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感人故事母亲的遗嘱

母亲的遗嘱

优美作文头像
创始人 鬼门线
更新时间:2017-02-18 22:40:48 阅读:

一場小雨斷斷續續地持續了數天,雨滴簌簌地落在楊林身上,秋天的雨給他的身體澆灌着絲絲冰涼。他用外套包裹着米袋匆匆地往前挪着步,記不清摔了幾次跤。小鎮通往村子的這條土路依舊記錄着他的生活。

從身上滴落的有雨水,汗水和泥水,或許還有他爲母親流下的堅強淚滴。身後有人吹着口哨,他無暇顧及那是誰,他要趕回去照顧躺在病床上的母親。

當他推開門:“誰,是林子嗎?”母親問道。

“媽,是我。”楊林走到偏廳,放下米袋,換下早已濕透的衣衫,來到母親的床前。

“你哥回來了嗎?”他母親問道。

“沒有呢,還在鎮上,叫他他不願回。”林子帶着一絲埋怨的口氣說到。

“唉,這不成氣的孩子,将來怎麽辦你說,不讓他吃點苦頭不行!”母親歎了一口氣。

“媽,沒事的,你就安心養病吧。”林子安慰到。

就在這時,他哥哥楊樹推門進來了,人未到,聲先道:“誰在說我壞話呢,我一直在你身後吹口哨叫你,你沒聽見?”

楊林心裏恨恨的,可也無話可說。卻聽母親說道:“林子,去叫你張大叔來一下,我有話對他說,咳咳…”母親最近咳嗽的越發嚴重了。

林子問道:“媽,你是不是又那不舒服了?”

“沒事…你去吧。”母親最近說話有些有氣無力了,本來送醫院的,可她不肯。面對貧困的家境,倔強的母親和好賭的哥哥,楊林總是顯得太無奈。

楊林一邊走一邊回想着這些年來的生活。父親早早地就去世了,是母親把他們兄弟兩個拉扯大,他和哥哥都沒有讀過很多書。這些年來母親的身體一直不好,他們種着幾畝地,養點魚,幫别人幹點雜活,支撐着艱難的生活,爲的是照顧躺在床上的母親。在林子眼裏,村莊魚塘和母親的病床,就是他的全部。

幾個月前,母親的身體似乎好轉了許多。可是有一天,他哥哥楊樹帶着一大幫人來到了家裏,那幫人中帶頭的沖着他和母親嚷嚷:“你們家楊樹欠我們兩萬塊錢,你們說咋辦吧!”

“兩萬!”林子看着母親的身體都是顫抖的,他沒有說話,憤怒地跑到廚房拿了一把刀沖了出來。母親呵斥住了他,哽咽這說:“還,我們還…”

那一天,母親昏了過去,他們去叫來了村長張大樹,那也是他們的表叔。深夜,他迷迷糊糊地聽到母親和張大樹在談話,至于說了什麽,他不知道。幾天後,母親奇迹般地弄來了兩萬塊錢,幫他哥還上了賭債。他很奇怪,那筆錢是從哪來的?

此時,他又叫來了張大樹,是有什麽大事嗎,他和哥哥站在一旁聽着。隻聽母親對張大樹說道:“他大叔,我要給兩個孩子立個遺囑,請你來代寫,也給做個見證。”他母親吃力的說完這一長串話後,不住地咳嗽着喘着氣。

遺囑?家裏還有什麽是母親放不下的嗎?楊林和哥哥都驚訝地看着母親。張大樹點了點頭,母親繼續說道:“我這還有兩萬塊錢,歸楊林,等我死後,這老屋,就給楊樹吧!”說完這些,母親更猛烈地咳嗽了一陣。

張大樹擡頭看了看他們倆,問道:“你們倆可有意見?”

他們都沒有說話,要在平時,他們這老屋值不了什麽錢,可是很快就要搞拆遷修路了,少說也得賠個三五萬的,楊樹自然不會有什麽意見。楊林卻是滿腹委屈,他不在乎錢,他隻是覺得,母親這樣做,不就是把自己趕出家門了嗎!可他沒有言語,他向來遵從母親的話。

母親的身體越來越差,不久,便離開了人世。母親在離世前曾把林子叫到身邊,對他說道:“孩子,好好出氣闖闖吧,也看看外面的世界,别總窩在家裏…”

林子沉浸在母親離去的悲痛之中,楊樹卻開始整理起行李,一邊對他說道:“傻小子,趕緊搬走吧,哥過兩天就把這房子賣掉了,記得帶上你的錢,那是媽留給你的。”

這嘲諷般的話語讓楊林更加傷心了,于是,也開始收拾起自己的行李。兩床破棉被,一些舊衣服,幾張值得懷念的老照片。

走的那天,張大樹來爲他送行。

路過母親的墳前,哥哥楊樹在那裏哭的悲痛欲絕:“媽呀,你可害慘我。”楊林既驚訝又感動。

張大樹在一旁說道:“林子,别怪***,在幫你哥還賭債的時候,她就已經托我把這老屋賣了,賣了四萬塊錢,你哥倆正好一人兩萬。還跟人家說好了,等她過世再來收房子…”

楊林沒聽清張大樹後來的話,眼淚就止不住地往下流淌着:“媽,媽…”他顫抖地叫着這個字,離開了村莊,走遠!

母亲的遗嘱简介:一场小雨断断续续地持续了数天,雨滴簌簌地落在杨林身上,秋天的雨给他的身体浇灌着丝丝冰凉。他用外套包裹着米袋匆匆地往前挪着步,记不清摔了几次跤。小镇通往村子的这条...

一场小雨断断续续地持续了数天,雨滴簌簌地落在杨林身上,秋天的雨给他的身体浇灌着丝丝冰凉。他用外套包裹着米袋匆匆地往前挪着步,记不清摔了几次跤。小镇通往村子的这条土路依旧记录着他的生活。

从身上滴落的有雨水,汗水和泥水,或许还有他为母亲流下的坚强泪滴。身后有人吹着口哨,他无暇顾及那是谁,他要赶回去照顾躺在病床上的母亲。

当他推开门:“谁,是林子吗?”母亲问道。

“妈,是我。”杨林走到偏厅,放下米袋,换下早已湿透的衣衫,来到母亲的床前。

“你哥回来了吗?”他母亲问道。

“没有呢,还在镇上,叫他他不愿回。”林子带着一丝埋怨的口气说到。

“唉,这不成气的孩子,将来怎么办你说,不让他吃点苦头不行!”母亲叹了一口气。

“妈,没事的,你就安心养病吧。”林子安慰到。

就在这时,他哥哥杨树推门进来了,人未到,声先道:“谁在说我坏话呢,我一直在你身后吹口哨叫你,你没听见?”

杨林心里恨恨的,可也无话可说。却听母亲说道:“林子,去叫你张大叔来一下,我有话对他说,咳咳…”母亲最近咳嗽的越发严重了。

林子问道:“妈,你是不是又那不舒服了?”

“没事…你去吧。”母亲最近说话有些有气无力了,本来送医院的,可她不肯。面对贫困的家境,倔强的母亲和好赌的哥哥,杨林总是显得太无奈。

杨林一边走一边回想着这些年来的生活。父亲早早地就去世了,是母亲把他们兄弟两个拉扯大,他和哥哥都没有读过很多书。这些年来母亲的身体一直不好,他们种着几亩地,养点鱼,帮别人干点杂活,支撑着艰难的生活,为的是照顾躺在床上的母亲。在林子眼里,村庄鱼塘和母亲的病床,就是他的全部。

几个月前,母亲的身体似乎好转了许多。可是有一天,他哥哥杨树带着一大帮人来到了家里,那帮人中带头的冲着他和母亲嚷嚷:“你们家杨树欠我们两万块钱,你们说咋办吧!”

“两万!”林子看着母亲的身体都是颤抖的,他没有说话,愤怒地跑到厨房拿了一把刀冲了出来。母亲呵斥住了他,哽咽这说:“还,我们还…”

那一天,母亲昏了过去,他们去叫来了村长张大树,那也是他们的表叔。深夜,他迷迷糊糊地听到母亲和张大树在谈话,至于说了什么,他不知道。几天后,母亲奇迹般地弄来了两万块钱,帮他哥还上了赌债。他很奇怪,那笔钱是从哪来的?

此时,他又叫来了张大树,是有什么大事吗,他和哥哥站在一旁听着。只听母亲对张大树说道:“他大叔,我要给两个孩子立个遗嘱,请你来代写,也给做个见证。”他母亲吃力的说完这一长串话后,不住地咳嗽着喘着气。

遗嘱?家里还有什么是母亲放不下的吗?杨林和哥哥都惊讶地看着母亲。张大树点了点头,母亲继续说道:“我这还有两万块钱,归杨林,等我死后,这老屋,就给杨树吧!”说完这些,母亲更猛烈地咳嗽了一阵。

张大树抬头看了看他们俩,问道:“你们俩可有意见?”

他们都没有说话,要在平时,他们这老屋值不了什么钱,可是很快就要搞拆迁修路了,少说也得赔个三五万的,杨树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杨林却是满腹委屈,他不在乎钱,他只是觉得,母亲这样做,不就是把自己赶出家门了吗!可他没有言语,他向来遵从母亲的话。

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差,不久,便离开了人世。母亲在离世前曾把林子叫到身边,对他说道:“孩子,好好出气闯闯吧,也看看外面的世界,别总窝在家里…”

林子沉浸在母亲离去的悲痛之中,杨树却开始整理起行李,一边对他说道:“傻小子,赶紧搬走吧,哥过两天就把这房子卖掉了,记得带上你的钱,那是妈留给你的。”

这嘲讽般的话语让杨林更加伤心了,于是,也开始收拾起自己的行李。两床破棉被,一些旧衣服,几张值得怀念的老照片。

走的那天,张大树来为他送行。

路过母亲的坟前,哥哥杨树在那里哭的悲痛欲绝:“妈呀,你可害惨我。”杨林既惊讶又感动。

张大树在一旁说道:“林子,别怪***,在帮你哥还赌债的时候,她就已经托我把这老屋卖了,卖了四万块钱,你哥俩正好一人两万。还跟人家说好了,等她过世再来收房子…”

杨林没听清张大树后来的话,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流淌着:“妈,妈…”他颤抖地叫着这个字,离开了村庄,走远!

母亲的遗嘱

1.分析论文的主题.仔细检查给定的论文命题或主题.主题中通常有一个或多个核心词.分析主题这一步非常重要,在理解了主题的含义之后,才不会离题.

2.确定文章的核心思想.看看给定的主题或命题,一定要确定要表达的思想中心.此外,您的观点不能含糊不清.否则,这篇文章将会脱离中心或一团糟.

3.确定风格,一方面结合给定主题,另一方面结合个人写作知识.例如,我擅长讨论论文和议论散文,写叙述性的文章就容易写的就像流水帐.因此,在写作之前,你必须看看这篇文章适合哪种风格,并且必须看看自己的特点.

4.梳理文章的材料,无论是考试论文还是通常的论文练习,在写作时肚子没有墨水就写不出好文章.所以你一方面需要在平时阅读,积累知识和材料,然后在考试中才会获得灵感.另一方面,在写作之前,最好对可能的材料类别进行排序以整理有效材料.

5.在起草教学大纲之前,教师会要求我们在文章前面写一个大纲,并将段落的顺序与写作前的内容联系起来.只有这样我们的文章才有连贯性.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优美作文简介
优美作文创始人
写作方法:确定中心,写出深意。我们要着于挖掘所写事件中含有的生活哲理或找出它闪光的地方,反复思考,确定文章的中心思想。即善于从普通的小事中写出深意来。
文章的六要素要交待清楚。一件事情的发生,离不开时间、地点、人物、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这六方面,即常说的“六要素”,只有交待清楚这几方面,才能使读者对所叙述的事,有个清楚、全面的了解。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方可百战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