冲过来,一把拎起趴在椅子上写作业的我,给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然后抄起一把塑料直尺狠狠地抽打我的手掌,一边打一边要我说清楚为什么要拿别人的东西。这时我才意识到必须为自己辩解。我说我没拿,真的没拿。没有拿为什么偏偏在你的课桌里为什么不在别人那里呢?是啊,为什么呢?以我当时的年纪实在无法解释清楚,只是坚决地回答没拿,这反而更激起了父亲的怒气。一旁的老师火上浇油地说,犯错误不要紧,只要承认了改正了,就仍然是好孩子。可与生俱来的倔气和问心无愧的坦然使我当时有种宁死不屈的劲头。父亲实在拿我没办法,最后尺子也打破了,我的手也红肿起来……

这次蒙冤对我的戕害是难以言述的。如果这纯粹只是偶然的一次,或许会慢慢消融在岁月的风中,但父亲的一贯粗暴,使得这件事成为奠定我对他怨恨的基础。

上三年级的时候,父亲任教的中学提前一天放了元旦假,而我就读的小学推迟一天放假,这样父亲就把我托付给他们食堂做饭的阿姨,她就住在学校旁边,父亲认为她可以照顾好我。

放学后,那个阿姨把我叫去吃了晚饭后就打发我先回去睡,说过一会儿再来陪我。那天,河里淹死了一个人,我也随很多人跑去看了。没有看清那人的样子,只记得他穿了一件深绿色的帆布雨衣。当时人多,也不觉得害怕,但我一个人回房间去时,才感到恐惧一阵阵袭来,于是就格外地拴好门,推了又推,然后硬着头皮脱衣上床,把头紧紧捂在被子里,大气不敢出,而且也不敢熄灯,只要哪里稍微有一点儿响声,心里就一阵紧缩。那个晚上,阿姨一直没有来陪我。我拼命地想睡着,可一闭眼,那个淹死的人就出现在面前,于是一直惊恐地瞪着眼睛。到了后半夜,我实在坚持不住了,迷迷糊糊地睡去,恍惚间看见那个穿着帆布雨衣的死人从水里爬起来向我露出狰狞的笑。我一个激灵,吓出一身冷汗,就再也睡不着了,恐怖像一只魔掌紧紧攫住我的心。慢慢挨到天亮,心里的恐怖感和委屈彻底爆发,我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那一夜的恐惧长久地留在心间,在无数个孤独的夜晚,我常常想起那个淹死的人,想起那件深绿色的帆布雨衣。以后我对帆布雨衣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害怕。偏偏在那个年代常常有人穿着这样的雨衣出没,也就时时让我处于不安之中。后来父亲也置了一件这样的雨衣,不用的时候就挂在客房的钉子上,让我无端地觉得那件雨衣像一个人样站在那里。

长大后,我多次责问父亲,为什么要把我托付给一个不负责任的人?父亲很无所谓的样子为她开脱,说那个阿姨只有二十多岁,也不过是个孩子。

基于父亲对我的态度和已久的积怨,我开始萌动一个念头,就是要报复父亲。吃饭时,我故意给他一个有小缺口或者认为最难看的碗,或者在背后狠狠瞪他一眼。然而,粗心的父亲似乎从没在意过。

如果说父亲完全不爱我,似乎也不是。念初二下学期的一个周末,我肚子疼得在床上打滚,去医院也未查出原因。父亲着急了,只好用热毛巾不停地给我敷肚子。他把开水倒在洗脸盆里,然后把浸湿的毛巾拧干趁热敷在我的肚子上。如此反复,用了一瓶又一瓶开水,他的手也烫起了泡。

疼了一整天的结果是,我从一个女孩儿变成了一个少女。从此,父亲开始每个月给我5元零用钱。

慢慢长大,与父亲的关系也愈来愈僵持,后来几乎不愿和他说话。我变得敏感,忧郁,内心充满了孤独。这时候,我喜欢上了一个家在外地的男同学,天真而又单纯地想,将来我要和他一起离开这里,远走高飞。那一年我17岁。

很快,父亲发现了我的早恋,不由分说将我狠狠揍了一顿。这是我一生中挨得最重的一次打。在父亲的眼里,这简直是一件伤风败俗令他丢脸的事,可父亲哪里知道,正是他的严厉和专制使女儿心中充满了悲观和忧伤。这样花季的年龄,本应快乐明媚,但我却伤心地想离开这个世界或者远走天涯。因为这一顿打,我对父亲彻底丧失了好感,甚至诅咒他不得好死!我发下毒誓,将来他老了,生活不能自理了,我就要报复他,折磨他,不给他饭吃!于是,当着他的面,我狠狠地甩出一句:将来有你好瞧的!父亲当即就是一耳光把我打出了鼻血。

一年后,我外出念书。父亲把我送到学校,安排好一切,走时交待了几句要好好学习常给家里写信之类的话,我漠然地应答着,然后就跟父亲分了手。望着父亲走远的背影,想起朱自清的《背影》,怎么也不能理解作者对父亲的那种深厚感情,怎么也不能相信一个背影就让他对父亲生出如许感动。

我给所有的人写信,就是不给父亲写。渐渐地,父亲知道了女儿对他的冷漠,就主动给我写信,写的都是一些关于人生观世界观的大道理,很少有一句具体的与生活相关的语言。后来,父亲在一封信里婉转地向我表示过歉意,大意是以前太严厉了,方法上有些不对,但我仍不能原谅他。

在外生活久了,我开始偶尔想念父亲,并努力试着不再去记恨他,但一闪念间,那些挨打的场面又出现在脑海里,伤心的感觉又清晰地爬上心头,对父亲的些许好感又被怨恨的情绪湮灭。

出嫁时,父亲尽其所能为我准备了一份丰厚的嫁妆,我明白,这是父亲再一次表示歉意。记得当时为了给我买一台满意的电视机,父亲几乎跑遍了所有的电器商场,比较质量、比较样式、比较售后服务。父亲的腿患有风湿病,这样多次的往返行走,非常痛苦,但他从未抱怨过一声。

临嫁的前夜,很晚了父亲还没有睡,他来到我的房间,掏出一个存折,说这是近两年写论文攒下的一笔稿费,算是自己的一点儿私房钱,要我收下,留着以后为难时急用。他叮咛我,以后在外面无论受了怎样的委屈,这里都永远是我的家,可以随时回来。父亲说这些话时,眼里噙着泪水。最后父亲诚恳地说,以前是他不好,不该把对生活的不如意发泄到孩子身上,要我原谅他。这是父亲第一次正面向我道歉。当时,我的心情非常复杂,往事一齐涌上心头,泪水夺眶而出。眼前的父亲白发是那样多,皱纹是那样深,面容是那样苍老。这就是女儿发誓要报复的父亲吗?过去我只是以一个孩子的心来理解父亲的粗暴,哪里懂得生活的困苦呢?从前那些艰辛的日子让父亲承载了太多的重负啊!只是父亲的性格过于固执,而少不更事的我又是那样倔强,所以彼此从未心平气和地沟通过。

此刻,有太多的话要和父亲说,但我一句也说不出,只是不停地哭,我觉得那样委屈,又那样歉疚。是的,我曾经那样憎恨父亲,其实在心里,我早已原谅了他呀!

第二天,迎亲的车载着我离开了家。当车门关上的时候,我看见父亲摘下眼镜转过身去,刹那间,我的泪水又一次夺眶而出。

对父亲的恨

1.分析论文的主题.仔细检查给定的论文命题或主题.主题中通常有一个或多个核心词.分析主题这一步非常重要,在理解了主题的含义之后,才不会离题.

2.确定文章的核心思想.看看给定的主题或命题,一定要确定要表达的思想中心.此外,您的观点不能含糊不清.否则,这篇文章将会脱离中心或一团糟.

3.确定风格,一方面结合给定主题,另一方面结合个人写作知识.例如,我擅长讨论论文和议论散文,写叙述性的文章就容易写的就像流水帐.因此,在写作之前,你必须看看这篇文章适合哪种风格,并且必须看看自己的特点.

4.梳理文章的材料,无论是考试论文还是通常的论文练习,在写作时肚子没有墨水就写不出好文章.所以你一方面需要在平时阅读,积累知识和材料,然后在考试中才会获得灵感.另一方面,在写作之前,最好对可能的材料类别进行排序以整理有效材料.

5.在起草教学大纲之前,教师会要求我们在文章前面写一个大纲,并将段落的顺序与写作前的内容联系起来.只有这样我们的文章才有连贯性.

标签:父亲歉疚憎恨在心里原谅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优美作文简介
优美作文创始人
写作方法:确定中心,写出深意。我们要着于挖掘所写事件中含有的生活哲理或找出它闪光的地方,反复思考,确定文章的中心思想。即善于从普通的小事中写出深意来。
文章的六要素要交待清楚。一件事情的发生,离不开时间、地点、人物、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这六方面,即常说的“六要素”,只有交待清楚这几方面,才能使读者对所叙述的事,有个清楚、全面的了解。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方可百战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