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感人故事要饭的小女孩(真实伤感)

要饭的小女孩(真实伤感)

要饭的小女孩(真实伤感)头像
作者 阎君都市
更新时间:2017-02-18 23:05:05 阅读:

2005年秋,北京的街頭變地開始冷起來了,路上的行人不是很多,偶爾可以看見從樹上掉下來幾片發黃的樹葉,道路兩邊綠色的樹葉也開始變地成熟起來。我很喜歡北京的秋天,喜歡北京秋天的顔色。

就在我陶醉在路邊美麗秋色的時候,我認識了這樣一個家庭,一個母親帶着兩個女兒坐在路邊乞讨的家庭。路上的行人很少,偶爾也可以看見行人從這位母親和兩個女兒的身邊走過。在她們的頭頂上方是棵很大的揚柳樹,時不時還可以看見,有幾片黃色的樹葉從高空中跌落在她們面前。走近她們身邊,我才看見這位母親懷裏抱着的小女孩已經在媽媽的懷抱中睡着了。孩子很小,盡管路邊公交車發出的喇叭聲音很響,但是這個孩子在媽媽的懷抱裏睡地很舒服,好像路邊的嘈雜和她沒有什麽關系。在這位媽媽的另一邊,還有一個躺着的小女孩,這個小女孩比媽媽懷抱裏的小女孩大了很多歲。她們的面前放着乞讨用的罐子,在她們的背後還躺着幾個飲料瓶和幾盒快餐盒飯。看到我的到來,媽媽倒是沒有什麽反映,而這個小女孩的眼睛卻老是盯着我手中的照相機。看着老是盯着我手中照相機的小女孩,我發現她的臉色發紫。于是就問孩子的媽媽是不是因爲孩子沒有吃飯餓着了,或者是衣服穿少了,可是孩子的媽媽卻告訴我是孩子生病了。當我問道爲什麽不抓緊時間帶孩子到醫院看病的時候,孩子的媽媽無奈地告訴我,家裏沒有錢,隻好來北京乞讨,要點錢後再幫孩子治病。孩子的媽媽的這些話讓我感到很意外,也正是因爲這些話,從而讓我走進了她們的生活。

其實在我走進她們生活之前,還有一些原因在裏面。原先我會經常帶着一些衣服和食物看望這個家庭,每當這個時候經常會遇到一個在路邊小店賣土耳其烤肉的中年婦女,這位中年婦女告訴我,她們一家人都是騙子,白天坐在馬路邊乞讨,晚上她們就會住進大賓館裏面。她勸我不要幫助她們。于是帶着這些疑問,我認識了這個家庭的男主人,就是這位正在忙着收拾垃圾的中年人,也就是她們的一家之主。這個家庭的主人名叫楊汝才,今年31歲。據楊汝才告訴我,他有二個女兒,大女兒名叫楊丹,今年7歲。小女兒名叫周華,今年剛滿1歲。在路邊乞讨的母女三人就是他的愛人和二個女兒。他們一家來自河南省民權縣林七鄉下廟大隊雪樓西隊小楊堂莊。每到天快要黑的時候,楊汝才就會放下手中整理廢品的活兒,趕過去接他的愛人和孩子。楊汝才後背背着的孩子就是他的大女兒楊丹,楊丹今年7年。據楊汝才介紹,楊丹從小就患有先天性心髒病,由于家中沒有錢來治病,所以他們來到北京,目前隻能靠撿拾廢品和乞讨這種生活模式攢錢,準備以後爲楊丹動手術。可是如今他楊丹的病情已經惡化了,連走路都會覺得呼吸很困難,隻能在爸爸和媽媽的幫助下勉強走路。

第一次走進楊丹的家,我開始懷疑我眼前看到的情景。秋天已經過去了,冬天的寒冷也慢慢降臨。看着小楊丹和他的家人就這樣席地而睡,我開始擔心會不會凍壞楊丹和她的妹妹。同時也開始懷疑路邊小店賣土爾其烤肉的中年婦女說話的真實性。盡管我開始懷疑,但是我還是擔心我眼前看到的不是真實的一幕,也許他們還會有别的地方。帶着這樣的目的,我開始來驗證她們是不是一直住在這個地方。有時候我自己也猜想,她們晚上肯定會偷偷摸摸地到賓館休息。就這樣不知不覺中,我也變成了楊丹的鄰居,楊丹也成了我的好朋友。

天氣越來越冷了,有時候楊丹凍地直哭。每每到這個時候,楊丹的爸爸就會拉着楊丹的小手,來回在鐵路邊的小土路上慢慢走動,楊丹的爸爸告訴我這是暖身邉印畹ず退陌职肿叩暮苈驙懭绻晕⒆呖煲稽c,楊丹就會呼吸變得激烈。楊丹的爸爸傷感地告訴我,楊丹的心髒病已經到末期了。不知不覺和楊丹一家相處有一段時間了,看着我手中拿着一個黑色的照相機經常給他們家拍照,楊丹的媽媽就請求我給他們家照一張全家福。有一次楊丹的媽媽也問過我是不是記者,我告訴楊丹的媽媽我不是記者,我是來北京找工作的。近來一直沒有找到工作,所以隻好和他們一起暫時住一段時間,說這句話的時候我感覺我臉在開始變燙。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了,小楊丹全家人的生活還是按照固定的模式過着。每天早上,楊丹的爸爸就會背着楊丹來到他愛人和女兒乞讨的地方,然後楊丹的爸爸就開始忙着到處撿拾廢品。等到天快要黑的時候,再把她們接回到住處。天氣開始變地愛刮風了,有時候風中還夾帶着泥土。楊丹的爸爸告訴我說,冬天真的要來了。小楊丹是個不愛說話的孩子,隻有一次小楊丹告訴我說,她好冷。看着楊丹通紅的臉上挂着鼻涕,我隻能把我的被子蓋在楊丹的身上。由于被子送給了楊丹,我也隻能告别和他們一起居住了。

和他們在一起共同生活二個多月的日子裏,我發現我自己成熟了很多。盡管時常被寒冷将我從夢中叫醒,但是我覺得和他們相比之下我很幸福。我會時常請楊丹和她的爸爸媽媽一起到路邊的小飯店吃飯,一開始到路邊的小飯店吃飯的時候,楊丹的爸爸媽媽不敢進飯店的門,他們擔心身上髒,飯店會不把吃的賣給他們。楊丹最愛吃一道菜就是魚香肉絲。每次到飯店吃飯的時候,楊丹一開始都不太敢吃,後來我才知道,每當飯店人多的時候,楊丹就會變地很小心。有一次飯店裏面隻有我和她的家人,這次楊丹吃了很多。第二天楊丹的媽媽就告訴我,可能是楊丹昨天在飯店吃的太多了,今天鬧起了肚子。每次吃完飯,楊丹和他的家人都會經過火車道。火車道四周原本被鋼絲圍着,不知道是誰從緊圍着的鋼絲中開了一個很小的口,原本我們可以到前面路口繞過去,但是楊丹的爸爸不願意多走路,就抄近路從這個鋼絲中的小洞鑽過去。每次楊丹的爸爸把小楊丹放下的時候,我可以看見楊丹的爸爸額頭上的汗水。問及原因,楊丹的媽媽告訴我,楊丹的爸爸本來身體也很差,從小到大吃東西一直挑剔,飯也吃不太多。

時間飛快地進入到11月,11月份的北京變地已經很冷。不過在寒冷的冬天裏,還是可以經常看到晴朗的天空。每當天空晴朗的時候,我就讓楊丹的媽媽把被子拿出來曬一下,這樣會睡地舒服些。楊丹的媽媽告訴我不必拿出來曬,因爲陽光直接就可以曬到被子。說這句話的時候楊丹的媽媽開心地笑了。每次在外爲楊丹籌集手術款的時候,很多次我都真地想放棄。因爲我跑了很多家慈善機構,但是最終都沒有一家給我一個明确的答複。好多次我都想放下,然後我不再和小楊丹見面,因爲我害怕看到楊丹的眼睛。有一次我陪同楊丹的家人吃飯的時候喝醉了,醉酒後的我告訴正在吃飯的楊丹,我一定把她的病治好。然而屢次碰壁之後,我真地沒有勇氣去看望小楊丹。

這個乞讨罐子是小楊丹的爸爸從垃圾堆裏撿拾來的,聽小楊丹的爸爸告訴我,剛撿來的時候裏面有很多油漆,後來費了好大的勁才把油漆清除幹淨。每次我看見空空的乞讨罐子,我的心裏就會很難受,甚至很多次我都想站在馬路邊去乞讨,來幫助小楊丹籌集動手術的錢。時間好像是個很守信用的人,不管你是急或者不急,它都會穩步前進,沒有絲毫的停留。小楊丹的生活和剛開始我認識她們的時候一樣,好像沒有任何的改變。唯一改變的是,多了一個人經常來看望她。和楊丹相處的時間長了。從陌生到熟悉,經曆了二個多月的過程。現在的楊丹和她的家人,都把我當做他們家庭中的一個成員。每當繁華都市安靜下來的時候,我都會和楊丹的家人聊上一會兒。每次聊天的時候,楊丹都會呆呆地坐在旁邊聽。而當我們因爲某些話題而笑出聲的時候,小楊丹依然呆呆地看着我們不說話。不過小楊丹的妹妹比楊丹活潑了很多,時不時她會走到我的面前叫一聲張叔叔,然後就害羞地躲進媽媽的懷裏偷偷看我。

附近的麥當勞一直在做促銷,經常我會在不經意間收到促銷的小氣球。看着漂亮小氣球,我舍不得丢掉,沒有丢掉的小氣球自然而然地成了揚丹的玩具。每次給楊丹小氣球的時候,楊丹在手上拿上幾分鍾後就會遞給妹妹。在妹妹手中的氣球倒成了她的寶貝,就連早上剛起床的時候還會拿在手中。這天早上就在剛起床的時候,楊丹的病就突然發做了。可憐的小楊丹全身抖動着,呼吸很困難,就在楊丹呼吸最困難的時候,卻從楊丹的嘴裏清楚的說出“張叔叔救我”這幾個字。楊丹在她的床上痛苦地掙紮着,在一旁的爸爸媽媽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小楊丹的爸爸在一旁低頭不語,而小揚丹的媽媽則拿着已經完全發黑的毛巾,不停擦着眼淚。楊丹的妹妹卻好奇地看着發抖的姐姐。當我從楊丹媽媽的手中拿過毛巾,準備給楊丹擦掉臉上汗水的時候,我才看見洗臉盆裏的水已經不能再用了。我要求楊丹的媽媽再打點水來給楊丹擦臉,楊丹的媽媽告訴我,這點水還是頭幾天下雨的時候接來的,現在已經用完了。第二天一早,我就匆匆忙忙趕過去看望楊丹,讓我高興的是楊丹現在好多了。看着我的到來楊丹的妹妹靠在媽媽的身邊高興地笑了,楊丹好象并沒有注意到我的到來。楊丹一直非常喜歡靠在媽媽的懷抱裏,看着從他們身旁飛馳而過的火車。楊丹的媽媽告訴我自從楊丹近來經常發病之後,楊丹一直吵着要坐火車回家。楊丹的媽媽告訴我過段時間就回家,因爲她肚子裏的孩子也快要生了。北京的冬天下雨的機會不是很多,長時間不下雨,小楊丹家的日常用水就會短缺。由于長時間沒有洗臉,小楊丹妹妹臉上的灰塵就開始聚集在她的臉上。這天天氣暖了許多,楊丹手裏拿着一些一毛的零錢要我帶她到醫院看病。看着楊丹渴望的眼神,我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她的這個要求。

這些天我一直在期望着,一個在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演講的自稱是慈善家的答複。因爲就在一個月前,我路過北京大學校園的時候,看見紅紅的标語上寫着香港某著名服裝公司的董事長将會來北京大學演講他的慈善一生。看到這條消息的時候我差點高興的暈過去,這下楊丹肯定有救了。當我聽完他慷慨激昂的演講後,第一個提出希望他來幫助楊丹。在滿滿聽忻媲拔疑钌畹叵蛩狭巳齻躬,鞠躬的時候我流淚了,在我鞠躬的時候我看見了楊丹在對我笑。而後董事長要我等他的消息,當我在醫院的大門口,給董事長的一個高級經理打了第5次電話的時候,我聽到,要我以後不要在給他打電話的聲音,此時,坐在醫院的走廊上的我徹底地絕望了。絕望的我再次來到楊丹的家。從醫院得知的消息,楊丹患得是一種先天性失缺心髒病,目前動手術大概需要2萬元,我曾經請求醫院把我做爲人質來抵押,先爲楊丹動手術的時候,耳邊卻聽到一陣笑聲。

天氣冷的厲害,一些朋友帶着他們募捐來的衣服過來看望小楊丹。每次小楊丹穿上送來的新衣服的時候,都會努力地笑一下。在我的一再勸說下,我要求楊丹的爸爸媽媽把小楊丹帶回河南民權老家,在家裏等候我的消息。楊丹的爸爸指着緊鎖在鐵欄杆上面一張半新的自行車告訴我,這是他在北京唯一的家産了。是一個來中國的留學生回國的時候送給他的,他考慮如何把自行車帶回老家騎。

2005年11月28日上午六點,我就趕往火車站送楊丹和她的家人回家。到楊丹家的家要乘坐1487次開往鄭州的火車,開車的時間是早上7點2分。楊丹的爸爸告訴我,他們昨天晚上就到火車站候車室休息了,因爲這裏面比外面暖和多了。火車上的小楊丹,看起來很高興。盡管楊丹笑地很勉強,但是我還能看見她是真的高興。楊丹的媽媽笑着告訴我,楊丹聽說要回家時,高興地昨天一晚上都沒有好好睡覺。火車就要開的時候,楊丹低聲地告訴我,她會在家裏等我去給她治病。說這句話的時候,楊丹顯得很認真,看着楊丹發紫的面孔,我自信地答應一定會去她家,把她接到北京來給她看病。聽到我這句話,楊丹第一次在我面前流淚了。7點2分火車準時的開動了,看着緩緩離我而去的火車,我突然感覺到我好像有些話和楊丹說,但是我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麽。看着遠去的火車我一個人呆站在火車站台上,不知過了多長時間。

小楊丹回家的這段日子裏,我到處奔走。讓我唯一高興地是終于有一家基金會,同意接受幫助小揚丹。2005年12月23號,按捺不住興奮地我撥通了小楊丹姥爺家的電話,通知小揚丹來北京動手術。可是奇怪的是,電話那頭靜靜地。聽我講完後,電話那邊傳來令我吃驚地消息,說,小楊丹昨天晚上心髒病發作,已經死了,就在楊丹快要死去的時候,嘴裏還說着張叔叔一定會來救她……小楊丹的離去,給了我很大地打擊。一連幾天夜裏,我就象逃兵一樣,偷偷摸摸地來到楊丹曾經居住過的家,喝醉後的我經常會聽到楊丹說張叔叔會來救我的聲音。

2006年正月初二,在我的好朋友陳劍的陪同下,我來到了楊丹的家。到了楊丹的家,才得知楊丹媽媽在過年的時候生了個男孩。躺在床上的這位奶奶就是小楊丹的奶奶。第二天一大早,我見到了楊丹的爸爸,楊丹的爸爸看起來瘦了很多。當我把背包裏的照片拿出來,給楊丹的爸爸的時候,楊丹的爸爸背着母親,緊緊閉着雙眼,眼角流出兩行清澈的淚。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爲什麽還要來一次楊丹的家,很多時候我真想把楊丹這個名字從我的記憶中抹去。看着我包裏面楊丹的照片,原本是想燒掉的。但後來楊丹的爸爸打電話告訴我,想要幾張楊丹的照片作個紀念。見到楊丹媽媽的時候,她正坐在床上。按照當地的風俗,剛生完孩子叫坐月子。看到我的到來,楊丹的媽媽看起來很傷心,一直沒有說話。不過楊丹的爸爸沒有把照片拿出來給楊丹的媽媽看,怕她傷心。由于楊丹的媽媽剛生産,目前就隻能住在民權縣城一個廢棄的工廠裏面。從民權縣城到楊丹的農村老家有30多公裏,爲了省錢楊丹的爸爸硬是冒着大雪騎車回來奔波。楊丹的爸爸告訴我,他現在騎的自行車還是從北京帶回來的自行車。房間裏沒有其它家具,一個煤爐在冒着熱氣。楊丹的爸爸的手可能因爲路上騎車,凍地很冷,他一直把手捂在煤爐表面上不停取暖。煤爐上的飯做好了,吃的是稀飯。吃飯的時候,沒有任何的菜。楊丹的爸爸從床底下拿出一個罐頭瓶,瓶裏裝的是滿滿的紅糖。楊丹的爸爸挖了二勺紅糖放到揚丹媽媽的碗裏。楊丹的媽媽忙着把熱飯吹涼,而在床旁邊楊丹的小妹妹則吵着要吃飯。楊丹的爸爸告訴我,他的小女兒經常會問,她的姐姐到那裏去了,爲什麽一直沒有見到姐姐。就在我離開楊丹的爸爸媽媽的時候,楊丹的小妹妹舉起她那粉紅色的小手和我說再見。揮着手的楊丹小妹妹嘴裏還含糊不清地着說,張叔叔來救姐姐了。

就在我離開楊丹家的時候,我來到了楊丹的墳前,這裏也是我的最後一站。楊丹的墳很小,在楊丹墳前長着一顆小樹,光秃秃的小樹上面開着一些樹叉,楊丹的墳上還有一些沒有融化的雪。站在楊丹的墳前,我思緒很亂,不知道應該想些什麽,或者說我該想什麽。我的眼前是一個小土堆,而且還是一個很小的土堆,恍惚中我好像又看見臉色發紫的小楊丹在對我說“張叔叔一定會來救我。”

2005年秋,北京的街头变地开始冷起来了,路上的行人不是很多,偶尔可以看见从树上掉下来几片发黄的树叶,道路两边绿色的树叶也开始变地成熟起来。我很喜欢北京的秋天,喜欢北京秋天的颜色。

就在我陶醉在路边美丽秋色的时候,我认识了这样一个家庭,一个母亲带着两个女儿坐在路边乞讨的家庭。路上的行人很少,偶尔也可以看见行人从这位母亲和两个女儿的身边走过。在她们的头顶上方是棵很大的扬柳树,时不时还可以看见,有几片黄色的树叶从高空中跌落在她们面前。走近她们身边,我才看见这位母亲怀里抱着的小女孩已经在妈妈的怀抱中睡着了。孩子很小,尽管路边公交车发出的喇叭声音很响,但是这个孩子在妈妈的怀抱里睡地很舒服,好像路边的嘈杂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在这位妈妈的另一边,还有一个躺着的小女孩,这个小女孩比妈妈怀抱里的小女孩大了很多岁。她们的面前放着乞讨用的罐子,在她们的背后还躺着几个饮料瓶和几盒快餐盒饭。看到我的到来,妈妈倒是没有什么反映,而这个小女孩的眼睛却老是盯着我手中的照相机。看着老是盯着我手中照相机的小女孩,我发现她的脸色发紫。于是就问孩子的妈妈是不是因为孩子没有吃饭饿着了,或者是衣服穿少了,可是孩子的妈妈却告诉我是孩子生病了。当我问道为什么不抓紧时间带孩子到医院看病的时候,孩子的妈妈无奈地告诉我,家里没有钱,只好来北京乞讨,要点钱后再帮孩子治病。孩子的妈妈的这些话让我感到很意外,也正是因为这些话,从而让我走进了她们的生活。

其实在我走进她们生活之前,还有一些原因在里面。原先我会经常带着一些衣服和食物看望这个家庭,每当这个时候经常会遇到一个在路边小店卖土耳其烤肉的中年妇女,这位中年妇女告诉我,她们一家人都是骗子,白天坐在马路边乞讨,晚上她们就会住进大宾馆里面。她劝我不要帮助她们。于是带着这些疑问,我认识了这个家庭的男主人,就是这位正在忙着收拾垃圾的中年人,也就是她们的一家之主。这个家庭的主人名叫杨汝才,今年31岁。据杨汝才告诉我,他有二个女儿,大女儿名叫杨丹,今年7岁。小女儿名叫周华,今年刚满1岁。在路边乞讨的母女三人就是他的爱人和二个女儿。他们一家来自河南省民权县林七乡下庙大队雪楼西队小杨堂庄。每到天快要黑的时候,杨汝才就会放下手中整理废品的活儿,赶过去接他的爱人和孩子。杨汝才后背背着的孩子就是他的大女儿杨丹,杨丹今年7年。据杨汝才介绍,杨丹从小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由于家中没有钱来治病,所以他们来到北京,目前只能靠捡拾废品和乞讨这种生活模式攒钱,准备以后为杨丹动手术。可是如今他杨丹的病情已经恶化了,连走路都会觉得呼吸很困难,只能在爸爸和妈妈的帮助下勉强走路。

第一次走进杨丹的家,我开始怀疑我眼前看到的情景。秋天已经过去了,冬天的寒冷也慢慢降临。看着小杨丹和他的家人就这样席地而睡,我开始担心会不会冻坏杨丹和她的妹妹。同时也开始怀疑路边小店卖土尔其烤肉的中年妇女说话的真实性。尽管我开始怀疑,但是我还是担心我眼前看到的不是真实的一幕,也许他们还会有别的地方。带着这样的目的,我开始来验证她们是不是一直住在这个地方。有时候我自己也猜想,她们晚上肯定会偷偷摸摸地到宾馆休息。就这样不知不觉中,我也变成了杨丹的邻居,杨丹也成了我的好朋友。

天气越来越冷了,有时候杨丹冻地直哭。每每到这个时候,杨丹的爸爸就会拉着杨丹的小手,来回在铁路边的小土路上慢慢走动,杨丹的爸爸告诉我这是暖身运动。杨丹和她的爸爸走的很慢,因为如果稍微走快一点,杨丹就会呼吸变得激烈。杨丹的爸爸伤感地告诉我,杨丹的心脏病已经到末期了。不知不觉和杨丹一家相处有一段时间了,看着我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的照相机经常给他们家拍照,杨丹的妈妈就请求我给他们家照一张全家福。有一次杨丹的妈妈也问过我是不是记者,我告诉杨丹的妈妈我不是记者,我是来北京找工作的。近来一直没有找到工作,所以只好和他们一起暂时住一段时间,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我脸在开始变烫。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小杨丹全家人的生活还是按照固定的模式过着。每天早上,杨丹的爸爸就会背着杨丹来到他爱人和女儿乞讨的地方,然后杨丹的爸爸就开始忙着到处捡拾废品。等到天快要黑的时候,再把她们接回到住处。天气开始变地爱刮风了,有时候风中还夹带着泥土。杨丹的爸爸告诉我说,冬天真的要来了。小杨丹是个不爱说话的孩子,只有一次小杨丹告诉我说,她好冷。看着杨丹通红的脸上挂着鼻涕,我只能把我的被子盖在杨丹的身上。由于被子送给了杨丹,我也只能告别和他们一起居住了。

和他们在一起共同生活二个多月的日子里,我发现我自己成熟了很多。尽管时常被寒冷将我从梦中叫醒,但是我觉得和他们相比之下我很幸福。我会时常请杨丹和她的爸爸妈妈一起到路边的小饭店吃饭,一开始到路边的小饭店吃饭的时候,杨丹的爸爸妈妈不敢进饭店的门,他们担心身上脏,饭店会不把吃的卖给他们。杨丹最爱吃一道菜就是鱼香肉丝。每次到饭店吃饭的时候,杨丹一开始都不太敢吃,后来我才知道,每当饭店人多的时候,杨丹就会变地很小心。有一次饭店里面只有我和她的家人,这次杨丹吃了很多。第二天杨丹的妈妈就告诉我,可能是杨丹昨天在饭店吃的太多了,今天闹起了肚子。每次吃完饭,杨丹和他的家人都会经过火车道。火车道四周原本被钢丝围着,不知道是谁从紧围着的钢丝中开了一个很小的口,原本我们可以到前面路口绕过去,但是杨丹的爸爸不愿意多走路,就抄近路从这个钢丝中的小洞钻过去。每次杨丹的爸爸把小杨丹放下的时候,我可以看见杨丹的爸爸额头上的汗水。问及原因,杨丹的妈妈告诉我,杨丹的爸爸本来身体也很差,从小到大吃东西一直挑剔,饭也吃不太多。

时间飞快地进入到11月,11月份的北京变地已经很冷。不过在寒冷的冬天里,还是可以经常看到晴朗的天空。每当天空晴朗的时候,我就让杨丹的妈妈把被子拿出来晒一下,这样会睡地舒服些。杨丹的妈妈告诉我不必拿出来晒,因为阳光直接就可以晒到被子。说这句话的时候杨丹的妈妈开心地笑了。每次在外为杨丹筹集手术款的时候,很多次我都真地想放弃。因为我跑了很多家慈善机构,但是最终都没有一家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好多次我都想放下,然后我不再和小杨丹见面,因为我害怕看到杨丹的眼睛。有一次我陪同杨丹的家人吃饭的时候喝醉了,醉酒后的我告诉正在吃饭的杨丹,我一定把她的病治好。然而屡次碰壁之后,我真地没有勇气去看望小杨丹。

这个乞讨罐子是小杨丹的爸爸从垃圾堆里捡拾来的,听小杨丹的爸爸告诉我,刚捡来的时候里面有很多油漆,后来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油漆清除干净。每次我看见空空的乞讨罐子,我的心里就会很难受,甚至很多次我都想站在马路边去乞讨,来帮助小杨丹筹集动手术的钱。时间好像是个很守信用的人,不管你是急或者不急,它都会稳步前进,没有丝毫的停留。小杨丹的生活和刚开始我认识她们的时候一样,好像没有任何的改变。唯一改变的是,多了一个人经常来看望她。和杨丹相处的时间长了。从陌生到熟悉,经历了二个多月的过程。现在的杨丹和她的家人,都把我当做他们家庭中的一个成员。每当繁华都市安静下来的时候,我都会和杨丹的家人聊上一会儿。每次聊天的时候,杨丹都会呆呆地坐在旁边听。而当我们因为某些话题而笑出声的时候,小杨丹依然呆呆地看着我们不说话。不过小杨丹的妹妹比杨丹活泼了很多,时不时她会走到我的面前叫一声张叔叔,然后就害羞地躲进妈妈的怀里偷偷看我。

附近的麦当劳一直在做促销,经常我会在不经意间收到促销的小气球。看着漂亮小气球,我舍不得丢掉,没有丢掉的小气球自然而然地成了扬丹的玩具。每次给杨丹小气球的时候,杨丹在手上拿上几分钟后就会递给妹妹。在妹妹手中的气球倒成了她的宝贝,就连早上刚起床的时候还会拿在手中。这天早上就在刚起床的时候,杨丹的病就突然发做了。可怜的小杨丹全身抖动着,呼吸很困难,就在杨丹呼吸最困难的时候,却从杨丹的嘴里清楚的说出“张叔叔救我”这几个字。杨丹在她的床上痛苦地挣扎着,在一旁的爸爸妈妈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小杨丹的爸爸在一旁低头不语,而小扬丹的妈妈则拿着已经完全发黑的毛巾,不停擦着眼泪。杨丹的妹妹却好奇地看着发抖的姐姐。当我从杨丹妈妈的手中拿过毛巾,准备给杨丹擦掉脸上汗水的时候,我才看见洗脸盆里的水已经不能再用了。我要求杨丹的妈妈再打点水来给杨丹擦脸,杨丹的妈妈告诉我,这点水还是头几天下雨的时候接来的,现在已经用完了。第二天一早,我就匆匆忙忙赶过去看望杨丹,让我高兴的是杨丹现在好多了。看着我的到来杨丹的妹妹靠在妈妈的身边高兴地笑了,杨丹好象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到来。杨丹一直非常喜欢靠在妈妈的怀抱里,看着从他们身旁飞驰而过的火车。杨丹的妈妈告诉我自从杨丹近来经常发病之后,杨丹一直吵着要坐火车回家。杨丹的妈妈告诉我过段时间就回家,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快要生了。北京的冬天下雨的机会不是很多,长时间不下雨,小杨丹家的日常用水就会短缺。由于长时间没有洗脸,小杨丹妹妹脸上的灰尘就开始聚集在她的脸上。这天天气暖了许多,杨丹手里拿着一些一毛的零钱要我带她到医院看病。看着杨丹渴望的眼神,我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她的这个要求。

这些天我一直在期望着,一个在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演讲的自称是慈善家的答复。因为就在一个月前,我路过北京大学校园的时候,看见红红的标语上写着香港某著名服装公司的董事长将会来北京大学演讲他的慈善一生。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我差点高兴的晕过去,这下杨丹肯定有救了。当我听完他慷慨激昂的演讲后,第一个提出希望他来帮助杨丹。在满满听众面前我深深地向他鞠了三个躬,鞠躬的时候我流泪了,在我鞠躬的时候我看见了杨丹在对我笑。而后董事长要我等他的消息,当我在医院的大门口,给董事长的一个高级经理打了第5次电话的时候,我听到,要我以后不要在给他打电话的声音,此时,坐在医院的走廊上的我彻底地绝望了。绝望的我再次来到杨丹的家。从医院得知的消息,杨丹患得是一种先天性失缺心脏病,目前动手术大概需要2万元,我曾经请求医院把我做为人质来抵押,先为杨丹动手术的时候,耳边却听到一阵笑声。

天气冷的厉害,一些朋友带着他们募捐来的衣服过来看望小杨丹。每次小杨丹穿上送来的新衣服的时候,都会努力地笑一下。在我的一再劝说下,我要求杨丹的爸爸妈妈把小杨丹带回河南民权老家,在家里等候我的消息。杨丹的爸爸指着紧锁在铁栏杆上面一张半新的自行车告诉我,这是他在北京唯一的家产了。是一个来中国的留学生回国的时候送给他的,他考虑如何把自行车带回老家骑。

2005年11月28日上午六点,我就赶往火车站送杨丹和她的家人回家。到杨丹家的家要乘坐1487次开往郑州的火车,开车的时间是早上7点2分。杨丹的爸爸告诉我,他们昨天晚上就到火车站候车室休息了,因为这里面比外面暖和多了。火车上的小杨丹,看起来很高兴。尽管杨丹笑地很勉强,但是我还能看见她是真的高兴。杨丹的妈妈笑着告诉我,杨丹听说要回家时,高兴地昨天一晚上都没有好好睡觉。火车就要开的时候,杨丹低声地告诉我,她会在家里等我去给她治病。说这句话的时候,杨丹显得很认真,看着杨丹发紫的面孔,我自信地答应一定会去她家,把她接到北京来给她看病。听到我这句话,杨丹第一次在我面前流泪了。7点2分火车准时的开动了,看着缓缓离我而去的火车,我突然感觉到我好像有些话和杨丹说,但是我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着远去的火车我一个人呆站在火车站台上,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小杨丹回家的这段日子里,我到处奔走。让我唯一高兴地是终于有一家基金会,同意接受帮助小扬丹。2005年12月23号,按捺不住兴奋地我拨通了小杨丹姥爷家的电话,通知小扬丹来北京动手术。可是奇怪的是,电话那头静静地。听我讲完后,电话那边传来令我吃惊地消息,说,小杨丹昨天晚上心脏病发作,已经死了,就在杨丹快要死去的时候,嘴里还说着张叔叔一定会来救她……小杨丹的离去,给了我很大地打击。一连几天夜里,我就象逃兵一样,偷偷摸摸地来到杨丹曾经居住过的家,喝醉后的我经常会听到杨丹说张叔叔会来救我的声音。

2006年正月初二,在我的好朋友陈剑的陪同下,我来到了杨丹的家。到了杨丹的家,才得知杨丹妈妈在过年的时候生了个男孩。躺在床上的这位奶奶就是小杨丹的奶奶。第二天一大早,我见到了杨丹的爸爸,杨丹的爸爸看起来瘦了很多。当我把背包里的照片拿出来,给杨丹的爸爸的时候,杨丹的爸爸背着母亲,紧紧闭着双眼,眼角流出两行清澈的泪。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还要来一次杨丹的家,很多时候我真想把杨丹这个名字从我的记忆中抹去。看着我包里面杨丹的照片,原本是想烧掉的。但后来杨丹的爸爸打电话告诉我,想要几张杨丹的照片作个纪念。见到杨丹妈妈的时候,她正坐在床上。按照当地的风俗,刚生完孩子叫坐月子。看到我的到来,杨丹的妈妈看起来很伤心,一直没有说话。不过杨丹的爸爸没有把照片拿出来给杨丹的妈妈看,怕她伤心。由于杨丹的妈妈刚生产,目前就只能住在民权县城一个废弃的工厂里面。从民权县城到杨丹的农村老家有30多公里,为了省钱杨丹的爸爸硬是冒着大雪骑车回来奔波。杨丹的爸爸告诉我,他现在骑的自行车还是从北京带回来的自行车。房间里没有其它家具,一个煤炉在冒着热气。杨丹的爸爸的手可能因为路上骑车,冻地很冷,他一直把手捂在煤炉表面上不停取暖。煤炉上的饭做好了,吃的是稀饭。吃饭的时候,没有任何的菜。杨丹的爸爸从床底下拿出一个罐头瓶,瓶里装的是满满的红糖。杨丹的爸爸挖了二勺红糖放到扬丹妈妈的碗里。杨丹的妈妈忙着把热饭吹凉,而在床旁边杨丹的小妹妹则吵着要吃饭。杨丹的爸爸告诉我,他的小女儿经常会问,她的姐姐到那里去了,为什么一直没有见到姐姐。就在我离开杨丹的爸爸妈妈的时候,杨丹的小妹妹举起她那粉红色的小手和我说再见。挥着手的杨丹小妹妹嘴里还含糊不清地着说,张叔叔来救姐姐了。

就在我离开杨丹家的时候,我来到了杨丹的坟前,这里也是我的最后一站。杨丹的坟很小,在杨丹坟前长着一颗小树,光秃秃的小树上面开着一些树叉,杨丹的坟上还有一些没有融化的雪。站在杨丹的坟前,我思绪很乱,不知道应该想些什么,或者说我该想什么。我的眼前是一个小土堆,而且还是一个很小的土堆,恍惚中我好像又看见脸色发紫的小杨丹在对我说“张叔叔一定会来救我。”

感人故事相关文章
更多感人故事文章
最新感人故事 >
关注:0+
2020-07-05
关注:0+
2020-07-05
关注:0+
2020-07-05
关注:0+
2020-07-05
关注:0+
2020-07-05
关注:0+
2020-07-05
最热感人故事 >
关注:5+
2016-12-18
关注:5+
2016-09-10
关注:3+
2017-04-20
关注:3+
2016-09-10
关注:1+
2020-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