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爱情故事那时年少,不懂爱

那时年少,不懂爱

优美作文头像
创始人 圣神法则
更新时间:2017-05-24 01:17:04 阅读:

假若拿五年前的他和現在相比,簡直可以稱得上天壤之别。誰也不敢相信,現在如此緘默安靜且有内涵的男生,當年如此放縱,如此輕狂。

譬如,那時候,他會爲了趕潮流,把頭發留得長長的并且燙成葡萄紅。會在元旦晚會上,突然跑到桌子上,拿着掃把當作吉他,搖搖晃晃地彈奏起來,唱着唐磊的《丁香花》。會爲了出風頭加入“以大欺小”的隊伍,在低年級學生面前耀武揚威。

然而,那樣一個的他,居然會有人喜歡。或許是因爲他成績好的緣故,雖然他很貪玩,很瘋狂,但學習時很認真。那時候他每次考試都是前幾名。

十三四歲的青春,猶如含苞待放的荷花,即将散發芬芳季節。此時,愛在一個少女的内心中悄然無聲地萌芽。

蘇妍總是把目光轉向右側窗台的那個座位上,一個少年稚氣未盡的臉龐。少年似乎隐隐約約發現,轉過臉。蘇妍急忙假裝作聽課,然而她那羞澀的表情及發紅的耳朵,現在看來無論如何也掩飾不了少女的心思。然而卻能騙得過他,或許因爲蘇妍和她是朋友。

雨後黃昏,天空初露着的霞光,映照着下幾個玩耍的少年。遠處樓台之上默默地站着一個女孩,靜靜看着也在其中的他,他放蕩不羁的大笑,他熟練的拍球動作,他嘹亮清脆的叫喊。早已在女孩的腦海中揮之不去,閉着眼睛也不會模糊。其實她多想告訴他,她喜歡他。在她粉紅色的本子上,多次寫了又改,改了又寫的情書。她想象,在某個黃昏,在某個放學的小路,追上他把它給他,然後轉身跑走。或者在他出去玩的時候偷偷的塞進他的書包。然而少女的矜持過于頑固,蘇妍最終未能鼓起勇氣把寫下心思的紙頭交給他。她明白隻要天天見到他就知足了。

女孩成了樓台上的一道風景,每天都會站在原地,不知是在樓上看風景還是偷偷看着遠處的人。

彌漫着淡淡花香的校園,充滿着一群孩子的歡聲笑語,蓬勃着無數孩子們的青春。

十月天空,景色依舊,隻不過傍晚飄零的落葉帶有一絲惆怅,靜靜地天空有雁無故地哀鳴。楓林旁,單薄的人影被西下的太陽拉的很長,蘇妍哭了,默默地留着眼淚,滴落在地上的楓葉上,無聲無息的淡去。她知道他轉學了,很突然。以至于他沒來上課幾天後才知道。蘇妍緊緊握着那張滿載愛意的紙頭,絕望地撕落在随風而落的木葉中。

蘇妍依然喜歡站在樓台,隻是她目光不在落在玩耍的背影,僅僅隻是靜靜望着遠方的天空。

男孩因爲他的父母想讓他到更好的學校學習。被迫到一個陌生的環境,在那裏,他逐漸認識了許多人。三年的時光把他鍛造的懂得友情彌足珍貴。不再稚嫩的他,不再頑皮,不再輕狂。青春期使他萌生了對愛情的渴望。

某一天無意發現舊時班級照時,猛然看見那張熟悉的面孔。黑色整齊的劉海下,一張清純的面頰,是蘇妍。

三年的時光不足以沖淡他對以往的記憶,也不會遺忘當年有個女孩在他身邊默默地陪伴着。他記得,曾經有個上課愛看他的女孩,腼腆的轉頭。她會以問作業爲借口和他談天說地,卻依然不失淑女的矜持。他恍然發覺,離開後他是在乎他的。

他向朋友打聽她的消息,打聽到她現在的學校以及她喜歡看安妮寶貝。他走遍大街小巷終于買了一本安妮寶貝文集,特地把自認爲自己最好看的相片,緊緊貼在最後一頁封面背後的空白裏。郵寄過去,讓他慰藉的是收到了一封來自蘇妍的回信。然而當他看到信上寥寥數筆的感謝語和一些不着邊際的話題。有一種壓抑和難過,或許她是怪他的,怪他走後三年杳無音信。

十月的天,高遠而暗淡。岑寂的路旁,他仰望着天空,播放器傳出小5的《那時年少》“如果青春記憶是一本筆記我該如何寫你才能永遠不忘記,那歲月的畫筆還殘留痕迹,我和你的過去可不可以不去。”過去的總會成爲過去,他想,那些年少的追求和心緒或許早已消失在随風即逝的時光裏。他想,或許不應該打擾她。其實那時年少,他并不懂愛,當他明白時,卻鬼使神差地錯過了。他竟沒有半點失去的悲哀。

因爲他知道當年如此頑劣的他,也曾悄無聲息地住在一個少女的心裏。

他想,讓過去的成爲過去吧,他知道,蘇妍絕不會發現安妮寶貝最後一頁封面的背面被他照片覆蓋的區域,寫着,我喜歡你。

他決定,永遠封藏那段年少關于青春的餘音。

那时年少,不懂爱简介:假若拿五年前的他和现在相比,简直可以称得上天壤之别。谁也不敢相信,现在如此缄默安静且有内涵的男生,当年如此放纵,如此轻狂。譬如,那时候,他会为了赶潮流,把头发留...

假若拿五年前的他和现在相比,简直可以称得上天壤之别。谁也不敢相信,现在如此缄默安静且有内涵的男生,当年如此放纵,如此轻狂。

譬如,那时候,他会为了赶潮流,把头发留得长长的并且烫成葡萄红。会在元旦晚会上,突然跑到桌子上,拿着扫把当作吉他,摇摇晃晃地弹奏起来,唱着唐磊的《丁香花》。会为了出风头加入“以大欺小”的队伍,在低年级学生面前耀武扬威。

然而,那样一个的他,居然会有人喜欢。或许是因为他成绩好的缘故,虽然他很贪玩,很疯狂,但学习时很认真。那时候他每次考试都是前几名。

十三四岁的青春,犹如含苞待放的荷花,即将散发芬芳季节。此时,爱在一个少女的内心中悄然无声地萌芽。

苏妍总是把目光转向右侧窗台的那个座位上,一个少年稚气未尽的脸庞。少年似乎隐隐约约发现,转过脸。苏妍急忙假装作听课,然而她那羞涩的表情及发红的耳朵,现在看来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了少女的心思。然而却能骗得过他,或许因为苏妍和她是朋友。

雨后黄昏,天空初露着的霞光,映照着下几个玩耍的少年。远处楼台之上默默地站着一个女孩,静静看着也在其中的他,他放荡不羁的大笑,他熟练的拍球动作,他嘹亮清脆的叫喊。早已在女孩的脑海中挥之不去,闭着眼睛也不会模糊。其实她多想告诉他,她喜欢他。在她粉红色的本子上,多次写了又改,改了又写的情书。她想象,在某个黄昏,在某个放学的小路,追上他把它给他,然后转身跑走。或者在他出去玩的时候偷偷的塞进他的书包。然而少女的矜持过于顽固,苏妍最终未能鼓起勇气把写下心思的纸头交给他。她明白只要天天见到他就知足了。

女孩成了楼台上的一道风景,每天都会站在原地,不知是在楼上看风景还是偷偷看着远处的人。

弥漫着淡淡花香的校园,充满着一群孩子的欢声笑语,蓬勃着无数孩子们的青春。

十月天空,景色依旧,只不过傍晚飘零的落叶带有一丝惆怅,静静地天空有雁无故地哀鸣。枫林旁,单薄的人影被西下的太阳拉的很长,苏妍哭了,默默地留着眼泪,滴落在地上的枫叶上,无声无息的淡去。她知道他转学了,很突然。以至于他没来上课几天后才知道。苏妍紧紧握着那张满载爱意的纸头,绝望地撕落在随风而落的木叶中。

苏妍依然喜欢站在楼台,只是她目光不在落在玩耍的背影,仅仅只是静静望着远方的天空。

男孩因为他的父母想让他到更好的学校学习。被迫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在那里,他逐渐认识了许多人。三年的时光把他锻造的懂得友情弥足珍贵。不再稚嫩的他,不再顽皮,不再轻狂。青春期使他萌生了对爱情的渴望。

某一天无意发现旧时班级照时,猛然看见那张熟悉的面孔。黑色整齐的刘海下,一张清纯的面颊,是苏妍。

三年的时光不足以冲淡他对以往的记忆,也不会遗忘当年有个女孩在他身边默默地陪伴着。他记得,曾经有个上课爱看他的女孩,腼腆的转头。她会以问作业为借口和他谈天说地,却依然不失淑女的矜持。他恍然发觉,离开后他是在乎他的。

他向朋友打听她的消息,打听到她现在的学校以及她喜欢看安妮宝贝。他走遍大街小巷终于买了一本安妮宝贝文集,特地把自认为自己最好看的相片,紧紧贴在最后一页封面背后的空白里。邮寄过去,让他慰藉的是收到了一封来自苏妍的回信。然而当他看到信上寥寥数笔的感谢语和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有一种压抑和难过,或许她是怪他的,怪他走后三年杳无音信。

十月的天,高远而暗淡。岑寂的路旁,他仰望着天空,播放器传出小5的《那时年少》“如果青春记忆是一本笔记我该如何写你才能永远不忘记,那岁月的画笔还残留痕迹,我和你的过去可不可以不去。”过去的总会成为过去,他想,那些年少的追求和心绪或许早已消失在随风即逝的时光里。他想,或许不应该打扰她。其实那时年少,他并不懂爱,当他明白时,却鬼使神差地错过了。他竟没有半点失去的悲哀。

因为他知道当年如此顽劣的他,也曾悄无声息地住在一个少女的心里。

他想,让过去的成为过去吧,他知道,苏妍绝不会发现安妮宝贝最后一页封面的背面被他照片覆盖的区域,写着,我喜欢你。

他决定,永远封藏那段年少关于青春的余音。

那时年少,不懂爱

1.分析论文的主题.仔细检查给定的论文命题或主题.主题中通常有一个或多个核心词.分析主题这一步非常重要,在理解了主题的含义之后,才不会离题.

2.确定文章的核心思想.看看给定的主题或命题,一定要确定要表达的思想中心.此外,您的观点不能含糊不清.否则,这篇文章将会脱离中心或一团糟.

3.确定风格,一方面结合给定主题,另一方面结合个人写作知识.例如,我擅长讨论论文和议论散文,写叙述性的文章就容易写的就像流水帐.因此,在写作之前,你必须看看这篇文章适合哪种风格,并且必须看看自己的特点.

4.梳理文章的材料,无论是考试论文还是通常的论文练习,在写作时肚子没有墨水就写不出好文章.所以你一方面需要在平时阅读,积累知识和材料,然后在考试中才会获得灵感.另一方面,在写作之前,最好对可能的材料类别进行排序以整理有效材料.

5.在起草教学大纲之前,教师会要求我们在文章前面写一个大纲,并将段落的顺序与写作前的内容联系起来.只有这样我们的文章才有连贯性.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优美作文简介
优美作文创始人
写作方法:确定中心,写出深意。我们要着于挖掘所写事件中含有的生活哲理或找出它闪光的地方,反复思考,确定文章的中心思想。即善于从普通的小事中写出深意来。
文章的六要素要交待清楚。一件事情的发生,离不开时间、地点、人物、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这六方面,即常说的“六要素”,只有交待清楚这几方面,才能使读者对所叙述的事,有个清楚、全面的了解。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方可百战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