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爱情故事闹世

闹世

优美作文头像
创始人 幽灵教师
更新时间:2016-10-30 03:45:35 阅读:

我們不應該因過往而責怪自己,如果真要解釋或許是我們的一念之差……

讓人驚魂未定的高考終于在這個炎熱的夏季悄無聲息結束了,莫桑的心也總算放了下來。清晨起來抱着小熊在院子裏時而呆坐,時而繞椅而行,擡頭望向湛藍的天空。順聲耳聞,陣陣的楊樹葉相互拍打的沙沙聲,閉目感覺着一人的時刻将頭深深埋進熊中沉思着什麽……

嗡嗡……手機将莫桑扯出了沉沉的思考中,他擡頭的一瞬間有不爲人知得的一滴晨露落下。

抓住手機隻聽那頭一串銅鈴聲傳來;“姑姑考的怎麽樣啊?”

“感覺還不錯呢!”這頭平靜的回答道

“那你什麽時候回來啊!我們都可想你了!”莫古可人的問道,

“領完通知就回家不說了,我還有事。”

“嗯!”莫桑匆忙的挂了電話對于父母從來不管莫桑的學習也就是逢年過節問問,工作忙,忙得連高考都不可以回來陪考。

“我來問。”莫熙一把搶過電話。“姐你可真肉。”隻聽電話裏嘟嘟……“有沒有搞錯,挂這麽快幹嘛?!”莫熙不爽的叫到。

嗡嗡……又是一陣手機響“hello是莫桑嗎?猜猜我是誰?

“嗯!張霙有事啊?你猜出來了?!”

“白癡,有來電顯示。”一季爆栗。

“額!是哦!呵呵……放假了我們是不是該見一面呢?把楊舍琪叫來玩呗!他的口氣不允許我決絕。

“霙,我……好吧!下次再叫她。老地方見,baybay。”

坐在車上看着窗外一掃而過的風景,莫桑的心裏忐忑不安,大概有三年了吧。沒有回到那個地方。唉!真不想回去呢!

才到站隔窗就看見了張霙那笑的燦爛的想叫人捏一把的臉。“我在這兒,他一邊招手一邊狂叫。”

“拜托!我又沒在山的那一頭。淑女形象?”我極不情願的叫到

“你那個朋友是淑女,再說我們都4年沒見了,看見你興奮不行啊!”事兒剽悍,事兒撒嬌的她,還真叫人消受不起。哎……“我怕你這麽就都沒回來迷路。”

“被你打敗了。你不是也在外面上高中幾年沒回來?你以爲我是路癡啊!我又不是歐陽燦。”

“你說什麽?”

“哦,沒,走啦!”

刹那間,她拽起我的手就跑,跑了很久,突然一個大刹車,我一個重心不穩,頭一傾,眼睛一閉,準備和大地來一個親密擁抱。可我卻沒有感覺到痛,一個眼睛偷偷睜開,看見了一個陽光帥氣的男生,一張熟悉而陌生的臉。

隻見一邊的張霙手舞足蹈叫着;“你……太棒了!站起來的莫桑卻不知所措回頭,看見盛夏裏的槐花以及那金色粲然的四個大字‘雲-城-高-中。’

“霙。……”她發出甚是微弱顫抖的呻吟,再看看眼前的人,眼裏釋放出的驚慌。本以爲再也不會看見他了。可……她逃了,像逃脫宿命一樣。她身後的少年一臉氤氲。

“莫桑,你跑什麽?謝謝啊!”随即追去。她們都沒聽見那一句“沒什麽!這是我欠她的……”

不知跑了多久,跑到了泡吧。推開門一股冷氣襲骨而來她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老爹,來一杯冰鎮啤酒。”

“莫桑,好久不見。”剛剛攆到的霙聽見了兩人的對話。

“莫桑,你幹嘛?”

“剛才好熱降溫啦!”陰轉晴的說道;“你喝什麽?我請客!”

“切!好啦!老爹一杯涼果汁。”

“老位子嗎?”

“您還記得!不了。”随即走到了一個靠窗的位子。

“莫桑,我……你是不是不爽?”沉默……

“莫桑,酒和飲料。你什麽時候回來的?”服務生打破了這甯靜,莫桑一口一口喝着冰涼的啤酒,眼睛一直看着外面。沒有聽清他的話。“莫桑。”

“嗯!怎麽了小虎,我剛在想事。”莫桑一臉不解的問道。

“小虎送餐。”老爹叫道

“知道了”小虎極不情願的叫到,“謝謝你還記得我。不要自己不開心的事!”

“你和這兒的人還挺熟的嘛,看來你以前總來啊!回答我是不是?”張霙嚴厲的問道。

這激怒了她,她拍案而起,“是啊!明明知道我不想回去。”莫桑歇斯底裏的叫到。

“因爲我心疼你,不要看你再逃了,告訴我你的苦好嗎?”極力的質問和反駁讓莫桑無力招架,每一句話都戳到了她本以千瘡帶孔的心小虎剛要上前卻發現老爹已到了他們身旁。“她還是那麽找人憐愛,不用我了。”小虎低語道。

“小朋友,有話好好講,人生你們還沒懂啊!正所謂一卷山水一卷秀,一回人生一回鬧!”她重重的坐倒在椅子上,低頭不語。隻是偶爾可以聽見微弱的抽泣聲,張霙跪坐在莫桑腳下,撥開他那濃密的長發,發現莫桑緊緊的咬着下唇,既有咬咬破的趨勢,強忍着眼淚。

“莫桑,對不起,你要哭就哭出來吧!不要再忍了。”張霙也哽咽了。

哇……

窗外的行人對内張望隻知他們在促膝相擁,卻不知道在幹嘛?窗内的人知道他們在争吵,卻不知他們爲何如此?其實我們都是局外人,真正了解的或許隻有她和那個在窗外已久的人。

7月的天氣還真是夠悶的,莫桑依舊抱熊在院子裏聽她最愛的楊樹聲,那麽久沒有哭了。可……或許這就是命甙桑∶就是這樣欠下的債就要還,還了,緣分也就盡了。大概莫桑還沒還清着債吧!離開那個感情硝煙彌漫的都市,回歸清靜,肆意流淌淚水。這些楓媽隻有看在眼裏。

“小桑,回屋吧!外面熱!”楓媽眼裏的關懷。

“哦!我這就回去。”沒精打采的,就像一具行屍一樣走進屋裏。

鈴鈴……

楓媽笑笑盈盈得來開門,“小霙,你怎麽這時候來了?吃放了嗎?”

“楓媽,我吃飯了,我找莫桑有點事。她在吧?”

“在啊!快進屋說話,這都快10點了當然在了,你去樓上找她吧!”

“唉!那我去了。我今晚陪她睡。”

霙屁颠屁颠的要上樓,卻被楓媽叫住了,“小霙……我想你也很了解小桑這孩子吧,原來的她和你性格是差不多的,你是知道的,可現在的她不再像你一樣開朗了,變了很多,我也沒敢問是怎麽回事,我想你可以做到!”

“呵呵……知道了,包在我身上。”轉身想起楓媽語重心長的話語不禁遲疑了。

铛铛……

“楓媽,我不餓,你去睡吧!”

“呵!怎麽連飯都不吃了,還在生我氣啊!”霙打趣的說道,桑回眸眼裏的淚花盡顯無疑。“怎了?”

“沒!”立即就擦了那淚,霙一手搶掉桑懷裏的熊,抱在懷裏下巴卻濕了。“你真有才,用淚給熊洗澡啊。”桑左轉看向窗外那一輪殘月。“哎!你怎麽不問我爲啥來啊?”

“白天的事呗!”

“還沒死啊!你沒有要和我說的。”她隻看窗外許久……“桑,再過幾天我就要離開了。出國留學。唉!還不知道啥時回來呢!你嘞?”

“怎麽這麽突然?”莫桑驚恐。

“沒有。我早就想好了,想換一個環境生活。”淡然。

“也好,我也會,我想我會成爲一個商人,讀财經大學。”

“你确定你可以讀的很安心,我覺得有些事還是給自己一個交代。”霙認真的說。(她認真還是蠻少見的)

沉默……

不堪提及的往事,兩年前的心酸……

“想告訴我時候,再叫醒我。”無奈閉上雙眼,躺在床上。

“霙,你真想知道?”莫桑切切諾諾的問道。

“告訴我,你這4年怎麽就像變了一個認識似的?”張開眼睛,看着我。

四年前,我上高一,那個年齡段的小孩是感情最豐富的時候,所以在這時出一些事是正常的,可不正常的是我有些慘。那是你們都離開了,而我和楊舍琪留了下來,雖然我們不是同班,可畢竟有3年的感情,還有一個人-熊飛也在,怎麽說也是同學所以關系還過得去。開學許久了,某一天我接到了熊飛的一條短信‘如果有一個我喜歡的女孩我該怎麽和她說’。我那時就隻是覺得無聊,沒當回事就沒回他,後來好像也沒收到他的信息,每次見了我也不和我說話,我也沒當回一事,過了不知多久,就有收到他的一條信息‘到廣場有事找你’,我赴約了。記得那天白天才下過雨,夏日的夜晚被雨水沖洗得格外幹淨,月光也格外的皎潔,倒映在地上的水坑裏就像一面銀鏡。那一刻我隻顧得欣賞美景東瞧瞧西望望,偶爾也會用腳踏兩下水看着誰肯水花四濺波光粼粼的心裏美滋滋的一點也沒在意他。他的一句‘莫桑’我總覺得他今天好像怪怪的,好像在怕些什麽,一向不苟言笑的他今天怎麽會這樣?

“嗯!”我不解的回過頭差點忘了叫我來幹嘛:“你今天怎麽肉不啦叽的。”

熊飛鼓起勇氣,擡起頭:“你知道嗎?我……。”

“啊。。。!”莫桑突然大叫“難道難道難道你要和我借錢是嗎?嗯。。。沒反應,借卡。借車……”

“我借你……”突然的聲音打斷了莫桑的話,莫桑身子振了一下。“我喜歡你,請你接受。”

莫桑呆呆的站在那,腦子一片空白。那一刻時間仿佛停了下來。當熊飛的手觸碰到莫桑的時,莫桑就像發了瘋似的,甩開了熊飛的手,撒腿就跑。

熊飛微笑着“莫桑,你回家的方向在這邊,你跑錯方向啦。”

莫桑停住腳步,看了看周圍,心想:可不是,真跑錯了方向。該死的熊飛,都是他害的。那也不能回頭,繼續往前跑。

“喂。。。莫桑,明天給我答複。”聲音回蕩在天空。

……

“你呀!真的能想象到一個感情方面白癡的窘樣。”張霙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看着莫桑的表情:“唉!世界的悲哀,我看你有該會恢複本性了。女人啊,變的真快。”

“你敢說我。”莫桑舉起小拳頭向張霙打去。

“停。。。好了,我……我不說你了。好癢,好癢……”

帶着不安來到學校。爲了躲開他,莫桑一路上低着頭想着該怎麽跟他說。突然一隻手從背後拉住了她,莫桑知道,是他。

“你想好沒。”那充滿磁性的聲音,再次在我耳邊響起,

“對不起,我已經借給别人了。”熊飛拉我的手松開了,身體微微一振。

樓梯口的邂逅,莫桑跟耗子見到貓似的,以驚人的速度跑到班裏,上了一上午的課。那件事情早被莫桑肚子裏的饞蟲吃完了,放學就一溜煙兒跑到食堂大吃特吃了一頓!嗯,香啊!突然感覺背後有股涼氣,一雙冰冷的眼睛注視着莫桑。莫桑回過頭,一臉傻笑的沖他招招手,然後……你知道喽!唉,有時候覺得生活蠻奇怪地,不喜歡什麽它就來什麽。

學期也過了一半了,莫桑就很少看見熊飛。莫桑心也算放了下來,又開始自己無警備的高中生活。莫桑的生活剛剛平靜了不到兩個星期,又一件讓人心碎的事發生了。

“霙,或許你心裏有疑問,我爲什麽不叫舍琪來,因爲我們已經永遠劃清了朋友的界限。我怎麽也忘不了那天和那一封信,兩個好姐妹爲了一個男生搞成這樣,确實挺可笑的。别誤會,我可不喜歡那種沒品又羅嗦的男生。他叫曹築是分班和我們分到一起的,不知怎麽的我就是不爽他,說話。行爲都超裝的,後來幹脆就和他對着幹。我。楊舍琪。李露三個同位,她們上課沒事就瞎掰,那個家夥超讨厭的。下課就沒完沒了的說李露,都給人說哭了,我就氣不過,有沒有聽過一個巴掌拍不響。我就替李露抱不平,跟他吵了起來。你知道嗎?楊舍琪居然幫那個男生兇我。第一次她這樣對我,還是爲了一個男生。”

“拜托,誰叫你愛管閑事的啊?”霙無奈的說。

“本來就是那個男生的不對。”莫桑憤憤不平地。

“笨蛋!早就說過你倆不合拍,現在知道了吧。其實分了也好,免得以後麻煩,你的毛病要改。”霙一臉的教育。

“是呀!後來才明白,人家是倆口子,幾年的友誼算個屁呀!”莫桑一臉地氣憤。“隻有當事情真正發生了我們才會明白其中的道理,很瞎,本以爲分到一塊兒我們的友誼會更近,這麽快就到了盡頭。有與我結識的夥伴,我們雖然相距很遠,但感情卻越來越深,而近在咫尺卻遠在天涯,沒了卻什麽都不能做,任它消失在地平線上,選擇放手給自己一條活路,常會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是不是上帝考驗我的樂觀度。以前不管怎樣我都會樂觀的面對,以爲'天将降大任于事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不能,所以動心忍性。'”莫桑一臉向往地表情道:“但卡瑟的出現讓我改變這一看法,他人長的不是很帥,不是很強悍。屬于漫畫或言情小說中女生一看便會驚叫的那種。身上似乎散發着柔和的白光,他是屬于陽光類型的男生。看見他如向日葵花般燦爛的笑容,總給我一種向上的生命力。”

“莫桑,以你現在這般陶醉的神情,我看你至今難忘呢?傻子!”那是心酸的責罵聲。

“他和歐陽燦一班。”

“歐陽燦?”霙一聲怪叫。

“歐陽燦是我的舍友兼失去她以後的戰友,我還以爲我不會在想認識這裏的人了,她應該是我的救星,人不僅長的漂亮而且聰明,不過就是有點路癡,很好玩的。走過好幾遍的路都會不記得,而且她是我的通風報信員哦!每天幫我帶消息,慢慢地我三個熟了,成了好朋友,我也趁這個機會給他發信息,說了我的心裏話。他什麽也沒說隻是約我出來,他忍了很久,給我答案,但答案卻不如我所想的那樣,更出乎我的意料。”

莫桑的心揪在了一起,問道:“那我有榮幸知道她是誰嗎?”

卡瑟遲疑了很久:“歐陽燦。”

這個名字在莫桑腦海中整整回蕩了幾分鍾。

“哈……我早該猜到了。燦燦很好,起碼比瘋丫頭好。還好我不是認真的。”莫桑的此時心裏難過,但是内心告訴自己一定要堅強,但是不争氣的淚珠在眼睛裏打轉。“氣憤好怪啊,我給你講個笑話吧。有一個神經病,從醫院跑出來,而且手裏還拿了一把槍哦!他很喜歡問人問題,順手就抓了一個過路人問道:一加一等于幾?快回答要不然就斃了你。那人遲疑了好久才說,等于二。沒想到神經病一槍就把他斃了,最後冷冷地扔下了一句話:你知道的太多了!哈……好不好笑!”

“一點都不好笑。”卡瑟伸手相幫我拭去眼角的淚花,一把被莫桑拍掉。

莫桑說是剛才笑的太使勁了,回過頭哽咽地說道:“太晚了,我先回家了。”

皓月當空,漆黑的夜晚莫桑獨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涼風拂過莫桑的臉頰,一絲絲涼意湧上心頭。路燈下那微弱的燈光倒映在路上猶如莫桑現在的心情。

寂寞?孤單?凄涼?

莫桑的心就像秋天凋落的樹葉,随着風移動,沒有方向,沒有歸宿,也找不到一點生命的迹象。

回到家門口,卻看見數月不見的熊飛,他有些瘦了。

熊飛邁着腳步來到莫桑跟前:“莫桑,你眼睛怎麽紅了!”

莫桑沉默着……

“果然跟我想的一樣,你也嘗到了被拒絕的滋味,不爽吧?”熊飛微笑着說。

“哼,你是來諷刺我的。如果是,你已經做到了。我也被據拒絕了,你滿意了吧。”莫桑歇斯底裏地吼着。

“滿意。”熊飛斬釘截鐵地說。

“滾。”莫桑一把推開熊飛,奪門而入。跑到自己的房間,爬在床上抽泣着。

“小桑,是你回來了嗎?吃飯沒?”楓媽從房間走出來。

“楓媽,是我。不用了,我要休息了。明早不用叫我起床。”莫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走到窗前。看着窗外漫天的繁星。莫桑無聲的歎息,又是一個夜晚。仰望天空一顆兩顆三顆……人總是怕寂寞,莫桑也不列外。一個人的夜晚,一個人的天空。

有些人

你以爲可以見面的……

有些事

你以爲可以繼續的……

但也許就在你轉身的一刹那

有些人

你就再也看不到了……

當月亮升起

既而又落下的時候

一切都變了……

也許

就再也回不去了……

所以

學會珍惜……

無盡的黑夜鋪天蓋地而來,莫桑的生活這才開始像鬧世一樣繁華一發不可收拾。曾經有位老師跟我講,人要要懂得學會放棄。

“所以你選擇了逃避。”

“錯,是放棄……”

沒有世俗的污染與悲傷,隻有我獨自快樂的綻放。

闹世简介:我们不应该因过往而责怪自己,如果真要解释或许是我们的一念之差……让人惊魂未定的高考终于在这个炎热的夏季悄无声息结束了,莫桑的心也总算...

我们不应该因过往而责怪自己,如果真要解释或许是我们的一念之差……

让人惊魂未定的高考终于在这个炎热的夏季悄无声息结束了,莫桑的心也总算放了下来。清晨起来抱着小熊在院子里时而呆坐,时而绕椅而行,抬头望向湛蓝的天空。顺声耳闻,阵阵的杨树叶相互拍打的沙沙声,闭目感觉着一人的时刻将头深深埋进熊中沉思着什么……

嗡嗡……手机将莫桑扯出了沉沉的思考中,他抬头的一瞬间有不为人知得的一滴晨露落下。

抓住手机只听那头一串铜铃声传来;“姑姑考的怎么样啊?”

“感觉还不错呢!”这头平静的回答道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们都可想你了!”莫古可人的问道,

“领完通知就回家不说了,我还有事。”

“嗯!”莫桑匆忙的挂了电话对于父母从来不管莫桑的学习也就是逢年过节问问,工作忙,忙得连高考都不可以回来陪考。

“我来问。”莫熙一把抢过电话。“姐你可真肉。”只听电话里嘟嘟……“有没有搞错,挂这么快干嘛?!”莫熙不爽的叫到。

嗡嗡……又是一阵手机响“hello是莫桑吗?猜猜我是谁?

“嗯!张霙有事啊?你猜出来了?!”

“白痴,有来电显示。”一季爆栗。

“额!是哦!呵呵……放假了我们是不是该见一面呢?把杨舍琪叫来玩呗!他的口气不允许我决绝。

“霙,我……好吧!下次再叫她。老地方见,baybay。”

坐在车上看着窗外一扫而过的风景,莫桑的心里忐忑不安,大概有三年了吧。没有回到那个地方。唉!真不想回去呢!

才到站隔窗就看见了张霙那笑的灿烂的想叫人捏一把的脸。“我在这儿,他一边招手一边狂叫。”

“拜托!我又没在山的那一头。淑女形象?”我极不情愿的叫到

“你那个朋友是淑女,再说我们都4年没见了,看见你兴奋不行啊!”事儿剽悍,事儿撒娇的她,还真叫人消受不起。哎……“我怕你这么就都没回来迷路。”

“被你打败了。你不是也在外面上高中几年没回来?你以为我是路痴啊!我又不是欧阳灿。”

“你说什么?”

“哦,没,走啦!”

刹那间,她拽起我的手就跑,跑了很久,突然一个大刹车,我一个重心不稳,头一倾,眼睛一闭,准备和大地来一个亲密拥抱。可我却没有感觉到痛,一个眼睛偷偷睁开,看见了一个阳光帅气的男生,一张熟悉而陌生的脸。

只见一边的张霙手舞足蹈叫着;“你……太棒了!站起来的莫桑却不知所措回头,看见盛夏里的槐花以及那金色粲然的四个大字‘云-城-高-中。’

“霙。……”她发出甚是微弱颤抖的呻吟,再看看眼前的人,眼里释放出的惊慌。本以为再也不会看见他了。可……她逃了,像逃脱宿命一样。她身后的少年一脸氤氲。

“莫桑,你跑什么?谢谢啊!”随即追去。她们都没听见那一句“没什么!这是我欠她的……”

不知跑了多久,跑到了泡吧。推开门一股冷气袭骨而来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老爹,来一杯冰镇啤酒。”

“莫桑,好久不见。”刚刚撵到的霙听见了两人的对话。

“莫桑,你干嘛?”

“刚才好热降温啦!”阴转晴的说道;“你喝什么?我请客!”

“切!好啦!老爹一杯凉果汁。”

“老位子吗?”

“您还记得!不了。”随即走到了一个靠窗的位子。

“莫桑,我……你是不是不爽?”沉默……

“莫桑,酒和饮料。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服务生打破了这宁静,莫桑一口一口喝着冰凉的啤酒,眼睛一直看着外面。没有听清他的话。“莫桑。”

“嗯!怎么了小虎,我刚在想事。”莫桑一脸不解的问道。

“小虎送餐。”老爹叫道

“知道了”小虎极不情愿的叫到,“谢谢你还记得我。不要自己不开心的事!”

“你和这儿的人还挺熟的嘛,看来你以前总来啊!回答我是不是?”张霙严厉的问道。

这激怒了她,她拍案而起,“是啊!明明知道我不想回去。”莫桑歇斯底里的叫到。

“因为我心疼你,不要看你再逃了,告诉我你的苦好吗?”极力的质问和反驳让莫桑无力招架,每一句话都戳到了她本以千疮带孔的心小虎刚要上前却发现老爹已到了他们身旁。“她还是那么找人怜爱,不用我了。”小虎低语道。

“小朋友,有话好好讲,人生你们还没懂啊!正所谓一卷山水一卷秀,一回人生一回闹!”她重重的坐倒在椅子上,低头不语。只是偶尔可以听见微弱的抽泣声,张霙跪坐在莫桑脚下,拨开他那浓密的长发,发现莫桑紧紧的咬着下唇,既有咬咬破的趋势,强忍着眼泪。

“莫桑,对不起,你要哭就哭出来吧!不要再忍了。”张霙也哽咽了。

哇……

窗外的行人对内张望只知他们在促膝相拥,却不知道在干嘛?窗内的人知道他们在争吵,却不知他们为何如此?其实我们都是局外人,真正了解的或许只有她和那个在窗外已久的人。

7月的天气还真是够闷的,莫桑依旧抱熊在院子里听她最爱的杨树声,那么久没有哭了。可……或许这就是命运吧!命运就是这样欠下的债就要还,还了,缘分也就尽了。大概莫桑还没还清着债吧!离开那个感情硝烟弥漫的都市,回归清静,肆意流淌泪水。这些枫妈只有看在眼里。

“小桑,回屋吧!外面热!”枫妈眼里的关怀。

“哦!我这就回去。”没精打采的,就像一具行尸一样走进屋里。

铃铃……

枫妈笑笑盈盈得来开门,“小霙,你怎么这时候来了?吃放了吗?”

“枫妈,我吃饭了,我找莫桑有点事。她在吧?”

“在啊!快进屋说话,这都快10点了当然在了,你去楼上找她吧!”

“唉!那我去了。我今晚陪她睡。”

霙屁颠屁颠的要上楼,却被枫妈叫住了,“小霙……我想你也很了解小桑这孩子吧,原来的她和你性格是差不多的,你是知道的,可现在的她不再像你一样开朗了,变了很多,我也没敢问是怎么回事,我想你可以做到!”

“呵呵……知道了,包在我身上。”转身想起枫妈语重心长的话语不禁迟疑了。

铛铛……

“枫妈,我不饿,你去睡吧!”

“呵!怎么连饭都不吃了,还在生我气啊!”霙打趣的说道,桑回眸眼里的泪花尽显无疑。“怎了?”

“没!”立即就擦了那泪,霙一手抢掉桑怀里的熊,抱在怀里下巴却湿了。“你真有才,用泪给熊洗澡啊。”桑左转看向窗外那一轮残月。“哎!你怎么不问我为啥来啊?”

“白天的事呗!”

“还没死啊!你没有要和我说的。”她只看窗外许久……“桑,再过几天我就要离开了。出国留学。唉!还不知道啥时回来呢!你嘞?”

“怎么这么突然?”莫桑惊恐。

“没有。我早就想好了,想换一个环境生活。”淡然。

“也好,我也会,我想我会成为一个商人,读财经大学。”

“你确定你可以读的很安心,我觉得有些事还是给自己一个交代。”霙认真的说。(她认真还是蛮少见的)

沉默……

不堪提及的往事,两年前的心酸……

“想告诉我时候,再叫醒我。”无奈闭上双眼,躺在床上。

“霙,你真想知道?”莫桑切切诺诺的问道。

“告诉我,你这4年怎么就像变了一个认识似的?”张开眼睛,看着我。

四年前,我上高一,那个年龄段的小孩是感情最丰富的时候,所以在这时出一些事是正常的,可不正常的是我有些惨。那是你们都离开了,而我和杨舍琪留了下来,虽然我们不是同班,可毕竟有3年的感情,还有一个人-熊飞也在,怎么说也是同学所以关系还过得去。开学许久了,某一天我接到了熊飞的一条短信‘如果有一个我喜欢的女孩我该怎么和她说’。我那时就只是觉得无聊,没当回事就没回他,后来好像也没收到他的信息,每次见了我也不和我说话,我也没当回一事,过了不知多久,就有收到他的一条信息‘到广场有事找你’,我赴约了。记得那天白天才下过雨,夏日的夜晚被雨水冲洗得格外干净,月光也格外的皎洁,倒映在地上的水坑里就像一面银镜。那一刻我只顾得欣赏美景东瞧瞧西望望,偶尔也会用脚踏两下水看着谁肯水花四溅波光粼粼的心里美滋滋的一点也没在意他。他的一句‘莫桑’我总觉得他今天好像怪怪的,好像在怕些什么,一向不苟言笑的他今天怎么会这样?

“嗯!”我不解的回过头差点忘了叫我来干嘛:“你今天怎么肉不啦叽的。”

熊飞鼓起勇气,抬起头:“你知道吗?我……。”

“啊。。。!”莫桑突然大叫“难道难道难道你要和我借钱是吗?嗯。。。没反应,借卡。借车……”

“我借你……”突然的声音打断了莫桑的话,莫桑身子振了一下。“我喜欢你,请你接受。”

莫桑呆呆的站在那,脑子一片空白。那一刻时间仿佛停了下来。当熊飞的手触碰到莫桑的时,莫桑就像发了疯似的,甩开了熊飞的手,撒腿就跑。

熊飞微笑着“莫桑,你回家的方向在这边,你跑错方向啦。”

莫桑停住脚步,看了看周围,心想:可不是,真跑错了方向。该死的熊飞,都是他害的。那也不能回头,继续往前跑。

“喂。。。莫桑,明天给我答复。”声音回荡在天空。

……

“你呀!真的能想象到一个感情方面白痴的窘样。”张霙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看着莫桑的表情:“唉!世界的悲哀,我看你有该会恢复本性了。女人啊,变的真快。”

“你敢说我。”莫桑举起小拳头向张霙打去。

“停。。。好了,我……我不说你了。好痒,好痒……”

带着不安来到学校。为了躲开他,莫桑一路上低着头想着该怎么跟他说。突然一只手从背后拉住了她,莫桑知道,是他。

“你想好没。”那充满磁性的声音,再次在我耳边响起,

“对不起,我已经借给别人了。”熊飞拉我的手松开了,身体微微一振。

楼梯口的邂逅,莫桑跟耗子见到猫似的,以惊人的速度跑到班里,上了一上午的课。那件事情早被莫桑肚子里的馋虫吃完了,放学就一溜烟儿跑到食堂大吃特吃了一顿!嗯,香啊!突然感觉背后有股凉气,一双冰冷的眼睛注视着莫桑。莫桑回过头,一脸傻笑的冲他招招手,然后……你知道喽!唉,有时候觉得生活蛮奇怪地,不喜欢什么它就来什么。

学期也过了一半了,莫桑就很少看见熊飞。莫桑心也算放了下来,又开始自己无警备的高中生活。莫桑的生活刚刚平静了不到两个星期,又一件让人心碎的事发生了。

“霙,或许你心里有疑问,我为什么不叫舍琪来,因为我们已经永远划清了朋友的界限。我怎么也忘不了那天和那一封信,两个好姐妹为了一个男生搞成这样,确实挺可笑的。别误会,我可不喜欢那种没品又罗嗦的男生。他叫曹筑是分班和我们分到一起的,不知怎么的我就是不爽他,说话。行为都超装的,后来干脆就和他对着干。我。杨舍琪。李露三个同位,她们上课没事就瞎掰,那个家伙超讨厌的。下课就没完没了的说李露,都给人说哭了,我就气不过,有没有听过一个巴掌拍不响。我就替李露抱不平,跟他吵了起来。你知道吗?杨舍琪居然帮那个男生凶我。第一次她这样对我,还是为了一个男生。”

“拜托,谁叫你爱管闲事的啊?”霙无奈的说。

“本来就是那个男生的不对。”莫桑愤愤不平地。

“笨蛋!早就说过你俩不合拍,现在知道了吧。其实分了也好,免得以后麻烦,你的毛病要改。”霙一脸的教育。

“是呀!后来才明白,人家是俩口子,几年的友谊算个屁呀!”莫桑一脸地气愤。“只有当事情真正发生了我们才会明白其中的道理,很瞎,本以为分到一块儿我们的友谊会更近,这么快就到了尽头。有与我结识的伙伴,我们虽然相距很远,但感情却越来越深,而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没了却什么都不能做,任它消失在地平线上,选择放手给自己一条活路,常会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是不是上帝考验我的乐观度。以前不管怎样我都会乐观的面对,以为'天将降大任于事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不能,所以动心忍性。'”莫桑一脸向往地表情道:“但卡瑟的出现让我改变这一看法,他人长的不是很帅,不是很强悍。属于漫画或言情小说中女生一看便会惊叫的那种。身上似乎散发着柔和的白光,他是属于阳光类型的男生。看见他如向日葵花般灿烂的笑容,总给我一种向上的生命力。”

“莫桑,以你现在这般陶醉的神情,我看你至今难忘呢?傻子!”那是心酸的责骂声。

“他和欧阳灿一班。”

“欧阳灿?”霙一声怪叫。

“欧阳灿是我的舍友兼失去她以后的战友,我还以为我不会在想认识这里的人了,她应该是我的救星,人不仅长的漂亮而且聪明,不过就是有点路痴,很好玩的。走过好几遍的路都会不记得,而且她是我的通风报信员哦!每天帮我带消息,慢慢地我三个熟了,成了好朋友,我也趁这个机会给他发信息,说了我的心里话。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约我出来,他忍了很久,给我答案,但答案却不如我所想的那样,更出乎我的意料。”

莫桑的心揪在了一起,问道:“那我有荣幸知道她是谁吗?”

卡瑟迟疑了很久:“欧阳灿。”

这个名字在莫桑脑海中整整回荡了几分钟。

“哈……我早该猜到了。灿灿很好,起码比疯丫头好。还好我不是认真的。”莫桑的此时心里难过,但是内心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但是不争气的泪珠在眼睛里打转。“气愤好怪啊,我给你讲个笑话吧。有一个神经病,从医院跑出来,而且手里还拿了一把枪哦!他很喜欢问人问题,顺手就抓了一个过路人问道:一加一等于几?快回答要不然就毙了你。那人迟疑了好久才说,等于二。没想到神经病一枪就把他毙了,最后冷冷地扔下了一句话:你知道的太多了!哈……好不好笑!”

“一点都不好笑。”卡瑟伸手相帮我拭去眼角的泪花,一把被莫桑拍掉。

莫桑说是刚才笑的太使劲了,回过头哽咽地说道:“太晚了,我先回家了。”

皓月当空,漆黑的夜晚莫桑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凉风拂过莫桑的脸颊,一丝丝凉意涌上心头。路灯下那微弱的灯光倒映在路上犹如莫桑现在的心情。

寂寞?孤单?凄凉?

莫桑的心就像秋天凋落的树叶,随着风移动,没有方向,没有归宿,也找不到一点生命的迹象。

回到家门口,却看见数月不见的熊飞,他有些瘦了。

熊飞迈着脚步来到莫桑跟前:“莫桑,你眼睛怎么红了!”

莫桑沉默着……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你也尝到了被拒绝的滋味,不爽吧?”熊飞微笑着说。

“哼,你是来讽刺我的。如果是,你已经做到了。我也被据拒绝了,你满意了吧。”莫桑歇斯底里地吼着。

“满意。”熊飞斩钉截铁地说。

“滚。”莫桑一把推开熊飞,夺门而入。跑到自己的房间,爬在床上抽泣着。

“小桑,是你回来了吗?吃饭没?”枫妈从房间走出来。

“枫妈,是我。不用了,我要休息了。明早不用叫我起床。”莫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走到窗前。看着窗外漫天的繁星。莫桑无声的叹息,又是一个夜晚。仰望天空一颗两颗三颗……人总是怕寂寞,莫桑也不列外。一个人的夜晚,一个人的天空。

有些人

你以为可以见面的……

有些事

你以为可以继续的……

但也许就在你转身的一刹那

有些人

你就再也看不到了……

当月亮升起

既而又落下的时候

一切都变了……

也许

就再也回不去了……

所以

学会珍惜……

无尽的黑夜铺天盖地而来,莫桑的生活这才开始像闹世一样繁华一发不可收拾。曾经有位老师跟我讲,人要要懂得学会放弃。

“所以你选择了逃避。”

“错,是放弃……”

没有世俗的污染与悲伤,只有我独自快乐的绽放。

闹世

1.分析论文的主题.仔细检查给定的论文命题或主题.主题中通常有一个或多个核心词.分析主题这一步非常重要,在理解了主题的含义之后,才不会离题.

2.确定文章的核心思想.看看给定的主题或命题,一定要确定要表达的思想中心.此外,您的观点不能含糊不清.否则,这篇文章将会脱离中心或一团糟.

3.确定风格,一方面结合给定主题,另一方面结合个人写作知识.例如,我擅长讨论论文和议论散文,写叙述性的文章就容易写的就像流水帐.因此,在写作之前,你必须看看这篇文章适合哪种风格,并且必须看看自己的特点.

4.梳理文章的材料,无论是考试论文还是通常的论文练习,在写作时肚子没有墨水就写不出好文章.所以你一方面需要在平时阅读,积累知识和材料,然后在考试中才会获得灵感.另一方面,在写作之前,最好对可能的材料类别进行排序以整理有效材料.

5.在起草教学大纲之前,教师会要求我们在文章前面写一个大纲,并将段落的顺序与写作前的内容联系起来.只有这样我们的文章才有连贯性.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优美作文简介
优美作文创始人
写作方法:确定中心,写出深意。我们要着于挖掘所写事件中含有的生活哲理或找出它闪光的地方,反复思考,确定文章的中心思想。即善于从普通的小事中写出深意来。
文章的六要素要交待清楚。一件事情的发生,离不开时间、地点、人物、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这六方面,即常说的“六要素”,只有交待清楚这几方面,才能使读者对所叙述的事,有个清楚、全面的了解。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方可百战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