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爱情故事涌泉

涌泉

优美作文头像
创始人 神武翔天
更新时间:2017-02-24 02:05:21 阅读:

我想或許也可以在我的故事的第一句裏用上這樣的一句話:這場大幹旱來臨的幾年以前,他不會想到當他意識到她的存在的時候,她已經悄無聲息地溶在了他的生命裏,到處都是她的痕迹,卻再也抓不住她的蹤迹。

是的,這就是池和泉的故事。

“在大幹旱來臨之前,”池看着天空飄過的白雲這樣悠悠地說,“我從來不知道什麽是憂愁。”這是他在大幹旱之後每年都要重複的一個故事的第一句話。池裏的魚經曆了一代又一代,而今已經是孫輩的小魚們頭碰頭地圍在池邊的水草周圍聽這個故事。祖輩的各色魚種聽這個故事,從新鮮聽到煩,再到後來聽到心酸。而今的孫輩魚們依舊像當年的他們那樣充滿新鮮和好奇感,他們也會經曆像祖輩一樣的曆程吧?老魚們吐着水泡泡,歎息着遊開了——這麽多年已經過去了,他還是不能忘卻,不能釋懷,不能停止講這一個故事。

那時候的他隻能用“年少無知”來形容。他是華北平原上的一個靠近小村落的小池塘。他的旁邊是一群槐樹,除此之外就是高過人膝的荒草,鮮有人迹。

他以爲自己就是這片土地的王者,他有着漫無邊際的春花秋月的快樂。尤其是夏天,當雨水充盈的時候,他的觸角會随着小水溝蔓延到小村落另一邊的小土丘下,聽回來的青蛙說,那裏已經一片枝繁葉茂的景象了。他很張狂地快樂着。爲什麽不呢?在這周圍,他是最大的一個池。槐花連着清香一起灑落在他的水面上——他一直是那樣豐盈地強壯着。連回來的魚兒都說他的水草是最豐美的。甚至在某些夏季,白天鵝而會在這裏駐足休憩,怎能讓他不驕傲呢?從來沒有讓他覺得痛苦的事情,就連清冷的冬天,當他的水都蟄居不動的時候,他還是會有皚皚白雪的安慰。他的水總是滿滿的就是他豐盈強壯的最大證明。他張狂、他快樂、他目無一切。

所以,在大幹旱來臨之前,他從來不會知道躲在角落裏的她。

她是蝸居在他一角的一眼小泉。一年四季地,她在輕輕地向他吐露着涓涓細流。那麽輕盈、那麽輕盈,以至于後算是他努力地回想,還是不能記得她當時的痕迹。她知道他的一點一滴。春天他的睡眼惺忪、夏天的他高傲自負、秋天的他沉靜而略帶憂傷,冬天,他有點耐不住寂寞而百無聊賴,一遍遍地追問躲在水底的魚兒到底什麽時候春風什麽時候才會回來。她微微地笑着、看着、聽着——這樣就可以了——依舊是輕盈地吐露着細流,每一滴,都是她對他的訴說。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蘊蓄着多少能量,她隻是這樣安靜地訴說,看着他快樂,她也快樂。也許有一天,他會發現吧?可她并不敢奢望,他的目光會投向天空的雲、投向池邊的鳥或者池邊的荒草,卻從來不會投向她偏安的角落。她躲在水草的後面,隻有紅色的小鯉魚知道她的心事。小鯉魚說,爲什麽不告訴他呢,你這樣深深愛着他卻要躲着他?“噓····”,她悄聲說,“我愛他,所以把我的生命也溶給了他。可是,隻有他真正懂我、把目光給我的時候,我才會告訴他。如果我沒有力量等到那一天,還要借你的眼淚告訴他呢。可是誰知道呢,這一天應該不會遠了。”說這話的時候,泉的眼神裏流露着期待和喜悅。

“誰知道她的話真的應驗了呢。”躲過大幹旱的那條小鯉魚已經成了老鯉魚,每當池講起泉的故事的時候,總會有溫潤的眼淚從老鯉魚的眼睛裏流出來。“你的傷心隻有我知道。”池會在這時對老鯉魚說。“不,是她的傷心。”老鯉魚溫潤的眼淚就像是當年她的吐訴一樣涓涓,一點一滴,燙傷在他的心裏。

就在泉殷切地盼望着他的目光的這一年,可怕的大幹旱開始了。夏天的瓢潑和秋雨的淋漓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曠日持久的豔陽天。剛開始的時候他還是無憂無慮的,陽光明媚意味着很多遠處的朋友們會來這裏,他喜歡的是熱鬧。來喝水的越來越多。然而當遠方的來客帶來的不再是歡樂而是關于幹旱的躁動的消息的時候,他着實有點着急了。聽來自小土丘那裏的山雞說,山上已經黃了,葉子幾乎到了一點就着的地步。那天晚上,池看到了小村那邊映天的紅色,山上真的着火了。那天夜裏池還聽到山上傳來的動物們的痛苦的喊叫。黑色的灰燼随風飄來,落在池的水面上,向來愛幹淨的池也變得像一潭死水了。池的世界裏也充滿了躁動和不安。池想起白天山雞說的話:“還是你的力量大啊,附近的溝池都已經幹涸了,看你這裏的水倒還能維持好長一段時間。”他那不安的心情馬上又清明起來,“别擔心,我會保護好你們的。”他對水草和魚們說。他的自負也不允許他說喪氣的話。

“我那時候是多麽的傻啊,怎麽就沒有想到是她呢?其實自己有多少能量自己不知道麽?隻是當時不服輸和好勝的心戰勝了疑慮和理智,總還是沒有發現她的存在。”每當講到這裏,池的心就不能平靜,水面上會蕩開圈圈的波浪,池說,他要把對她的愛和思念蕩開去,一層又一層,一圈又一圈。老鯉魚在旁邊歎氣。

當初倔強如她,總是不肯讓小鯉魚把實情告訴池。大幹旱的日子,泉在用着生命保全着池。可是每天來喝水的動物是在是太多了,幹旱的時間也太長了,就算是泉竭盡生命的力量也無法維持下去。

痛苦的時刻終于要降臨了。池的水位下降到泉在的那個位置,比小小的泉眼稍微低一點。池永遠記得那是初秋的一個深夜,所有來尋水的動物都已經散去,塵土飛揚的時刻也已經凝滞。就在那個靜谧的時刻,池聽到了泉微弱的喘息。“你是誰?”池的疲倦的聲音似乎給那一縷微弱的喘息帶來了動力。泉在吐完最後一束水流之前對池說:

池,我是隐在你生命角落裏的一眼小泉···現在什麽也不要問不要說,隻要聽我說···我以爲我會等到你發現我、凝視着我···對我說···你愛我···可現在你要原諒我,我已經等不到那個時刻···我再也不能用我的生命來愛着你、保護着你···哪怕隻是靜靜地看着你···如果曾經的生命裏沒有你,我的春夏秋冬會多麽落寞···可是,池,我愛你···就算是現在隻能用最後的氣力來看着你···叢來沒有什麽能阻止我用整個生命來愛你···親愛的池,就算是我消失,我的愛會化作魚的眼淚流到你的心裏···化作久旱的甘霖來靠近你,你要記得···我愛你···

泉的聲息消失的刹那,大雨傾盆。

池活了。泉消失了。

“怎麽會這樣呢?”“後來怎麽樣了呢?”“是啊是啊,怎麽樣了呢?”圍在一起的小魚們唧唧歪歪地吵鬧起來。池又開始蕩開心事,波紋一層層、一圈圈。“後來?”他沉吟着。

後來池的心濕漉漉的。在最後一點污水中幸存下來的小鯉魚流下了眼淚——那是池的心,第一次被燙傷。池的波紋,隻蕩向一個地方——就是曾經的那個小泉眼的方向。

此後年年,波紋蕩漾,燙傷。

涌泉简介:我想或许也可以在我的故事的第一句里用上这样的一句话:这场大干旱来临的几年以前,他不会想到当他意识到她的存在的时候,她已经悄无声息地溶在了他的生命里,到处都是她的...

我想或许也可以在我的故事的第一句里用上这样的一句话:这场大干旱来临的几年以前,他不会想到当他意识到她的存在的时候,她已经悄无声息地溶在了他的生命里,到处都是她的痕迹,却再也抓不住她的踪迹。

是的,这就是池和泉的故事。

“在大干旱来临之前,”池看着天空飘过的白云这样悠悠地说,“我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忧愁。”这是他在大干旱之后每年都要重复的一个故事的第一句话。池里的鱼经历了一代又一代,而今已经是孙辈的小鱼们头碰头地围在池边的水草周围听这个故事。祖辈的各色鱼种听这个故事,从新鲜听到烦,再到后来听到心酸。而今的孙辈鱼们依旧像当年的他们那样充满新鲜和好奇感,他们也会经历像祖辈一样的历程吧?老鱼们吐着水泡泡,叹息着游开了——这么多年已经过去了,他还是不能忘却,不能释怀,不能停止讲这一个故事。

那时候的他只能用“年少无知”来形容。他是华北平原上的一个靠近小村落的小池塘。他的旁边是一群槐树,除此之外就是高过人膝的荒草,鲜有人迹。

他以为自己就是这片土地的王者,他有着漫无边际的春花秋月的快乐。尤其是夏天,当雨水充盈的时候,他的触角会随着小水沟蔓延到小村落另一边的小土丘下,听回来的青蛙说,那里已经一片枝繁叶茂的景象了。他很张狂地快乐着。为什么不呢?在这周围,他是最大的一个池。槐花连着清香一起洒落在他的水面上——他一直是那样丰盈地强壮着。连回来的鱼儿都说他的水草是最丰美的。甚至在某些夏季,白天鹅而会在这里驻足休憩,怎能让他不骄傲呢?从来没有让他觉得痛苦的事情,就连清冷的冬天,当他的水都蛰居不动的时候,他还是会有皑皑白雪的安慰。他的水总是满满的就是他丰盈强壮的最大证明。他张狂、他快乐、他目无一切。

所以,在大干旱来临之前,他从来不会知道躲在角落里的她。

她是蜗居在他一角的一眼小泉。一年四季地,她在轻轻地向他吐露着涓涓细流。那么轻盈、那么轻盈,以至于后算是他努力地回想,还是不能记得她当时的痕迹。她知道他的一点一滴。春天他的睡眼惺忪、夏天的他高傲自负、秋天的他沉静而略带忧伤,冬天,他有点耐不住寂寞而百无聊赖,一遍遍地追问躲在水底的鱼儿到底什么时候春风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她微微地笑着、看着、听着——这样就可以了——依旧是轻盈地吐露着细流,每一滴,都是她对他的诉说。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蕴蓄着多少能量,她只是这样安静地诉说,看着他快乐,她也快乐。也许有一天,他会发现吧?可她并不敢奢望,他的目光会投向天空的云、投向池边的鸟或者池边的荒草,却从来不会投向她偏安的角落。她躲在水草的后面,只有红色的小鲤鱼知道她的心事。小鲤鱼说,为什么不告诉他呢,你这样深深爱着他却要躲着他?“嘘····”,她悄声说,“我爱他,所以把我的生命也溶给了他。可是,只有他真正懂我、把目光给我的时候,我才会告诉他。如果我没有力量等到那一天,还要借你的眼泪告诉他呢。可是谁知道呢,这一天应该不会远了。”说这话的时候,泉的眼神里流露着期待和喜悦。

“谁知道她的话真的应验了呢。”躲过大干旱的那条小鲤鱼已经成了老鲤鱼,每当池讲起泉的故事的时候,总会有温润的眼泪从老鲤鱼的眼睛里流出来。“你的伤心只有我知道。”池会在这时对老鲤鱼说。“不,是她的伤心。”老鲤鱼温润的眼泪就像是当年她的吐诉一样涓涓,一点一滴,烫伤在他的心里。

就在泉殷切地盼望着他的目光的这一年,可怕的大干旱开始了。夏天的瓢泼和秋雨的淋漓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旷日持久的艳阳天。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是无忧无虑的,阳光明媚意味着很多远处的朋友们会来这里,他喜欢的是热闹。来喝水的越来越多。然而当远方的来客带来的不再是欢乐而是关于干旱的躁动的消息的时候,他着实有点着急了。听来自小土丘那里的山鸡说,山上已经黄了,叶子几乎到了一点就着的地步。那天晚上,池看到了小村那边映天的红色,山上真的着火了。那天夜里池还听到山上传来的动物们的痛苦的喊叫。黑色的灰烬随风飘来,落在池的水面上,向来爱干净的池也变得像一潭死水了。池的世界里也充满了躁动和不安。池想起白天山鸡说的话:“还是你的力量大啊,附近的沟池都已经干涸了,看你这里的水倒还能维持好长一段时间。”他那不安的心情马上又清明起来,“别担心,我会保护好你们的。”他对水草和鱼们说。他的自负也不允许他说丧气的话。

“我那时候是多么的傻啊,怎么就没有想到是她呢?其实自己有多少能量自己不知道么?只是当时不服输和好胜的心战胜了疑虑和理智,总还是没有发现她的存在。”每当讲到这里,池的心就不能平静,水面上会荡开圈圈的波浪,池说,他要把对她的爱和思念荡开去,一层又一层,一圈又一圈。老鲤鱼在旁边叹气。

当初倔强如她,总是不肯让小鲤鱼把实情告诉池。大干旱的日子,泉在用着生命保全着池。可是每天来喝水的动物是在是太多了,干旱的时间也太长了,就算是泉竭尽生命的力量也无法维持下去。

痛苦的时刻终于要降临了。池的水位下降到泉在的那个位置,比小小的泉眼稍微低一点。池永远记得那是初秋的一个深夜,所有来寻水的动物都已经散去,尘土飞扬的时刻也已经凝滞。就在那个静谧的时刻,池听到了泉微弱的喘息。“你是谁?”池的疲倦的声音似乎给那一缕微弱的喘息带来了动力。泉在吐完最后一束水流之前对池说:

池,我是隐在你生命角落里的一眼小泉···现在什么也不要问不要说,只要听我说···我以为我会等到你发现我、凝视着我···对我说···你爱我···可现在你要原谅我,我已经等不到那个时刻···我再也不能用我的生命来爱着你、保护着你···哪怕只是静静地看着你···如果曾经的生命里没有你,我的春夏秋冬会多么落寞···可是,池,我爱你···就算是现在只能用最后的气力来看着你···丛来没有什么能阻止我用整个生命来爱你···亲爱的池,就算是我消失,我的爱会化作鱼的眼泪流到你的心里···化作久旱的甘霖来靠近你,你要记得···我爱你···

泉的声息消失的刹那,大雨倾盆。

池活了。泉消失了。

“怎么会这样呢?”“后来怎么样了呢?”“是啊是啊,怎么样了呢?”围在一起的小鱼们唧唧歪歪地吵闹起来。池又开始荡开心事,波纹一层层、一圈圈。“后来?”他沉吟着。

后来池的心湿漉漉的。在最后一点污水中幸存下来的小鲤鱼流下了眼泪——那是池的心,第一次被烫伤。池的波纹,只荡向一个地方——就是曾经的那个小泉眼的方向。

此后年年,波纹荡漾,烫伤。

涌泉

1.分析论文的主题.仔细检查给定的论文命题或主题.主题中通常有一个或多个核心词.分析主题这一步非常重要,在理解了主题的含义之后,才不会离题.

2.确定文章的核心思想.看看给定的主题或命题,一定要确定要表达的思想中心.此外,您的观点不能含糊不清.否则,这篇文章将会脱离中心或一团糟.

3.确定风格,一方面结合给定主题,另一方面结合个人写作知识.例如,我擅长讨论论文和议论散文,写叙述性的文章就容易写的就像流水帐.因此,在写作之前,你必须看看这篇文章适合哪种风格,并且必须看看自己的特点.

4.梳理文章的材料,无论是考试论文还是通常的论文练习,在写作时肚子没有墨水就写不出好文章.所以你一方面需要在平时阅读,积累知识和材料,然后在考试中才会获得灵感.另一方面,在写作之前,最好对可能的材料类别进行排序以整理有效材料.

5.在起草教学大纲之前,教师会要求我们在文章前面写一个大纲,并将段落的顺序与写作前的内容联系起来.只有这样我们的文章才有连贯性.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优美作文简介
优美作文创始人
写作方法:确定中心,写出深意。我们要着于挖掘所写事件中含有的生活哲理或找出它闪光的地方,反复思考,确定文章的中心思想。即善于从普通的小事中写出深意来。
文章的六要素要交待清楚。一件事情的发生,离不开时间、地点、人物、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这六方面,即常说的“六要素”,只有交待清楚这几方面,才能使读者对所叙述的事,有个清楚、全面的了解。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方可百战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