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爱情故事谁收获了我耕种的爱情

谁收获了我耕种的爱情

优美作文头像
创始人 元鼎仙尊
更新时间:2017-05-24 01:18:35 阅读:

數年之愛,付之東流。緣起緣滅,我笑着說永别。紅塵世俗的宿命,糾纏不清的愛情,這一世,我們也隻能這樣了。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這是徐志摩的句子,你一定記得。

躺在床上的我忽然睜開眼睛,茫然地注視着天花板,腦袋裏是一片空白。

手機屏幕上發出幽藍的光,顯示的時間是淩晨2點,兩個小時以前我度過了自己的十九歲生日,真是歲月不饒人。我輕聲苦笑,轉眼這麽多年就過去了。

朋友們幫我慶生的時候我表現得很冷淡,沒有歡天喜地或者歡欣雀躍之類該有的神情。她們也習慣了我這個不知好歹的樣子,仍然興緻勃勃K歌。小寶在人群裏尖叫,祖玉,過來,唱首歌震震這些家夥,讓他們知道什麽叫天籁。

我微笑着朝她搖頭,對不起,小寶,我沒有心情。

我不知道我何時何地就成了這樣一個安閑而沉默的人。有許多的語句堆積在我心裏,卻不知道要怎樣表達,它們日積月累,讓我陷入即将窒息的惶恐。我找不到可以傾訴的人,也笃信沒有人願意真心接納我那些日漸枯窘的語言。

可是,我多麽感激小寶,我親愛的小寶。

她知道我對任何人都不以爲然,隻有談起那個人的時候我才是溫柔的。靈魂瞬間就變得輕盈,柔軟。我是真的愛他,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我第一個,第一個那麽喜歡的人。辭遠。

小寶說,祖玉,無論你有多放不下。他到底是不在你身邊了。你要學會接受新的感情,新的人群,新的生活。

美麗的小寶,校園裏最引人注目的美麗女生。她有直直的酒紅色長發眼皮上覆蓋着青春明亮的色彩。她粉雕玉啄,聰慧動人。在開學的第一天,她在公寓裏抱着我叫,祖玉,太好了,我們大學又在一起了,我們以後一輩子都可以在一起。

是啊,多好。我們六歲相識,中間共同走過了青蔥時光。在我十九歲的時候她還陪在我的身邊。沒有比這更綿遠的感情了。

隻是,這個喧嘩的宴會上少了一個人,那個離我最遠可是我最挂念的人。我想念他,小寶也知道。趁大家吃蛋糕的時候她過來抱我,祖玉,都是大人了,不要爲不值得的人不開心。

我笑着沒有說話,我能說什麽,我還能編造怎樣的借口去搪塞她。無論我說什麽,她都知道真假,有這樣一個知己,我亦覺得安心。

她湊在我耳邊,輕聲說,你看見那個穿紅色衣服的男生了麽?他叫孫歌睿。朋友帶來的,我一眼就看上了。

我順勢望過去,他正好也往我們這邊看,四目相視,他微笑。我懶懶地拍小寶的臉,喜歡就上,隻是别跟以前一樣,傷害别人的次數多了要遭報應的。

她是魅力出械呐ⅲf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但她嚴肅地看着我,宸@次不一樣,你相信我。

我半天回不過神,良久。我點頭,好的,隻要你好就好,别的不重要。

二]

從床上起來,去隔壁看看小寶,她在酣睡。

我坐到電腦前,發了一陣呆。然後習慣性地開郵箱。辭遠的郵件已經安靜地在那裏呆了一天。他還是叫我玉子。

玉子,我是算好了時差發郵件給你的,生日快樂。對不起,這麽好的日子,我沒有在你身邊。

玉子,我住的小城ASKER很美,你知道麽,這裏陽光明媚,還有大片大片的綠色草地,随處看見缤紛的鮮花。虞美人,文心蘭,風信子,三色堇,鸢尾。牧牧她喜歡三色堇,你呢?

好好照顧自己,幫我很小寶問好。

他還發來一張他和牧牧的照片,他抱着她在陽光下綻開熟悉的笑臉。她被他緊握的手指上戴着一枚光彩奪目的小鑽戒。可是它再小,也足夠刺激得我淚流滿面。

辭遠說,玉子,今年聖誕,我和牧牧就訂婚。

我怔怔地對着那張照片流淚,聽見自己清晰的呼吸裏充斥着蒼老的氣息。辭遠,其實我本來都可以平靜下來了,沒有大喜大悲,沒有大起大落。可隻要你一出現,就輕易攪亂了我的鎮定。你不知道,我經常望着鏡中的自己問,辭遠他是不是真的不在這裏?

然後鏡子裏那個形容枯槁的女生就會一邊掉眼淚一邊點頭,是的。可是辭遠,你怎麽能拿你的幸福來跟我分享呢,你簡直是存心的。

我盯着他們的手,死一般地盯着。生死契闊,與子相悅。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些話果然是說他們,與我無關的。

我把手蓋在眼睛上,眼淚汩汩而出。小寶不知什麽時候站在我身後了,雙手圍成一個契合的圓。她氣乎乎地說,以後别看這些刺眼的東西,誰離了使活不了呀。過了很久,我用淡定的語氣問小寶,爲什麽他要告訴我這些,他明知道我會難受。

她挑挑眉,因爲他不愛你啊。你傷心對他沒有意義啊。

是,小寶說得對,他不愛我,何必要怕我難過,就是這麽簡單,有什麽不能明說,我枯澀地笑,閉上眼睛倒回床上,夢裏是一望無際的風信子在搖曳。辭遠,我喜歡的花是風信子,你忘了。

它的花語是,頑固。

[三]

說起辭遠,時光要倒退回十三年前。

六歲的我随離異的母親來D城住在外婆家中,小區裏有幾戶人家有跟我年紀相仿的孩子。有一個是小寶,還有一個,就是辭遠。

兒時的辭遠極爲嚣張,第一眼看到我就傲慢地說,你是新來的,以後要聽我的。早熟的我沉默地看着面前這個對着我指手畫腳的小P孩,沒有說話,轉身就走。

長大後辭遠說起這個事還笑個不停,玉子,你說你當年憑什麽那麽酷啊。我也笑,那你憑什麽那麽拽啊。

然後我們就拍打對方的肩,無限緬懷的樣子。

他永遠都不知道,六歲那年決絕轉身的我,手心裏分明就是一板密密麻麻的汗。是的,我恐懼,對未知的陌生的恐懼。

辭遠,在我們初初相識的那一刻,我就怕你。

而我與小寶的的親密建立得相對而言比較戲劇化。

因爲我對辭遠的“藐視”,他責令全區的小朋友都不準跟我玩。孤單的我隻好整天面對着植物和動物聊以自慰。在某個夏日的午後,我正用一支樹枝撥弄昆蟲的屍體,深厚響起一聲炸雷:哇!林祖玉你不怕毛毛蟲!

那就是小寶。

多年後小寶也笑着對我說,祖玉,你不知道你當年給我多大的震撼,你簡直就是我的偶像。

是小寶帶我進入那個圈子的,她對所有的小朋友說,林祖玉她敢玩毛毛蟲。真是勇敢啊!辭遠用鄙視的語氣甩了一句,我也不怕!小寶捧腹大笑,你是女生麽?

小寶,從小就待我這樣的好。她不準任何人欺負我。她帶我去附近的小山上采野花,閉着眼睛從山坡上沖下來,跌得一身泥濘。她把家裏好吃的奶糖和巧克力帶出來分給我不給别人。她得意地笑,這是隻屬于我們兩個的東西,别人都沒有。

十六歲的時候她買了兩個銀镯子,内側刻了八個字。祖玉小寶,不離不棄。我們牽着手走的時候就聽見兩隻镯子碰得叮當響,時時刻刻提醒我們,不離不棄。

而辭遠,在接納我之後仍然喜歡欺負我。比如他會把他的作業本塞進我的書包裏,惡狠狠地說,你不幫我寫完我就把你的辮子剪掉。他兇神惡煞般地威脅我,我表面應承,内心卻在笑,你當真敢麽?我隻是不說破,我願意爲他做事。

上初中的時候辭遠和小寶教我騎單車,無奈我的小腦實在太愚鈍,動不動就摔得人仰馬翻。小寶一遍一遍地鼓勵我,祖玉,再來。辭遠也在邊上起哄,其實騎車跟那個是一樣的,痛得幾次就掌握要領了。

小寶一腳飛過去,韓辭遠你要死了吧,說這麽下流的話。

英俊的辭遠貌似無辜地說,我怎麽了?我說的是溜冰啊。

後來的後來,我依舊沒有學會騎車,隻能坐在辭遠的車後,那時我們三個人在路上不知灑下多少歡聲笑語。

如果時光可以停留在那時,該有多好

四]

小寶和孫歌睿第一次約會的時候帶上了我這個碩大的燈泡,她感慨,你要照亮我們愛情前進的道路呀。

我原本想拒絕的,人家談情說愛,我杵在那裏算什麽呢。可小寶不依,她眨着漂亮的眼睛,身上發出好聞的淡香,是小熊寶寶,最配她的活潑氣質。而我,隻用三宅一生。

她用力地搖我的手,祖玉,去嘛,去啦,去看看這個男生值不值得被我這麽完美的人喜歡嘛。我笑得花枝招展,好啦,真是沒有話說了。

第二次見孫,他穿的是藍色的毛衣和銀色長褲。眉目清秀,笑容溫和。站在人堆裏很是顯眼。确實可以迷倒很多小女生,可小寶的追求者中也并非乏善可陳,他能讓挑剔的小寶一眼看中,一定有過人之處。

我悄聲問她,你到底是看上他什麽地方了?她笑,他好看呀。我正色,小寶,你不是那麽膚湹呐印K鋈皇樟瞬活浚嬗瘢氵記得麽?你生日那天我在錢櫃唱歌,所有的人都鼓掌說我唱得好,隻有他皺着眉對我說,你跑調了。當時我就對他刮目相看。我自己還不知道我唱歌有多難聽麽,可這麽多年,除了你,沒有人跟我說過實話。祖玉,他是第一個不刻意讨好我的男生。諏崳@比什麽都可貴。

聰明的小寶,果然有她自己的道理,我若是她,也會最這樣不染塵埃的男生動心吧。

我們三個人在陶吧裏制作陶器,孫是高手,時不時地來指導我們。做到一半小寶一甩手,累死了,不做了。我笑笑,繼續努力。孫對她說,你去看看成品吧,有些是我的作品哦。

趁小寶走開的時候,我說,孫,答應我一件事可以麽?他微笑着,期待地看着我,祖玉,你說。我諔┑乜醋潘饝遥煤么殻莻好女孩,值得珍惜。

頃刻間,他眼睛裏的期待黯然了。良久,他艱難地開口,祖玉,我以爲小寶是替你約我。

我剛要笑,猝然領悟了他的意思。我慌張地,極度不安地擺手,孫,别,千萬别讓怎麽荒唐的事發生在我們身上。

他還沒來得及說話,小寶跑過來,抱着一個貓貓的陶器,興高采烈地叫,小睿,這個可不可以送給我?他勉強地笑,隻要老板同意就可以的。

望着小寶的背影,我堅決地說,别傷害她,就算我拜托你。他斂容看我,那你呢?我搖頭,指了指心口,我這裏已經有人了。

那一雙憂傷的眼睛始終沒有離開我的面孔,他問我,那個人,是不是韓辭遠?我詫異極了,他又說,孫牧牧是我堂妹。

一時間,我把臉轉過來,再也說不出任何話。

[五]

呵,牧牧,如果沒有她,是不是一切都會不一樣。

我自己也不能确切地說出我到底是什麽時候對辭遠産生異樣的感情的。心開始萌動,見到他就情難自禁。我每天坐在他的車後,靠在他背上,眼看着他越來越高,越來越好看,内心總是無限歡喜。

默默地念叨,辭遠,我的,辭遠。

十五歲的暑假,他的父母去外地出差,我們五六個少年窩在他家裏做飯吃。都是些跟蛋有關的菜式。荷包蛋,西紅柿炒蛋,煎蛋,黃瓜炒蛋,蛋湯,辣椒炒蛋,還有蛋炒飯。

沒有人願意洗碗,每次都在要做下一頓的時候匆忙去洗上一餐的碗。直到某一天洗潔精用完了,我和小寶望着油膩的碗碟大傷腦筋,我費力地用清水洗到最後一個碗時,辭遠抱着一大包洗衣粉興奮地叫,用這個洗,用這個!

小寶瞪他,你真是白癡哦。洗衣粉怎麽可以用來洗碗!

他也狠狠地瞪回去,隻要能洗幹淨你管它是洗什麽的。你才白癡類,舉一反三都不懂。

我接過來沉默地洗了最後那個碗,小寶仔細地盯着看了好久,好了,我記得是哪個了,等這個碗裏的菜辭遠你一個人吃。

辭遠果然像賭氣一般隻吃那個晚裏的菜,所有的人都不伸筷子進去。小寶呵呵地笑,辭遠你别中毒啦,我們沒有錢去醫院哦。

辭遠不理她,照樣吃。我忽然有些心疼,也不管不顧地去夾,小寶狐疑地看了我好久,然後低頭不再言語。時隔多年,我的手心裏再次冒出汗意。

哪天晚上小寶問我,你是不是喜歡辭遠,我沒有回答她,我說,小寶你看月亮多漂亮。那是我第一次沒有對她說實話,因爲難以啓齒。這麽多年來三個人的友情什麽時候就成了我一個人的愛情,局面潛移默化了多少,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小寶笑,好祖玉,你不說也沒關系。任何事情,隻要自己知道就可以。

是,我知道,我當然知道,在我的手心再次出汗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對辭遠的感情,除了愛沒有其他。他要我用洗衣粉洗碗,我明知不妥也依然照辦。小寶諷刺他,我明知道不會有事也依然跟着他吃。因爲,我想,就算萬一要死,至少還有我陪着他。

他是被寵壞了的男孩子,全然沒有察覺我的感情。我不去提醒他,要來的遲早會來,就像掌心裏刻好的紋路,擺在那裏,總有一天會有最清楚的诠釋。

我一直耐心等待,可牧牧出現,一切皆成徒勞

[六]

教授在前面慷慨激昂地傳道解惑。

小寶側着臉,右手靈活地玩耍着手中的筆,在空中劃出一道一道漂亮的弧線。我低聲問她,怎麽了?誰惹你了?

她笑笑,很壓抑,心事重重的樣子。

我追問,和孫有關系吧?

她遲疑地,祖玉,我覺得他好象不喜歡我,每次見面,都心不在焉。她困惑地問,我哪裏不好呢?他爲什麽不喜歡我?

我心裏一陣細微的疼。從前小寶總是跟我說,沒有誰離了誰就活不了的。可愛情輪在她自己身上到底也是一葉障目。我安慰她,一定是因爲你太好了,他受寵若驚,不敢相信你會喜歡他。

她呆了幾秒,凄涼地笑,以前聽說無論條件再差,總有一個人會愛你。現在看來是,無論你條件多好,總也有人不愛你。

好小寶,說得好,曾經我也是那樣笃信愛情是生命裏的至高信仰。我告訴自己,那麽多年的愛戀,仿佛是人生裏唯一不求回報的付出,可爲什麽竟成了一而再,再而三傷害自己的利刃。這樣卑微的癡纏,真的值得麽?時間越來越長,傷口就月來深。我竟在這日複一日的痛中體味出一細腥甜來。

難道,愛真的可以成傷?

小寶看出我的苦澀,連忙轉移話題。祖玉,我發現一家餅店,有好好吃的蔥香薄餅,下課我們去吃吧?邊說邊流口水,十足活靈活現。

我還沒有開口,教授就先發威。聲如洪鍾般,某些天下呀,都老大不小的人了,怎麽在課堂上講小話呢。知不知道學海無涯啊。

小寶嘻嘻笑,知道,學海無涯,回頭是岸。

教師裏哄堂大笑,教授也忍俊不禁。我握着小寶的手,多麽可愛的女孩,孫他何德何能,值得小寶這樣全心全意。日居月諸,胡叠而微。聰敏如小寶,竟也逃不出愛情的死穴。

親愛的小寶,我絕對不允許任何人以任何理由傷害你。

我随便找了個借口打發她一個人去買餅,然後,撥了孫的電話,我是林祖玉,你有時間麽?我想跟你聊聊。

他的聲音帶着驚喜,你真的是祖玉?

是,我笑。别誤會,我找你的原因很簡單。下午兩點,名典見。

[七]

我是走路去名典的,耳機裏反複地播着蕭亞軒很久以前的歌。妖娆的她,深情地唱。不幸福的人還有很多,至少你不是其中一個,在我退出後。我愛你那麽多,所以那麽痛,當我發現我擋在你逐愛途中。

聽着這些曆久彌新的歌詞,我的眼睛溫熱潮濕。我穿着深色的外套,發白的牛仔褲,頭發綁在腦後。沒有化妝,甚至連唇膏都沒有塗。我的嘴唇因爲幹燥而裂開許多的小口子,有血微微的滲出來。我不覺得疼,那麽多大苦大難都過來了,還有什麽是疼。

我是特意這樣素面朝天去見他的,要他自己看清楚,精緻的小寶才匹配他。

他比我先到,我很欣賞,我不喜歡遲到的人。可是辭遠以前總是讓我等,我還沒有怨怼。我終于明白,真心愛一個人,怎麽舍得讓她在烈日寒風裏苦苦守侯。

這裏的珍珠奶茶很好喝,我捧着杯子,有些許貪婪的滿足。

孫問我,你有什麽想說的就說,不要拘謹。我很高興,他是善意的人,沒有一般男生的輕浮和清高。我想了想,很直接地問,你喜不喜歡小寶?

他一怔,呵,她很可愛啊,和牧牧很像。言外之意很明顯,是把她當妹妹看待。

我伸手握住他的手,多麽溫暖。我的聲音有些哽咽。我說,孫,你看我的手腕,你看這些粉色的痕迹,這是我自己給自己留下的所謂愛的紀念。爲了一個求之不得的男子,十餘年的苦心經營隻得來灰飛湮滅。到最後隻有這些傷疤嘲笑我的執着。故事的大概你也知道,你優秀的堂妹和她優秀的難朋友的愛情劇裏,我唱了一出配角。

他的臉上浮現出憐惜的表情。

可這不是主題,孫,這不是我今天來找你的初衷。我抽回了我的手,熟練地點了一根煙。小寶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和辭遠是我最在乎的人。她從前是有很多的男朋友,因爲她漂亮,她天真,她心性不定。她不是生性風流,隻是懵懂無知。

可是她愛上了你,知道麽,這是她第一次的愛,濃烈而強大。我不希望她像我一樣,動情一場隻換得斷垣殘壁。那會比我自己受傷更讓我痛苦。

孫,别讓她成爲第二個我,這一世,我已經是這樣了。但至少,我希望你們比我好。

我說完這些,已經泣不成聲。眼裏看什麽都是模糊,他遞給我紙巾。事已至此,我想說的,能說的,就這麽多。他安靜地聽完,輕聲地笑,祖玉,很久以前我就聽過你的名字。一直想要見到你,看看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女孩承載那麽多的哀傷。

現在見到了,可是我真失望。祖玉,你可以拒絕我,可以不接受我。但你怎麽可以,強迫我去愛别人。

對不起,也許我是很自私。我推開奶茶,爲什麽它突然這麽苦澀,喝下去我的胃很不好受,我真的很不好受。

[八]

我一路失魂落魄,跌跌撞撞地走。,我不知道這是怎麽了,這一路的糾結是如何纏繞到一起而我卻找不到一個可以迎刃而解的線索。多年前,我也是這樣茫然而輕易地就将陷入了一場三個人的愛情僵局。那時的我,也像現在這樣,無可奈何。

六月的D城,酷暑難當。我們坐早教室裏悶多快要發瘋了。彼時我們都在念高二,文理分科後小寶去了文科班,我和辭遠殊途同歸。當然,牧牧也分到我們班了。

就像是一幅拼圖,打破,混亂,尋覓,拼湊,然後又是一塊風景。宿命的安排,誰都不能反抗,我們疲于應命,誰都無能爲力。最初的時候,我以爲這場安排是爲了我和辭遠,很久之後才憬悟,不是呵,都錯了啊。這場安排,根本是爲了成全辭遠和牧牧。

是我自己誤會了,多麽可悲地誤會了。這個誤會。成了我終身背負的傷口,一直潰爛。

清楚地記得哪天下午辭遠的紙條遞到我手中時,心跳加速的感覺。他的字體蒼勁有力地寫着:玉子,你喜歡吃什麽冰激淩?

我神情自若地回複他,盡管手指顫抖地像紛飛的柳絮。怎麽了,良心發現,想請我吃冰激淩?

紙條過來很久才遞回到我這裏,我微笑的展開,以爲他會給我一個渴望哪個已久的答案。可當那行字躍入眼眸時,我的笑容完全僵硬。

他說,玉子,這個鬼天氣坐在這個大蒸谎Y真的好熱,我都受不了了,我想牧牧肯定更受不了。我想給她買冰激淩,可是我不知道女生喜歡吃什麽牌子的,所以問問你,千萬幫幫我。

我捂住臉,任何人都沒有注意到我的眼淚自指縫大滴大滴地落下。是呀,真熱,我的眼睛都出汗了。下課後我找到牧牧,巧笑嫣然地問,你平時喜歡吃什麽冰激淩?她仰頭看我,FKC的草莓聖代。我記下,轉身就告訴了辭遠。他激動地拉着我就往KFC跑。

從此牧牧每天都能收到辭遠送的聖代,那是他趁下課的十分鍾打車去買來的。

兩個月後,牧牧KFC裏問辭遠,你願不願意幫我買一輩子聖代?

那天黃昏,在兒時常去的山上,我終于崩潰。小寶抱着我,我掩面痛哭,絕望而悲戚。她輕聲歎氣,你傻呀,沒事的,誰離了誰活不了呀。

晚上她去找辭遠,句句犀利,字字珠玑,出口成章吓到了辭遠。當他弄清楚她是爲了我去打抱不平的時候,終于不假思索地沖小寶吼了一句,我做錯了什麽對不起祖玉,我又不欠她什麽!

呵,說得多好呀,他又不欠我什麽。是,韓辭遠,你又沒有欠林祖玉什麽。就像小時侯我幫你寫作業,後來又幫你追求牧牧。一切,都是我心甘情願的。

可是他一直不知道。草莓聖代,那也是我的最愛。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十多年的愛,終于畫上了一個句號。

[九]

回到公寓的時候小寶一個人抱着一大包薄餅在看《人間四月天》,她極愛伊能靜,說她是完美的女子。我走過去拿起一塊就往嘴裏塞。邊吞邊說,呵,徐志摩和陸小曼的愛情隻有四個字可以形容。轟轟烈烈。

小寶朝我頭上重重一拍,文盲啊你,轟轟是同一個字吧。烈烈是同一個字吧。哪裏來的四個字。

我一時氣結,她哈哈大笑。

那餅的味道十分可口,我想起了D城的小吃。她說,正好,明天我回去,幫你帶些過來解讒。

她對我總是這麽好。那一年,她沖到辭遠面前義正嚴辭地斥責他,你真是有眼無珠,祖玉對你這麽好你都看不到麽?你說你喜歡長頭發的女生,她這麽多年來從不敢剪短發。你說你喜歡KOBE,她就盯準湖人對每一場賽事。你偶爾提及的任何電影和書籍她不管有多艱難都盡力爲你搜羅。怎麽多年來,她一直就站在裏你最近的地方,總以爲你顧眄就看得到,你說你怎麽就蠢到不會回頭的地步了呢?!

第二天她把課桌從文科班搬到我面前,驕傲地說,祖玉,我來陪你了,以後沒有人可以欺負你。

從小,她就充當我的保護神。後來,一直是。

我把頭埋在她的發叢裏,眼淚隻有自己知道。小寶,我以爲孫幸撸鋵嵨矣钟惺谗岷茫尤粨碛心氵@樣的好姐妹。她笑,也是是前世欠了你吧。我望着她,我前世結了多少善緣能修來這麽好的福氣。她拍我的臉,現在給你一個報答我的機會,去幫我倒水,我快噎死了。

星期六上午送走她,中午和晚上我都獨自在KFC裏潦草地打發了自己。隻是,我還是不吃草莓聖代。有些東西不是回憶,而是胎記,你要一輩子都帶着它們走,不能丢。

星期天早上我很晚才起來,剛剛洗梳完畢有人敲門。我以爲是小寶提前回來,沖上去打開門,忽然動彈不得。站在我面前的,不是小寶,是孫歌睿。

他做在沙發上,腼腆地笑了笑。說,希望我沒有打擾到你休息,我搖頭,沒有,當然沒有。

他拿出很多曼秀雷敦的唇膏擺在桌上,我很困惑。他說,上次看到你的嘴唇皴出血了,但又不知道你喜歡什麽唇膏,隻好多買了一點,都是牧牧喜歡的,不知道你覺得怎麽樣。

我拿起一支自嘲地笑,她的品位和我還真像。可是我卻說,你送我這些有什麽意義呢?他停頓了一下,然後,溫柔地說,你不知道愛惜自己,讓我來照顧你,好不好?

我的眼睛裏浮動着破碎的波光,他是那樣美好的男生,純真而善良。任何人都會被他感動的吧。可,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我坐下來,第一次這樣溫和地跟他說話,小睿,我不會照顧自己,但是小寶會照顧我,你幫我好好照顧她。好不好?

我們對視着,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空蕩蕩的房間裏寂寥無聲。仿佛是一個世紀那麽内久,他終于笑了,好的,祖玉,這是我第三次被你拒絕了。事不過三,我放棄了。

他拉着我,走吧,我請你去喝珍珠奶茶。我愉快的打開門,氣氛遽然停頓,我們同時看見門外僵硬的小寶,她的懷裏抱着一大包零食。

[十]

我一個人坐在自己的房間裏,他們兩個在隔壁。

心是那樣的痛,好象已經無法呼吸了。我摸着腕上的手镯,怎麽多年了,它依然光鮮如昔。可我與小寶,是否還能回到最初?我想狠狠地痛哭一場,把心裏所有的恐懼和委屈都發洩出來。可是時間沉澱了,我悲哀地發現,原來我的淚腺早就幹涸了。分解不出一點水分。

我累了,身心俱疲的那種累。獨自承擔,獨自背負。

忽然想起,高三的時候,辭遠告訴我他打算和牧牧一起去挪威,我讪讪地笑着,祝你們幸福啊。轉過身來,聽見自己的心一塊一塊破碎的聲音。

從來沒有說過我愛你,卻比任何人都希望你幸福。其實這樣未嘗不是一件好事,用一個人的寂寞成兩個人的歡愉。我的手腕上盛開過血色凄迷的花朵,你卻沒有看過它們的顔色。你說我永遠都是你最疼愛的妹妹,你明知道我需要的不是這個,可是你說了,我也隻好接受。

機場裏,你驕傲地對我說,玉子,我終于夙願已償了。

生命兜兜轉轉之後,隻留下小寶陪伴我,失去的痛,一輩子我隻要一次就夠了。這世間,任誰都不能分開我們。我心的一半,已是灰燼。剩下那半,就是小寶。

我沉默地抽煙,安靜等待小寶來決定我們之間的結局。

不記得是過了多久,門被緩緩推開,小寶一臉淚痕走到我面前,我望着她,一動不動。

她身手撫摩我的臉,眼睛明亮極了。沒事了,我想得很清楚。沒有人比你重要。祖玉。我轉身看她身後的孫歌睿,他始終微笑。小寶繼續說,他什麽都告訴我了,祖玉,他确實喜歡你。你記得,我最欣賞的,就是他的諏崱

我手足無措,不不不,不是這樣,小寶,不是這樣的。

孫打斷我的話,祖玉,我确實是真心喜歡你的,可你不接受,我也沒有辦法。所以,我隻好失之東隅,收之桑榆。你别擔心,我一定好好照顧小寶。

我握着小寶的手,贊許地對他笑。孫歌睿,聰明的人,懂得事不過三,懂得無功即返,懂得不愛我的我不愛。這樣聰明,一定能給小寶幸福吧。

我很欣慰,所有的話都擺明了說出來,再沒有了暧昧,我們終于避開了最悲涼的結局。

再也沒什麽能隔開我們了。我們的镯子碰撞出清脆的響聲,小寶的臉上又漾起美麗的笑容。祖玉,謝謝你爲我做的一切。

我慚愧,比起這些年來你爲我做的,這算什麽。

我們三個人開開心心地去喝珍珠奶茶,我的哈密瓜,小寶的巧克力,孫歌睿的菠蘿。

回去的時候小寶在中間牽着我們兩個的手,星星很亮。我在心裏說,記得我們共同走過的地方,記得這些愛,這些時光。

今天,是聖誕節,辭遠和牧牧訂婚。

在我小時侯,外婆跟我說過一個故事。

有一個老農每年都在同一塊土地上種植莊稼,他勤勞地勞作,卻總是顆粒無收。六年來都是如此,連他的兒女都嘲笑他。可第七年他依然堅持播種,耕種。

誰也沒有想到,就是這一年,他大豐收。隻有他自己懂得,正是前六年的辛勤付出,使得這塊貧瘠的土地變的肥沃,終于等到了他要的結果。

外婆說,祖玉,這個故事是叫你堅持。世上無難事,是怕有心人。

可她不懂,世上無難事,隻怕遇錯人。如果一開始就弄錯了付出的對象,那所以的堅持都成了被人厭惡的累贅和打擾。我與辭遠,根本就是一場多年的錯愛。

他是牧牧的良田,卻是我的沼澤。任我如何努力耕種,都開不出美麗的花,甚至還會吞噬我自己。那是一場注定要落空的守望。關于愛,他教會我,卻從來不給予我。

從此不再提起過去,痛苦或者幸福,生不帶來,死不帶去。這是海子的詩句。十二歲的時候你教我的,我一直記得。

谁收获了我耕种的爱情简介:数年之爱,付之东流。缘起缘灭,我笑着说永别。红尘世俗的宿命,纠缠不清的爱情,这一世,我们也只能这样了。得之我幸,不得我命。这是徐志摩的句子,你一定记得。躺在床上...

数年之爱,付之东流。缘起缘灭,我笑着说永别。红尘世俗的宿命,纠缠不清的爱情,这一世,我们也只能这样了。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这是徐志摩的句子,你一定记得。

躺在床上的我忽然睁开眼睛,茫然地注视着天花板,脑袋里是一片空白。

手机屏幕上发出幽蓝的光,显示的时间是凌晨2点,两个小时以前我度过了自己的十九岁生日,真是岁月不饶人。我轻声苦笑,转眼这么多年就过去了。

朋友们帮我庆生的时候我表现得很冷淡,没有欢天喜地或者欢欣雀跃之类该有的神情。她们也习惯了我这个不知好歹的样子,仍然兴致勃勃K歌。小宝在人群里尖叫,祖玉,过来,唱首歌震震这些家伙,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天籁。

我微笑着朝她摇头,对不起,小宝,我没有心情。

我不知道我何时何地就成了这样一个安闲而沉默的人。有许多的语句堆积在我心里,却不知道要怎样表达,它们日积月累,让我陷入即将窒息的惶恐。我找不到可以倾诉的人,也笃信没有人愿意真心接纳我那些日渐枯窘的语言。

可是,我多么感激小宝,我亲爱的小宝。

她知道我对任何人都不以为然,只有谈起那个人的时候我才是温柔的。灵魂瞬间就变得轻盈,柔软。我是真的爱他,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我第一个,第一个那么喜欢的人。辞远。

小宝说,祖玉,无论你有多放不下。他到底是不在你身边了。你要学会接受新的感情,新的人群,新的生活。

美丽的小宝,校园里最引人注目的美丽女生。她有直直的酒红色长发眼皮上覆盖着青春明亮的色彩。她粉雕玉啄,聪慧动人。在开学的第一天,她在公寓里抱着我叫,祖玉,太好了,我们大学又在一起了,我们以后一辈子都可以在一起。

是啊,多好。我们六岁相识,中间共同走过了青葱时光。在我十九岁的时候她还陪在我的身边。没有比这更绵远的感情了。

只是,这个喧哗的宴会上少了一个人,那个离我最远可是我最挂念的人。我想念他,小宝也知道。趁大家吃蛋糕的时候她过来抱我,祖玉,都是大人了,不要为不值得的人不开心。

我笑着没有说话,我能说什么,我还能编造怎样的借口去搪塞她。无论我说什么,她都知道真假,有这样一个知己,我亦觉得安心。

她凑在我耳边,轻声说,你看见那个穿红色衣服的男生了么?他叫孙歌睿。朋友带来的,我一眼就看上了。

我顺势望过去,他正好也往我们这边看,四目相视,他微笑。我懒懒地拍小宝的脸,喜欢就上,只是别跟以前一样,伤害别人的次数多了要遭报应的。

她是魅力出众的女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但她严肃地看着我,锦帆,这次不一样,你相信我。

我半天回不过神,良久。我点头,好的,只要你好就好,别的不重要。

二]

从床上起来,去隔壁看看小宝,她在酣睡。

我坐到电脑前,发了一阵呆。然后习惯性地开邮箱。辞远的邮件已经安静地在那里呆了一天。他还是叫我玉子。

玉子,我是算好了时差发邮件给你的,生日快乐。对不起,这么好的日子,我没有在你身边。

玉子,我住的小城ASKER很美,你知道么,这里阳光明媚,还有大片大片的绿色草地,随处看见缤纷的鲜花。虞美人,文心兰,风信子,三色堇,鸢尾。牧牧她喜欢三色堇,你呢?

好好照顾自己,帮我很小宝问好。

他还发来一张他和牧牧的照片,他抱着她在阳光下绽开熟悉的笑脸。她被他紧握的手指上戴着一枚光彩夺目的小钻戒。可是它再小,也足够刺激得我泪流满面。

辞远说,玉子,今年圣诞,我和牧牧就订婚。

我怔怔地对着那张照片流泪,听见自己清晰的呼吸里充斥着苍老的气息。辞远,其实我本来都可以平静下来了,没有大喜大悲,没有大起大落。可只要你一出现,就轻易搅乱了我的镇定。你不知道,我经常望着镜中的自己问,辞远他是不是真的不在这里?

然后镜子里那个形容枯槁的女生就会一边掉眼泪一边点头,是的。可是辞远,你怎么能拿你的幸福来跟我分享呢,你简直是存心的。

我盯着他们的手,死一般地盯着。生死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些话果然是说他们,与我无关的。

我把手盖在眼睛上,眼泪汩汩而出。小宝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了,双手围成一个契合的圆。她气乎乎地说,以后别看这些刺眼的东西,谁离了使活不了呀。过了很久,我用淡定的语气问小宝,为什么他要告诉我这些,他明知道我会难受。

她挑挑眉,因为他不爱你啊。你伤心对他没有意义啊。

是,小宝说得对,他不爱我,何必要怕我难过,就是这么简单,有什么不能明说,我枯涩地笑,闭上眼睛倒回床上,梦里是一望无际的风信子在摇曳。辞远,我喜欢的花是风信子,你忘了。

它的花语是,顽固。

[三]

说起辞远,时光要倒退回十三年前。

六岁的我随离异的母亲来D城住在外婆家中,小区里有几户人家有跟我年纪相仿的孩子。有一个是小宝,还有一个,就是辞远。

儿时的辞远极为嚣张,第一眼看到我就傲慢地说,你是新来的,以后要听我的。早熟的我沉默地看着面前这个对着我指手画脚的小P孩,没有说话,转身就走。

长大后辞远说起这个事还笑个不停,玉子,你说你当年凭什么那么酷啊。我也笑,那你凭什么那么拽啊。

然后我们就拍打对方的肩,无限缅怀的样子。

他永远都不知道,六岁那年决绝转身的我,手心里分明就是一板密密麻麻的汗。是的,我恐惧,对未知的陌生的恐惧。

辞远,在我们初初相识的那一刻,我就怕你。

而我与小宝的的亲密建立得相对而言比较戏剧化。

因为我对辞远的“藐视”,他责令全区的小朋友都不准跟我玩。孤单的我只好整天面对着植物和动物聊以自慰。在某个夏日的午后,我正用一支树枝拨弄昆虫的尸体,深厚响起一声炸雷:哇!林祖玉你不怕毛毛虫!

那就是小宝。

多年后小宝也笑着对我说,祖玉,你不知道你当年给我多大的震撼,你简直就是我的偶像。

是小宝带我进入那个圈子的,她对所有的小朋友说,林祖玉她敢玩毛毛虫。真是勇敢啊!辞远用鄙视的语气甩了一句,我也不怕!小宝捧腹大笑,你是女生么?

小宝,从小就待我这样的好。她不准任何人欺负我。她带我去附近的小山上采野花,闭着眼睛从山坡上冲下来,跌得一身泥泞。她把家里好吃的奶糖和巧克力带出来分给我不给别人。她得意地笑,这是只属于我们两个的东西,别人都没有。

十六岁的时候她买了两个银镯子,内侧刻了八个字。祖玉小宝,不离不弃。我们牵着手走的时候就听见两只镯子碰得叮当响,时时刻刻提醒我们,不离不弃。

而辞远,在接纳我之后仍然喜欢欺负我。比如他会把他的作业本塞进我的书包里,恶狠狠地说,你不帮我写完我就把你的辫子剪掉。他凶神恶煞般地威胁我,我表面应承,内心却在笑,你当真敢么?我只是不说破,我愿意为他做事。

上初中的时候辞远和小宝教我骑单车,无奈我的小脑实在太愚钝,动不动就摔得人仰马翻。小宝一遍一遍地鼓励我,祖玉,再来。辞远也在边上起哄,其实骑车跟那个是一样的,痛得几次就掌握要领了。

小宝一脚飞过去,韩辞远你要死了吧,说这么下流的话。

英俊的辞远貌似无辜地说,我怎么了?我说的是溜冰啊。

后来的后来,我依旧没有学会骑车,只能坐在辞远的车后,那时我们三个人在路上不知洒下多少欢声笑语。

如果时光可以停留在那时,该有多好

四]

小宝和孙歌睿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带上了我这个硕大的灯泡,她感慨,你要照亮我们爱情前进的道路呀。

我原本想拒绝的,人家谈情说爱,我杵在那里算什么呢。可小宝不依,她眨着漂亮的眼睛,身上发出好闻的淡香,是小熊宝宝,最配她的活泼气质。而我,只用三宅一生。

她用力地摇我的手,祖玉,去嘛,去啦,去看看这个男生值不值得被我这么完美的人喜欢嘛。我笑得花枝招展,好啦,真是没有话说了。

第二次见孙,他穿的是蓝色的毛衣和银色长裤。眉目清秀,笑容温和。站在人堆里很是显眼。确实可以迷倒很多小女生,可小宝的追求者中也并非乏善可陈,他能让挑剔的小宝一眼看中,一定有过人之处。

我悄声问她,你到底是看上他什么地方了?她笑,他好看呀。我正色,小宝,你不是那么肤浅的女子。她忽然收了不羁,祖玉,你还记得么?你生日那天我在钱柜唱歌,所有的人都鼓掌说我唱得好,只有他皱着眉对我说,你跑调了。当时我就对他刮目相看。我自己还不知道我唱歌有多难听么,可这么多年,除了你,没有人跟我说过实话。祖玉,他是第一个不刻意讨好我的男生。诚实,这比什么都可贵。

聪明的小宝,果然有她自己的道理,我若是她,也会最这样不染尘埃的男生动心吧。

我们三个人在陶吧里制作陶器,孙是高手,时不时地来指导我们。做到一半小宝一甩手,累死了,不做了。我笑笑,继续努力。孙对她说,你去看看成品吧,有些是我的作品哦。

趁小宝走开的时候,我说,孙,答应我一件事可以么?他微笑着,期待地看着我,祖玉,你说。我诚恳地看着他,答应我,好好待小宝,她是个好女孩,值得珍惜。

顷刻间,他眼睛里的期待黯然了。良久,他艰难地开口,祖玉,我以为小宝是替你约我。

我刚要笑,猝然领悟了他的意思。我慌张地,极度不安地摆手,孙,别,千万别让怎么荒唐的事发生在我们身上。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小宝跑过来,抱着一个猫猫的陶器,兴高采烈地叫,小睿,这个可不可以送给我?他勉强地笑,只要老板同意就可以的。

望着小宝的背影,我坚决地说,别伤害她,就算我拜托你。他敛容看我,那你呢?我摇头,指了指心口,我这里已经有人了。

那一双忧伤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我的面孔,他问我,那个人,是不是韩辞远?我诧异极了,他又说,孙牧牧是我堂妹。

一时间,我把脸转过来,再也说不出任何话。

[五]

呵,牧牧,如果没有她,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我自己也不能确切地说出我到底是什么时候对辞远产生异样的感情的。心开始萌动,见到他就情难自禁。我每天坐在他的车后,靠在他背上,眼看着他越来越高,越来越好看,内心总是无限欢喜。

默默地念叨,辞远,我的,辞远。

十五岁的暑假,他的父母去外地出差,我们五六个少年窝在他家里做饭吃。都是些跟蛋有关的菜式。荷包蛋,西红柿炒蛋,煎蛋,黄瓜炒蛋,蛋汤,辣椒炒蛋,还有蛋炒饭。

没有人愿意洗碗,每次都在要做下一顿的时候匆忙去洗上一餐的碗。直到某一天洗洁精用完了,我和小宝望着油腻的碗碟大伤脑筋,我费力地用清水洗到最后一个碗时,辞远抱着一大包洗衣粉兴奋地叫,用这个洗,用这个!

小宝瞪他,你真是白痴哦。洗衣粉怎么可以用来洗碗!

他也狠狠地瞪回去,只要能洗干净你管它是洗什么的。你才白痴类,举一反三都不懂。

我接过来沉默地洗了最后那个碗,小宝仔细地盯着看了好久,好了,我记得是哪个了,等这个碗里的菜辞远你一个人吃。

辞远果然像赌气一般只吃那个晚里的菜,所有的人都不伸筷子进去。小宝呵呵地笑,辞远你别中毒啦,我们没有钱去医院哦。

辞远不理她,照样吃。我忽然有些心疼,也不管不顾地去夹,小宝狐疑地看了我好久,然后低头不再言语。时隔多年,我的手心里再次冒出汗意。

哪天晚上小宝问我,你是不是喜欢辞远,我没有回答她,我说,小宝你看月亮多漂亮。那是我第一次没有对她说实话,因为难以启齿。这么多年来三个人的友情什么时候就成了我一个人的爱情,局面潜移默化了多少,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小宝笑,好祖玉,你不说也没关系。任何事情,只要自己知道就可以。

是,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在我的手心再次出汗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对辞远的感情,除了爱没有其他。他要我用洗衣粉洗碗,我明知不妥也依然照办。小宝讽刺他,我明知道不会有事也依然跟着他吃。因为,我想,就算万一要死,至少还有我陪着他。

他是被宠坏了的男孩子,全然没有察觉我的感情。我不去提醒他,要来的迟早会来,就像掌心里刻好的纹路,摆在那里,总有一天会有最清楚的诠释。

我一直耐心等待,可牧牧出现,一切皆成徒劳

[六]

教授在前面慷慨激昂地传道解惑。

小宝侧着脸,右手灵活地玩耍着手中的笔,在空中划出一道一道漂亮的弧线。我低声问她,怎么了?谁惹你了?

她笑笑,很压抑,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追问,和孙有关系吧?

她迟疑地,祖玉,我觉得他好象不喜欢我,每次见面,都心不在焉。她困惑地问,我哪里不好呢?他为什么不喜欢我?

我心里一阵细微的疼。从前小宝总是跟我说,没有谁离了谁就活不了的。可爱情轮在她自己身上到底也是一叶障目。我安慰她,一定是因为你太好了,他受宠若惊,不敢相信你会喜欢他。

她呆了几秒,凄凉地笑,以前听说无论条件再差,总有一个人会爱你。现在看来是,无论你条件多好,总也有人不爱你。

好小宝,说得好,曾经我也是那样笃信爱情是生命里的至高信仰。我告诉自己,那么多年的爱恋,仿佛是人生里唯一不求回报的付出,可为什么竟成了一而再,再而三伤害自己的利刃。这样卑微的痴缠,真的值得么?时间越来越长,伤口就月来深。我竟在这日复一日的痛中体味出一细腥甜来。

难道,爱真的可以成伤?

小宝看出我的苦涩,连忙转移话题。祖玉,我发现一家饼店,有好好吃的葱香薄饼,下课我们去吃吧?边说边流口水,十足活灵活现。

我还没有开口,教授就先发威。声如洪钟般,某些天下呀,都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在课堂上讲小话呢。知不知道学海无涯啊。

小宝嘻嘻笑,知道,学海无涯,回头是岸。

教师里哄堂大笑,教授也忍俊不禁。我握着小宝的手,多么可爱的女孩,孙他何德何能,值得小宝这样全心全意。日居月诸,胡迭而微。聪敏如小宝,竟也逃不出爱情的死穴。

亲爱的小宝,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理由伤害你。

我随便找了个借口打发她一个人去买饼,然后,拨了孙的电话,我是林祖玉,你有时间么?我想跟你聊聊。

他的声音带着惊喜,你真的是祖玉?

是,我笑。别误会,我找你的原因很简单。下午两点,名典见。

[七]

我是走路去名典的,耳机里反复地播着萧亚轩很久以前的歌。妖娆的她,深情地唱。不幸福的人还有很多,至少你不是其中一个,在我退出后。我爱你那么多,所以那么痛,当我发现我挡在你逐爱途中。

听着这些历久弥新的歌词,我的眼睛温热潮湿。我穿着深色的外套,发白的牛仔裤,头发绑在脑后。没有化妆,甚至连唇膏都没有涂。我的嘴唇因为干燥而裂开许多的小口子,有血微微的渗出来。我不觉得疼,那么多大苦大难都过来了,还有什么是疼。

我是特意这样素面朝天去见他的,要他自己看清楚,精致的小宝才匹配他。

他比我先到,我很欣赏,我不喜欢迟到的人。可是辞远以前总是让我等,我还没有怨怼。我终于明白,真心爱一个人,怎么舍得让她在烈日寒风里苦苦守侯。

这里的珍珠奶茶很好喝,我捧着杯子,有些许贪婪的满足。

孙问我,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说,不要拘谨。我很高兴,他是善意的人,没有一般男生的轻浮和清高。我想了想,很直接地问,你喜不喜欢小宝?

他一怔,呵,她很可爱啊,和牧牧很像。言外之意很明显,是把她当妹妹看待。

我伸手握住他的手,多么温暖。我的声音有些哽咽。我说,孙,你看我的手腕,你看这些粉色的痕迹,这是我自己给自己留下的所谓爱的纪念。为了一个求之不得的男子,十余年的苦心经营只得来灰飞湮灭。到最后只有这些伤疤嘲笑我的执着。故事的大概你也知道,你优秀的堂妹和她优秀的难朋友的爱情剧里,我唱了一出配角。

他的脸上浮现出怜惜的表情。

可这不是主题,孙,这不是我今天来找你的初衷。我抽回了我的手,熟练地点了一根烟。小宝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和辞远是我最在乎的人。她从前是有很多的男朋友,因为她漂亮,她天真,她心性不定。她不是生性风流,只是懵懂无知。

可是她爱上了你,知道么,这是她第一次的爱,浓烈而强大。我不希望她像我一样,动情一场只换得断垣残壁。那会比我自己受伤更让我痛苦。

孙,别让她成为第二个我,这一世,我已经是这样了。但至少,我希望你们比我好。

我说完这些,已经泣不成声。眼里看什么都是模糊,他递给我纸巾。事已至此,我想说的,能说的,就这么多。他安静地听完,轻声地笑,祖玉,很久以前我就听过你的名字。一直想要见到你,看看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孩承载那么多的哀伤。

现在见到了,可是我真失望。祖玉,你可以拒绝我,可以不接受我。但你怎么可以,强迫我去爱别人。

对不起,也许我是很自私。我推开奶茶,为什么它突然这么苦涩,喝下去我的胃很不好受,我真的很不好受。

[八]

我一路失魂落魄,跌跌撞撞地走。,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这一路的纠结是如何缠绕到一起而我却找不到一个可以迎刃而解的线索。多年前,我也是这样茫然而轻易地就将陷入了一场三个人的爱情僵局。那时的我,也像现在这样,无可奈何。

六月的D城,酷暑难当。我们坐早教室里闷多快要发疯了。彼时我们都在念高二,文理分科后小宝去了文科班,我和辞远殊途同归。当然,牧牧也分到我们班了。

就像是一幅拼图,打破,混乱,寻觅,拼凑,然后又是一块风景。宿命的安排,谁都不能反抗,我们疲于应命,谁都无能为力。最初的时候,我以为这场安排是为了我和辞远,很久之后才憬悟,不是呵,都错了啊。这场安排,根本是为了成全辞远和牧牧。

是我自己误会了,多么可悲地误会了。这个误会。成了我终身背负的伤口,一直溃烂。

清楚地记得哪天下午辞远的纸条递到我手中时,心跳加速的感觉。他的字体苍劲有力地写着:玉子,你喜欢吃什么冰激凌?

我神情自若地回复他,尽管手指颤抖地像纷飞的柳絮。怎么了,良心发现,想请我吃冰激凌?

纸条过来很久才递回到我这里,我微笑的展开,以为他会给我一个渴望哪个已久的答案。可当那行字跃入眼眸时,我的笑容完全僵硬。

他说,玉子,这个鬼天气坐在这个大蒸笼里真的好热,我都受不了了,我想牧牧肯定更受不了。我想给她买冰激凌,可是我不知道女生喜欢吃什么牌子的,所以问问你,千万帮帮我。

我捂住脸,任何人都没有注意到我的眼泪自指缝大滴大滴地落下。是呀,真热,我的眼睛都出汗了。下课后我找到牧牧,巧笑嫣然地问,你平时喜欢吃什么冰激凌?她仰头看我,FKC的草莓圣代。我记下,转身就告诉了辞远。他激动地拉着我就往KFC跑。

从此牧牧每天都能收到辞远送的圣代,那是他趁下课的十分钟打车去买来的。

两个月后,牧牧KFC里问辞远,你愿不愿意帮我买一辈子圣代?

那天黄昏,在儿时常去的山上,我终于崩溃。小宝抱着我,我掩面痛哭,绝望而悲戚。她轻声叹气,你傻呀,没事的,谁离了谁活不了呀。

晚上她去找辞远,句句犀利,字字珠玑,出口成章吓到了辞远。当他弄清楚她是为了我去打抱不平的时候,终于不假思索地冲小宝吼了一句,我做错了什么对不起祖玉,我又不欠她什么!

呵,说得多好呀,他又不欠我什么。是,韩辞远,你又没有欠林祖玉什么。就像小时侯我帮你写作业,后来又帮你追求牧牧。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可是他一直不知道。草莓圣代,那也是我的最爱。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十多年的爱,终于画上了一个句号。

[九]

回到公寓的时候小宝一个人抱着一大包薄饼在看《人间四月天》,她极爱伊能静,说她是完美的女子。我走过去拿起一块就往嘴里塞。边吞边说,呵,徐志摩和陆小曼的爱情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轰轰烈烈。

小宝朝我头上重重一拍,文盲啊你,轰轰是同一个字吧。烈烈是同一个字吧。哪里来的四个字。

我一时气结,她哈哈大笑。

那饼的味道十分可口,我想起了D城的小吃。她说,正好,明天我回去,帮你带些过来解谗。

她对我总是这么好。那一年,她冲到辞远面前义正严辞地斥责他,你真是有眼无珠,祖玉对你这么好你都看不到么?你说你喜欢长头发的女生,她这么多年来从不敢剪短发。你说你喜欢KOBE,她就盯准湖人对每一场赛事。你偶尔提及的任何电影和书籍她不管有多艰难都尽力为你搜罗。怎么多年来,她一直就站在里你最近的地方,总以为你顾眄就看得到,你说你怎么就蠢到不会回头的地步了呢?!

第二天她把课桌从文科班搬到我面前,骄傲地说,祖玉,我来陪你了,以后没有人可以欺负你。

从小,她就充当我的保护神。后来,一直是。

我把头埋在她的发丛里,眼泪只有自己知道。小宝,我以为孙幸运,其实我又有什么好,居然拥有你这样的好姐妹。她笑,也是是前世欠了你吧。我望着她,我前世结了多少善缘能修来这么好的福气。她拍我的脸,现在给你一个报答我的机会,去帮我倒水,我快噎死了。

星期六上午送走她,中午和晚上我都独自在KFC里潦草地打发了自己。只是,我还是不吃草莓圣代。有些东西不是回忆,而是胎记,你要一辈子都带着它们走,不能丢。

星期天早上我很晚才起来,刚刚洗梳完毕有人敲门。我以为是小宝提前回来,冲上去打开门,忽然动弹不得。站在我面前的,不是小宝,是孙歌睿。

他做在沙发上,腼腆地笑了笑。说,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你休息,我摇头,没有,当然没有。

他拿出很多曼秀雷敦的唇膏摆在桌上,我很困惑。他说,上次看到你的嘴唇皴出血了,但又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唇膏,只好多买了一点,都是牧牧喜欢的,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

我拿起一支自嘲地笑,她的品位和我还真像。可是我却说,你送我这些有什么意义呢?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温柔地说,你不知道爱惜自己,让我来照顾你,好不好?

我的眼睛里浮动着破碎的波光,他是那样美好的男生,纯真而善良。任何人都会被他感动的吧。可,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我坐下来,第一次这样温和地跟他说话,小睿,我不会照顾自己,但是小宝会照顾我,你帮我好好照顾她。好不好?

我们对视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空荡荡的房间里寂寥无声。仿佛是一个世纪那么内久,他终于笑了,好的,祖玉,这是我第三次被你拒绝了。事不过三,我放弃了。

他拉着我,走吧,我请你去喝珍珠奶茶。我愉快的打开门,气氛遽然停顿,我们同时看见门外僵硬的小宝,她的怀里抱着一大包零食。

[十]

我一个人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他们两个在隔壁。

心是那样的痛,好象已经无法呼吸了。我摸着腕上的手镯,怎么多年了,它依然光鲜如昔。可我与小宝,是否还能回到最初?我想狠狠地痛哭一场,把心里所有的恐惧和委屈都发泄出来。可是时间沉淀了,我悲哀地发现,原来我的泪腺早就干涸了。分解不出一点水分。

我累了,身心俱疲的那种累。独自承担,独自背负。

忽然想起,高三的时候,辞远告诉我他打算和牧牧一起去挪威,我讪讪地笑着,祝你们幸福啊。转过身来,听见自己的心一块一块破碎的声音。

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却比任何人都希望你幸福。其实这样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用一个人的寂寞成两个人的欢愉。我的手腕上盛开过血色凄迷的花朵,你却没有看过它们的颜色。你说我永远都是你最疼爱的妹妹,你明知道我需要的不是这个,可是你说了,我也只好接受。

机场里,你骄傲地对我说,玉子,我终于夙愿已偿了。

生命兜兜转转之后,只留下小宝陪伴我,失去的痛,一辈子我只要一次就够了。这世间,任谁都不能分开我们。我心的一半,已是灰烬。剩下那半,就是小宝。

我沉默地抽烟,安静等待小宝来决定我们之间的结局。

不记得是过了多久,门被缓缓推开,小宝一脸泪痕走到我面前,我望着她,一动不动。

她身手抚摩我的脸,眼睛明亮极了。没事了,我想得很清楚。没有人比你重要。祖玉。我转身看她身后的孙歌睿,他始终微笑。小宝继续说,他什么都告诉我了,祖玉,他确实喜欢你。你记得,我最欣赏的,就是他的诚实。

我手足无措,不不不,不是这样,小宝,不是这样的。

孙打断我的话,祖玉,我确实是真心喜欢你的,可你不接受,我也没有办法。所以,我只好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你别担心,我一定好好照顾小宝。

我握着小宝的手,赞许地对他笑。孙歌睿,聪明的人,懂得事不过三,懂得无功即返,懂得不爱我的我不爱。这样聪明,一定能给小宝幸福吧。

我很欣慰,所有的话都摆明了说出来,再没有了暧昧,我们终于避开了最悲凉的结局。

再也没什么能隔开我们了。我们的镯子碰撞出清脆的响声,小宝的脸上又漾起美丽的笑容。祖玉,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我惭愧,比起这些年来你为我做的,这算什么。

我们三个人开开心心地去喝珍珠奶茶,我的哈密瓜,小宝的巧克力,孙歌睿的菠萝。

回去的时候小宝在中间牵着我们两个的手,星星很亮。我在心里说,记得我们共同走过的地方,记得这些爱,这些时光。

今天,是圣诞节,辞远和牧牧订婚。

在我小时侯,外婆跟我说过一个故事。

有一个老农每年都在同一块土地上种植庄稼,他勤劳地劳作,却总是颗粒无收。六年来都是如此,连他的儿女都嘲笑他。可第七年他依然坚持播种,耕种。

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一年,他大丰收。只有他自己懂得,正是前六年的辛勤付出,使得这块贫瘠的土地变的肥沃,终于等到了他要的结果。

外婆说,祖玉,这个故事是叫你坚持。世上无难事,是怕有心人。

可她不懂,世上无难事,只怕遇错人。如果一开始就弄错了付出的对象,那所以的坚持都成了被人厌恶的累赘和打扰。我与辞远,根本就是一场多年的错爱。

他是牧牧的良田,却是我的沼泽。任我如何努力耕种,都开不出美丽的花,甚至还会吞噬我自己。那是一场注定要落空的守望。关于爱,他教会我,却从来不给予我。

从此不再提起过去,痛苦或者幸福,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这是海子的诗句。十二岁的时候你教我的,我一直记得。

谁收获了我耕种的爱情

1.分析论文的主题.仔细检查给定的论文命题或主题.主题中通常有一个或多个核心词.分析主题这一步非常重要,在理解了主题的含义之后,才不会离题.

2.确定文章的核心思想.看看给定的主题或命题,一定要确定要表达的思想中心.此外,您的观点不能含糊不清.否则,这篇文章将会脱离中心或一团糟.

3.确定风格,一方面结合给定主题,另一方面结合个人写作知识.例如,我擅长讨论论文和议论散文,写叙述性的文章就容易写的就像流水帐.因此,在写作之前,你必须看看这篇文章适合哪种风格,并且必须看看自己的特点.

4.梳理文章的材料,无论是考试论文还是通常的论文练习,在写作时肚子没有墨水就写不出好文章.所以你一方面需要在平时阅读,积累知识和材料,然后在考试中才会获得灵感.另一方面,在写作之前,最好对可能的材料类别进行排序以整理有效材料.

5.在起草教学大纲之前,教师会要求我们在文章前面写一个大纲,并将段落的顺序与写作前的内容联系起来.只有这样我们的文章才有连贯性.

标签:爱情收获缘起缘灭句子世俗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上一篇:天边的云彩
优美作文简介
优美作文创始人
写作方法:确定中心,写出深意。我们要着于挖掘所写事件中含有的生活哲理或找出它闪光的地方,反复思考,确定文章的中心思想。即善于从普通的小事中写出深意来。
文章的六要素要交待清楚。一件事情的发生,离不开时间、地点、人物、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这六方面,即常说的“六要素”,只有交待清楚这几方面,才能使读者对所叙述的事,有个清楚、全面的了解。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方可百战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