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爱情故事其实我知道

其实我知道

优美作文头像
创始人 极道飘渺
更新时间:2016-10-26 04:18:01 阅读:

上車的時候,聽到有人喊我的名字,不用回頭我就确定是阿諾,雖然我沒向他辭别,但是我知道,我的行蹤從來瞞不過他,知道我要走他一定會來找我,并且想方設法的挽留我。

在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我看見阿諾神色慌張的在找停車位。車還有二十多分鍾就要開了,此時他的心裏一定急瘋了。停好車,他一轉頭便與我四目相對,望着他眼中的急切與不安,我的眼睛一陣發酸。

阿諾快步的跑過來,站在車窗下,氣喘籲籲的摸着胸口:“唉!越着急老板越有事,還趕上堵車。”

“我知道”。我對他笑笑。

“你知道?”

“嗯!”我心裏當然知道,一定是有事情拖住了你,要不然我怎麽上得了車!

“你下來呗,我有話要和你說。”

“那你快點說,來不及了,車馬上就要開了。”

“來不及了?”阿諾怔了片刻,眼神無助的看了我一眼後低下了頭。“唉!真的是來不及了,我這輩子啥好事兒都來不及趕上。就這命了,習慣了。”

我下車緩緩走到他面前。“阿諾,以後别說這麽喪氣的話。我走了以後你也沒那麽多的麻煩事兒了,你的好日子一定會慢慢開始的。”

“什麽”?阿諾狠狠的皺了一下眉頭,突然間表情嚴肅:“你就是這麽想的嗎?所以你要走?你總是這麽自以爲是!你要走了我能好的了嗎?”停頓了一下,阿諾輕輕地歎了口氣:“本來不想告訴你的,你呀,成天淨瞎想,你走不就爲了躲開我嗎?我對你好真的就成爲你的負擔了嗎?我對你沒有别的企圖,不會影響到你的幸福。我保證!”

“不是你影響我的幸福,而是我在影響你的幸福!”我的聲音有點激動。“你總是這樣的——幫我{話到嘴邊,我還是選了‘幫我’這兩個字}誰還敢做你女朋友啊?”

“你别聽别人胡說八道行嗎!我不交女朋友----其實是另有原因的,和你無關。"

“另有原因?什麽原因?”

“如果我說出來了你就不走了是吧?那我就把我僅剩的這一點隐私告訴你。”阿諾把身子探過來,壓低了聲音說:“其實我······我有病,不能讓女人懷孕!”

“你滾一邊去!”我推開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啥話都敢說。一點正型都沒有”

“真的,有詳鄷”

我又瞪了他一眼扭過頭去。沒辦法,我知道他就是這樣一個人,每次爲了接近我尋遍了各種理由和借口。我已經習慣了他的胡言亂語信口開河。

“哎,你信命嗎?”阿諾再一次把身子靠過來。

我無心理會他的話,想着既然自己去意已決,就該硬下心來。

“阿諾,車馬上就要開了,我們——沒有多少時間了,我希望我走後,時間能改變一切,你這麽好的人一定會很幸福很幸福的。結婚的時候,給我打個電話,我會祝福你們的。”說到“結婚”的時候,我的心忽然像被什麽東西刺了似的猛地一下收緊了。

“我可不着急結婚,我小的時候算命的給我看過相,說我前世有命債,這輩子就是孤獨終老的命。下輩子才會有婚姻呢,我就等下輩子了,下輩子我就能娶我的女主人了。”

“什麽女主人?”

“這可是天機啊不能洩露。”

“沒事兒我就上車了。”我一撅嘴要往車上走,阿諾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我說我說。其實呢,我前世是一條狗,快被餓死的時候被一位雙目失明的女孩子救了,從此就和那女孩兒相依爲命。後來女孩兒長大了嫁了人,有一天遭到她丈夫的毆打,我就撲上去一口把她丈夫給咬死了。之後女孩兒被夫家逼得投了河,我也被他們活活打死了”。

“然後呢?”我撇撇嘴。

“然後?然後就輪回了呗,你不就是那女的嗎?我前生所追尋的女-主-人!”他一字一頓,故意加重了語氣。

“你憑什麽就确定是我啊?”

“狗鼻子好使啊!”阿諾用手點着自己的鼻子。“成天嗅,都嗅出鼻炎來了。唉!上輩子活得窩囊啊,眼睜睜的看着别人把你娶走了,沒辦法,誰讓自己不是人呢!”

我被他的話逗得一抿嘴。“你這輩子是人不也眼看着我嫁給别人了嗎?”

“哎呀,不是沒來得及嗎,狗腿都被打斷了哪追得上你!投生那兒天我都看着你了,就在我前面,緊趕慢趕的就差一步,你先下去了一小時,那地下一小時人間就是三年哪,結果這晚一步啥事都岔開了,你所有的事兒我都沒趕上。這回再投生我可得長心眼了,我早早的就去那兒等你去,打聽好你要去的人家,我天天上家門口盯着你,長到半大我就下手,看誰還搶得過我!”

“滾吧你,成天的胡說八道。那晚了依舊是晚了,你就趕緊的再找個女主人吧,這輩子也别白活一回。”

“那可不行,狗多忠瞻。鞘翘煨裕l也勸不了。你可不能走啊,看不着主人了,那我這輩子活着也沒啥意思了."

"這個故事你編了幾天哪?也就在這騙騙我吧,讓***知道得多傷心啊,老大不小了,不找對象能行嗎?你家還指着你傳宗接代呢."

"不告訴你了嗎傳不了!我的事兒你不用管,你也不用擔心你的家庭,你老公沒準兒就是上輩子被我咬死的那個人,你倆的姻緣未斷誰也搶不走你。就當我是來給你倆還債的還不行嗎?我啥也不求,你就能讓我看見你就行,以後我離你遠點,遠遠地看着就行。”說完,阿諾怯怯地拉住我的衣角,用低得不能再低的聲音:“求你了!别走了!"

望着眼前這個男人,我的心裏不由一陣陣的絞痛,這麽多年,就是這雙溫暖的手一直在無私的扶助着自己,就是這雙深情的眼睛一直在默默地關注着自己,和自己分享着酸甜苦辣,替自己承擔着艱難困苦。我傷心時他的眉頭是皺的,我開心時他的嘴角是彎的。我受傷住院的時候,我看到他在偷偷地擦眼角。每次遇見我,他總是說:“真巧!”其實我知道,他總在費盡周折打聽我的行蹤。每次幫助我,他總是說:“我真點兒背,你一有事兒就讓我趕上。”其實我知道,隻要他一聽說我有事兒就馬上趕到。在我面前,他總是故作輕松裝出很幸福很滿足的樣子。可是我知道他把這份愛藏的很辛苦。

阿諾,你的愛,其實不用說出口,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我卻不能說,也不能愛,因爲我有丈夫我有家庭。既然不能給你愛,我想給你一個能得到愛的機會,我知道如果我不走出你的生活你就永遠不會去接受别人。

“阿諾,”我的聲音有些哽咽,“車要開了,我要上車了。你,保重!”

我狠心的一把甩開阿諾企圖抓過來的手,快步邁上了車。最後傳進耳朵裏的是阿諾極其悲涼的聲音:“别走,你走了我就完了······”

客車漸離了車站,終于忍不住回頭,遠遠望着阿諾的身影,目光像被吸住了一樣無法挪開。此刻,他周圍的一切背景都被虛化,進入眼裏的,隻有他站在車前那黯然的身影在逐漸的縮小,身後那輛黑色的淩志仿佛暗夜般的吞噬着它直至融合爲一個黑色的圓點慢慢的消失在視線中。耳邊仍不斷地交替着阿諾的聲音:“你走了······我就完了······你走了······我就完了········

日子一天天毫無生機的過着,阿諾的電話打進來隻響了一聲就被我狠心的挂斷并扔掉了電話卡。陌生的環境裏我的心像長滿了荒草,焦躁,不安,失眠!老公電話裏說,想家就回來吧,家裏需要你!

回到家裏,一切都是老樣子隻是——不見了阿諾!阿諾仿佛世間蒸發了,沒有了他的一點消息。越是這樣我就越是迫不及待的想知道阿諾的情況,可朋友們約好似的絕口不提,好像阿諾從未存在過一樣。

終于讓我找到一個阿諾朋友的號碼便馬上打了過去。

“你最近看見阿諾了嗎?手機怎麽總關機,換號了嗎?是不是出門了?”

“你…看新聞了嗎?年前通道上的那起重大交通事故?”

“哪起啊?”

“就是同學聚會老板酒後駕車的那起。”

“啊,聽說了,同學聚會吧,都喝多了。車裏四個人都當場死亡了吧?”

“嗯,給老板開車的司機沒喝酒,他從不喝酒。是他老板的女同學非要開車,結果和大貨車撞上了。”

“你——你爲什麽和我提這個?”忽然間我好像意識到了什麽,頭皮一陣發麻。

“喂?你說話。”

“喂?"

“出事兒車是黑色的淩志,車號是XXXXXX…

這個世界砰然間倒塌了嗎?怎麽我的周圍隻有着無盡的黑暗?阿諾!你在哪?不要和我開這樣的玩笑好嗎?阿諾,我錯了,我不該逃走不該不接你的電話不該回來的這麽晚,你一定是生我的氣了想吓吓我是吧,你出來啊!阿諾!我知道錯了!你出來啊,求你了不要躲着我了,你不是最不願看到我傷心嗎?爲什麽我如此的傷心欲絕你都能置之不理呢?你真的就這樣一聲不響的丢下我走了嗎?走得無聲無息!以後,我的世界裏再也不會有阿諾的聲音阿諾的笑臉阿諾的胡言亂語······

你知道嗎?我還沒來得及告訴你,其實我的心早已在情不自禁地融化,動搖…

如果真的有來世,我一定會把今生欠你的愛加倍的償還給你。來世,我不會再讓你孤單一人!

阿諾,在你的世界裏要以什麽樣的方式才能感受到我對你刻骨銘心的思念呢?此刻,我有多想多想見你一面啊,多想觸摸你的頭發,撫摸你的臉頰,多想把你的手緊緊地握住,再也不會甩開它讓你一個人去承受寂寞凄涼。

阿諾,此刻,你一定靜默地坐在某個空間的某個角落裏深深地皺着眉頭。因爲我知道,我傷心時你的眉頭是皺的,我開心時你的嘴角是彎的…

其实我知道简介:上车的时候,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不用回头我就确定是阿诺,虽然我没向他辞别,但是我知道,我的行踪从来瞒不过他,知道我要走他一定会来找我,并且想方设法的挽留我。在一...

上车的时候,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不用回头我就确定是阿诺,虽然我没向他辞别,但是我知道,我的行踪从来瞒不过他,知道我要走他一定会来找我,并且想方设法的挽留我。

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我看见阿诺神色慌张的在找停车位。车还有二十多分钟就要开了,此时他的心里一定急疯了。停好车,他一转头便与我四目相对,望着他眼中的急切与不安,我的眼睛一阵发酸。

阿诺快步的跑过来,站在车窗下,气喘吁吁的摸着胸口:“唉!越着急老板越有事,还赶上堵车。”

“我知道”。我对他笑笑。

“你知道?”

“嗯!”我心里当然知道,一定是有事情拖住了你,要不然我怎么上得了车!

“你下来呗,我有话要和你说。”

“那你快点说,来不及了,车马上就要开了。”

“来不及了?”阿诺怔了片刻,眼神无助的看了我一眼后低下了头。“唉!真的是来不及了,我这辈子啥好事儿都来不及赶上。就这命了,习惯了。”

我下车缓缓走到他面前。“阿诺,以后别说这么丧气的话。我走了以后你也没那么多的麻烦事儿了,你的好日子一定会慢慢开始的。”

“什么”?阿诺狠狠的皱了一下眉头,突然间表情严肃:“你就是这么想的吗?所以你要走?你总是这么自以为是!你要走了我能好的了吗?”停顿了一下,阿诺轻轻地叹了口气:“本来不想告诉你的,你呀,成天净瞎想,你走不就为了躲开我吗?我对你好真的就成为你的负担了吗?我对你没有别的企图,不会影响到你的幸福。我保证!”

“不是你影响我的幸福,而是我在影响你的幸福!”我的声音有点激动。“你总是这样的——帮我{话到嘴边,我还是选了‘帮我’这两个字}谁还敢做你女朋友啊?”

“你别听别人胡说八道行吗!我不交女朋友----其实是另有原因的,和你无关。"

“另有原因?什么原因?”

“如果我说出来了你就不走了是吧?那我就把我仅剩的这一点隐私告诉你。”阿诺把身子探过来,压低了声音说:“其实我······我有病,不能让女人怀孕!”

“你滚一边去!”我推开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啥话都敢说。一点正型都没有”

“真的,有诊断书!”

我又瞪了他一眼扭过头去。没办法,我知道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每次为了接近我寻遍了各种理由和借口。我已经习惯了他的胡言乱语信口开河。

“哎,你信命吗?”阿诺再一次把身子靠过来。

我无心理会他的话,想着既然自己去意已决,就该硬下心来。

“阿诺,车马上就要开了,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我希望我走后,时间能改变一切,你这么好的人一定会很幸福很幸福的。结婚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我会祝福你们的。”说到“结婚”的时候,我的心忽然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似的猛地一下收紧了。

“我可不着急结婚,我小的时候算命的给我看过相,说我前世有命债,这辈子就是孤独终老的命。下辈子才会有婚姻呢,我就等下辈子了,下辈子我就能娶我的女主人了。”

“什么女主人?”

“这可是天机啊不能泄露。”

“没事儿我就上车了。”我一撅嘴要往车上走,阿诺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我说我说。其实呢,我前世是一条狗,快被饿死的时候被一位双目失明的女孩子救了,从此就和那女孩儿相依为命。后来女孩儿长大了嫁了人,有一天遭到她丈夫的殴打,我就扑上去一口把她丈夫给咬死了。之后女孩儿被夫家逼得投了河,我也被他们活活打死了”。

“然后呢?”我撇撇嘴。

“然后?然后就轮回了呗,你不就是那女的吗?我前生所追寻的女-主-人!”他一字一顿,故意加重了语气。

“你凭什么就确定是我啊?”

“狗鼻子好使啊!”阿诺用手点着自己的鼻子。“成天嗅,都嗅出鼻炎来了。唉!上辈子活得窝囊啊,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把你娶走了,没办法,谁让自己不是人呢!”

我被他的话逗得一抿嘴。“你这辈子是人不也眼看着我嫁给别人了吗?”

“哎呀,不是没来得及吗,狗腿都被打断了哪追得上你!投生那儿天我都看着你了,就在我前面,紧赶慢赶的就差一步,你先下去了一小时,那地下一小时人间就是三年哪,结果这晚一步啥事都岔开了,你所有的事儿我都没赶上。这回再投生我可得长心眼了,我早早的就去那儿等你去,打听好你要去的人家,我天天上家门口盯着你,长到半大我就下手,看谁还抢得过我!”

“滚吧你,成天的胡说八道。那晚了依旧是晚了,你就赶紧的再找个女主人吧,这辈子也别白活一回。”

“那可不行,狗多忠诚啊,那是天性,谁也劝不了。你可不能走啊,看不着主人了,那我这辈子活着也没啥意思了."

"这个故事你编了几天哪?也就在这骗骗我吧,让***知道得多伤心啊,老大不小了,不找对象能行吗?你家还指着你传宗接代呢."

"不告诉你了吗传不了!我的事儿你不用管,你也不用担心你的家庭,你老公没准儿就是上辈子被我咬死的那个人,你俩的姻缘未断谁也抢不走你。就当我是来给你俩还债的还不行吗?我啥也不求,你就能让我看见你就行,以后我离你远点,远远地看着就行。”说完,阿诺怯怯地拉住我的衣角,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求你了!别走了!"

望着眼前这个男人,我的心里不由一阵阵的绞痛,这么多年,就是这双温暖的手一直在无私的扶助着自己,就是这双深情的眼睛一直在默默地关注着自己,和自己分享着酸甜苦辣,替自己承担着艰难困苦。我伤心时他的眉头是皱的,我开心时他的嘴角是弯的。我受伤住院的时候,我看到他在偷偷地擦眼角。每次遇见我,他总是说:“真巧!”其实我知道,他总在费尽周折打听我的行踪。每次帮助我,他总是说:“我真点儿背,你一有事儿就让我赶上。”其实我知道,只要他一听说我有事儿就马上赶到。在我面前,他总是故作轻松装出很幸福很满足的样子。可是我知道他把这份爱藏的很辛苦。

阿诺,你的爱,其实不用说出口,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我却不能说,也不能爱,因为我有丈夫我有家庭。既然不能给你爱,我想给你一个能得到爱的机会,我知道如果我不走出你的生活你就永远不会去接受别人。

“阿诺,”我的声音有些哽咽,“车要开了,我要上车了。你,保重!”

我狠心的一把甩开阿诺企图抓过来的手,快步迈上了车。最后传进耳朵里的是阿诺极其悲凉的声音:“别走,你走了我就完了······”

客车渐离了车站,终于忍不住回头,远远望着阿诺的身影,目光像被吸住了一样无法挪开。此刻,他周围的一切背景都被虚化,进入眼里的,只有他站在车前那黯然的身影在逐渐的缩小,身后那辆黑色的凌志仿佛暗夜般的吞噬着它直至融合为一个黑色的圆点慢慢的消失在视线中。耳边仍不断地交替着阿诺的声音:“你走了······我就完了······你走了······我就完了········

日子一天天毫无生机的过着,阿诺的电话打进来只响了一声就被我狠心的挂断并扔掉了电话卡。陌生的环境里我的心像长满了荒草,焦躁,不安,失眠!老公电话里说,想家就回来吧,家里需要你!

回到家里,一切都是老样子只是——不见了阿诺!阿诺仿佛世间蒸发了,没有了他的一点消息。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迫不及待的想知道阿诺的情况,可朋友们约好似的绝口不提,好像阿诺从未存在过一样。

终于让我找到一个阿诺朋友的号码便马上打了过去。

“你最近看见阿诺了吗?手机怎么总关机,换号了吗?是不是出门了?”

“你…看新闻了吗?年前通道上的那起重大交通事故?”

“哪起啊?”

“就是同学聚会老板酒后驾车的那起。”

“啊,听说了,同学聚会吧,都喝多了。车里四个人都当场死亡了吧?”

“嗯,给老板开车的司机没喝酒,他从不喝酒。是他老板的女同学非要开车,结果和大货车撞上了。”

“你——你为什么和我提这个?”忽然间我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头皮一阵发麻。

“喂?你说话。”

“喂?"

“出事儿车是黑色的凌志,车号是XXXXXX…

这个世界砰然间倒塌了吗?怎么我的周围只有着无尽的黑暗?阿诺!你在哪?不要和我开这样的玩笑好吗?阿诺,我错了,我不该逃走不该不接你的电话不该回来的这么晚,你一定是生我的气了想吓吓我是吧,你出来啊!阿诺!我知道错了!你出来啊,求你了不要躲着我了,你不是最不愿看到我伤心吗?为什么我如此的伤心欲绝你都能置之不理呢?你真的就这样一声不响的丢下我走了吗?走得无声无息!以后,我的世界里再也不会有阿诺的声音阿诺的笑脸阿诺的胡言乱语······

你知道吗?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其实我的心早已在情不自禁地融化,动摇…

如果真的有来世,我一定会把今生欠你的爱加倍的偿还给你。来世,我不会再让你孤单一人!

阿诺,在你的世界里要以什么样的方式才能感受到我对你刻骨铭心的思念呢?此刻,我有多想多想见你一面啊,多想触摸你的头发,抚摸你的脸颊,多想把你的手紧紧地握住,再也不会甩开它让你一个人去承受寂寞凄凉。

阿诺,此刻,你一定静默地坐在某个空间的某个角落里深深地皱着眉头。因为我知道,我伤心时你的眉头是皱的,我开心时你的嘴角是弯的…

其实我知道

1.分析论文的主题.仔细检查给定的论文命题或主题.主题中通常有一个或多个核心词.分析主题这一步非常重要,在理解了主题的含义之后,才不会离题.

2.确定文章的核心思想.看看给定的主题或命题,一定要确定要表达的思想中心.此外,您的观点不能含糊不清.否则,这篇文章将会脱离中心或一团糟.

3.确定风格,一方面结合给定主题,另一方面结合个人写作知识.例如,我擅长讨论论文和议论散文,写叙述性的文章就容易写的就像流水帐.因此,在写作之前,你必须看看这篇文章适合哪种风格,并且必须看看自己的特点.

4.梳理文章的材料,无论是考试论文还是通常的论文练习,在写作时肚子没有墨水就写不出好文章.所以你一方面需要在平时阅读,积累知识和材料,然后在考试中才会获得灵感.另一方面,在写作之前,最好对可能的材料类别进行排序以整理有效材料.

5.在起草教学大纲之前,教师会要求我们在文章前面写一个大纲,并将段落的顺序与写作前的内容联系起来.只有这样我们的文章才有连贯性.

标签:我知道我的名字挽留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优美作文简介
优美作文创始人
写作方法:确定中心,写出深意。我们要着于挖掘所写事件中含有的生活哲理或找出它闪光的地方,反复思考,确定文章的中心思想。即善于从普通的小事中写出深意来。
文章的六要素要交待清楚。一件事情的发生,离不开时间、地点、人物、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这六方面,即常说的“六要素”,只有交待清楚这几方面,才能使读者对所叙述的事,有个清楚、全面的了解。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方可百战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