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爱情故事正宗的鱼香肉丝

正宗的鱼香肉丝

优美作文头像
创始人 兵临天下
更新时间:2017-05-23 01:25:58 阅读:

鐵虎大學畢業半年後,老爸說不行就不行了。大夫也給了話,說回家吧,多給老人整點好吃的。也許是受到大夫的啓示,回到家,老爸就把鐵虎喊到床前,虛弱地說:“兒子,爸爸還有一個願望——”

“爸,您說。”鐵虎蹲在老爸的床前,努力地控制着眼淚。

老爸大口地喘着粗氣,憋了好一會兒的勁,才斷斷續續地說:“我這個樣子,看來是回不了老家了。我就想,臨死之前,吃一盤咱老家正宗的魚香肉絲。兒子,俗話說,葉落歸根,這會兒,我想老家了。”

鐵虎使勁點了點頭,淚水沖破了眼眶,他忙扭過頭,擦了一把,哽咽着說:“爸,我現在就給您買去。”

老爸伸出手,有點着急地說:“鐵虎,記住,要正宗的。”

鐵虎沖出家門,淚珠大顆大顆地滾落下來。鐵虎記得,父母爲了做生意,從重慶郫縣老家搬到這個北方小城,那年,他才五歲。在他七歲那年,父母做生意虧了個底朝天,随後不久,媽媽跟着一個男人跑了。自此,老爸是又當爹又當娘,把鐵虎撫養成人并供他讀完了大學。這十多年,老爸從沒回過老家,也許是媽媽的背叛對他傷害太大了,他覺得沒臉面對家鄉的父老鄉親。

一路胡思亂想着,鐵虎就來到了“重慶風味館”的面前。這家飯店離鐵虎住的地方不遠,上高中時他每天都要從這兒經過,寬大的玻璃窗上貼着幾個紅色的字:重慶正宗魚香肉絲。剛才老爸說了,要正宗的,看來從這裏買魚香肉絲,絕對錯不了。

鐵虎進了飯店,點了魚香肉絲,并說要打包帶回去。

半個小時後,魚香肉絲出來了,鐵虎拿好,一路飛奔趕到家,盛在自家的大盤子裏,然後端到了老爸面前,說:“爸,正宗魚香肉絲來了,您稍等,我給您拿酒去。”

老爸喊住了鐵虎,看着面前的魚香肉絲,搖了搖頭,說:“端下去吧。這不是正宗的。”

鐵虎站住了,他不解地看着老爸,心裏想不明白:這些年,老爸吃飯從沒挑剔過,今天這是怎麽了?爲何非要吃正宗的呢?于是就指着那道菜說:“爸,這是從重慶風味館買來的。人家說絕對正宗呢。”

老爸說:“這絕對不是正宗的。正宗的重慶魚香肉絲,配料隻有蔥花。你看看,這道菜——”說這幾句話,老爸已經很累了,他喘着粗氣,沒有繼續說下去。

鐵虎看着面前的那道魚香肉絲,肉絲裏夾着少量的胡蘿蔔絲和黑木耳,難怪老爸不用嘗,一看就說不是正宗的呢。

鐵虎把菜端到了一邊,回來蹲到老爸的面前,說:“爸,您放心,我絕對給您買來正宗的魚香肉絲。”

但一直到晚上十點多,鐵虎騎着自行車,逛了五十多家中檔川菜飯館,沒有一家的魚香肉絲是老爸說的那種——配料隻有蔥花。

第二天一早,鐵虎又出發了,去了富慶大酒店,有人告訴他,這家大酒店的大廚是重慶的一位名廚,這樣的廚師一準了解什麽是正宗的魚香肉絲。費盡一番周折,鐵虎終于見到了這位姓黃的廚師。黃廚師告訴他說,鐵虎的老爸說的那種魚香肉絲,也确是魚香肉絲的一種正宗做法,而且,這種魚香肉絲有個人做得最好。

黃廚師介紹說,十年前,這個小城曾進行過一場廚師比賽,有一道考題就是魚香肉絲。當時,這道菜的冠軍是淩雲峰。他做的魚香肉絲,極可能就是鐵虎的老爸說的那種,配料隻有蔥花,而且,有幾種調料好像也是重慶特有的。

幾年後,淩雲峰經營的飯店經曆了一場變故,很快就銷聲匿迹了。自此,淩雲峰金盆洗手,再也沒有經營飯店。現在,據說淩雲峰住在解放路的八一胡同裏,脾氣刁鑽古怪,幾乎從不與任何人交往。

黃廚師建議鐵虎去試試,因爲從這番談話中,黃廚師隐約感到,隻有淩雲峰的那道魚香肉絲才是鐵虎真正需要的魚香肉絲。

鐵虎來到解放路八一胡同,經過打聽,很快就找到了淩雲峰的家。推開院子的門,鐵虎就看見一個黑瘦的老頭,正躺在藤椅裏曬太陽,直到鐵虎走到跟前,淩雲峰一直眯着眼,一句話也沒說。鐵虎知道淩雲峰并沒有睡着,于是就站在一邊,把事情的原委說了一遍。

淩雲峰聽後,說:“你找錯人了。我并不會做魚香肉絲,請回吧。”

鐵虎并不走,懇求道:“大伯,您就幫幫忙吧。如果滿足不了我老爸這個願望,我會愧疚一輩子的;而且,我老爸也會帶着遺憾離開這個世界。再說,我已經感覺到,這個菜對我老爸非常重要,這裏面好像隐含着一件什麽大事。”

淩雲峰依舊是一句話也不說,他站起來,眯着眼看了鐵虎一下,然後就回屋去了。

沒辦法,鐵虎隻好回家。此時,老爸的病越發嚴重,喘氣像拉風箱一樣,臉色蠟黃,而且,連說話的氣力也沒有了。但是,從老爸的眼神裏,鐵虎看出老爸還是在惦記着那盤正宗的魚香肉絲,他幾次張嘴想問問,但還是忍住沒有說。

病不等人,到了黃昏時分,鐵虎決定再去淩雲峰那裏,這次他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也要淩雲峰答應做一份魚香肉絲。

淩雲峰還是坐在藤椅裏,眯着眼曬太陽,知道鐵虎來了,眼皮還是沒有眨一下。鐵虎想起剛才老爸的眼神,心裏一苦,眼淚就掉下來了,他“撲通”一聲跪倒在淩雲峰的面前,哀求道:“大伯,您就給俺做份魚香肉絲吧。”

大約跪了十多分鍾,淩雲峰才開口說話:“可以。不過,有個條件——”

“什麽條件我都答應。”鐵虎跪着說。

淩雲峰說:“也不難。就是你天天晚上過來給我洗次腳,我什麽時候高興了,自然會給你做的。”

鐵虎可是名牌大學的畢業生,如今給一個黑瘦的老頭洗腳,這是何等的屈辱?!但是,爲了老爸,爲了那份正宗的魚香肉絲,鐵虎豁出去了,他站起身,回到屋子裏,找了個盆子,兌好溫水後,就端到了淩雲峰的面前。

淩雲峰眯着眼看了看,忽然,他一腳把盆子踹翻了,罵道:“你也不問問,這是洗臉盆。好了,你走吧。”

鐵虎的心涼了半截,他說:“大伯,我老爸的病——”

淩雲峰說:“明天我出去旅遊,後天晚上你再過來吧。”

熬過了艱難的兩天,鐵虎懷着希望去了淩雲峰的那個小院,剛進院門,就見淩雲峰穿着潔白的大褂,帶着高高的廚師帽,正在院子裏等他。淩雲峰朝鐵虎使了個眼色,就朝屋裏走去,鐵虎跟在後面,一進屋,就見所有的東西都已經擺好了。

炒菜開始了,淩雲峰點火,熱鍋,倒油,然後把三種調料放在一起,調和後放到一邊,并順手拿過備好的肉絲,用澱粉抓了一下,這時鍋裏的油已經七八成熱,把肉絲倒進鍋中過一下,盛出來,然後用豆瓣醬、姜、蒜和一種圓圓的好像是紅辣椒的東西煸鍋,倒入剛才已經過油的肉絲,倒入開始調好的汁,加入蔥花,大火炒,待肉變色後一兩分鍾,出鍋盛盤。

整個過程順暢自然,一氣呵成,直看得鐵虎目瞪口呆,還沒明白過來,一份熱氣騰騰的魚香肉絲就已盛在了盤子裏。鐵虎上前,端起那份魚香肉絲,說了句:“大伯,謝謝您了。”便飛快地朝家裏跑去。

老爸躺在床上,氣息微弱,仿佛随時都可能離開這個世界。鐵虎端着那份還冒着熱氣的魚香肉絲剛進屋,老爸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不知從哪裏來的氣力,他忽地坐了起來,嘴裏喃喃地說:“正宗的魚香肉絲,來了,來了……”

鐵虎伸手拿過旁邊早已備好的筷子,遞給老爸,然後又倒了一杯酒,哭着說:“爸,您要的正宗的魚香肉絲來了。”

老爸品嘗着魚香肉絲,不停地說:“就是這個味,就是這個味。你看,這個是咱重慶的魚辣椒,用魚辣椒做的魚香肉絲才正宗呀。”說着,抿了一口酒,大口地吃起來,吃着吃着,老爸突然停住了,他夾了菜裏的一個豆瓣,說:“這是咱郫縣豆瓣醬。絕對錯不了,絕對錯不了……”

“重慶郫縣?”鐵虎疑惑地插了一句。

老爸也停住了,他直直地盯着鐵虎,說:“兒子,你去了淩雲峰那裏?”然後沒等鐵虎回答,又接着說:“哦,爸忘了告訴你,其實臨死前,我并不是非要吃盤正宗的魚香肉絲,而是——好了,看到你這個樣子,我就可以放心地走了。”

刹那間,鐵虎如醍醐灌頂,一下子明白了:“老爸并不是非要吃那盤正宗的魚香肉絲,他這樣做,是想在臨死之前,治好我的自閉症。”其實,鐵虎的自閉症已經一年多了,最近病情越來越厲害,大學畢業後,他也确實找過工作,但很快就辭職了。老爸就是想通過讓鐵虎去買那盤正宗的魚香肉絲,讓他不斷地接觸陌生人,和陌生人打交道……在這個過程中,他相信,鐵虎能夠慢慢地跨越障礙,真正地治愈自閉症。

想到這兒,鐵虎“撲通”一下跪倒在老爸面前,哭着說:“爸,爸……”

等到鐵虎起來時,他才發現,老爸已經走了。爲老爸辦理完喪事後,鐵虎決定去淩雲峰那裏,此時他已明白,淩雲峰爲了那盤魚香肉絲,專程回了一趟重慶,因爲那盤魚香肉絲裏,有這個北方小城買不到的重慶魚辣椒和郫縣豆瓣醬,所以說,淩雲峰說去旅遊,那是假的,爲了一盤菜,專門去了一趟重慶才是真。

在淩雲峰的小院子裏,淩雲峰告訴鐵虎說:“當時我讓你洗腳,也是經過你老爸同意的。”

“什麽?”鐵虎顯然沒有想到這一點,也沒有想到淩雲峰曾和老爸見過面,而且,還商量過什麽事。

淩雲峰接着說:“我們就是想讓你受些屈辱,磨練一下你。你的心理太脆弱了,你老爸告訴我,大學畢業後,你曾先後兩次辭職,而辭職的原因,就是因爲僅僅受了一點小小的傷害……不過,現在回頭想想這件事,你的老爸真是太偉大了。”

正宗的鱼香肉丝简介:铁虎大学毕业半年后,老爸说不行就不行了。大夫也给了话,说回家吧,多给老人整点好吃的。也许是受到大夫的启示,回到家,老爸就把铁虎喊到床前,虚弱地说:“...

铁虎大学毕业半年后,老爸说不行就不行了。大夫也给了话,说回家吧,多给老人整点好吃的。也许是受到大夫的启示,回到家,老爸就把铁虎喊到床前,虚弱地说:“儿子,爸爸还有一个愿望——”

“爸,您说。”铁虎蹲在老爸的床前,努力地控制着眼泪。

老爸大口地喘着粗气,憋了好一会儿的劲,才断断续续地说:“我这个样子,看来是回不了老家了。我就想,临死之前,吃一盘咱老家正宗的鱼香肉丝。儿子,俗话说,叶落归根,这会儿,我想老家了。”

铁虎使劲点了点头,泪水冲破了眼眶,他忙扭过头,擦了一把,哽咽着说:“爸,我现在就给您买去。”

老爸伸出手,有点着急地说:“铁虎,记住,要正宗的。”

铁虎冲出家门,泪珠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铁虎记得,父母为了做生意,从重庆郫县老家搬到这个北方小城,那年,他才五岁。在他七岁那年,父母做生意亏了个底朝天,随后不久,妈妈跟着一个男人跑了。自此,老爸是又当爹又当娘,把铁虎抚养成人并供他读完了大学。这十多年,老爸从没回过老家,也许是妈妈的背叛对他伤害太大了,他觉得没脸面对家乡的父老乡亲。

一路胡思乱想着,铁虎就来到了“重庆风味馆”的面前。这家饭店离铁虎住的地方不远,上高中时他每天都要从这儿经过,宽大的玻璃窗上贴着几个红色的字:重庆正宗鱼香肉丝。刚才老爸说了,要正宗的,看来从这里买鱼香肉丝,绝对错不了。

铁虎进了饭店,点了鱼香肉丝,并说要打包带回去。

半个小时后,鱼香肉丝出来了,铁虎拿好,一路飞奔赶到家,盛在自家的大盘子里,然后端到了老爸面前,说:“爸,正宗鱼香肉丝来了,您稍等,我给您拿酒去。”

老爸喊住了铁虎,看着面前的鱼香肉丝,摇了摇头,说:“端下去吧。这不是正宗的。”

铁虎站住了,他不解地看着老爸,心里想不明白:这些年,老爸吃饭从没挑剔过,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何非要吃正宗的呢?于是就指着那道菜说:“爸,这是从重庆风味馆买来的。人家说绝对正宗呢。”

老爸说:“这绝对不是正宗的。正宗的重庆鱼香肉丝,配料只有葱花。你看看,这道菜——”说这几句话,老爸已经很累了,他喘着粗气,没有继续说下去。

铁虎看着面前的那道鱼香肉丝,肉丝里夹着少量的胡萝卜丝和黑木耳,难怪老爸不用尝,一看就说不是正宗的呢。

铁虎把菜端到了一边,回来蹲到老爸的面前,说:“爸,您放心,我绝对给您买来正宗的鱼香肉丝。”

但一直到晚上十点多,铁虎骑着自行车,逛了五十多家中档川菜饭馆,没有一家的鱼香肉丝是老爸说的那种——配料只有葱花。

第二天一早,铁虎又出发了,去了富庆大酒店,有人告诉他,这家大酒店的大厨是重庆的一位名厨,这样的厨师一准了解什么是正宗的鱼香肉丝。费尽一番周折,铁虎终于见到了这位姓黄的厨师。黄厨师告诉他说,铁虎的老爸说的那种鱼香肉丝,也确是鱼香肉丝的一种正宗做法,而且,这种鱼香肉丝有个人做得最好。

黄厨师介绍说,十年前,这个小城曾进行过一场厨师比赛,有一道考题就是鱼香肉丝。当时,这道菜的冠军是凌云峰。他做的鱼香肉丝,极可能就是铁虎的老爸说的那种,配料只有葱花,而且,有几种调料好像也是重庆特有的。

几年后,凌云峰经营的饭店经历了一场变故,很快就销声匿迹了。自此,凌云峰金盆洗手,再也没有经营饭店。现在,据说凌云峰住在解放路的八一胡同里,脾气刁钻古怪,几乎从不与任何人交往。

黄厨师建议铁虎去试试,因为从这番谈话中,黄厨师隐约感到,只有凌云峰的那道鱼香肉丝才是铁虎真正需要的鱼香肉丝。

铁虎来到解放路八一胡同,经过打听,很快就找到了凌云峰的家。推开院子的门,铁虎就看见一个黑瘦的老头,正躺在藤椅里晒太阳,直到铁虎走到跟前,凌云峰一直眯着眼,一句话也没说。铁虎知道凌云峰并没有睡着,于是就站在一边,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

凌云峰听后,说:“你找错人了。我并不会做鱼香肉丝,请回吧。”

铁虎并不走,恳求道:“大伯,您就帮帮忙吧。如果满足不了我老爸这个愿望,我会愧疚一辈子的;而且,我老爸也会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再说,我已经感觉到,这个菜对我老爸非常重要,这里面好像隐含着一件什么大事。”

凌云峰依旧是一句话也不说,他站起来,眯着眼看了铁虎一下,然后就回屋去了。

没办法,铁虎只好回家。此时,老爸的病越发严重,喘气像拉风箱一样,脸色蜡黄,而且,连说话的气力也没有了。但是,从老爸的眼神里,铁虎看出老爸还是在惦记着那盘正宗的鱼香肉丝,他几次张嘴想问问,但还是忍住没有说。

病不等人,到了黄昏时分,铁虎决定再去凌云峰那里,这次他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凌云峰答应做一份鱼香肉丝。

凌云峰还是坐在藤椅里,眯着眼晒太阳,知道铁虎来了,眼皮还是没有眨一下。铁虎想起刚才老爸的眼神,心里一苦,眼泪就掉下来了,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凌云峰的面前,哀求道:“大伯,您就给俺做份鱼香肉丝吧。”

大约跪了十多分钟,凌云峰才开口说话:“可以。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铁虎跪着说。

凌云峰说:“也不难。就是你天天晚上过来给我洗次脚,我什么时候高兴了,自然会给你做的。”

铁虎可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如今给一个黑瘦的老头洗脚,这是何等的屈辱?!但是,为了老爸,为了那份正宗的鱼香肉丝,铁虎豁出去了,他站起身,回到屋子里,找了个盆子,兑好温水后,就端到了凌云峰的面前。

凌云峰眯着眼看了看,忽然,他一脚把盆子踹翻了,骂道:“你也不问问,这是洗脸盆。好了,你走吧。”

铁虎的心凉了半截,他说:“大伯,我老爸的病——”

凌云峰说:“明天我出去旅游,后天晚上你再过来吧。”

熬过了艰难的两天,铁虎怀着希望去了凌云峰的那个小院,刚进院门,就见凌云峰穿着洁白的大褂,带着高高的厨师帽,正在院子里等他。凌云峰朝铁虎使了个眼色,就朝屋里走去,铁虎跟在后面,一进屋,就见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摆好了。

炒菜开始了,凌云峰点火,热锅,倒油,然后把三种调料放在一起,调和后放到一边,并顺手拿过备好的肉丝,用淀粉抓了一下,这时锅里的油已经七八成热,把肉丝倒进锅中过一下,盛出来,然后用豆瓣酱、姜、蒜和一种圆圆的好像是红辣椒的东西煸锅,倒入刚才已经过油的肉丝,倒入开始调好的汁,加入葱花,大火炒,待肉变色后一两分钟,出锅盛盘。

整个过程顺畅自然,一气呵成,直看得铁虎目瞪口呆,还没明白过来,一份热气腾腾的鱼香肉丝就已盛在了盘子里。铁虎上前,端起那份鱼香肉丝,说了句:“大伯,谢谢您了。”便飞快地朝家里跑去。

老爸躺在床上,气息微弱,仿佛随时都可能离开这个世界。铁虎端着那份还冒着热气的鱼香肉丝刚进屋,老爸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不知从哪里来的气力,他忽地坐了起来,嘴里喃喃地说:“正宗的鱼香肉丝,来了,来了……”

铁虎伸手拿过旁边早已备好的筷子,递给老爸,然后又倒了一杯酒,哭着说:“爸,您要的正宗的鱼香肉丝来了。”

老爸品尝着鱼香肉丝,不停地说:“就是这个味,就是这个味。你看,这个是咱重庆的鱼辣椒,用鱼辣椒做的鱼香肉丝才正宗呀。”说着,抿了一口酒,大口地吃起来,吃着吃着,老爸突然停住了,他夹了菜里的一个豆瓣,说:“这是咱郫县豆瓣酱。绝对错不了,绝对错不了……”

“重庆郫县?”铁虎疑惑地插了一句。

老爸也停住了,他直直地盯着铁虎,说:“儿子,你去了凌云峰那里?”然后没等铁虎回答,又接着说:“哦,爸忘了告诉你,其实临死前,我并不是非要吃盘正宗的鱼香肉丝,而是——好了,看到你这个样子,我就可以放心地走了。”

刹那间,铁虎如醍醐灌顶,一下子明白了:“老爸并不是非要吃那盘正宗的鱼香肉丝,他这样做,是想在临死之前,治好我的自闭症。”其实,铁虎的自闭症已经一年多了,最近病情越来越厉害,大学毕业后,他也确实找过工作,但很快就辞职了。老爸就是想通过让铁虎去买那盘正宗的鱼香肉丝,让他不断地接触陌生人,和陌生人打交道……在这个过程中,他相信,铁虎能够慢慢地跨越障碍,真正地治愈自闭症。

想到这儿,铁虎“扑通”一下跪倒在老爸面前,哭着说:“爸,爸……”

等到铁虎起来时,他才发现,老爸已经走了。为老爸办理完丧事后,铁虎决定去凌云峰那里,此时他已明白,凌云峰为了那盘鱼香肉丝,专程回了一趟重庆,因为那盘鱼香肉丝里,有这个北方小城买不到的重庆鱼辣椒和郫县豆瓣酱,所以说,凌云峰说去旅游,那是假的,为了一盘菜,专门去了一趟重庆才是真。

在凌云峰的小院子里,凌云峰告诉铁虎说:“当时我让你洗脚,也是经过你老爸同意的。”

“什么?”铁虎显然没有想到这一点,也没有想到凌云峰曾和老爸见过面,而且,还商量过什么事。

凌云峰接着说:“我们就是想让你受些屈辱,磨练一下你。你的心理太脆弱了,你老爸告诉我,大学毕业后,你曾先后两次辞职,而辞职的原因,就是因为仅仅受了一点小小的伤害……不过,现在回头想想这件事,你的老爸真是太伟大了。”

正宗的鱼香肉丝

1.分析论文的主题.仔细检查给定的论文命题或主题.主题中通常有一个或多个核心词.分析主题这一步非常重要,在理解了主题的含义之后,才不会离题.

2.确定文章的核心思想.看看给定的主题或命题,一定要确定要表达的思想中心.此外,您的观点不能含糊不清.否则,这篇文章将会脱离中心或一团糟.

3.确定风格,一方面结合给定主题,另一方面结合个人写作知识.例如,我擅长讨论论文和议论散文,写叙述性的文章就容易写的就像流水帐.因此,在写作之前,你必须看看这篇文章适合哪种风格,并且必须看看自己的特点.

4.梳理文章的材料,无论是考试论文还是通常的论文练习,在写作时肚子没有墨水就写不出好文章.所以你一方面需要在平时阅读,积累知识和材料,然后在考试中才会获得灵感.另一方面,在写作之前,最好对可能的材料类别进行排序以整理有效材料.

5.在起草教学大纲之前,教师会要求我们在文章前面写一个大纲,并将段落的顺序与写作前的内容联系起来.只有这样我们的文章才有连贯性.

标签:老爸回家的启示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优美作文简介
优美作文创始人
写作方法:确定中心,写出深意。我们要着于挖掘所写事件中含有的生活哲理或找出它闪光的地方,反复思考,确定文章的中心思想。即善于从普通的小事中写出深意来。
文章的六要素要交待清楚。一件事情的发生,离不开时间、地点、人物、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这六方面,即常说的“六要素”,只有交待清楚这几方面,才能使读者对所叙述的事,有个清楚、全面的了解。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方可百战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