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爱情故事爱上一个精神病患者

爱上一个精神病患者

优美作文头像
创始人 血界眷属
更新时间:2017-06-10 00:36:38 阅读:

我出生在一個邊陲小城。高二的時候,班上轉來一個男生,他不愛笑,一臉的英氣,有點酷。我所在的班級是當地一所名牌高中的尖子班,一個班有七八十人,而且成績不好的總要被其他班級上來的學生擠掉,能記住一個新面孔,也不容易。起初的時候,沒有在意過他,直到期中考試,他的成績名列前茅,我才徹底記住了他的名字。也許因那次考試讓他找到自己的位置,他開始肆無忌憚的施展自己的個性與才華。第一次看見有人在操場上光着腳踢足球,他說那才叫真正的鍛煉。第一次看見一份打着滿分但是字迹奇醜無比的作文答卷。第一次看見有人在心款ヮブ虏唤浽试S就沖上講台,拿起數學老師的粉筆,把老師黑板上的題目用另一種更簡單的計算方式寫出來,令老師當場尴尬無比。我和同學們在唏噓他的無禮和之餘,無不欽佩他的才華和氣質。我就那樣悄悄的被他吸引了。

他不偏科,文理科都相當優秀。但是班主任說,學校隻能有一個去清華的理科狀元,所以2001年高三的時候他被勸說進了文科班。而我,本來就對理科不感興趣,自然也進了文科班。剛進文科班的那段日子,是我這一輩子最開心的時候。雖然面對高考的壓力生活的很緊張、很清苦。但是因爲有他,我真的很快樂。作爲一個好學、勤奮的女孩子,我的成績雖比不上他,但是在文科上還是比較有優勢。再加上心裏已經暗暗的喜歡上了他,所以就更不想比他差,在很多事情上都在與他較勁。第一次月考,他第一,我第三。慢慢的,他也發現了我在态度上對待他的不一般,喜歡和他挑起一些争論。上課的時候,我總是不經意的看他,又被他不經意的發現,然後就是彼此都驚慌失措的低頭或者轉頭。那個時候的我,對待感情就像一隻剛出洞的小兔子一般,總是驚慌失措的嗅嗅,又小心翼翼的移開。

慢慢的,我發現喜歡耍酷的他,在我的面前漸漸流露出從未有過的溫柔和笑顔,似乎他也很喜歡與我發生争論或者争執。發卷子的時候,他經常有意無意的抓到我的頭發。下樓梯與他相遇的時候,我們相讓幾次都還是堵住了對方,我們不言不語,卻分明看到彼此嘴角上露出的笑意。課間排隊倒水的時侯,站在我身後的他面對着我突然滿臉绯紅的低頭小聲說了些什麽,我們離的那麽近,雖然也沒聽清他的話語,但是感覺的到我們彼此快速的心跳。太多太多讓人現在想起來都怦然心動的細節,這些是我這一生都永遠無法忘記的。雖然我們從沒有向對方吐露一個關于“喜歡”或者“愛”的字眼,雖然我們幾乎都不用語言來表達,那些生動的眼神、那些小心心翼翼的肢體語言、還有那些動人的表情已經能夠證明一切。這就是我的初戀,幹幹淨淨的,動人心魄的初戀。

快樂的時光在突然之間消失了,消失的莫名其妙、令人費解。從沒有經曆過愛情的我,甚至因此而以爲,變化無常就是人的常态。

一天上晚自習,班主任笑眯眯的進來,徑直走到他的面前,和他小聲說着什麽,他立馬起身,和班主任走出了教室。這些并沒有引起我太多的注意,學校的尖子生曆來都是各個老師的寵兒,經常被獨自叫去辦公室也是太平常不過的事情了。但是沒想到,那天晚上是他一生的轉折,也是我和他之間那段說不清道不明,但卻刻骨銘心的感情的轉折。

我們的班主任是個三十多歲,有着一個6歲兒子的女老師。她雖然其貌不揚,滿臉的因青春痘留下的坑坑窪窪,但是她似乎總是想在肢體行爲上、思想上和我們這些十七八歲的孩子保持一樣的年齡。時常能聽到課間她和同學們一起讨論,究竟張柏芝、張曼玉、還有林青霞哪個更漂亮(那時候張柏芝的《心語心願》很火);經常也能看見她和幾個男同學在一起開懷大笑;文科班的女生很多,周末的時候她還給我們開了幾次女生會。一次女生會上,她的臉拉的很難看,對我們說道:“女孩子要有自知之明,不要以爲你們和男生撒野,他們就是喜歡你們”。後面的話說的很難聽,我不明白她爲什麽這麽說,也不知道她在說誰,但我沒有太在意,因爲我自己是一個喜歡安靜、敏感而非常自重的女生。

看的出,班主任是非常的喜歡我心中的那個他,甚至有的時候會親切的用:“我的才子”來稱呼他。“才子”兩字和他的名字發音相近。起初我不以爲然,因爲那是老師,哪個老師不愛優秀的學生,而他,不僅優秀、儀表堂堂,而且非常有個性。他似乎也對于老師對他的好也感覺很得意。那段時間,他真的很燦爛,燦爛的耀眼。

後來才知道,那個晚自習,他被班主任叫去,介紹他結識了當時學校裏人人都稱呼“德高望重”的馬建立老師。對與馬姓的老師,我們此前沒有接觸過,隻是在學校有大的活動時候,他才會被人請出來講話。永遠都記得大會上報幕員介紹:“下面有請德高望重的馬建立老師講話”,我想,他一定是個大人物。偶爾也能在校園裏看見他,他50歲左右,一頭的卷發,個子不高,體态偏胖,一張臉也和我們的班主任有異曲同工之處——滿臉的坑坑窪窪。不過他眼睛很大、很圓,雖然帶着厚厚的眼鏡,也能看到他銳利的目光,讓人不敢和他對視,似乎,一對視,他就能洞悉你内心所有的秘密。他最引人矚目的地方是他走路的姿态,行走時,全身上下邉臃茸畲蟮模^于他的腰肢。比女人還女人。

那次晚自習,他經班主任的介紹,結識了馬老師。此後的一段時間,他的學習勁頭都像往常一樣足。又一次月考,他的成績比第二名高出了近一百分,真的是太誇張了!那次考試之後,他開始出現異常,他漸漸曠課,晚自習也不來文科班了,而是回到了原先的那個班(現在是理科尖子班),再往後,白天他是根本不來學校了。經常見不到他,我心裏很擔心,也有些難過,但是又不敢走到他的面前去問他怎麽了,甚至傻傻的懷疑,他是不是在故意躲着我?這樣我就更不敢走進他了。現在想來當時自己的懷疑是多麽的幼稚。那個時候,我和他都是很自律的人,而且都非常明白,高考在即,什麽都沒有考試重要。我那些小小的壓制不住的心理活動,就算被他洞悉了,又怎麽可能對他造成影響。如果他不喜歡我,大可不必在意我,就當我不存在而已。他不在班裏的那段日子,我每天都在胡思亂想,情緒越來越低落,成績也受到了一定的影響。

那個時候,他家在外縣,因次就住在學校的宿舍,而我的家雖然就在本市,但有點遠,學校的宿舍又隻提供給家在外縣的學生,所以我就住在了學校附近的一個老百姓自建的宿舍樓裏。那家人自己蓋了個由三棟兩層樓圍起來的四合院,裏面全部是都是用于出租給學生的宿舍,住的人也多是我們高中的學生。當家的阿姨是我小學同學的母親,我們關系比較好。我就把那裏當成自己的家。

他不來上課一段時間後,就從學校的宿舍裏搬了出來,住進了我住的那個校外宿舍樓裏。他來的時候由一高個的年長的女性陪着。看年齡,應該不是母親,可能是姐姐,或者其他的親戚。經過特别的交代,他被安排在二樓一個獨立的房間裏,從我的窗戶望出去,就能看見他的門。原先裏面住的兩個男生也被移出來搬進了四人間。他真是特别啊,如此的優待,當時我這樣想着,但是心中卻真的很開心。我又能每天見到他了。

雖然他換了一個居住環境,雖然陸陸續續,他的家人也來看他。他還是一樣不去學校上課,現在連晚自習也很少去了。對于他能搬過來,我很開心,但是心中的結卻沒再打開。他已經不是以前那個他了。看見我的時候,他不再微笑,一臉的漠然,更沒有了曾經讓我無數次心動的眼神,眼裏有的隻是懷疑和迷離。有的時候我都在困惑,偶爾與他目光交織,他是否真的看到了我?還是在看我背後的東西。我當時是個自尊心強的有些愚蠢的人,即使小小的心都已經容不下那些翻江倒海的感情,已經被他的變化無常折磨的要死要活了,自己還是要裝出一副平靜而毫不在乎的摸樣。如果他并不喜歡我,我又何必要去招惹他,又何必要作繭自縛?。。。那時候的我真的太小,太不成熟。沒有去探求他發生變化的根本原因,而隻是一味的以爲我和他之間的感情發生了什麽變故。他對我冷漠,我也不再對他熱情,心中對他充滿了埋怨,有的時候活像一個刺猬。那段日子過的真的太痛苦了。高考在即,自己内心還要承受那麽多感情的壓力。

有天夜裏,大家都在睡夢中,突然我聽見他的門“砰”的一聲打開,急促的腳步聲傳來,有人跑了出來,從我房間旁邊的樓梯口跑下去,然後就是大門的打開的“吱吱”聲。我立刻披上衣服跟了出去。大門開了一條縫,夜色很黑,沒有月亮,也沒有星星。他已經跑遠了。遠處傳來凄厲的叫喊聲,那是他的聲音。我站在大門外望着聲音傳來的方向,黑乎乎的看不到他的影子,隻感覺到自己已經淚流滿面。這個世界到底怎麽了?

再後來,他的行爲越來越怪異,他不去上課,不上晚自習,現在連宿舍門也很少出了。已經是2002年的春天了,高考越來越近,天也越來越熱。他的門永遠緊閉,他的窗戶永遠拉着厚厚的窗簾。房東阿姨組織女同學去給他打掃房間,我也隻去了一次。那段日子,我還是固守着自己的無知和愚蠢,擺着高傲的姿态,懷疑他所有怪異的行爲都隻是出于他獨特的個性,或者,他隻是想借此來炫耀自己的個性。打掃房間那天,他不在屋裏。滿屋子都亂七八糟,滿地都是從《泰戈爾詩集》中撕下來的碎片。偶爾有同學去看他,其中有個女生,他就狂笑着光着上身去擁抱她,她尖叫着跑出來,大喊說他瘋了。老師讓我帶試卷給他,我才有了正當的理由又一次走進他的宿舍。輕輕的敲門,他不應,我推門進去。大白天的,他還拉着窗簾,躺在床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他半裸着身子,隻是讓被子蓋到胸口。看到是我又将被子拉上來蓋住自己裸露的肩膀。“這是老師讓我帶給你的卷子”。他一言不發,又轉過頭去。我把試卷放在他的桌子上,看着他,站了一會兒,很多話想說,但是說不出口,于是又退了出來。

又有一次,我剛從外面回來,宿舍的同學驚慌的告訴我,剛才那個女班主任來了,看望他,結果他像發瘋一樣,拿根棍子把老師趕了出來,嘴裏罵她是條狗,罵她不得好死。這些情景把其他的同學都吓壞了。現在所有人,估計全校的人都認爲他瘋了。我很詫異。雖然他行爲怪癖,但是還沒有傷害到任何人,爲什麽他會這樣恨這個那麽喜歡他的老師呢?

再後來,我們還能見到彼此的日子已經所剩無幾了,對于他,同學們的各種言論也越來越多。我不想讓他就這樣“瘋”下去。我想了解他的一切,我想聽他的真心話,所以我想,也許我能打破我們之間的僵局。于是,我鼓足勇氣,給他寫了一封信。蜻蜓點水般的透露了我的心機。第一次這樣的表白,簡直難以想象。我把信塞入他的門縫後,就逃離了那裏,回家住了一天。心裏真的好害怕,怕他的拒絕,怕他小看我。第二天我再次回到了宿舍。舍友告訴我,昨天他來找過我很多次,他和往常完全不一樣了,他很開心,出去買了很多吃的,還有啤酒,請大家一起喝。他還在腥嗣媲俺琛B牭竭@些,我有些欣喜若狂。肯定是因爲我的表白,讓他這樣的。但是沒有人會知道是這個原因。我聽了朋友的話,一刻都不願停留,跑去找他。幾個月以來,我第一次那麽開心。可是當我推開門的時候,我發現他還是那樣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

“你來了”他坐起身來。

看着他依然冷酷的表情,我的陽光頓時消失殆盡。

“你給我的信,我已經看到了。”他面無表情的說道。“但是我現在自己的事情都處理不了,根本沒有時間去考慮你的問題!”

突然之間,我感覺自己的自尊心被深深的刺痛,無比的羞愧,再沒有任何勇氣去聽他說下去,轉身跑開了。回到宿舍,我倒在床上,傷心的痛哭,可是又不敢哭出聲來,因爲裏屋還有幾個舍友。一會兒我聽到有人推開了我宿舍的門。借着窗外的餘光,我看到是他。他拉了幾下燈繩,幸虧燈壞了,隻有我的台燈能用,這樣他就看不到我淚流滿面的樣子了。他站在門口,輕輕的對我說:“馬上就要高考了,你還是好好的考試吧,不要想太多,也許以後。。。”沒等他說完,我就大聲對他叫喊:“出去!以後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并把一本書向門口扔去。他有點無奈,又輕輕的關門離開了。

多麽愚蠢的自己啊,也許那個時候我自己心理也有問題!

後面所剩無幾的日子裏,我們沒有再說過一句話,偶爾遇到,雖然我能感覺到他的目光,但是我都不再看他。

他還是繼續發他的瘋,我也繼續痛苦的備戰高考。最後一次模拟考試,我考得不好,他也不是第一名了。

終于,在那個炎熱的夏天,我們結束了這次艱難而痛苦的長跑。考完試,他顯得很輕松,向所有人宣稱,北大非他莫屬。馬上要填志願了,我很矛盾,我自己發揮的很一般,不過大學還應該能上的。我心裏暗暗在等待。如果這兩天他希望,我會選擇和他去同一個城市。可惜他沒有表示。心理有些絕望,于是我選擇了南方,離北京最遠的地方。

一個月色明媚的晚上,房東阿姨在院子裏擺上了最後的晚餐。同學們圍坐一圈,有的歡笑,有的哀愁。他和我面對面坐着,彼此都不願說話。他很安靜,就好像又回到了高三剛開始那段平靜而快樂的日子。當宴會即将結束的時候,他突然站起說要唱歌,我們都歡迎。他深情的唱着“遙遠的地方有個姑娘,名字叫做耶利亞...爲了這個美麗的傳說,我一定要找到她...”動情之處,他伸開雙臂,向上伸展,久久不肯放下。

我和大家一樣,對于他發瘋的原因有着各種各樣的猜測,即使高考之後,我明明知道,我們的緣分就到此爲止了,我還是無法忘記他,無時無刻不在思考,那個時候,他到底怎麽了。終于他回他所在縣城之後,我才從房東阿姨和後來的一些知情人士那裏了解到真相。那是一個誰都想象不到的痛苦的遭遇。那個年齡段的我們,都不可能想象的到。

原來那個所謂的德高望重的馬建立是一個性變态,一個同性戀。在我們的班主任介紹他和馬相識的之前,馬早就已經盯上他了。班主任告訴他:“馬老師在教育界很有聲望,他很看好你,他以後可以給你特殊輔導,讓你能順利進入全國最好的大學。”他在我們的眼裏是個天才,即使沒有老師的輔導,一樣都會是最優秀。可是那個時候,我們也都隻是沒有見過世面,不知人情世故的孩子,而且他也不了解自己的潛質,出于一貫對老師的尊重和信任,他又怎麽可能不爲之所動?于是,他就那樣輕而易舉的掉進了陷阱中。後面的一小段時間,馬先是和他有很多言語上的交流,再後來就溜進了他的宿舍...至于到底發生怎樣的性騷擾,到什麽程度,隻有親身經曆的人才知道,要強的他又怎麽可能對人說?後來人們之所以知道,是因爲他的家人請了律師,馬徹底離開了學校。據說,他不是第一個受害者。也隻有他才采取了法律的措施。但是又有什麽用?年輕的心靈已被污染,成了他永遠揮之不去的陰影。

還有那個女班主任。我不知道她是否了解馬的爲人?不知道她是有意爲虎作伥還是蒙在谷中?但是我知道,她和我們原先理科班的一個男生談戀愛,結果被老公發現,然後離婚了,兒子留給了父親。想到這些,我突然感覺班主任曾經對他的喜愛,也許也是别有用意。這些讓我感到惡心,更爲自己在那個時候還去添亂而羞愧難當。

他如願以償的去了北大國關學院。而我也收到了南方一所大學的錄取通知書。那個暑假真的很難熬。我很後悔,越了解實情就越是後悔。我真的不應該賭氣,不應該對于這段感情就此放棄。那個時候他那麽辛苦,我如何又能用正常的眼光來看待。發生那種難以啓齒的事情,換做是我,我真的不知道該怎樣去面對真心喜歡自己的人。

于是,我又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撕掉了錄取通知書,決心明年再考一次,這一次,我一定要走到他的身邊。沒有人知道我心裏所想,隻是以爲我還有更高的追求。家裏人也都支持我。

複讀的那一年,我換了一個學校,心中有實實在在的目标,身邊沒有一個認識的人來幹擾我,我的日子過得很充實,成績也越來越好。我從朋友那裏得到了他在北大的地址,于是又給他寫了封信,告訴他,我已經了解到他過去所遭遇的一切,爲自己當時沒有給予足夠的關心而道歉,并告訴他我的近況。信寫的很平實,就像最普通的朋友之間那樣。我都驚歎自己,終于能和他說一句正常的話了。信發出後,我還有些擔心,怕他根本不會理我。但是不管怎樣,我已經下定決心,沒有什麽能再影響我學習的心态了,總有一天,我會站到他的面前,平平靜靜的告訴我對他的感受,而不再去在乎結果。

沒想到,兩周以後我就收到了他的回信,而且是一封接一封。那天的雪很大,但是我感覺好溫暖。他連着三天都在給我寫信,一天發一封,似乎有說不完的話。還給我寄來了他在北大門前照的照片。相片裏的他清瘦、英俊,但是臉上沒有笑容,目光中依然透漏着淡淡的哀愁。不管那麽多了,我現在有了更多的動力去準備考試,我确定,我們一定會在一起。

來年的春天,我又給他寫了兩封信,但是都石沉大海了。雖然有點難過,但是想想見面的日子不遠了,就沒有想太多。2003年的夏天,我接到了北京一所語言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這個假期依然難熬。我每天都盼着開學,期待着北京,甚至做夢都在一遍遍想象着與他再次相逢時的情景。

終于,經過長途跋涉,我到了北京。一打理好自己的宿舍,我就情不自禁的朝北大走。我循着曾經寄信的地址找到那裏,那是他所在的宿舍樓。我沒有找任何人去打聽,隻是在樓前站了一天,隻希望能看到他的身影。可惜那天我沒有看到。懷着失落感,我回到了自己的學校。然後給他寫了一封信,告知他我已到北京,并附上自己宿舍的電話。3月份的時候給他寫的信他都沒回,也不知道他這次還回不回。也許,他根本不想見我。我又這樣猜測。但是我已經和他隻有咫尺之遠了,見不見,都隻是個時間的問題。我這樣安慰自己。第二天,我便和其他的新生一起去昌平軍訓了。

軍訓回來,已是十多天以後了。一天晚上,我終于接到了他的電話。聽到他的聲音,我激動地半天說不出話來。他告訴我說,他得了抑郁症,确砸呀浻邪肽甑臅r間了,現在和媽媽住在學校安排的隔離宿舍裏。沒有及時給我打電話,也是因爲搬了地方,同學剛剛才發現我的信。

于是,我們約定第二天見面,我去看他。

那是我第一次聽到“抑郁症”這個詞。當時也沒有去查閱這是個什麽病症,更不知道它的嚴重性和危害性。

那是一個多麽美麗的早晨啊,老遠我就看到他站在北大的大門口等我。看到他的時候,我笑了,他也笑了,那麽自然。眼前的他和照片裏的有點不一樣,才半年的時間,他就變得微微有些胖。後來才知道那是藥物的作用,我還以爲是因爲大學的夥食過于豐盛呢。

那天的他完全就是一個正常人,我想象不出他說的“抑郁症”是個什麽樣的症狀?難道就是不開心嗎?因此我想,我一定會讓你開開心心的。

我們在美麗的校園散步,那麽惬意,那麽自然。那天我在他面前說了很多無關緊要而且輕松的話,我想我們以後還有庸常的日子來慢慢交談,現在他在生病,還是不提那些不開心的事比較好。他和我提及過去,我就對他說:“過去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我們要面對新的生活。”聽了我的話,他沉默不語。現在想想,那時的自己,還是很無知。

他的媽媽我是第一次見到,她是個非常善良而且開朗的母親。看的出她很喜歡我,她不斷的拉着我的手說,“我不會長期在北京的,希望你以後經常過來陪他,以後我就把他交給你了”。我很開心,大方的告訴她:“阿姨放心吧,我會照顧好他的。”然後我和他相視而笑。

傍晚要離開北大的時候,他送我出來,似乎很開心的告訴我:“我休學了一年,以後我們可以一起畢業了”。然後他就認真地板着手指數着我們一起畢業的年份。看着他的樣子,我真的好開心,仿佛我和他還擁有今後長長久久的一輩子。

那天,我還是沒有來得及當面向他表白,我以爲他是懂得。

第一次見面之後的那個周末,我和舍友去了香山。回來的第二天,我接到高中同學的電話,得知了他離世的噩耗。那是我們見面後的第三天的淩晨。他趁媽媽去打早餐的機會,悄悄登上教學樓五樓,縱身一躍......

我真的很不明白。爲什麽?!!!!!

我真的很自責,很後悔。

他是我這一輩子永遠都揮之不去的陰影和痛苦......

得到他死亡的消息,我仿佛被雷擊中,還從沒有體會過那種痛苦,深入骨髓。

在我看來,無論是大學沒考上,還是說失戀,都不會讓人完全毀滅希望,你總想着事情可能還有好轉,也許還能找到補救的辦法,因此你可以忍着痛苦去等待,去飽受折磨。但是這一次,根本就沒有一個漸變的過程。一刹那間,什麽都沒有了,讓我幻想一下都不可能。

這就是生命,那麽脆弱。

學校給他舉行了葬禮。看着他的遺像,我隻能哭!多麽清秀的臉龐啊。他曾經那麽耀眼,那麽出小懯谗嵘咸炀膭撛爝@樣一個人兒,又要那麽殘忍的将他毀掉?!。。。

對于他這樣不顧一切的離去,我真的很不明白,因此就想一探究竟。我從他的遺物中找到他的日記,還有曾經我寫給他的那些信。

日記裏記述了很多他自己對自己說的話,總是在不斷的問自己:“你現在生活的多好啊,什麽都有了,爲什麽還要那麽彷徨?那麽焦慮?那麽痛苦?”此外,他還常常寫到曾經那兩個傷害過他的人,用的字眼都是極度的憤恨、後悔和羞愧。

他的舍友告訴我,剛來學校的時候,他還是很不錯的。學習也很積極,還參加各種各樣的活動。但是沒有幾個月他就很異常。晚上睡不着覺,到處閑逛,而且還用拖把在水池中瘋狂地攪拌,很長時間都停不下來。再後來,他就嚴重幹擾到别人的生活,比如在宿舍亂扔東西,再比如半夜去敲别人的門......說這些的時候,那個男生表現出反感和不屑,并告訴我,他們現在都在申請換宿舍,隻因爲他曾經在那間宿舍呆過......

聽到他的描述,我真的很難過,真的沒有想到過去的事情會對他産生如此大的影響。更對那個同學對他不好的評價而生氣,可我也不想對他做任何的解釋。

他走後的那段日子,我陷入深深的絕望,吃不下飯,夜裏睡不着,人消瘦的很快,生活對我來說變的毫無意義。長期的痛苦讓我更加理解他,有的時候甚至在想,幹脆和他一起走吧,不想再讓他那麽孤獨。但是尋死的心始終沒有占上風。

由于沒有出現其他的症狀,我想自己大學那幾年隻能算是抑郁,而沒有發展成抑郁症。大學之後,我離開了北京,心情才漸漸平靜下來。雖然心中忘不掉他,夢裏永遠有他存在,但是自己終于能夠平靜而健康的生活了。

對于逝者,他走了已經近八年了,除了他的家人,還有誰能記得他存在過?

逝者: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2002級本科生鄧才智,曾于2003年7月30日因“幻覺妄想狀态”在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安定醫院住院治療。其間,我院将鄧母安置在學校以便予以照料。10月16日,遵醫囑,鄧出院。醫院詳酄“精神分裂症”。出院後學院安排鄧與其母同住一室,同時辦理休學手續。10月30日晨,鄧在其母外出買早餐時,獨自到四教五層跳樓自殺。經北醫三院搶救無效,不幸逝世。

爱上一个精神病患者简介:10月16日,遵医嘱,邓出院。医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出院后学院安排邓与其母同住一室,同时办理休学手续。10月30日晨,邓在其母外出买...

我出生在一个边陲小城。高二的时候,班上转来一个男生,他不爱笑,一脸的英气,有点酷。我所在的班级是当地一所名牌高中的尖子班,一个班有七八十人,而且成绩不好的总要被其他班级上来的学生挤掉,能记住一个新面孔,也不容易。起初的时候,没有在意过他,直到期中考试,他的成绩名列前茅,我才彻底记住了他的名字。也许因那次考试让他找到自己的位置,他开始肆无忌惮的施展自己的个性与才华。第一次看见有人在操场上光着脚踢足球,他说那才叫真正的锻炼。第一次看见一份打着满分但是字迹奇丑无比的作文答卷。第一次看见有人在众目睽睽之下不经允许就冲上讲台,拿起数学老师的粉笔,把老师黑板上的题目用另一种更简单的计算方式写出来,令老师当场尴尬无比。我和同学们在唏嘘他的无礼和之余,无不钦佩他的才华和气质。我就那样悄悄的被他吸引了。

他不偏科,文理科都相当优秀。但是班主任说,学校只能有一个去清华的理科状元,所以2001年高三的时候他被劝说进了文科班。而我,本来就对理科不感兴趣,自然也进了文科班。刚进文科班的那段日子,是我这一辈子最开心的时候。虽然面对高考的压力生活的很紧张、很清苦。但是因为有他,我真的很快乐。作为一个好学、勤奋的女孩子,我的成绩虽比不上他,但是在文科上还是比较有优势。再加上心里已经暗暗的喜欢上了他,所以就更不想比他差,在很多事情上都在与他较劲。第一次月考,他第一,我第三。慢慢的,他也发现了我在态度上对待他的不一般,喜欢和他挑起一些争论。上课的时候,我总是不经意的看他,又被他不经意的发现,然后就是彼此都惊慌失措的低头或者转头。那个时候的我,对待感情就像一只刚出洞的小兔子一般,总是惊慌失措的嗅嗅,又小心翼翼的移开。

慢慢的,我发现喜欢耍酷的他,在我的面前渐渐流露出从未有过的温柔和笑颜,似乎他也很喜欢与我发生争论或者争执。发卷子的时候,他经常有意无意的抓到我的头发。下楼梯与他相遇的时候,我们相让几次都还是堵住了对方,我们不言不语,却分明看到彼此嘴角上露出的笑意。课间排队倒水的时侯,站在我身后的他面对着我突然满脸绯红的低头小声说了些什么,我们离的那么近,虽然也没听清他的话语,但是感觉的到我们彼此快速的心跳。太多太多让人现在想起来都怦然心动的细节,这些是我这一生都永远无法忘记的。虽然我们从没有向对方吐露一个关于“喜欢”或者“爱”的字眼,虽然我们几乎都不用语言来表达,那些生动的眼神、那些小心心翼翼的肢体语言、还有那些动人的表情已经能够证明一切。这就是我的初恋,干干净净的,动人心魄的初恋。

快乐的时光在突然之间消失了,消失的莫名其妙、令人费解。从没有经历过爱情的我,甚至因此而以为,变化无常就是人的常态。

一天上晚自习,班主任笑眯眯的进来,径直走到他的面前,和他小声说着什么,他立马起身,和班主任走出了教室。这些并没有引起我太多的注意,学校的尖子生历来都是各个老师的宠儿,经常被独自叫去办公室也是太平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没想到,那天晚上是他一生的转折,也是我和他之间那段说不清道不明,但却刻骨铭心的感情的转折。

我们的班主任是个三十多岁,有着一个6岁儿子的女老师。她虽然其貌不扬,满脸的因青春痘留下的坑坑洼洼,但是她似乎总是想在肢体行为上、思想上和我们这些十七八岁的孩子保持一样的年龄。时常能听到课间她和同学们一起讨论,究竟张柏芝、张曼玉、还有林青霞哪个更漂亮(那时候张柏芝的《心语心愿》很火);经常也能看见她和几个男同学在一起开怀大笑;文科班的女生很多,周末的时候她还给我们开了几次女生会。一次女生会上,她的脸拉的很难看,对我们说道:“女孩子要有自知之明,不要以为你们和男生撒野,他们就是喜欢你们”。后面的话说的很难听,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说,也不知道她在说谁,但我没有太在意,因为我自己是一个喜欢安静、敏感而非常自重的女生。

看的出,班主任是非常的喜欢我心中的那个他,甚至有的时候会亲切的用:“我的才子”来称呼他。“才子”两字和他的名字发音相近。起初我不以为然,因为那是老师,哪个老师不爱优秀的学生,而他,不仅优秀、仪表堂堂,而且非常有个性。他似乎也对于老师对他的好也感觉很得意。那段时间,他真的很灿烂,灿烂的耀眼。

后来才知道,那个晚自习,他被班主任叫去,介绍他结识了当时学校里人人都称呼“德高望重”的马建立老师。对与马姓的老师,我们此前没有接触过,只是在学校有大的活动时候,他才会被人请出来讲话。永远都记得大会上报幕员介绍:“下面有请德高望重的马建立老师讲话”,我想,他一定是个大人物。偶尔也能在校园里看见他,他50岁左右,一头的卷发,个子不高,体态偏胖,一张脸也和我们的班主任有异曲同工之处——满脸的坑坑洼洼。不过他眼睛很大、很圆,虽然带着厚厚的眼镜,也能看到他锐利的目光,让人不敢和他对视,似乎,一对视,他就能洞悉你内心所有的秘密。他最引人瞩目的地方是他走路的姿态,行走时,全身上下运动幅度最大的,莫过于他的腰肢。比女人还女人。

那次晚自习,他经班主任的介绍,结识了马老师。此后的一段时间,他的学习劲头都像往常一样足。又一次月考,他的成绩比第二名高出了近一百分,真的是太夸张了!那次考试之后,他开始出现异常,他渐渐旷课,晚自习也不来文科班了,而是回到了原先的那个班(现在是理科尖子班),再往后,白天他是根本不来学校了。经常见不到他,我心里很担心,也有些难过,但是又不敢走到他的面前去问他怎么了,甚至傻傻的怀疑,他是不是在故意躲着我?这样我就更不敢走进他了。现在想来当时自己的怀疑是多么的幼稚。那个时候,我和他都是很自律的人,而且都非常明白,高考在即,什么都没有考试重要。我那些小小的压制不住的心理活动,就算被他洞悉了,又怎么可能对他造成影响。如果他不喜欢我,大可不必在意我,就当我不存在而已。他不在班里的那段日子,我每天都在胡思乱想,情绪越来越低落,成绩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那个时候,他家在外县,因次就住在学校的宿舍,而我的家虽然就在本市,但有点远,学校的宿舍又只提供给家在外县的学生,所以我就住在了学校附近的一个老百姓自建的宿舍楼里。那家人自己盖了个由三栋两层楼围起来的四合院,里面全部是都是用于出租给学生的宿舍,住的人也多是我们高中的学生。当家的阿姨是我小学同学的母亲,我们关系比较好。我就把那里当成自己的家。

他不来上课一段时间后,就从学校的宿舍里搬了出来,住进了我住的那个校外宿舍楼里。他来的时候由一高个的年长的女性陪着。看年龄,应该不是母亲,可能是姐姐,或者其他的亲戚。经过特别的交代,他被安排在二楼一个独立的房间里,从我的窗户望出去,就能看见他的门。原先里面住的两个男生也被移出来搬进了四人间。他真是特别啊,如此的优待,当时我这样想着,但是心中却真的很开心。我又能每天见到他了。

虽然他换了一个居住环境,虽然陆陆续续,他的家人也来看他。他还是一样不去学校上课,现在连晚自习也很少去了。对于他能搬过来,我很开心,但是心中的结却没再打开。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他了。看见我的时候,他不再微笑,一脸的漠然,更没有了曾经让我无数次心动的眼神,眼里有的只是怀疑和迷离。有的时候我都在困惑,偶尔与他目光交织,他是否真的看到了我?还是在看我背后的东西。我当时是个自尊心强的有些愚蠢的人,即使小小的心都已经容不下那些翻江倒海的感情,已经被他的变化无常折磨的要死要活了,自己还是要装出一副平静而毫不在乎的摸样。如果他并不喜欢我,我又何必要去招惹他,又何必要作茧自缚?。。。那时候的我真的太小,太不成熟。没有去探求他发生变化的根本原因,而只是一味的以为我和他之间的感情发生了什么变故。他对我冷漠,我也不再对他热情,心中对他充满了埋怨,有的时候活像一个刺猬。那段日子过的真的太痛苦了。高考在即,自己内心还要承受那么多感情的压力。

有天夜里,大家都在睡梦中,突然我听见他的门“砰”的一声打开,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有人跑了出来,从我房间旁边的楼梯口跑下去,然后就是大门的打开的“吱吱”声。我立刻披上衣服跟了出去。大门开了一条缝,夜色很黑,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他已经跑远了。远处传来凄厉的叫喊声,那是他的声音。我站在大门外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黑乎乎的看不到他的影子,只感觉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再后来,他的行为越来越怪异,他不去上课,不上晚自习,现在连宿舍门也很少出了。已经是2002年的春天了,高考越来越近,天也越来越热。他的门永远紧闭,他的窗户永远拉着厚厚的窗帘。房东阿姨组织女同学去给他打扫房间,我也只去了一次。那段日子,我还是固守着自己的无知和愚蠢,摆着高傲的姿态,怀疑他所有怪异的行为都只是出于他独特的个性,或者,他只是想借此来炫耀自己的个性。打扫房间那天,他不在屋里。满屋子都乱七八糟,满地都是从《泰戈尔诗集》中撕下来的碎片。偶尔有同学去看他,其中有个女生,他就狂笑着光着上身去拥抱她,她尖叫着跑出来,大喊说他疯了。老师让我带试卷给他,我才有了正当的理由又一次走进他的宿舍。轻轻的敲门,他不应,我推门进去。大白天的,他还拉着窗帘,躺在床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他半裸着身子,只是让被子盖到胸口。看到是我又将被子拉上来盖住自己裸露的肩膀。“这是老师让我带给你的卷子”。他一言不发,又转过头去。我把试卷放在他的桌子上,看着他,站了一会儿,很多话想说,但是说不出口,于是又退了出来。

又有一次,我刚从外面回来,宿舍的同学惊慌的告诉我,刚才那个女班主任来了,看望他,结果他像发疯一样,拿根棍子把老师赶了出来,嘴里骂她是条狗,骂她不得好死。这些情景把其他的同学都吓坏了。现在所有人,估计全校的人都认为他疯了。我很诧异。虽然他行为怪癖,但是还没有伤害到任何人,为什么他会这样恨这个那么喜欢他的老师呢?

再后来,我们还能见到彼此的日子已经所剩无几了,对于他,同学们的各种言论也越来越多。我不想让他就这样“疯”下去。我想了解他的一切,我想听他的真心话,所以我想,也许我能打破我们之间的僵局。于是,我鼓足勇气,给他写了一封信。蜻蜓点水般的透露了我的心机。第一次这样的表白,简直难以想象。我把信塞入他的门缝后,就逃离了那里,回家住了一天。心里真的好害怕,怕他的拒绝,怕他小看我。第二天我再次回到了宿舍。舍友告诉我,昨天他来找过我很多次,他和往常完全不一样了,他很开心,出去买了很多吃的,还有啤酒,请大家一起喝。他还在众人面前唱歌。听到这些,我有些欣喜若狂。肯定是因为我的表白,让他这样的。但是没有人会知道是这个原因。我听了朋友的话,一刻都不愿停留,跑去找他。几个月以来,我第一次那么开心。可是当我推开门的时候,我发现他还是那样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

“你来了”他坐起身来。

看着他依然冷酷的表情,我的阳光顿时消失殆尽。

“你给我的信,我已经看到了。”他面无表情的说道。“但是我现在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了,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你的问题!”

突然之间,我感觉自己的自尊心被深深的刺痛,无比的羞愧,再没有任何勇气去听他说下去,转身跑开了。回到宿舍,我倒在床上,伤心的痛哭,可是又不敢哭出声来,因为里屋还有几个舍友。一会儿我听到有人推开了我宿舍的门。借着窗外的余光,我看到是他。他拉了几下灯绳,幸亏灯坏了,只有我的台灯能用,这样他就看不到我泪流满面的样子了。他站在门口,轻轻的对我说:“马上就要高考了,你还是好好的考试吧,不要想太多,也许以后。。。”没等他说完,我就大声对他叫喊:“出去!以后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并把一本书向门口扔去。他有点无奈,又轻轻的关门离开了。

多么愚蠢的自己啊,也许那个时候我自己心理也有问题!

后面所剩无几的日子里,我们没有再说过一句话,偶尔遇到,虽然我能感觉到他的目光,但是我都不再看他。

他还是继续发他的疯,我也继续痛苦的备战高考。最后一次模拟考试,我考得不好,他也不是第一名了。

终于,在那个炎热的夏天,我们结束了这次艰难而痛苦的长跑。考完试,他显得很轻松,向所有人宣称,北大非他莫属。马上要填志愿了,我很矛盾,我自己发挥的很一般,不过大学还应该能上的。我心里暗暗在等待。如果这两天他希望,我会选择和他去同一个城市。可惜他没有表示。心理有些绝望,于是我选择了南方,离北京最远的地方。

一个月色明媚的晚上,房东阿姨在院子里摆上了最后的晚餐。同学们围坐一圈,有的欢笑,有的哀愁。他和我面对面坐着,彼此都不愿说话。他很安静,就好像又回到了高三刚开始那段平静而快乐的日子。当宴会即将结束的时候,他突然站起说要唱歌,我们都欢迎。他深情的唱着“遥远的地方有个姑娘,名字叫做耶利亚...为了这个美丽的传说,我一定要找到她...”动情之处,他伸开双臂,向上伸展,久久不肯放下。

我和大家一样,对于他发疯的原因有着各种各样的猜测,即使高考之后,我明明知道,我们的缘分就到此为止了,我还是无法忘记他,无时无刻不在思考,那个时候,他到底怎么了。终于他回他所在县城之后,我才从房东阿姨和后来的一些知情人士那里了解到真相。那是一个谁都想象不到的痛苦的遭遇。那个年龄段的我们,都不可能想象的到。

原来那个所谓的德高望重的马建立是一个性变态,一个同性恋。在我们的班主任介绍他和马相识的之前,马早就已经盯上他了。班主任告诉他:“马老师在教育界很有声望,他很看好你,他以后可以给你特殊辅导,让你能顺利进入全国最好的大学。”他在我们的眼里是个天才,即使没有老师的辅导,一样都会是最优秀。可是那个时候,我们也都只是没有见过世面,不知人情世故的孩子,而且他也不了解自己的潜质,出于一贯对老师的尊重和信任,他又怎么可能不为之所动?于是,他就那样轻而易举的掉进了陷阱中。后面的一小段时间,马先是和他有很多言语上的交流,再后来就溜进了他的宿舍...至于到底发生怎样的性骚扰,到什么程度,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知道,要强的他又怎么可能对人说?后来人们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他的家人请了律师,马彻底离开了学校。据说,他不是第一个受害者。也只有他才采取了法律的措施。但是又有什么用?年轻的心灵已被污染,成了他永远挥之不去的阴影。

还有那个女班主任。我不知道她是否了解马的为人?不知道她是有意为虎作伥还是蒙在谷中?但是我知道,她和我们原先理科班的一个男生谈恋爱,结果被老公发现,然后离婚了,儿子留给了父亲。想到这些,我突然感觉班主任曾经对他的喜爱,也许也是别有用意。这些让我感到恶心,更为自己在那个时候还去添乱而羞愧难当。

他如愿以偿的去了北大国关学院。而我也收到了南方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那个暑假真的很难熬。我很后悔,越了解实情就越是后悔。我真的不应该赌气,不应该对于这段感情就此放弃。那个时候他那么辛苦,我如何又能用正常的眼光来看待。发生那种难以启齿的事情,换做是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真心喜欢自己的人。

于是,我又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撕掉了录取通知书,决心明年再考一次,这一次,我一定要走到他的身边。没有人知道我心里所想,只是以为我还有更高的追求。家里人也都支持我。

复读的那一年,我换了一个学校,心中有实实在在的目标,身边没有一个认识的人来干扰我,我的日子过得很充实,成绩也越来越好。我从朋友那里得到了他在北大的地址,于是又给他写了封信,告诉他,我已经了解到他过去所遭遇的一切,为自己当时没有给予足够的关心而道歉,并告诉他我的近况。信写的很平实,就像最普通的朋友之间那样。我都惊叹自己,终于能和他说一句正常的话了。信发出后,我还有些担心,怕他根本不会理我。但是不管怎样,我已经下定决心,没有什么能再影响我学习的心态了,总有一天,我会站到他的面前,平平静静的告诉我对他的感受,而不再去在乎结果。

没想到,两周以后我就收到了他的回信,而且是一封接一封。那天的雪很大,但是我感觉好温暖。他连着三天都在给我写信,一天发一封,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还给我寄来了他在北大门前照的照片。相片里的他清瘦、英俊,但是脸上没有笑容,目光中依然透漏着淡淡的哀愁。不管那么多了,我现在有了更多的动力去准备考试,我确定,我们一定会在一起。

来年的春天,我又给他写了两封信,但是都石沉大海了。虽然有点难过,但是想想见面的日子不远了,就没有想太多。2003年的夏天,我接到了北京一所语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这个假期依然难熬。我每天都盼着开学,期待着北京,甚至做梦都在一遍遍想象着与他再次相逢时的情景。

终于,经过长途跋涉,我到了北京。一打理好自己的宿舍,我就情不自禁的朝北大走。我循着曾经寄信的地址找到那里,那是他所在的宿舍楼。我没有找任何人去打听,只是在楼前站了一天,只希望能看到他的身影。可惜那天我没有看到。怀着失落感,我回到了自己的学校。然后给他写了一封信,告知他我已到北京,并附上自己宿舍的电话。3月份的时候给他写的信他都没回,也不知道他这次还回不回。也许,他根本不想见我。我又这样猜测。但是我已经和他只有咫尺之远了,见不见,都只是个时间的问题。我这样安慰自己。第二天,我便和其他的新生一起去昌平军训了。

军训回来,已是十多天以后了。一天晚上,我终于接到了他的电话。听到他的声音,我激动地半天说不出话来。他告诉我说,他得了抑郁症,确诊已经有半年的时间了,现在和妈妈住在学校安排的隔离宿舍里。没有及时给我打电话,也是因为搬了地方,同学刚刚才发现我的信。

于是,我们约定第二天见面,我去看他。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抑郁症”这个词。当时也没有去查阅这是个什么病症,更不知道它的严重性和危害性。

那是一个多么美丽的早晨啊,老远我就看到他站在北大的大门口等我。看到他的时候,我笑了,他也笑了,那么自然。眼前的他和照片里的有点不一样,才半年的时间,他就变得微微有些胖。后来才知道那是药物的作用,我还以为是因为大学的伙食过于丰盛呢。

那天的他完全就是一个正常人,我想象不出他说的“抑郁症”是个什么样的症状?难道就是不开心吗?因此我想,我一定会让你开开心心的。

我们在美丽的校园散步,那么惬意,那么自然。那天我在他面前说了很多无关紧要而且轻松的话,我想我们以后还有庸常的日子来慢慢交谈,现在他在生病,还是不提那些不开心的事比较好。他和我提及过去,我就对他说:“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们要面对新的生活。”听了我的话,他沉默不语。现在想想,那时的自己,还是很无知。

他的妈妈我是第一次见到,她是个非常善良而且开朗的母亲。看的出她很喜欢我,她不断的拉着我的手说,“我不会长期在北京的,希望你以后经常过来陪他,以后我就把他交给你了”。我很开心,大方的告诉她:“阿姨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他的。”然后我和他相视而笑。

傍晚要离开北大的时候,他送我出来,似乎很开心的告诉我:“我休学了一年,以后我们可以一起毕业了”。然后他就认真地板着手指数着我们一起毕业的年份。看着他的样子,我真的好开心,仿佛我和他还拥有今后长长久久的一辈子。

那天,我还是没有来得及当面向他表白,我以为他是懂得。

第一次见面之后的那个周末,我和舍友去了香山。回来的第二天,我接到高中同学的电话,得知了他离世的噩耗。那是我们见面后的第三天的凌晨。他趁妈妈去打早餐的机会,悄悄登上教学楼五楼,纵身一跃......

我真的很不明白。为什么?!!!!!

我真的很自责,很后悔。

他是我这一辈子永远都挥之不去的阴影和痛苦......

得到他死亡的消息,我仿佛被雷击中,还从没有体会过那种痛苦,深入骨髓。

在我看来,无论是大学没考上,还是说失恋,都不会让人完全毁灭希望,你总想着事情可能还有好转,也许还能找到补救的办法,因此你可以忍着痛苦去等待,去饱受折磨。但是这一次,根本就没有一个渐变的过程。一刹那间,什么都没有了,让我幻想一下都不可能。

这就是生命,那么脆弱。

学校给他举行了葬礼。看着他的遗像,我只能哭!多么清秀的脸庞啊。他曾经那么耀眼,那么出众。为什么上天精心创造这样一个人儿,又要那么残忍的将他毁掉?!。。。

对于他这样不顾一切的离去,我真的很不明白,因此就想一探究竟。我从他的遗物中找到他的日记,还有曾经我写给他的那些信。

日记里记述了很多他自己对自己说的话,总是在不断的问自己:“你现在生活的多好啊,什么都有了,为什么还要那么彷徨?那么焦虑?那么痛苦?”此外,他还常常写到曾经那两个伤害过他的人,用的字眼都是极度的愤恨、后悔和羞愧。

他的舍友告诉我,刚来学校的时候,他还是很不错的。学习也很积极,还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但是没有几个月他就很异常。晚上睡不着觉,到处闲逛,而且还用拖把在水池中疯狂地搅拌,很长时间都停不下来。再后来,他就严重干扰到别人的生活,比如在宿舍乱扔东西,再比如半夜去敲别人的门......说这些的时候,那个男生表现出反感和不屑,并告诉我,他们现在都在申请换宿舍,只因为他曾经在那间宿舍呆过......

听到他的描述,我真的很难过,真的没有想到过去的事情会对他产生如此大的影响。更对那个同学对他不好的评价而生气,可我也不想对他做任何的解释。

他走后的那段日子,我陷入深深的绝望,吃不下饭,夜里睡不着,人消瘦的很快,生活对我来说变的毫无意义。长期的痛苦让我更加理解他,有的时候甚至在想,干脆和他一起走吧,不想再让他那么孤独。但是寻死的心始终没有占上风。

由于没有出现其他的症状,我想自己大学那几年只能算是抑郁,而没有发展成抑郁症。大学之后,我离开了北京,心情才渐渐平静下来。虽然心中忘不掉他,梦里永远有他存在,但是自己终于能够平静而健康的生活了。

对于逝者,他走了已经近八年了,除了他的家人,还有谁能记得他存在过?

逝者: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2002级本科生邓才智,曾于2003年7月30日因“幻觉妄想状态”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住院治疗。其间,我院将邓母安置在学校以便予以照料。10月16日,遵医嘱,邓出院。医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出院后学院安排邓与其母同住一室,同时办理休学手续。10月30日晨,邓在其母外出买早餐时,独自到四教五层跳楼自杀。经北医三院抢救无效,不幸逝世。

爱上一个精神病患者

1.分析论文的主题.仔细检查给定的论文命题或主题.主题中通常有一个或多个核心词.分析主题这一步非常重要,在理解了主题的含义之后,才不会离题.

2.确定文章的核心思想.看看给定的主题或命题,一定要确定要表达的思想中心.此外,您的观点不能含糊不清.否则,这篇文章将会脱离中心或一团糟.

3.确定风格,一方面结合给定主题,另一方面结合个人写作知识.例如,我擅长讨论论文和议论散文,写叙述性的文章就容易写的就像流水帐.因此,在写作之前,你必须看看这篇文章适合哪种风格,并且必须看看自己的特点.

4.梳理文章的材料,无论是考试论文还是通常的论文练习,在写作时肚子没有墨水就写不出好文章.所以你一方面需要在平时阅读,积累知识和材料,然后在考试中才会获得灵感.另一方面,在写作之前,最好对可能的材料类别进行排序以整理有效材料.

5.在起草教学大纲之前,教师会要求我们在文章前面写一个大纲,并将段落的顺序与写作前的内容联系起来.只有这样我们的文章才有连贯性.

标签:休学手续外出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优美作文简介
优美作文创始人
写作方法:确定中心,写出深意。我们要着于挖掘所写事件中含有的生活哲理或找出它闪光的地方,反复思考,确定文章的中心思想。即善于从普通的小事中写出深意来。
文章的六要素要交待清楚。一件事情的发生,离不开时间、地点、人物、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这六方面,即常说的“六要素”,只有交待清楚这几方面,才能使读者对所叙述的事,有个清楚、全面的了解。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方可百战百胜。